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6章 好大胆子顺

3676章好大胆子(新年快乐,顺求保底月票)

“这个指标……”胡局长拉长了声调,他有心想找点理由,但是仓促之间也想不到,索『性』心一横,“这个指标是我个人的主意,就是想着咱养殖中心,不能放了空池子。”

“自己下的指标……你算个有担当的啊,”陈区长似笑非笑地点点头,然后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根来点上,轻吸一口之后,伴随着淡淡的烟雾,他轻描淡写地吐出一句话,“我要听实话。”

荀德健等人见他俩情况不对劲,就纷纷地围了上来,陈太忠见状一挥手,“你们先一边了解情况,我们说点题外话。”

旁人听说之后,就纷纷地离开了,倒是话痨荀不见外,站在那里死活不走,他笑眯眯地表示,“太忠,咱俩谁跟谁啊,我这人嘴最紧了。”

胡局长眼见区长发怒了,也顾不得这个外人,他犹豫一下,终于是重重地叹口气,“关系户要苗儿的太多啊……林书记、葛区长这些,都跟您熟。”

陈区长登时就默然了,好半天才问一句,“这是……想骗贷?”

“这倒不是,”胡局长见他这么问,马上就来了点精神,“不排除有人这么想,但是主要的是,大家都还看好这个项目,像林『主席』的侄儿,自己就打算投资十五万,只打算贷五万。”

“接着说,”陈区长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也没啥可说的,”胡局长一摊双手,“大部分人觉得这个项目不错,投资也不算特别大,就想搞一下,想当初种猕猴桃的时候,大家可没这个积极『性』……”

说起来挺有意思,当初区里号召广大农户种猕猴桃和柑橘的时候,大部分的农户响应了,但是区领导里。响应者寥寥无几。

这倒不是说领导们提前估计到了,猕猴桃一定卖不出去。虽然也有人想到了,猕猴桃的下家没着落,但是更多的人想的是——大家都在种这个,我种这个就算能赚钱。也获得不了暴利。东西多了就不值钱了。

而北崇现在要搞的娃娃鱼项目,是全国独一家,娃娃鱼苗的数量也有限,这个玩意儿铁铁的是暴利,至于说下家什么的,那更是不用担心——鱼苗都没到呢,买成鱼的人都已经拎着钱找上门了。

区里干部没别的长处,打听区里这点事,那是一等一的方便,尤其是陈区长请的人也敬业。无私地教授娃娃鱼的养殖,有什么难点还可以请专家出诊。

尤其难得的是。这是非常正当的来钱买卖,根本不怕人查,所以说,就在农户们还在犹豫,自己能不能养得好娃娃鱼,会不会赔钱的时候,区里的不少干部都已经认定了,这个买卖一定要争取——信息量的差异,自然会影响行动力。

不过这份私心。是私下传播的,上不得台面。胡局长遭受的压力挺大,又不敢跟陈区长明说,也就是眼下被『逼』无奈了,他不得不解释一下,“……我这儿也就留了三百尾的空额,江锋的弟媳『妇』要五十尾,我都只答应了三十尾,她还说要找江市长打电话给您。”

江锋是上一届的副市长,分管的就是农林水,陈区长也承情不少。

“听到了吧?”陈区长侧头看一眼荀德健,“这是一个好项目,你再犹豫的话,这赚钱的买卖我不找你了。”

“听到了,”荀德健点点头,他听得简直太明白了,别的不说,同样是区里的项目,猕猴桃和柑橘,听起来前景不错,这些干部们根本不带动心的,而是积极号召大家种植。

眼下的娃娃鱼养殖,似乎是困难重重,但是干部们前仆后继,都想在里面『插』一脚,这足以说明问题了——干部的嗅觉,肯定比普通民众敏锐得多。

“你说三百尾,那我给你三百尾,”陈太忠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事实上,他想放不下也不可能,鬼才知道这里面牵扯了多少干部,“老胡……下不为例。”

“现在已经远远超出了三百尾,”胡局长苦笑着回答,他本来没胆子说这个事儿,但是区长既然挑明了,他也就不差再多叫一叫苦了。

“这个我不管,”陈太忠冷冷地扫他一眼,“你要是没能力,明年的事情,不用你管了。”

“我努力做好,”胡局长嘴角**一下,不情愿地回答,他在此事中虽然得罪了不少人,却也卖出了不少人情出去,其实所谓的行局紧俏与否,副区长强势与否,真的无所谓,关键是你手上掌握了多少权力,能化为财富的权力!时机凑巧,农业局照样可以紧俏。

像眼下就是如此了——平白掉下来的冠冕堂皇赚钱的机会,真的不多啊。

“明年不会给你留一个名额,”陈太忠却是不肯放过他,“今年没说到,那是我的问题,我不委过于人,但是明年不行……不是笑话你,卖名额,我比你会卖。”

“是,明年我保证不这样了,”胡局长表情沉重地点点头,以表示自己态度端正,但是他的心里并不是很以为然——下面的漏洞多着呢,不信你管得过来。

半小时之后,考试结束,陈太忠拦住个农民问一句,“老乡,问你一句哈,觉得今天的题难不难?”

