3652 -3653还是合作吧

3652 3653还是合作吧(求月票)

3652章还是合作吧(上)

陈太忠在明信警察分局的所作所为,引起了分局相当的不满,不仅敢殴打警察,还公然带领北崇人殴打其他明信人。

更为可气的是,到最后,北崇居然派来了一辆豪华金龙大巴,来分局的院子里接人,在诸多北崇人的欢呼中,警察们得知,原来这是北崇区政府最高档的公务用车。

这种挑衅,真的让明信的警察接受不了,而陈太忠还公然表态,我的人做得有道理,派这辆车来接你们,就是区里对你们维权意识的的肯定!

陈区长的表态,让那些被关了一夜的北崇人感动万分,有的人甚至都流泪了,同时,明信的警察们也想流泪了,他们觉得自己太委屈了——你的人没错,那错的就是我们警察了?

所以分局就把状告到了区里,要区里帮着澄清分局的名义——告到市局一点用没有,现在整个市局上上下下,谁不知道邵正武是被陈太忠拉下马的?

不过关方卓也没心思过问,他心里正苦着呢,这个协调会刚开完,第二天,恒北省地方电力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的老总康晓安就赶到了北崇——电镀厂的项目,十有**要糟糕啊。

陈太忠其实也不想让地电过早知道此事,只是陈正奎出人意料地搬出了周仲书,他必须有力地回击,彻底打消某些人的侥幸心理。

所以对他来说,康总的火速抵达,反倒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这不?当天晚上康总设宴邀请陈区长的时候,不等上菜,就先把总工刘抗美骂了一顿。“……老刘。我就不知道你是怎么协调地方的,这么大的项目,陈区长又是自己人。你居然要等我通知你才知情?”

刘抗美黑着脸面无表情坐在那里,也不解释什么——反正他的脸本来就挺黑的,但是陈太忠有点忍不住了。“康总,用你的话说,这里都不是外人,你做给谁看啊?”

确实没有外人,这里是毗邻小赵的一个大院子,目前就算地电在阳州的办事处了,眼下既是办公地点,又是休息场所,还是库房和食堂。所以康总在这里请客。

而院子旁边不远处,就是地电正在修建的招待所和员工宿舍——五十亩地,一亩二十万。地电连价都不还。直接拍出一千万来,买了!咱地电啥都缺。就是不缺钱。

当然,地电是否缺钱,知道的人自然知道,接下来的时间里,康总号召大家不谈工作,狠狠地喝了两个小时的酒,等终于发现,陈太忠确实是酒量无边,康总才大着舌头发话了,“不行,还是喝不过你……太忠,清阳河你咋打算的?”

“明孝市和阳州谈,不过我北崇要控股,”陈太忠不以为意地摆一摆手,“大不了发的电多给海角一点,反正目前看来,油页岩电厂也够支持北崇近几年的发展了。”

“那你跟周仲书提地电干什么?”康总喝得确实有些高了,说话就直来直去,他笑着打个嗝儿,“合着没我们地电什么事?”

“我们的三电办打算搞个服务公司,资质挂在地电下面,”陈太忠笑着回答,“这样我就有建水电站的资质了。”

“看把你会算的,”康晓安不满意地瞪他一眼,“这个水电站,地电要控股!”

“好说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伸出右手的大拇指和中指,轻轻地搓两下,正是数钞票的动作,“拿钱来,我帮你搞定控股。”

“咱兄弟……谈钱可不就俗了?”康晓安一本正经地反问一句,接着就苦笑着摇头,“地电有钱没有,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

“那你就别惦记着控股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亲兄弟明算账,我借给过你一次钱了,这做人啊,得知足。”

“这个项目我还真是一定要控股,水电……这是水电啊,”康晓安睁大了眼睛,“十万千瓦的水电机组,太忠,这份压力你不好扛得下。”

“我也没不让你控股不是?”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回答,“但问题是你没钱……你拿钱出来,我铁定支持你。”

“朋友有通财之谊,”康晓安干笑一声,腆着脸回答,反正他喝多了,不怕借着酒意说点胡话,“只要熬过这段时间,你就知道我姓康的是什么样的人了。”

“喝酒吧,”陈太忠不理他那一套,“康总你让我挂靠一下,我就当你是朋友。”

