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8章 日本人,杀!

第十八章 日本人,杀!

这枝菊花,是刚才破除了对方傀儡秘术的瞬间从桃木之内蹿出来的。

想必就是先前那小泽仓井之所以能够控制辛月的关键所在了,被自己施术转移到了人形桃木之中。此时秘术被破,便自动暴露了出来。

感受着从这枝菊花法器上传来的淡淡波动,易清的脸上不觉露出一抹森然的冷笑。有这样东西存在,对方潜匿的位置,只要稍微施展一下牵引之术,便能够准确的找到。

“找到这日本妞的位置了?”

一旁听到易清忽然这样一说,萧逸的脸上猛然就浮现出一抹喜色,忍不住高兴的叫出声来。其余林衍诸人脸上也有着明显的欣喜之色,旋即而来的却是不约而同的煞气、杀气。

“走吧,既然来了,就让这些人彻底留下来好了。”

见到萧逸等人一个个杀气凛然的样子,易清微微一笑。旋即语气一沉,也不想耽搁,直接就向着眼前的萧逸、林衍跟小狐狸说道。

至于其他贺军等人,恐怕去了也是白搭。异能修士之间的搏杀,不是这些普通人能够插得上手的。

贺军自然也明白易清的意思,脸上顿时流露出一股遗憾,却也知道自己的斤两。今日能够接触到这些传说中的异能修士,更加看到了一场玄奇的斗法,已经是自己的天大运气。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自己跟这些人,不是一个世界的。

“萧逸,我能够去看看吗?”

这是一旁一直沉默的宁玉却忽然低声哀求道。知道自己跟易清没有多大的交情,还隐隐有些得罪,宁玉这时候很恰当的将目标放在了曾经做过自己保镖的萧逸身上,声音软软,神色间有种明显的哀求。

宁玉这突然的出声令得刚想明白的贺军一愣,很是诧异的向着宁玉望去。

“我们是去杀人,有什么好看的。”

闻言萧逸的眉头一皱,对于这个傲娇的女人突然改变的态度,似乎一下子有些不习惯,却直接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这次组织上交给我的任务,等到灭了那些小鬼子,也算是完成了。到时候我会直接回去复命。”

望着面前眼神闪烁的宁玉,易清神色之中倒是露出一丝了然。而想明白这女人的心思之后,易清却暗暗摇了摇头。

“刚则易折,操之过急则易失。”这女人,太要强,本心倒没有多少阴谋。

因此易清忍不住还是点了一句,至于听不听得进去,就是宁玉的事了。说着直接带着萧逸三人迈动步子向着院外走去。

听到萧逸的拒绝,尤其是这次一走竟然并不打算再回来,宁玉的脸上顿时一急。此时忽然听到易清的出声,也许别人听不懂其中的意思,宁玉的身子却是微微一怔。

真的是自己太过要强了吗?

不由得想起公司上父亲对自己身为女子之身的不放心,只让自己掌管公司里一些无关重要的事物。然后,然后自己就拼命的想要证明自己,变得强势,变得冷漠。

刚才想跟着易清等人一同前去心底也是打着和这些神奇的异能者建立联系的主意。

自己的做法真的不对吗?想起过去重重,宁玉脸上忽然有些颓然。双眼望着逐渐离去的易清等人的背影,似乎有着一丝迷惘之色闪过。

宁玉此刻的反思迷茫,易清自然不清楚。对易清来说,这宁玉只是一个过客罢了,以后多半是见不着了。

此刻顺着手中这菊花法器与冥冥中某处地方的感应,易清四人正驱车快速赶去。

“就是眼前这个地方了。”

半个钟头过后,一辆小轿车已是稳稳停在了一处颇为精致幽静的花园型别墅面前。

“怎么进去?”

四人下车,望着眼前紧紧闭合的高大铁门,林衍眉头微微一皱,忍不住问道。

“怎么进去?嘿嘿,当然是打进去。”

闻言萧逸顿时就对这林衍翻了翻白眼,这小日本倒是挑的好地方,四周一点人家都没有。这样一来倒不怕动静闹得有多大了,正好可以放开手脚杀鬼子。

话音刚落,在林衍讪讪的笑容当中,萧逸上前一步,星目当中顿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杀气。嘴角冷冷一笑,面前空旷的平地之上猛然凝聚起无数道庞大的透明风刃,皆是手臂般大小。

“给我破!”

森然一喝,那些风刃齐齐一阵颤动。旋即在萧逸的控制之下猛地就向眼前的高大铁门狠狠撞击而去。

轰!

只听得一声巨响,面前忽然升腾起一阵阵的烟尘。等到烟尘散尽,原先那高大铁门早已经安静的躺在了地上。很是威武的铁门此刻全体变形了一次,不少地方甚至交错在一起,扭曲成了麻花。

反正,是看不出再有丝毫门的样子了。

望着面前空荡荡的大门口,萧逸眼中的煞气顿时一涨。突然回头望了一眼林衍,很是若无其事地说道:“这不是能够进去了吗?”

看着被萧逸这一番动作言语刺激的也全身煞气外冒的林衍,易清淡淡一笑。手中却猛然一握,顿时传出一丝丝强横的法力波动。

等到手掌再次松开,原先那枝菊花法器早已不见踪迹。而一颗颗的金色粉粒,忽然就从易清的指间滑落下来。

这种垃圾东西,日本那些修士也好意思称之为法器!

易清颇为不屑的一笑,目光微抬,已是看到了正快速从别墅内向着门口汇聚过来的一个个身影。这般巨大的动静,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而就在易清捏碎那菊花法器的瞬间,别墅一间房间之内的小泽仓井忽然一口逆血就从口中喷了出来,溅的眼前小桌上尽是。

“八嘎!”前不久傀儡秘术被破去,桌上的神坛,金球法器忽然炸开,已经让小泽仓井震惊惊慌间有着一丝的心疼。此刻感应到那可恶的支那人竟然将自己珍贵的菊花法器都毁掉了,小泽仓井彻底疯狂了起来,

“支那人,你们都该死。我的五行遁术也是无敌的,等下我就去刺杀你们的民众,看你们能够怎么办!”

却是不知道易清等人已经杀到了大门口,还猖狂的想要对普通的华夏民众下毒手。

此时大门口,别墅内已经有不少的人聚了过来。一见到地上躺着的早就变形几乎认不出来的铁门,这些人脸上猛然露出一股熊熊的怒火,

“你们的,为什么要打坏我们的大门。”

“挡住路了。”

望着眼前十几个怒气冲冲的剽悍大汉,萧逸却直接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只是冷眸之中,那股煞气更加浓重起来。

哼!以为穿着华夏的衣服,就能够成为华夏人了?也不看看你们那副鬼样,都这么多年了,也不琢磨着化妆一下。

“八嘎!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见到萧逸这种戏弄的语气,这些人顿时也意识到了来者不善,猛然就大叫了起来。

“华夏人!”

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之色,淡淡吐出一句,指尖的风刃顿时仿佛飞刀一般,向着说话的那个日本人脖子处疾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