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7 -3678别太能干

3677 3678别太能干

3677章别太能干(上)

下午四点半,北崇城关派出所抽检良足洗脚屋,当场查获两起聚众赌博案,还有涉嫌**易的两对男女。

这良足洗脚屋是年后才开业的,规模不算小,两层楼,营业面积有两百余平米,洗脚屋足疗城这些东西在大城市已经到处都是了,但在北崇这是第一家,平时买卖也不错。

良足的老板是区里的一个小混混,名叫张彪,不过他的叔叔是交通局副局长张跃进,所以在白道上也算有人。

城关派出所只针对良足做了抽查,张彪闻言拍马赶到,找到办案的警察,哀求他们放一马,只是洗脚,你们又没有捉奸在床,至于这个打牌——咱北崇棋牌馆那么多,也算赌博?

恒北这里跟别处不一样,小赌基本上没人管,棋牌馆也很多,在这里玩钱,警察来查也是查老板,基本很少查客人的——除非他们是有针对性地对付该棋牌馆。

你这个主营是足疗,不该搞棋牌的,警察们很明白地告诉对方,起码你的经营项目里,没有明确棋牌等娱乐活动,所以这就算赌博。

那我回头补上不就行了?张彪也有点无奈,他搞这个洗脚屋的时候,觉得这个时髦东西会流行,不成想这北崇实在落后,有洗脚意识的人不多,所以他又改建了棋牌室,手续却是没着急补——无非就是北崇的几个人,谁还不认识谁?

规矩就是规矩,警察们不管这一套,又推开一间棋牌室,然后大家就愣了,里面坐着交通局副局长张跃进,还有一个是计委副主任宋鸿伟,其余两人倒不是干部。

“这怎么回事啊?”张局长见状,不动声色地站起身。正常情况下,他眼里没这几个小警察,但是今天的情况,显然不是很正常。

然后他又在警察里发现了熟人,于是勉力笑一下,“小曲?”

“就是个临检,”那唤作小曲的警察也不敢多说,“有人向分局举报了。这里聚众赌博。”

“我和宋主任陪俩朋友,就是过来随便怡情一下,应该不算聚赌吧?”张跃进笑着发问,他也不着急走,就是想弄明白今天这到底是个什么味道。

“算不算聚赌,我们这些小人物说了不算。”另一个警察不动声色地发话,随即又冷哼一声,“眼镜……把你的手从抽屉里拿出来。”

戴眼镜的正是区计委副主任宋鸿伟,他正将手伸进自动麻将桌的抽屉,那里一般是放钱的,很显然,他是打算把赌资拿走。

宋主任听到这话,也不搭理他,自顾自地拿出钱来。装进了旁边的手包,然后才抬头看一眼,似笑非笑地问一句,“怎么,你还打算没收赌资?”

有底气和没底气的差别,就在这里了,警察抓赌,通常都是要没收赌资的,然后再罚款。但是参赌的是领导干部的话。那便又有不同,尤其北崇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城。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堂堂计委副主任的赌资,哪里是那么好没收的?

其实,宋主任固然清贫,一点赌资也不怎么看在眼里,不过一来他丢不起这个人,二来他们虽然只是小赌怡情,可抽屉里也有几千块,跟社会上的小麻将比起来,真算得上是聚众赌博了。

他这么说,警察也不跟他争辩,只是冷冷地说一句,“几位,还请跟我们走一趟。”

“你知道我是谁吗?”宋鸿伟脸一沉,冷冷地发问,对上一个小警察,他一个冷门的副主任,还真不怕摆一摆官架子,再差也差不到哪里了。

“我们抓聚赌,抓的是事实,不问你是谁,”小警察冷冷地回答,“现在我就问你一句,跟不跟我们走?”

“我要是不走呢?”宋主任火了,尼玛,还真没见过这么狂妄的小警察——难道你没听出来,爷来头很大吗?

“你不走,那就铐你走,”小警察眼睛都不带眨一下,有恃无恐地回答,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抓了对方的现行,更别说他知道,这是分局朱局长的意思。

但饶是如此,他也是嘴上说一说,没敢真动手——表示出一个姿态就是了。

“这个同志……你是姓周吧?”张跃进这个交通局副职,比计委副职的眼皮子杂,他走上前不动声色地发话,“这是计委宋主任,你怎么能这样说话?”