“我让你挂靠好说,但是明孝跟阳州谈,谈不出结果,你相信不?”康晓安意味深长地看着年轻的区长。

“这话怎么说?”陈区长不动声色地发问。

“阳州要控股,海角必然多要电,”康晓安很随意地点出要害,这专业的不愧是专业的,“现在全国都在缺电,明孝让阳州控股,他们要是连产品也不争取,跟省里无法交代。”

这便是同样的尴尬了,北崇没有权力牺牲恒北的利益,明孝也没资格牺牲海角的权益。

“这个嘛,可以尝试协调一下,”陈太忠不得不承认,周仲书之类的人好蒙,可老康这种人真不好蒙,所以他使劲找理由,“水库的管委会,可以由海角人来掌握。”

这个条件也是很有说法的,海角跟恒北迟迟谈不拢合作,除了电力方面的利益,水利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环——清阳河下游是在海角境内。

而水库的管理,跟发电量是息息相关的,这里面的因果讲起来就太复杂了,举个简单的例子:天旱很久了,下游要水,水库的水也不是很多,这个时候,是该多放水保农业和畜牧业,赌一把不久之后的降水,还是继续徐徐放水,保证供电的稳定和持久?

这种矛盾,搁在同一个省里。协调起来也许不是很难。但两个省共享的水库,扯皮就能扯到中央去,所以。在北崇控股的情况下,陈太忠答应将水库的话语权给对方,这诚意不算小。

但是康晓安真的不是那么好蒙的。他干笑两声,抓住弱点猛打,并不直面那些冠冕堂皇,“但是不管怎么说,明孝能分到部分电量,还要把这电卖出去,是吧?”

你脑袋瓜转得慢一点会死吗?陈区长心里恨恨地嘀咕一句,这个问题正问到他的软肋上,所以他必须不着痕迹地化解。“他们不用卖电,整个明孝市,电力缺口也有这么大。”

“太忠。你跟我玩这种文字游戏。有意思吗?”康晓安很不屑地摆一摆手,醉醺醺地答话。“明孝没有卖电的资格,而阳州市政府……反正这两方谈不成什么。”

“我还真的有信心促成这件事,”陈太忠淡淡地笑一声,有郑文彬做背书,他怕得谁来?这是哥们儿不喜欢用非常手段,要不然……电站也是北崇的,电也是北崇的,了不得把水库管委会丢给海角就是了。

“好好,你能干成,”康晓安也不跟他叫真,只是笑着点点头,然后他面容一整,“你要找到郑文彬,肯定能办成事,但是太忠……我问你一句,为这点小事,砢碜不?”

这就是到达了某个圈子之后,大家相互就都知根知底了,就像吴言,本来在上层没什么势力,但是一听说省外一个叫马飞鸣的,立刻就能反应过来,这个人快入局了——不同的圈子,有不同的英雄谱,大家必须要熟记。

康晓安接触的圈子,未必有陈太忠高级,但是他确确实实触摸到了这个圈子的边缘,而海角省老大是黄家的人,海角省的人都知情,省外的有心人也知情。

知情不要紧,最后三个字才是要命的,是啊,为这点小事找郑文彬,真还不够丢人的。

陈太忠也认可康总的逻辑,下一刻他干笑一声,“康总有什么好建议,说出来听一听?”

“我的建议就是,这个双方的主体,最好是地电对地电,”康晓安很认真地建议,“海角也成立地电了,咱恒北地电跟他谈。”

“那行,你俩谈吧,”陈区长笑眯眯地点点头,“记得北崇多争取一点利益……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太忠你怎么这样啊?”康晓安可是挑通眉眼的主儿,一听这话不对劲儿,说不得眼睛一瞪,“我说要撇开北崇了吗?不怕你笑话,你要撒手的话,我还真不敢跟海角谈了。”

“那你要钱没钱要关系没关系,啥都没有,凭啥敢惦记控股这个水电站?”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发问,“能给我个理由吗?”

“这个……”康晓安沉吟好半天,终于是缓缓摇摇头,“没有啥说得出口的理由,地电需要这个水电站……反正我愧对不了朋友,我保证。”

“我艹,你真的皮厚,”陈太忠气得笑出了声,然后他点点头,“行,我就信你这个保证了,这个水电站你控股,但是贷款利息,要上浮百分之十。”

3653章还是合作吧(下)

这世界上的事情,真的没什么道理可讲,担保手续完善的贷款,并不能让人心里更踏实——那只是程序正确罢了,万一出了漏子,相关的程序也够人走的。

而陈太忠的本心里,还是草根情结居多,看得顺眼的人,他不怕小小地赌一下,不就是几个亿吗?陈某人亏得起,事实上,他更欣赏康晓安的一句话——丫承认没啥理由,敢承认没理由的,这就是汉子。

左右不过是一份机缘,他能给王媛媛一份机缘,也不怕再多撒一份机缘出去。

至于上浮百分之十,这个条件跟没提也差不了多少,十个亿的贷款,一年利息六千万,和六千六百万,真的差很多吗?

