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7章 找到你了

第十七章 找到你了

辛月并没有像之前那五人一般被破去三魂七魄,炼制成死物。

而是被九菊一派的秘法封禁了体内的魂魄,使得躯体被控制驱役。因此易清等人并不想如前面那般直接灭杀,毕竟若可以解开这秘术,辛月还能够恢复过来。

“九幽冥冥,听吾号令!命与符合,魂与木和!”

望着挣脱开镇神符的辛月,易清猛然一声沉喝,双手剑指蓦地在半空中虚画出数道玄奥的符箓痕迹。丝丝法力从体内顺着指尖奔涌而出,半空之中一阵金光闪烁,瞬间形成数道金光闪闪的巨大符箓光影。

“启!”

在金色符箓形成的瞬间,易清左手化掌猛然在这些符箓之上一拍,仿佛接触的就是实物一般。旋即便见那些符箓顿时就向着下方落去,直接没入桌案上那巴掌大小的桃木之内。

这快桃木,色泽沉暗,却无时无刻不在逸散出一种极为好闻的异香,让人闻之不觉精神一振。乃是之前易清机缘下收集到的一块千年雷击木,功效比之飞云观里的那一块也丝毫不差。

传言桃树本就极具灵性,百年成精,而千年成怪。正因为如此,桃树一旦过了千年,往往会引动九天雷劫。

大多数到了千年的桃树精都扛不住那天地雷霆之威,化为朽木。但是这些遭受过雷击而没有彻底毁坏的桃木,却也因为那至刚至阳的雷霆之力驱散了原本的精怪阴邪之气,转化成了一种更加玄妙精纯的驱邪之力。

这时候的桃木便被称为雷击木,正是修道之人做法之时取用的最适合器具。

此时易清身前桌案上的这块巴掌大小的雷击木,被刻意雕琢成了人形。由于桃木本身的灵性,此时这人形桃木上流露出一种充满灵动的韵味。

金符没入,只见原本平淡无光的桃木表面顿时就焕发出一阵阵金芒,愈加显得灵性十足。

易清动作却并没有停顿,眼见金符没入桃木之中,右手剑指顺势一落,指尖点在这人形桃木的头端位置。

随即下移,剑指作笔,在这块巴掌大小的桃木上再次绘制起来。体内法力丝丝涌上指尖,在指尖闪现出点点金芒,却又瞬间没入桃木体内消逝。

直到这时一旁敛气息声的众人才发觉易清的指尖之处不知何时已沾染上了点点殷红,心思敏捷之人顿时就将这与之前易清取了一点辛月指尖之血之事联系起来,只是一时半会却也猜不透究竟。

唯有林衍神色了然,却只凝神看着易清动作,并未出声解释什么。

常言十指连心。指尖之血,沟通心脉,最是一人精气神魂所在。

那小泽仓井显然不知用何秘法控制住了这辛月,此时自己师傅利用辛月的指尖之血,直接勾动辛月三魂七魄。一旦施展起来,那小泽仓井的秘术又怎么可能争斗得过。

林衍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了那人形桃木之上,目力所及,隐约可见整个人形桃木背部用朱砂绘满了一些字符。是先前师傅问起的关于辛月的生辰八字。

施术做法,修为重要,一应外物也是必不可缺之物。道门就有一脉,其中修士做法,需建法坛。修为相同,则坛高者胜。

有生辰八字、本命精血所在,恐怕就是自己动手,都有了不少的胜算。

一想即此,林衍的嘴角蓦然扯起一抹冷笑。区区小国异术,也敢拿到老祖宗面前显摆。

“辛月何在!魂兮归来!”

不过片刻之间,易清指尖就在这桃木的正面绘满了一道道玄奥符箓。随着剑指最后的猛然一点,整个人形桃木忽然就微微颤动起来。

与此同时,已经挣脱开先前易清镇神符镇压,正在快速向着易清扑来的辛月整个身形猛然一顿。突兀的停在了原地,全身却忽然颤抖起来。

一张娇俏的小脸之上,此时愈加显得狰狞可怖。隐隐可见,一抹挣扎之色。

此时在某处房间之内,小泽仓井望着突然嗡嗡颤抖起来的手中红线,脸上微微一愣。旋即一抹冷笑,忽然就在脸上浮现出来:

“终于开始动手了吗。支那高手,就让我来领教一下你们的手段!”

双指在手中的红线上轻轻微弹,原本颤动的红线忽然再次平静了下来。似乎,比之刚才更加拉直了一些,牵动着红线另一端的金色九孔金球。

而那被擦拭的极为锃亮的金球之上,诡异的浮现出一道面目呆滞的身影。

若易清等人中的任何一个在此,必定会发现这在金球上显现出来的人影,正是辛月。

望着眼前再次猛烈动弹起来的辛月,易清眸中一寒,却丝毫不显得意外。

刚才自己以这项道门秘术勾动被小泽仓井封禁的辛月神魂,就是想让辛月的神魂借助自己秘术冲破出来,重新掌握回躯壳。如此一来,那小泽仓井的傀儡秘术自然便可算是被自己破除了。

“咄!”

