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0章 驻华大使?

第二十章 驻华大使?

那道金光仿佛划破时空一般,瞬间出现在萧逸的头顶之上。

“天狐金光,画地为牢!”

随着苏媚一声娇喝传出,只见那道金光忽然扩散开来,将萧逸身形四周的十丈方圆之内都笼罩在了其中。一股极其隐晦的波动,顿时就从这十丈天地之内传出,仿佛一瞬间有一股莫名的伟力降临作用之内。

“咦,上古神通,画地为牢?”

听到苏媚的娇喝,易清忍不住一声惊呼脱口而出,盯着小狐狸有些骇然。这时丝毫再也不敢小看那细小的一点金光,要知道这可是画地为牢神通。神通一出,覆盖范围之内,天地即为牢笼!

“哼哼!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只准你有袖里乾坤的神通,就不准我会呀。”

见到易清的吃惊,小狐狸顿时一阵得意,那细细的秀眉瞬间弯成了月牙之状。红嘟嘟的小嘴微撅,给了易清一个白眼。至于易清的袖里乾坤之术,苏媚在里面待过,自然清楚。

而受了小狐狸一记白眼,易清只能是讪讪一笑。目光在小狐狸身后那正快速消散的庞大狐尾上一扫而过,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忽然一抽。记得这小狐狸有三条狐尾吧,那岂不是说她掌握了三种上古神通?

天狐血脉,最终修炼出的是九尾,那又岂不是说......

好吧,说不下去了。易清如今嘴角抽的厉害。最后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个要气死人的猜想。

下一刻目光一转,就盯在了显露出痕迹想要刺杀萧逸的小泽仓井身上。想起刚才的惊险,眸中顿时掠起一抹冷意。在这画地为牢之下,别说是那五行遁术,恐怕就是同为上古神通的缩地成寸,都要好一番折腾。

至于现在小泽仓井的刺杀,易清丝毫不为萧逸担心。

果然,就见眼前的萧逸脸上忽然掀起一抹冷笑。漆黑的星目当中,忽然涌出无尽的凛冽煞气,“等的就是你!”

“狂暴风啸!”

身体四周那些原本围绕着缓缓流动的风刃猛然变得狂暴起来。就在小泽仓井的刀尖靠近萧逸的皮肤之际,一声隐隐仿佛龙吟般的风啸之音,夹杂着无尽的愤怒,骤然从萧逸身上爆发而出。

狂躁的声波,化成一股磅礴的力道,瞬间将那诡异冒出的刀尖挡住。

刚刚触及萧逸脖颈上的皮肤,刀尖落处,那一点的皮肉顿时下凹。只是刀尖也就终止在了这里,丝毫不能寸进半分。在那股狂躁的龙吟声波之下,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往后推开。

砰!

“八嘎!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五行遁术会失效?”

一击不中,远遁千里!这是前辈们从华夏战国时期就出现的刺客文化里领悟到的精髓。跟忍术结合在一起,一度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

自己必杀的一击又被挡住了,小泽仓井虽然恼恨,却牢牢记住了这个精髓。瞬间再次施展出五行遁术,想要再次遁匿起来,等候下一次刺杀时机的到来。

可是结出遁术印诀,自己居然还停留在原地,丝毫没有像之前那样隐遁起来。

嗯?见到仍旧显露出身形站在眼前的小泽仓井,萧逸眼中也忽然有些愣住。这日本妞,不跑了?

“放心,刚才苏媚施展了画地为牢神通。现在你四周十丈之内,就仿佛天牢一般。这人逃不出去,五行遁术也没有效用。”

正在这时,一旁易清解释的声音恰好落入萧逸的耳中。

画地为牢?萧逸想不到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神奇的神通法术,却牢牢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旋即一抹狞笑,猛地就在面庞之上掀起。

盯着面前一脸气急败坏之色的小泽仓井,目光凛冽,仿佛瞬间化成了人间凶兽,散发出一股凶戾之气:

“嘿嘿,也就是说,你现在逃不掉了咯。”

“八格牙路!你们支那人,卑鄙!居然布下陷阱!”

感受着落在自己身上那噬人般的凶狠目光,小泽仓井身子一抖,一时之间脸上尽是惊慌恐惧,浮现出一抹绝望之色。

陷阱?陷你妈的头啊!看着小泽仓井反而满嘴狡辩,萧逸心中猛然又升腾起一股戾气。去你的大和民族,都将近一百年了,这种劣性还没有改过来。打得过就怎么卑鄙怎么来,打不过了立马就开始骂对方卑鄙了。

岛国上的物种,还他妈真是极品了!

懒得跟这女人废话,萧逸眸中杀气一扬,萦绕在身周的风刃顿时狂躁起来。

“住手!八嘎,给我住手!”

正在这时,别墅屋内忽然传出一声怒喝,当即令得萧逸心中的杀机一顿。

一个装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矮胖男人随着怒喝之声顿时就出现在萧逸众人眼前。那矮冬瓜的样子,一眼就看出是岛国出品。

“我是大日本帝国的驻华大使,小泽小姐是我们大日本公民,你们不能够杀她!”这人一出现,立即就向着萧逸呵斥起来,一副指责的样子,颇显的义正词严,正义凛然。

大日本?大你妹啊!弹丸之地,国土面积顶天了也就我们华夏一个省大小。这几天就接触了这么几个日本人,时不时的还给自己来句大日本。此时再听到这三个字,萧逸只觉得满腔都是一股亟待发泄的火气。

不过这人的身份却让萧逸顿时警醒过来,按捺住心中的火气杀意。

小日本的驻华大使?

即使不是政府部门中人,易清也明白这人身份的特殊性。驻一国使节,代表的就是这使节背后所在的国家。

若这家伙所言非虚,真是驻华大使的身份,那他在华夏国内的一举一动,就都将代表着岛国上的那个小日本政府。

想到这里,易清目光微微一凝,忽然感觉有些棘手。今天这件事若是一个处理不好,恐怕都会引起两国政府的交锋。到时候造成的一系列后果,严重些两个国家都要稍微动荡起来。

“还不赶紧放了小泽小姐!小泽小姐有正规的入境护照,如果在你们华夏国内发生了什么危险,我一定上报给我们日本政府!”

见到萧逸的迟疑,这驻华大使一双藏在**中的小眼睛顿时闪过一丝丝的精光。

小泽仓井入境的任务,国内早就通知过自己,并且让自己极力配合,所以自己今天才秘密来到这个地方跟小泽仓井见面。想不到居然这么快就失败了,还被逼到了这种地步。

这时候自己必须救下小泽仓井,然后伺机再去执行国内安排的那个任务。

“你们华夏人,都是有野心的,对国际安全有威胁!我劝你不要因为这件事刺激我们日本政府,要不然全世界都会反对你们华夏。”

华夏威胁论?

萧逸听到这矮冬瓜的叫嚣,眉头顿时一挑。要不是背后有老美时不时的给你们这些小日本撑腰,早就他妈的把你们这些杂碎打趴下了,哪里还轮得到满世界的狗叫。

只是对于这矮冬瓜话语中分析出的局势,萧逸却不得不静下心思考起来。

的确,现在国际之上对于华夏在各个方面的不断崛起,隐隐有些眼红了。华夏威胁论之说甚嚣尘上,而周边地区在欧美大国明里暗地的支持之下,逐渐变得也有些躁动起来。

引动华夏跟另一个政府的冲突,这种事,自己不能做,可是真要放了这个日本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