“陈区长,你这么问就见外了,”老乡一咧嘴,就阴森森地笑了起来,合着他还认识陈太忠,“要不是认你这块招牌,这个逑『毛』的考试,鬼才会来哩。”

“真是赤子之心啊,”看着远去的背影,陈区长又感慨一句。

“考试不难,咱都认真学了,”旁边又冒出一个汉子,“我都打算买发电机了,不过陈区长你能不能给大家交个底儿……一斤鱼真能卖到五千去?”

这是另一种情况了,大家对销售真的很没底气,陈太忠闻言微微一笑,顺手一指身边的荀德健,“五千?我卖给他起码六千一斤,要不区里挣啥?”

“陈区长你再这么说,我跟这兄弟就私下交易了,”话痨荀沉着脸回答,丫挺的身上到处都是幽默细胞,不怕凑这么个趣。

不过荀德健既然要看养殖户,光看农业局是不够的,于是大家中午来到浊水乡吃一顿,下午又直接走访了两个已经登记了的农户,这二位对养娃娃鱼也是信心十足,其中有一个,已经在砌水泥池子了。

区里鱼苗发放的章程还没下来,不过这位一点都不在乎,“区里给苗我就养,不给苗,我就自己去抓,五百块一个苗,我不信买不到!”

“这是违法的,”陈区长轻描淡写地发话,“你的苗没标牌,区里不会认,就算养大了,也是非法捕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我是打算养的,”这位真不服气了,他一指自家在建的池子,“要是我直接打算捉,那是我不对,但是我都花了三万块搞池子了,你要是不给我苗,还不能让我买吗?”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陈太忠淡淡地反问一句,“要是别人也搞这么个池子,结果是四处收野生娃娃鱼,你怎么想?”

“但是我听说,今年的苗儿不好搞,”这位的脸『色』,真是要多苦恼有多苦恼了,他何尝不知道陈区长的话有道理?但是问题就摆在这里,“没苗,你总不能让我的池子空着吧?”

“真要空了,你来区『政府』找我,”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他不能满足所有人的要求,但是接触到的人,他还是能网开一面的——连农业局都知道留三百尾的关系苗,他堂堂的北崇区长,解决这种事真的不难。

就在此刻,陈区长的手机响起,是朱奋起打来的,“区长,孟志新刚才给我打电话,要分局去良足洗脚屋抓赌。”

“抓赌?”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这孟志新搞什么飞机?

事实上,年轻的区长并不关心老孟为什么要去抓赌,他更在意的是,姓孟的你还没当上副区长呢,就琢磨着指派朱奋起了?真是好大的狗胆,警察局也是你能随便伸手的?

不过没搞明白之前,他暂时不打算暴『露』自己的愤怒,“怎么回事?”

“他就是说有干部在那里赌博,而现在是工作时间,”朱局长也有点莫名其妙,他并不认为,一个小小的计委主任,有资格对自己指手画脚,“还说他也拿不准,要我请示一下您。”

“工作时间,赌博确实不应该,”陈区长还是愿意就事论事的,这个现象在北崇之类的偏远县区很严重,小小县区一般没多少事,干部们通常是上午忙完事情之后,中午狠狠地喝一顿,下午就自由活动了,以至于一些人想办事,都找不到相关负责人。

陈太忠自打上任之后,就非常痛恨这种现象,也屡次强调过,要工作人员在上班时间不许无故脱岗——出去办事可以,但是不能纵情声『色』犬马。

想到孟志新这个行为的诡异,陈区长很想让那货给自己打个电话,但是仔细想了想,还是决定算了——那厮居然敢让朱奋起找自己请示,估计是有什么说法。

那哥们儿就等着你解释好了,陈太忠决定沉住气,不过在压了电话之后,他还在琢磨:打牌的干部……到底是谁呢?

(更新到,召唤2013年诸位书友手中的第一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