说白了,水电站只要能扛得住前期的投入,后期的收获那简直是必然的,前文都分析得很多了,这里不再赘述,十万千瓦的水电机组满负荷运行,若是撇开社会效益不谈,只谈利润的话,抵得上一台三十万千瓦的火电机组——水电的发电成本就是低。

而水电站的运营寿命,却是比火电高得多。水电只要是水库不垮。机组寿命到头,换一台机组即可,不需要重建锅炉重修冷却塔。要少很多费用。

也正是因为如此,地电一定要把这个项目拿到手,发电量虽然少。架不住它全是肉啊。

“那成,”康晓安点点头,伸手出去跟他重重地握一握,大家都是琢磨电力行业的,里面的轻重谁都清楚,陈太忠愿意让出控股来,这给了多大的面子,他心里有数,“太忠你拭目以待。要是我对不起你,你吐到我脸上。”

“你别挤兑我,我真的敢吐你。”陈太忠干笑一声。他让出这个项目,也不是很情愿。但就是那句话了,牌照问题难死人。

而他搞这个水电站,并不是要为北崇盈利多少,关键还是想借此补充了北崇的电力缺口——没错,北崇有油页岩电厂了,但是未来的发展,这个十万千瓦的油页岩电厂未必够用,他目前都已经在策划二期工程了

在二期工程之前,水电站能开工,对北崇也不无补益,就像北崇自备电厂一样,只要能保障了北崇的电力供应,他无所谓电费交给谁——事实上,这样的潇洒本身就是一种无奈,因为……北崇区政府真的不具备某些资质。

“资金还得你帮着支援一下,”康晓安厚颜无耻地回答。

“那我现在就想吐你一口,”陈区长苦笑一声,“我不吐唾沫,吐口血,可以吗?”

说是这么说,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还是电话联系了谢思仁,谢大秘迟疑一下,还是笑着答应了,“其实地电和地电合作是最好的,不过我就不宜出面撮合了。”

“那还是地市之间合作吧,”陈区长听出来了,谢大秘对海角省的地电有点抵触。

“不用,既然你跟你们省的地电谈好了,这件事就很好操作了,”谢思仁笑着回答,“我只是个人不方便,传话是没有问题的。”

哦,知道了,陈太忠听说是一些个人因素,倒也就不多想,记下一个电话号码之后,依着谢大秘的吩咐,半个小时后,拨通了海角省地电公司老总权为民的电话。

“哦,陈区长你好,”权总并不因为打电话的是个小区长,就摆什么架子,他很热情地发话,“这个合作我前一阵就听说了,省委刚才也来电话了,既然是恒北的兄弟单位一起搞,需要我们配合,那尽管说话……什么时候来?今天就可以来,中午来的话,我给你们接风。”

康晓安昨天喝得太多了,今天八点钟才起来,头还一直在痛,他正端着一碗稀粥有气无力地喝着,就接到了陈区长打来的电话,一时间就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现在就走?”

康总来北崇,那纯粹是要先跟陈太忠敲定,我们地电要如何介入这个项目,至于说跟海角地电的谈判,那是下一步的事,他还打算今天或者明天就回朝田呢。

结果这一大早,陈太忠就告诉他,海角地电已经协调好了,权总欢迎你过去,要知道,康晓安是昨天晚上到的,到了之后就招待陈区长吃喝,一旦吃喝开了,肯定就不能打电话了,要不然有酒后骚扰人的嫌疑——官场里,这也算个不大不小的忌讳。

搁了电话之后,康晓安下意识地看一眼时间,才八点半,想到昨天的海角地电都还不知情,他下意识地感叹一声,“陈太忠在海角,这能量也太大了吧?”

