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01 魔道天骄

0001 魔道天骄

夜色深沉,凛凛罡风笼罩下的唯一峰。

这座九千丈巨峰被称作‘唯一’还是近一百年内的事,它原来的名字叫做‘天刑’,曾是修炼大派天刑道宗的总坛,号称天刑圣地,万人敬仰,天下俯首,世间无数修炼者莫不以跻身其内为荣。

不过自从一代魔道天骄萧惊禅扫灭天刑道宗,据占天刑圣地后,昔日的尊崇荣光早就烟消云散,所谓的圣地之名更是成为了一个笑话。

现在这里有个正式的称呼,叫做唯一魔域,这“唯一”二字,却非是萧惊禅自取,而是天下修炼者公认的称号。

只因萧惊禅虽是魔道巨头,但他生性孤僻,喜好独来独往,纵然是千军万马,敌手如林也是只身应之,因此收获这‘唯一’尊号。

但是不论正邪两派,抑或是左道修炼者,甚至是萧惊禅的仇敌,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确是武道史上最为惊才绝艳的人物之一,在魔道上的造诣已然达到一种匪夷所思的境地,自天刑圣地覆灭后,世间修炼者渐渐公认其为‘千年第一魔修’。

世间本有五大魔道源流,但从五十年前开始,就渐渐衍化为六大魔道,这第六魔道自然是源于萧惊禅,号称唯一魔道!以示其虽只孑然一身,却能以一人之力与五大魔道分庭抗礼,不落下风。

现在萧惊禅站在唯一峰上,峰顶凛冽的罡风吹到身前三尺便自动化开,如水波般旋飞,这位名动苍穹,震慑天下强者的魔道巨头并不如外人想象中的那般狰狞可怖,反之,他的面容极为的清秀,望之如二十许人,不像魔道巨枭,倒更像是某个世家贵公子。

只是,惟有萧惊禅自知,他已经不再年轻了,他的容貌虽然依旧保持在二十岁左右,但是身体内部早已千疮百孔,五脏六腑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自身真气的反噬。

这也是所有魔道修炼者都要遭遇的问题,相对于正道法门的循序渐进,魔道修炼走的是一个极端,以损耗自身潜力,生命为代价,换取强大的力量,极端的修炼法门自然也要遭受极端的痛苦。

而较诸世间九成九以上的魔道修士,萧惊禅的痛苦又要更胜百倍,千倍,他少年时代,资质平庸,灵脉潜质只得下三品中的第九品,堪堪拥有修炼的资格,以如此低微的资质,取得如今之成就,号称千年第一魔修,据占当年的天刑圣地,开创唯一魔道,一人就是一宗,一人就是一道,其间所受的痛苦,经历的极端修炼自然远非寻常所能想象。

这种极道修炼,已然快榨尽他最后一分的生命,若是所料非差的话,今夜当是他寂灭的最终期限。

但是萧惊禅并不后悔,纵然是再来一次,他依旧会选择这条路,若非踏足魔道,只怕终生也是复仇无望,至少,当初看起来遥不可及的仇敌已然尽数葬身剑下。

虽然无悔,但却并不代表无憾,萧惊禅心中有着无尽的遗憾,这一生,他树敌如林,敌踪遍及天涯,也杀人如麻,染血无数,但同样的也愧对了太多太多的人,有些他还能寻得故人之后稍作弥补,但更多的是永远无法弥补的憾事。

“如果能够再来一次,如果能够再来一次……那该有多好?”

萧惊禅喃喃念着,随即哑然失笑,尘俗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其恸也哀,看来还真是至理名言,纵然是他在面临这天命降临时,也难以保持平静之心。

“这唯一峰寂静百年,可这今晚还真是热闹啊。”

忽然,萧惊禅脸上浮现出一丝嘲讽之意。

与此同时,尖锐的呼啸,刺耳的颤音如绵绵针刺在整个唯一峰间回荡,这是身法催发到了极致,肉身与空气激烈摩擦,裂破空气的征兆,单凭这一手段,就可断定来人必是达到先天秘境的顶尖高手。

今夜尚未过去一半,可是这已经是第十三批人了。

当世之间,倒还真是高手如云,奇人异士层出不穷,萧惊禅修为已达天人化境,又是关乎自身,所以知晓今夜天命降临,却没想到这中州大地上竟还有这么多人能推断出他的死限,不管是用了何种手段,当真也是极为了得的。

若非今夜难逃一死,他倒是想掌三尺青锋,会会这些隐士奇人,酣畅淋漓的一战,倒也是人生一场快事。

只可惜,手段虽强,唯独性子太急了一些。萧某尚存,可这一个个的却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据占这唯一峰大好基业了。

“晚辈秦越,奉家师广陵上人之命,前来拜会唯一道主,恳请赐见。”

一个声音未落,群峰之间,又有一个声音响起。

“晚辈楚长庚,跋山涉水,不远万里而来,只为拜萧前辈为师,妄请前辈收录。”

上清宗秦越,补天魔道楚长庚,一正一魔,却都是当世青年一代中的翘楚,萧惊禅自扫灭天刑道宗后,即绝迹江湖,久未行走世间,单论名声,甚至还远不及这两位正邪精英。

然而不论秦越还是楚长庚全无半丝不敬之意,甚至如上清宗这般的名门圣地,真真面临萧惊禅时,仍要恭恭敬敬称上一声‘道主’。

萧惊禅单只一息尚存,但天命未临之前,他就仍然还是奇才精绝的唯一道主,千年第一魔修。

“滚!”

