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章 天师印诀

第二章 天师印诀

突然的炸喝之声,当即令得易清众人一愣。

愣怔过后,众人不约而同的向着屋外走去。脸色皆是有些微沉,听着声音,多半是来者不善。

“你是何人?”

眼前一人身穿老旧阴阳道袍,须发皆白,年过半百。此时却是满脸怒容的盯着易清,一股无形的气势从这人身上散发出来,竟是显得异常雄浑凌厉。

感受到这股气势,易清的双眼不由得有些微眯起来。等再注意到其后那熟悉的几道身影时,微眯的眼眶中顿时泄露出一抹寒芒。

“大胆!易清,这位乃是我龙虎山的长老,张天师嫡系血脉张一虚师叔。你还不快快行礼!”

感受到易清落在身上的凛冽目光,青木的身子本能的微微一颤。旋即却是为自己有这般反应脸皮一阵胀红,立即从这老道身后站出来厉声呵斥道。

张天师嫡系后代?

对于这青木,易清根本懒得理会。双目盯着眼前老道,眼中也是不易察觉的浮现出一抹细微的愕然之色。

张天师,张道陵,乃是天庭册封的四大天师之一,正一真人。地位身份可是比钟馗远远要高上许多。

而龙虎山正一一教,更是世代由张家嫡系接任。

因此千百年下来,龙虎张家,乃是可以比拟孔圣人流传下来的曲阜孔家齐名的蔚然千年世家。

易清倒是没有想到,眼前这老道,竟然会是张天师后代。

但看着眼前架势,易清眼中的错愕却也只是一闪即逝,眸中仍旧冰寒一片。

“飞云观观主易清,忤逆祖庭,其罪可诛!念其之前斩杀恶鬼出力,自当亲自前往龙虎山请罪,并交出我龙虎山重宝天师法印!”

冷然的声音,仿佛不带一丝感情。又似有着一种天然的高贵,张一虚斜斜瞥着眼前的易清。其中话语,就犹如是在宣读诏书一般。

龙虎山为帝王,易清为臣!

而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去龙虎山请罪?还要交出天师法印?

易清眉宇一挑,毫不顾忌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张一虚。下一刻嘴角顿时就是泛起一丝冷笑,眼中清冷光芒骤现。

龙虎山的人,都是这么的把自己当回事吗?

“嘿嘿,哪来的杂毛老道,来这里装疯卖傻,吃饱了撑着了吧!”

极尽戏谑的声音,这时忽然从易清的身后响起。林衍星目冷然,嘴角已然勾起一抹略显夸张的弧度,有着浓浓的嘲讽之意,而声音清晰可闻。

一旁的周山、洛辰等人脸色之上虽未有这般夸张,却也是阴沉一片。眼眸开阖间,隐约泄露出一抹不屑之色。

杂毛老道?装疯卖傻?!

听着林衍这毫不客气的讥讽之声,张一虚的脸上陡然一片胀红。显得老迈的整个身子都在这一瞬间因为怒气有些颤抖自己。双目之中,更是有着熊熊的怒火涌动。

“你就是那个有着阴阳眼体质的林衍?若不是怜惜你这种罕见体质,仅凭这句话,贫道就可以将你就地正法!”

气极生怒,张一虚目光如刀,瞬间落在林衍的身上。强大的气势随着而上,仿佛重锤一般,狠狠砸向眼前的林衍,显然是要给这个出言不逊的后辈一个教训。

“哼!”

一声闷哼,下一刻直接从林衍的吼腔中吐出。如山的气势重重压落,林衍瞬间只觉得脊梁一疼,膝下顿时有些颤抖起来。

从容的面庞之上,陡然就一片通红,有着斗大的汗珠不断滚落下来。

“我的弟子,也轮得到你来教训!”

张一虚突然的出手,易清也是阻拦不及。此时反应过来眸中立即就是一阵怒气,面上一冷,浑身磅礴的气势也是瞬间从身上击发而出,毫不畏惧的撞向张一虚的那股气势。

砰!

两人面前的虚空当中,凭空传出一声沉沉闷响。无形当中,仿佛两座太古神山轰然撞击到一起一般,一股看不见的气浪,忽然就扩散出去,扬起无数尘屑。

“咦?有点本事。”

感受到自己散发出去的气势被易清拦下,直至两相撞击一同消于无形。张一虚的脸上不禁显现出一丝讶然之色。

只是当听见易清的清冷语言之时,张一虚的脸上,也是瞬间阴沉。双目有些阴鹜地盯着易清,旋即却是偏头望向身边的青木,一声轻笑,

“青木,难怪你斗不过此人。看不出来,小小年纪,竟是有着这般修为。只是今日贫道来此,焉有小辈放肆的地方!”

说到最后一句,双目霍然又是回到了易清的身上。脸上闪现出一抹傲然,声音已是彻底冷了下来。

“呵呵,我倒是想试试这所谓的道家祖庭之力,是否真的是名符其实?”

一旁林衍的脸上还是一阵红润,显然先前这张一虚的突然出手受了些损伤。此时易清的心底亦是不由一阵愠怒。

怒极反笑,易清的眸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愈加的冰冷。盯着眼前的张一虚,陡然蹿起一阵的戾气凶狠。

这龙虎山之人,几次三番寻衅,真当自己是软柿子不成!

“若是名不符实,我看这道家祖庭之称,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冷然的声音,从易清的口中缓缓吐出。盯着眼前张一虚一众龙虎山众人,眸中猛然掠起一道寒芒。

今日因,明日果!

不得不说,易清此刻真正下定了决心,一旦今后有能力,取缔了这龙虎山。

若是真到了那一日,龙虎山一众想起今日这件事居然会引来龙虎山的一夜衰败,恐怕会连肠子都悔青了。

“胆大妄为!其心可诛!”

听着这明目张胆忤逆的话语,张一虚只觉得一股怒火从胸膛之中急蹿而出。身子颤抖见,连指向易清的手指都隐约有些抖索,

“我龙虎山千年基业,又岂是你这小小野观能够左右的。”

再次冷冷一笑,张一虚望向易清神色中尽是轻蔑之意。以往这句话也有不少人说过,结果这些人都陨落消亡,龙虎山却依旧威临诸多道宗。

“呵呵,你不是想要天师法印吗,就不知道你有没有拿住的资格!”

见张一虚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易清也不去多说。日后自然有见证的那一日,又何必在此喋喋不休地放狠话,平白让人家小瞧了。

轻声一笑,下一刻陡然袖口一抬,袖里乾坤中的天师法印顿时飞掠而出。

甫一出现,立即就释放下万千道玉清色的符箓,散发着一种雄浑的气势,压下面前的张一虚。

“哈哈!班门弄斧!在我张家天师一脉面前,居然敢摆弄天师法印,难道你不知道御使这天师法印需要天师印诀吗?”

诡异的,见到天师法印击来,张一虚竟是没有丝毫的担心之色。反而是哈哈一笑,一指易清,眼中显不出的轻蔑讥讽,

“今日,贫道便让你见识一下,天师印诀御使之下的天师法印!”

PS 苦逼的日子,明天补今天的另一章可好。抱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