冷冷哼了一声,易清手中再次动作起来。剑指一直,数道法力凌空激射而出,瞬间落在桌案上先前绘制完成的几道灵符之上。

镇神符、封灵符、应魂符......陡然这几道符箓表面焕发出阵阵金色的光泽,旋即直掠而出,呼吸之间已经是落在了面前的辛月身上。

嗡!

就在灵符落在之际,在另一边的小泽仓井手中,那三根红线陡然再次颤动起来,并且颤动的幅度是先前的数倍。一时之间手上红线嗡嗡之声不断。

啪!

蓦然,小泽仓井的手中传出一声极为细微的轻响之声。可就是这声轻响,却让一直淡然的小泽仓井脸上陡然变得难看起来。

“八嘎!”

望着手中那忽然断开的一根红线,小泽仓井脸上猛的浮现出一股愤怒,下意识的就是一声怒骂。

“小泽小姐,发生了什么事?”

房门忽然被打开,露出一个身穿黑色日本武士服的精壮男子。见到面前小泽仓井那满脸的愤怒之色,武士顿时一愣,似乎有些震惊厉害无比的小泽小姐也会出现这般表情。

“没什么,你退下吧。叫其他人加强警戒,这里是华夏的土地,我们必须小心一点。”

盯着手中断裂的红线,小泽仓井脸上的怒容平静下去。只是脸色仍旧十分的难看,隐隐有着一抹难以掩盖的震惊之色。

“嗨!”

武士闻言立即恭敬的一躬,小心翼翼的将房门再次关好。

“支那人的土地,先祖没有彻底征服,现在这个使命落在了我们的身上。迟早,这富饶的土地,会再次被纳入大日本帝国的版图之上。”

想到这里,武士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狂热,夹杂着浓浓的贪婪。

“魂兮归来!”

见到再次顿住身形,并且脸上挣扎之色愈加明显的辛月,易清脸上毫无表情,手中的动作却陡然快速了几分。

剑指触落在桌案上那人形桃木的头端,就仿佛真是点在了辛月的眉心一般,体内法力猛然汹涌而出,指尖顿时焕发出一阵浓郁的金光。

金光掩映之下,易清剑指蓦然一提,原本平躺而下的人形桃木竟然仿佛受到牵引一般,缓缓随着剑指的提起人立起来。

只是其中似乎也有着一股诡异的阻力一般,并不能彻底的站立起来,呈现出六十度的倾斜角度,隐隐有些僵持的状态。

“八嘎!”手中的红线就在刚才的那瞬间再次断裂了一根,一声显得极为气急败坏的怒骂,再次从小泽仓井的嘴里冒出。

“支那的修士怎么可能这么强大,我不相信!我大日本的秘术才是全世界最强大的!”

先前的自信满满在短短时间被易清破去大半秘术之后,瞬间被打击的七零八落。脸上早已不仅仅是震惊之色,一丝丝的恐惧,正在蔓延着,

“支那修士,就算你赢了我,你也别想救回这个人。”陡然之间,小泽仓井眼中闪过一抹疯狂之色。手指突然在手中仅剩下的那一根红线之上弹动起来。

随着红线的弹动,隐约可见小泽仓井面前那金球之上浮现出来的辛月身影脸上露出一抹极为痛苦的表情。

“嗯?居然想彻底抹去辛月的三魂七魄。”

小泽仓井的动作,这一边易清立即就感受到了剑指之下那人形桃木的变化。

桃木上的光泽忽然就黯淡了下来,其内的灵气也正在快速的流逝着。先前通过施法易清早已将辛月的神魂气息与这人形桃木联系在了起来,此刻如何不知道小泽仓井的歹毒用心。

“哼!好歹毒的女人。岂能让你得逞!”眼中顿时一冷,体内的法力再不做保留,全部汹涌而出,“给我破!”

砰!

桃木之上忽然传出一声闷响,旋即整个彻底站了起来。与此同时,一旁站立的辛月,顿时脸上的狰狞挣扎之色尽去,软软倒了下来,却被一旁眼疾手快的林衍瞬间接住。

“师傅,搞定了?”

虽然料到了最后的斗法结果,但是此刻林衍脸上仍旧有着一抹喜色流露出来。

“搞定了?还没有。”

闻言易清嘴角忽然缓缓掀起了一抹冷笑,眼眸之中一下子煞气凛然起来,“只是找到了对方的位置而已。”

松开手掌,一枝略显虚幻的金色菊花正光泽黯淡的落在易清的掌心之中。

有书友说小月这个名字不好,青丘一想,的确会让人联想到曾经那个可怜的小女孩,因此改为了辛月。最后说一句,要票票,要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