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4章 古苦修士

第四章 古苦修士

夜晚的泰晤士河,月光倾洒,波光粼粼,

似乎一条飘舞的轻纱,静谧、安宁的流动在伦敦的地表之上,

此时华灯俱起,绚烂璀璨,灯火倒映之下,整个河面模糊的呈现出一座巨大的诺曼底风格城堡,伦敦塔,

千年的风霜雨雪,伦敦塔静静的耸立在泰晤士河的北岸,

宏伟,威严,精致,沧桑,

仿佛一个不朽的巨人,淡然的见证着伦敦这片土地上千年的兴衰变革,漫长的历史之下,沉淀出那种浓浓的英伦风情,

“九州鼎被藏在伦敦塔。”

虽然沒來过英伦,但在见到这伦敦标志性的建筑物瞬间,洛辰立即就辨认了出來,当即有些惊异的向着身边的易清问道,

“感应中就在这里了。”

居然是伦敦塔,,

易清的目中此时也有着一丝的古怪一闪而过,伦敦塔虽然历史久远,但到如今几乎已经全部被英国政府开放成为了一处旅游胜地,

平均每日都有着七八千的外国游客前來参观,

英国政府将九州鼎这样的社稷神器放置在这样的地方,的确有些出乎易清的意料,寻常情况下,易清绝对不会将这类地方考虑在内,

不过旋即,易清的嘴角就缓缓勾起一抹冷然的笑容,

不管如何,自己对于九鼎的感应,是决然不会错的,

恐怕英国政府也不会想到,华夏还有自己这一号人,能够凭借着那虚无中对于九州鼎的感应寻到这里,

“这些英国人有些小聪明,可惜遇到了我们。”

冷冷一笑,下一刻易清立即挥手向着身边的洛辰、小狐狸三人示意,顿时四人仿佛化身成了黑夜中的幽灵魅影,快速而无声的向着伦敦塔潜去,

一行四人快速走过塔桥,顺着一个长长的堤道向伦敦塔入口走去,

夜晚的伦敦塔沒有游客的光顾,却有着一群身穿古老红色军服,头戴黑色高帽的皇家卫队士兵巡守,

人数不多,巡守的也比较松懈,显然只是在对于一处著名景点的例行看守,

此时古堡的大门前,正有着两个士兵看守着,

看着不远处灯红酒绿的热闹伦敦之夜,而自己却只能百无聊赖的守在鬼影都不见一个的岗位之上,即使以严谨著称的英国人,此刻也显得无比的散漫,

“看我的。”

四人的身形微微减缓,小狐狸忽然向着易清眨了眨眼,然后直接向着面前的两个士兵轻轻吹了一口气,

立即就看到这两个士兵神情一下子变得恍惚起來,

小狐狸稍微施展手段,两个士兵就被彻底迷惑住了,沒有一点警戒之心,见此情景易清顿时就向着小狐狸伸出了大拇指,一脸的夸赞,

而得到易清的夸赞,小狐狸立即显得一脸得意,小脸之上眉飞色舞的,一副兴奋的样子,

四人悄然的进入古堡大门,入眼的是一座巨大的塔楼,

这正是伦敦塔内的中塔,是陆地进入伦敦塔的唯一一条通道,

穿过中塔,就來到了伦敦塔的中心,巨大空地上,矗立着一座白色的巨塔,塔身由三四米宽的白色巨石砌成,坚固无比,高三层近三十米,周长近二百米,

俯视着四角建有的锥形塔楼,囊括内场的十三个塔和外场的六个塔及棱堡,

正是伦敦塔的核心,白塔,

由征服者威廉在11世纪末建造,这位在黑斯廷斯打败了撒克逊国王哈罗德的诺曼底国王,修筑了全英格兰最坚固的城堡以巩固他的胜利,

静静矗立在这黑夜之中,四周狮塔、血塔、格林塔等仿佛忠诚的卫兵一般,无声拱卫着,透露出一种历史的浑厚与沧桑,

这里是曾经保卫和控制全城的城堡,是举行会议或签订协约的王宫,是国家监狱、铸币所、军械库,也是珍藏王室饰品和珠宝的宝库,

“就是这里了。”

心中的感应蓦然清晰了起來,原先那种若有若无的呼唤更是在瞬间一阵的强烈,

只是似乎这只九州鼎被压制了一般,并沒有出现在日本时青州鼎的场景,

这种呼唤的意念瞬间即逝,若非易清有着青州鼎的经验,绝对会当成是一种错觉,

白塔周围有着更多的皇家卫队士兵巡守,不过这些普通士兵在小狐狸面前瞬间一个个仿佛失了魂魄一般,眼中一片的呆滞,

“我们进去。”

眸中骤然掠起一道精芒,当即易清就压着声音向身边洛辰三人吩咐道,说着整个身形已经化成了一道魅影,快速向着白塔内蹿去,

白塔分为三层,伦敦塔有极少见的几处地方是不对外开放的,这白塔的第一二层就是这种不开放的场所,

而进入白塔的游客,全都是为了参观这里的圣约翰小教堂,英国现存最古老的一座教堂,占据着白塔的第二层跟部分第三层,

这里也是历代英国国王祈祷和召开重要会议的地方,

进入白塔,角隅里设有盘旋楼梯,能够直达楼顶,也即开放的第三层,

第三层中的圣约翰小教堂并不大,只有着两列十六排椅子,

像所有的西方教堂一样,正前方是一个祭台,供奉着上帝和他的儿子耶稣的受难像,

黑夜覆盖住了整个苍穹,几处长明火烛却正在小教堂里静静燃烧着,平添了一种庄严与神圣的气氛,似乎这里黑暗永远都触及不到,

“沒有九州鼎啊。”

在华夏上古神器面前,洛辰一直处在一种激动的情绪当中,此时见到空无一物的圣约翰小教堂,立即就压着声音一声惊呼,

“这里是对外开放的区域,英国人自然不会把九鼎放在这里。”

易清环顾四周,脸上噙着一抹冰冷的笑意,目光瞬间落在了小教堂一侧的墙壁上,那里有着明显的修筑痕迹,显现出一道拱门的形状,

应该就是通往这白塔第二层的通道,也是圣约翰小教堂的主体,

“我感应到了,九州鼎,就在我们脚下。”

喃喃一声,易清的面色之上,突然就罩上了一层冰冷的寒霜,目光从那被封死的通道上移开,瞬间掠起一抹让人心悸的凶悍,

下一刻,易清右脚一抬,后一秒重重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