张局长的实权,比宋主任大得多,今天两人玩钱,也是宋主任有求于张局长——他有朋友被交通局欠了钱,现在琢磨着用新候车楼的门面房顶账。

被欠钱的这位,跟交通局的关系本来就不是很铁,拖欠了好长时间,半年前陈区长一句话,更是把这些欠款卡在那儿了。

这位被拖得实在受不了啦,听说交通局要盖新候车大厅,马上就琢磨出了这变通之道,候车大厅的门面房,那做啥都赚钱的。

可张局长不想这么痛快答应,盯着这门面房的人也多了,还涉及到运管办的营收,所以最近,大家只是在保持接触,不成想被人抓赌了。

正是因为手里有点实权,张跃进的警惕心比旁人高得多,感觉今天的事情有点不对,就故意捧一下计委副主任,也算是拉个同盟。

“计委宋主任吗?这可是上班期间,”周警官呲牙一笑,“区政府三令五申,上班期间不得无故脱岗……嗯,其实这不关我的事儿,我再问你一句,你走不走?”

我艹尼玛!宋主任登时就听出不对劲儿了,他这个副主任当得太没意思了,但是有这么个位子,总比没位子强,于是他的气焰登时下去不少,当然,他也没被小警察的一句话吓住,只是很平静地表示,“我先打个电话。”

他这里打电话,陈区长却是已经收到了消息,朱奋起指使城关派出所去抓赌。虽然他自己不露面,但对此事也异常上心,等听说里面有交通局张跃进,计委宋鸿伟,心里登时就是一沉——我说嘛,这件事情不可能那么简单。

不过这种级别的干部,还在朱局长忍受范围内,一下对上两个他也没太大压力。当然,他必然要及时向陈区长汇报。

计委副主任宋鸿伟?陈太忠听到这个名字,隐隐就猜到,孟志新想做什么了,但这个剧情脱离了他设计的大纲,同时他对孟主任贸然给朱局长打电话。心里是有芥蒂的。

“人不能马上放,写了说明材料以后才能走,”他沉吟一阵发话,罚款之类的手段,不适用于官场中人,有那一身皮护着,他也不能说就要把那俩关起来,但是写材料很有必要,“如果有人说情打招呼。让他们来找我……你跟孟志新说一声,我需要一个解释。”

“我会把您的指示转达到的,”朱奋起笑着回答,最后一句话让他听得十分舒服——区长一开始不计较,但事情过去之后,孟志新你必须给领导一个解释。

尼玛,让你再跟我装逼!朱局长开始心情愉悦地翻看号码本……

陈太忠授意朱局长这么说,自然是要不轻不重地敲打孟主任一下,同时又表明老朱你是我罩着的。听我的话就行——以后有类似情况。你也不要理会他们。

他接这个电话的时候,人还在浊水乡。又了解了一阵情况之后,他和荀德健等人回转,今天晚上他就不陪对方了,安排了李红星去接待——那货巴结人是把好手。

将车停在区政府,他施施然向自家的小院走去,又抬头看一眼阴霾的天空,估计一会儿又要下雨了。

走到自家门口,他猛地看到一人在那里站着,细细一看正是孟志新,于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来了?”

“来了一会儿,”孟主任笑着点点头,“知道您在陪客人,不便随便打电话汇报。”

其实他是五点四十就过来了,一直等到现在六点二十,不过他不会说自己来了多久,那样就太做作了,态度不够端正。

“进来吧,”陈区长心里有点恼火这货的自作主张,但是他才决定提名此人,名字也报到李强那儿了,而此事明显又有一些说法,他决定沉住气,听一听对方是怎么说的。

两人走进门,王媛媛从楼内迎出来,眼下已经是初夏,她身穿一袭白色暗花的连衣裙,齐肩的短袖处,是个紧扎的灯笼口,越发显得她双臂纤细,裙摆刚刚及膝,白生生的小腿耀得人眼花,浅棕色的旅游鞋里,是短短的白色棉袜,青春气息十足。

她笑吟吟递过一张纸来,“这是我定的菜,您看要改动吗?”

