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9章 小狐狸的本事

第十九章 小狐狸的本事

砰!

一抹妖艳的殷红,瞬间就在那个日本人脖子处盛开。

起初只是一道血痕,呼吸间已经扩大成了一条裂缝。就仿佛怪物咧开了自己那庞然大嘴一般,汩汩的鲜血成股的向外冒出。

“八嘎!我们山口组要杀光你们这些支那人!”

眼见自己的同伴软软倒地,在地上扑腾了几下就彻底没有了动静。此时这些人才完全从刚才萧逸的突然出手中反应过来,顿时之间群情激愤,一个个望向易清等人的目光仿佛要喷出火来一般。

大和民族的“血性”,彻底被激发了出来。一个个从大门之内冲了出来,挥舞着有力的拳头就向着眼前萧逸几人扑去。

“哼!今天小爷先杀光了你们。”

原来是山口组的杂碎。见到这些扑过来的日本人,萧逸的身子也猛然升腾起一种凌冽的杀气。几年执行任务下来,萧逸的身上不觉中已经累极了不少的杀气。

虽然平常不显露出来,但只要像现在一般杀心一起,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气,就连易清都微微有些侧目。

无数的风刃,仿佛闪烁着冰冷寒芒的锋锐刀剑,瞬间随着萧逸的意念在眼前半空中凝聚出来。

森然盯着眼前这些日本人,旋即目中一冷,陡然这些风刃就激射而出,将所有冲上前来的日本人都笼罩在了风刃当中。

啊啊啊......

也许这些人在普通人当中算得上是好手,但是在萧逸的异能面前,跟三岁的小孩没有区别。风刃落下,瞬间就响起凄惨的嚎叫之声,不时跌落下一些被切落的肢体。

一簇簇殷红的血花,夹杂在无数的风刃当中,显得极为妖艳。

不过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风刃已经尽数散去,可眼前也已再看不到站着的人。

地上变得血红一片,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刚才还气势汹汹扬言要杀光华夏人的这十几个日本人,此刻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大多数已经没有了声息,剩余幸运一点的还留着一口气正有气无力的哼着。

所有的这些人身上没有几处完好的地方,一道道巨大的伤口,杂乱的分布在这些人的身体表面。若是不及时救治,即使有些人还有着一口气,就这流血的速度,也会生生失血过多死去。

望着眼前这一幕,易清、林衍两人眼中都是下意识的一凝。

即使入道修行,这般规模的屠杀,师徒两人俱都没有经历过。易清眉宇微微皱起,倒不是同情这些日本人。

山口组成员都是些什么成分,他也隐隐听说过,死不足惜。但是萧逸这般肆无忌惮的屠杀,易清却担心他会惹上不少的麻烦上身。

发展到现在,华夏是法制之国。

“放心,但凡国安六处中人,都有一个特赦证,准许杀人!事后写上报告详细解释一下,只要不是滥杀无辜,都不会有事。”

似乎看出了易清的担忧,萧逸目中浮现出一抹柔和,却咧开嘴笑着解释道。一下子杀戮了十几个人,萧逸身上的煞气瞬间浓郁了不少。

特赦证?易清目中一顿,随即却也有些了然。

国安六处是华夏政府手中真正的利剑,政府自然不会将这些人当做普通人对待。每年钱财随意取用,再加上特意为他们制定的特赦证,就可见一斑。

既然如此,易清自然不再做无谓的担心。

“进去吧,真正的大鱼可是在里面。”

目光再次冷下来,易清直接说道。只是瞥着面前满地血迹肢体的道路,忽然就有些埋怨萧逸起来。杀是杀的痛快了,也不知道刻意去留点干净的地方出来。

一旁林衍、苏媚两人也是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

感受到易清三人异样的目光,萧逸忽然反应了过来,显得极为不好意思的讪讪一笑。下一刻身子猛然一跃,直接就向着大门之内掠了过去。与此同时,一声煞气凛然的大喝,瞬间响彻在整个别墅之内:

“小泽仓井,给小爷滚出来受死!”

见到萧逸这般动作,易清只好无奈一笑。脚尖不断在一些干净的地方轻点一下,兔起鹘落之间,顿时跟在萧逸后面进去了别墅之内。其后的林衍自然是有样学样,倒是苏媚的动作,让得落地后回头的易清双目猛然一愣。

凌空踏步?眼前的苏媚双脚分明离地有数尺之距,却仿佛仍旧走在地上一般,正慢悠悠的一步步走进来。

刚才萧逸能够做到不借助任何落脚点一口气进入别墅之中,是凭借着他那与生俱来的风属性异能。如今苏媚这可是真正的高明,实实在在的凌空踏步。

千年的狐狸,果然不一般。

到得最后,易清满心的艳羡,只能化作幽幽的一叹。

“你们,居然找到了这里?”