感叹归感叹,既然决定要合作了,也是宜早不宜迟,康总强撑着软绵绵的身子,来到了车上,一行人直奔海角而去,由于双方是第一次接触,陈区长也跟着前往。

车到绕云的时候,才十一点四十,要不说这北崇偏远,去海角的省会,比去恒北的省会要少用一半的时间。

海角省地电的办公大楼相当气派,高有十五层,装饰得富丽堂皇,权总已经领着三四十号人,在院子里等着了,左顾右盼的,很有些派头。

总算是康晓安上任之后,很注意恒北地电的形象,今天来的车里有辆奔驰500,还有一辆凌志车,看到这架势。康总跟陈区长嘀咕一句。“看到了吧,我这场面不能不绷。”

经过一路的歇息,康总已经缓过劲儿来了。虽然身子还有一点发软,但基本上没大碍了,他和陈太忠走下车。热情地跟权总握手交谈。

康晓安此来,身边也跟着刘抗美,不过权为民只是简单地同对方握一握手,倒是对陈太忠,权总是非常地热情,所以,哪怕是海角地电还有两个副总也在场,但是一群人中,核心只有三个:权为民、康晓安和陈太忠。

海角地电大厦设有客房。将恒北一行人安置了之后,权为民发出了邀请,“康总、陈区长。接到消息晚了。临时准备了点酒菜,大家随便喝点。晚上再好好地喝。”

“这个……不喝行不行啊?”康晓安听得只有苦笑了,他现在身子还打晃呢,“晚上,晚上好好喝,昨天在北崇,太忠灌了我足足两斤半白酒,现在看人还重影儿呢。”

“少喝点总可以吧?”权为民肯定不能由着他,双方职务差不多,对方说少喝,他就答应少喝的话,那岂不是感觉恒北压了海角一头?

“那就只喝一点,权总都指示了,我怎么能不听?”康晓安有气无力地开玩笑,事实上他也知道,中午滴酒不沾是不可能的。

接风宴其实很无趣的,他们三个所在的一桌,除了刘抗美和海角地电的一个副总,就是两个地电老大的秘书了,总共才七个人——其他人没资格上桌。

大家一边吃喝,一边就聊起了目前地电的发展,都是搞这个的,话题很多,不过对于即将展开的合作,谁也没有提,这不是说正经事的地方。

这顿饭没吃多长时间,一点钟的时候就散了,大家约定,下午三点半,在权总的办公室见。

“我就不掺乎了,你们两家谈吧,”陈区长笑着表态,可那俩老总不答应,他只能举起双手,“好久都没回趟家了,都来绕云了,就顺便家里走一趟。”

“那你回的时候,还得来一趟,”权总很坚决地发话。

“既然是权总指示了,那我一定照办,”陈区长笑着点点头,其实他已经把底线跟康晓安说了,自己真的没兴趣参与。

正经是他有一阵没见姜丽质了,今天是周四,携了小姜同学前往凤凰,周五夜里动身回北崇,正好参加周六小廖的婚礼,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才知道,姜丽质跟着领导下地市检查妇幼工作去了……

吴言升任常务副之后,手上的事情就多了起来,不过对吴市长来说,她是最享受这种生活的,越忙她就越开心。

尤其以她的年纪,现在居然已经做到了凤凰市这天南第二大城市的市委常委,前途真是一片光明,上杆子巴结她的人真的不少,就连殷放也等闲不找她的麻烦——当然,别人并不知道,蒋世方特意指示过殷放,你跟那个吴言不要搞得太僵。

像今天就是,来凤凰视察的警察厅长窦明辉都特意点了吴言的名,大家喝酒就喝到了八点半,吴市长虽然不怎么能喝,也被人灌了有半斤白酒。

车回到横山区宿舍,吴言下意识地扫视一眼院子,没有发现自己期待的车,于是跟钟韵秋悻悻地上楼,至于某一扇窗户上是否亮着灯光,她没去看——做为省里最年轻的常务副市长,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进得家里关上门,她才轻叹一声,“太忠这家伙,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要考虑搬到市委大院住了。”

吴言出任副市长之后,就有资格搬到市政府大院住了,不过她一直是住在横山宿舍,不明白的人少不得要夸一夸,说这年轻人不张扬啥的。

而按她现在的身份,市委大院儿也可以住了,还住在横山区的话,难免有点不符合身份。

“不许搬走,”卧室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两女吓得登时就是一个激灵,紧接着,吴市长就奔了过去,怒气冲冲地娇嗔,“你个坏蛋,想吓死人?”

“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吗?”陈太忠干笑一声……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