“挺好,”陈区长大致看一眼,就很随意地点点头,“要他们送吧。”

若要俏,一身孝啊,孟志新看着这年轻的女娃娃,也禁不住暗暗感慨,英雄难过美人关,果然就是这样了。

陈区长坐在屋檐下的桌旁,随手抽出一根烟来,等对方帮自己点上之后,又将烟推过去,“你也来一根。”

3678章别太能干(下)

陈太忠的烟好,在北崇已经是人所共知了,孟主任拿起烟盒小心翼翼地看一看,才抽一根来点上,“区长,下午这个事儿呢,事先没跟您说,我要检讨。”

“嗯,”陈区长轻哼一声,自顾自地喷云吐雾。

“区里一直在强调,政府工作人员不能无故脱岗,”孟志新说话很有条理,“宋鸿伟这么做,真的是顶风作案,我觉得这个典型抓一下,很有必要。”

“唔,”陈区长又哼一声,依旧是不表态——尼玛,你说重点啊。

“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半,他中午喝酒之后,泡了脚接着就打牌,”孟主任继续解释,“当时您在陪重要客人,我不好电话请示您。”

你倒是懂得尊重我,这个理由,让陈区长听得有点无语,不过他不能叫这个真,所以只能淡淡地问一句,“所以你就打电话给朱奋起?”

朱奋起可是随时能打电话给你的,我怎么比得了?孟志新听到这个问题,心里有点酸涩,他真的很明白自己的位置——到目前为止。他还仅仅是个计委主任,兼招标办公室副主任,“朱局长负责全区的治安,他跟您汇报比较合适一点。”

陈太忠听到这话,连吭都不吭了,你说这些,真的没意义,我就是想知道你怎么敢冲警察局伸手。想必你也知道,隋彪都没这胆子,不经过我就用朱奋起。

孟志新也知道,区长的心结不在这里,于是干笑一声,“本来我不想找朱局长的。城关派出所的所长,是我老丈人的徒弟。”

“抓赌这种事儿,用不着找分局局长,”陈区长听到这里,禁不住就要表个态,他不耐烦地哼一声,“有这么顺手的关系,你做就完了,找朱奋起干什么?”

不是这样吧?孟志新嘴巴微张。愕然地看着年轻的区长——您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你这是什么表情,陈太忠看得越发地恼了,他只当抓两个副科级干部,城关镇有压力呢,于是就又哼一声,“这样的事情,从下往上捅很方便,只要有理,我绝对会支持。你也是真有意思。舍近求远,该找的人不找。不该找的人乱找。”

“但是那样的话……我是不是有点太能干了?”孟主任苦笑一声,他这么做,也是用心良苦,“这警察系统,终究是您说了算,我怎么敢背着您搞小动作?”

嗯?陈太忠这次是彻底地意外了,他真没想到,孟志新之所以冒昧地主动联系朱奋起,居然是不想“让自己显得太能干”,这个理由,真的是很奇葩。

他沉吟一下,方始缓缓地发话,“你越能干,我自然越高兴,不知道你为什么什么想。”

“这个……我是有过惨痛教训的,”孟主任苦笑一声,才待继续说话,北崇宾馆的菜到了,收拾好桌子之后,小院响起轻轻的沙沙声,却是下起了雨来。

孟志新吃喝两口,也顾不得王媛媛在场,轻叹一口气,“我老爸是县电信局的,退休得也早,那时候电信局还不景气……”

电信局景气,还是近七八年的事了,大约是以上世纪九三年到九四年为分水岭,之前安电话的都是领导干部,对服务要求很高还不好伺候,之后对社会放开,这个行业才热了起来。

县区的电信局就更是这样了,县里总共也没几个电话,长途线路检修的活儿倒是不少,经费也常年紧张,很苦逼的一个单位。

孟主任的老爸身体一直不是很好,退休之后生了一场重病,想要报销这个医疗费,但是单位真的没钱。

此时孟志新正在给一个副区长当通讯员,向领导倾诉了一下苦衷,领导说你去试一试,言外之意是说,他不给你面子,也要考虑一下我的面子。

孟通讯员就去试了,结果电信局还真给面子,不但马上报销了医疗费用,还不由分说地给他家换了一套大一点的房子,又是一楼,说是为了方便照顾老人——这是电信局看好孟志新的发展前途,有意交好这个年轻人。

按说这不算什么事儿,报销医疗费用是应该的,换房子是电信局内部的事,不成想此事引起了副区长的不快。

以副区长的想法,是你借我的面子去,对方办了就行了,若是他们跟我落实的话,我也能帮你说话——领导其实也是愿意帮身边人的。

但是糟糕就糟糕在,电信局把房子都换了,太殷勤了,于是就有人眼红,在副区长跟前歪嘴——尼玛,这小孟太能干了,比您面子还大呢。

副区长立刻就不能平衡了,当时他没什么明显的表现,就是渐渐地疏远,走之前留下一句话,小孟的折腾劲儿……挺大的。

副区长的疏远,再加上那句评语,让他的仕途从此变得暗淡无光:你跟着的领导都这么评价你,这性格上确实有问题,同时,大家也就无须再看那领导的面子了。

孟志新每每想起此事,都觉得自己当时真的是错了,当时电信局是硬要给那房子,都不容拒绝,但是尼玛——我为啥不坚持一下呢?