别墅内在萧逸喝声刚刚落下,顿时就响起了一道满是震惊的惊呼。满脸寒气的小泽仓井,忽然就出现在易清等人面前。

“你,是那个支那高手?是你找到了这里?”

小泽仓井的目光在萧逸身上停留了片刻,忽然似乎心有所感,猛地就盯在了易清的身上。一双美目当中,顿时冒出一股凛冽的杀机。这个人,居然敢毁了自己的菊花法器。

“九菊一派的秘术,很了不起吗?”

易清先前并未见过小泽仓井,此时见到居然是这样貌美的一个少妇,微微有些诧异。等听到小泽仓井的喝问,脸上蓦然便浮现出一抹不屑。

“你居然也知道我们的九菊一派?”这下倒轮到小泽仓井心中惊讶起来,没想到眼前这个华夏修士居然知道自己所修炼秘术的流派,旋即脸上忽然泛起一道残酷的冷笑,

“竟然敢跑到这里杀了我们大日本帝国这么多子民。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离开!”

“遁!”

话音刚落,小泽仓井忽然双手十指翻飞结出一个印诀。瞬息之间,整个人竟是在易清面前彻底消失。

“你们小心。”

见到小泽仓井突然在眼前消失,易清立即就想到了此人精通的五行遁术。

居然感应不到对方的一点气息,仿佛真的已经彻底消失在自己眼前一般。

易清脸色顿时一沉,心知对方此时定然在某处地方窥视自己,准备着雷霆一击,连忙向着众人提醒了一句。而目光扫视,自身更是立即小心戒备起来。

一时之间场面显得颇为寂静,流露出一种压抑的气息。

“不好。”

突然之间,易清只觉得背上寒毛一竖,而心神深处更是陡然泛起一股危机。暗呼一声,整个身子猛地向前一蹿。来不及转身,剑指迅疾的向着后背脖颈处一挡。

剑指指尖处,有着赤红色的光团跃动,赫然是三阳真火。

砰!

一声细微的闷响传来,易清只觉的击出的剑指一沉,触到了冰冷的刀尖。心知挡住了这出其不意的必杀一击,心中却瞬间松了一口气。

“小心这日本妞,没想到居然还会忍术。”

这突然的变故,当即令得众人一惊。虽然易清及时挡下了这一击,但仍旧将众人惊出了一丝冷汗。萧逸满目严肃,忽然沉声提醒道。

众人闻言皆是满脸戒备的点点头。即使是易清,此时也一脸冷肃。刚才若不是自己反应够快,再有三阳真火挡住那一击,恐怕后果堪忧。

唯有苏媚突然不屑的撇了撇嘴,一双墨黑的眼珠四下搜寻着。

而整个娇躯后面,忽然显现出一条白色的庞大狐尾,却又立即一闪而没。

“哈哈哈,支那人,我会一个个的杀光你们,带着你们的人头回到日本。”

显露出的身形的小泽仓井在一击无功而返之后瞬间又遁匿了起来。而充满杀机的声音,忽然就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哼!你倒是把你们那些鬼子祖宗的本事学了个一干二净,藏头露尾,不敢出来见人。”闻言萧逸目中顿时杀机一凛,却划过一道冰冷的精芒,忽然冷冷出声喝道。

“萧逸君,我知道你这是激将法。可是我决定了,我这一次的目标就是你。萧逸君准备好了吗?”

猖狂的冷笑之声,再次从某处角落出来,充满着血腥的味道。

却没有注意到,当这句话说出之时,一旁苏媚的眸中忽然掠过一道精芒。下一刻,目光豁然就注意在了萧逸周围。俏脸之上,隐隐浮现出一抹期待之色。

“嘿嘿,就怕你不敢过来。” 萧逸脸色微凝,一股若有若无的风刃在身子四周环绕。只是话音之中,仍旧尽是讥讽之意。

“萧逸君,如你所愿!”

萧逸的话音还未彻底落下,一道身影忽然就从萧逸身后的地下蹿了出来。一点寒芒,狠狠击向萧逸的脖颈处。

“天狐金光,画地为牢!”

小泽仓井显露身形的瞬间,一旁的苏媚眼中立即一喜。一道庞大的狐尾虚影,忽然在苏媚的身后显现出来,恣意舞动,逸散出一种狂野的气息。

狐尾之上,忽然落下一道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