这些因果,孟主任不可能说得太明白,但是他将自己的意思明显地表现了出来:这件事我确实能自己办,但是……我真的不敢太能干,我不会在同样的地方摔倒第二次。

陈太忠大致能理解这种心情。但他还是禁不住要想,就你这个谨小慎微的样子,我提拔你做副区长,会不会是个错误呢?“你这么瞻前顾后不好……我这个人,一向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有理的你尽管去做,没必要这么上纲上线。”

想一想,他又问一句。“这个宋鸿伟,跟你有矛盾吧?”

“关系一般,”孟志新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然后又顺着主题说,“主要是我想着,北崇太落后了。扩编不方便,掣肘也多,倒不如砍个人下去……这个想法我也没跟您沟通,所以不得不给朱局长打电话。”

“下次遇到类似的事儿,你不用请示我,照着自己的想法去做,”陈区长终于决定,容忍这厮今天的冒失,不过他也没打算让对方的肆无忌惮。“合理的,我自然会支持。”

“到时候我会跟小王商量的,”孟主任冲着王媛媛笑一笑。

“嗯?”王媛媛就没想到,这话题怎么扯到自己身上了,她正伸出白皙的手掌,接屋檐上流下的雨水呢,闻言禁不住愕然扭头,“孟主任您说什么?”

“我是说,你别辜负了区长的信任。”孟志新吃喝得差不多了。眼瞅着小王笑靥如花,这绵绵的细雨又带给人些微的凉意。正是雨夜好风景,小王时节缝迎君,就不打扰你俩了,“区长还有什么指示?”

“要严查宋鸿伟等人的脱岗赌博行为,明天提出处理建议,”陈区长淡淡地指示一句,你不是要做恶人吗?那我就让你恶到底,正好我省事了。

而且凭良心说,孟主任这种积年弱势正科上副区长,手里也得拎几个人头,才能唬得住别人,没点血淋淋的业绩,谁肯服你?

“这是区里三令五申强调禁止的,隋彪来了,我也这么顶他,”孟志新微微一笑,站起身扬长而去。

“头儿,孟主任要跟我商量什么?”王媛媛等了好一阵,才轻声发问。

“小廖的婚假,马上要结束了,”陈太忠不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淡淡地吩咐一句,“他回来以后,就要去新家住了,你去他的单身宿舍。”

“那谁来照顾您?”王媛媛的脸色,在一瞬间就变得雪白。

“没你们照顾,我也长了这么大,”陈太忠不耐烦地哼一声,“嗯……有人按门铃。”

果然是有人按门铃,王媛媛打开门,葛宝玲手撑一把雨伞走了进来,另一只手拎着一只塑料袋,她笑吟吟地打招呼,“区长喝酒呢?我弄了两瓶八六年的茅台……飞天的。”

“嗯,好东西,”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小王收起来,宝玲区长……有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有好酒,想起来您喜欢这一口,”葛宝玲笑着回答,“还有就是想了解一下,关于物流中心的方案,您有什么指示没有?”

葛区长已经将方案递了上来,是循序渐进的方式,很合陈区长的心思,可见在揣摩人心方面,她的能力也很强。

物流中心的初期投资只是两百万,可以根据情况发展情况,酌情追加投资,一期最终要达到三千万的投资——如果实在搞不下去,也就是两三百万的资金打了水漂。

“还行,可以上会了,”陈区长点点头,对现在的北崇区政府来说,上会真的只是一个程序罢了,不过想到徐瑞麟安排的娃娃鱼养殖技术的考试,他又叮嘱一句,“但是细节还有待完善,不能放松,这个项目会一直由你负责。”

“好的,”葛宝玲笑着点点头,她听得明白,自己现在分管交通,所以能抓这个项目,但是成为常务副之后,她就要主抓商业和财税了,居然还要管这个项目,也算领导对自己的信任——当然,从某种角度上说,这个物流中心也可以算是商业。

既然区长是这个态度,那她就不怕再问一件事,“区长,下午张跃进打麻将,被警察抓了。”

(三更到,新年第一天,居然悲催地排在第二十四位,大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