萧惊禅嘴角微哂,只回答了一个字,四周顿然一片寂静,惟有两股急剧的怒气为其感应,秦越,楚长庚二人联袂朝峰顶飞驰而来。

初生牛犊不怕虎!

萧惊禅哂然一笑,以指作剑,两道指剑点出,犀利无匹的剑气,裂破千丈,直接将秦越,楚长庚轰得远远飞出,撞进一座山壁内,两人胸骨碎裂,肺腑撕裂,狂涌出一口鲜血,骇然退走。

萧惊禅没有去看一眼,负手立于峰顶,漠然仰望着夜空,他并非是不能将秦越,楚长庚一举击杀,只是没有必要而已,出色的年轻人总是会有些傲气的,有些时候,他并不介意再给他们一次机会,特别是今夜,今晚他并不想杀人。

哧!哧!哧!

又有一人自峰下飞速射来,如穿云利剑,迅捷无伦,眨眼之间就突破千丈,萧惊禅微微皱了皱眉,旋即叹息一声,手指放下!

片刻之后,一位五官精致,容颜秀丽的白衣少女出现在他面前,盈盈一笑:“晚辈叶灵萱,拜见萧前辈。”

萧惊禅道:“你是素天心的弟子?”

“是。”

“好。”萧惊禅点了点头,屈指探爪,抓摄而出,崩!一声震响,一座青石堡垒被他直接抓得粉碎,铮!一声轻吟,引空而起,只见得碎石翻飞中一道清光闪过,融入了他的掌心之内,却是一柄长及四尺的利剑。

“这柄剑叫做‘斩刑’,百年之前,萧某持之纵横天下,杀尽仇寇,败尽英雄!自覆灭天刑道宗后,葬剑青石崖,弃之不用!不过既然你来了,便把这剑拿走吧,拿回去带给天心。”

“前辈?”叶灵萱接过‘斩刑’,不解其意。

“不必多说,走吧!”萧惊禅谓然一叹,袍袖一挥,已将叶灵萱送走。

素天心,是萧情同父异母的妹妹!

而萧情却是他的妻子!

萧惊禅一生所负良多,亏欠了许多人,然则最为愧对的却是萧情。不过如今他已是垂死之身,多想无益,纵然有再多的遗憾也无法弥补,更何况萧情早已因他而死!

而如今他萧惊禅的时代也即将落下帷幕。

这一生一剑纵横,披靡天下,再无抗手,更号称千年第一魔修,唯一道主!唯一,唯一!六大魔道!我一人就是一道!说来威风八面,实则却是无尽的孤寂,这样就死去,萧惊禅绝不甘心。

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将试探天命。

在世俗凡人眼里,像他们这样的修炼者无异于神圣仙佛,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拥有着无上之威能,真要说起来的话,这其实也没错的,如萧惊禅这般程度的武修,已远非凡俗所能想象,以一敌万,力发千钧,扫荡一国也并非是不可能之事。

只是,这不过是相对于世俗而言,对天命来说,仍是何等强横的修炼者,依旧是蝼蚁一般,不值一哂,萧惊禅很清楚,纵然他非是以魔成道,而是精修仙道秘法,只怕也顶多达到四五百年的寿命,这便是很了不起的程度了,而且,还需尽量少出手!

因为对于修炼者而言,每一次的出手,消耗的精元气血中都融入了生命之精华,消耗一丝便有一丝的生命消逝。

天命至高,天意莫测,对凡人如此,对修炼者来说,也是如此,其间并没有任何的差异。

今夜试探天意之举,萧惊禅已经准备了近百年,自扫灭天刑道宗,他即心灰意冷,斩断尘缘,隐世唯一峰上,这长达百年的岁月里,他已将浑身精元血气,神魂念力尽数化入唯一峰山体下的灵脉内。

武修之道,需身具灵脉方拥有修炼资格,灵脉共分九品,一品最高,九品最低,萧惊禅为下三品灵脉中的第九品,灵脉潜质极低,若非迭逢奇遇踏足魔道,以极端之法淬炼自身肉体神魂,只怕终生都将止步于后天九品之下。

人体有灵脉,同样的,天地之间也有那么少许的名山大川孕育灵脉,这唯一峰曾是一代圣地天刑道宗山门所在,灵气浓郁之极,以萧惊禅揣测,峰下灵脉至少也在二品上。

百年准备,萧惊禅所为者,不过是引峰下灵脉入体,共体共生,突破这天命界限。

想到此,萧惊禅不由得放声哈哈大笑,今夜中土大地内排得上名号的圣地宗门,世家门派,大小势力目光尽皆汇聚于此,目的很简单也很明确,其一是为了他萧惊禅的衣钵传承,其二就是为了据占这天刑圣地!

只可惜,今夜之后,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萧惊禅孤寂一生,靠着这一身的武道神通独行天涯,横行无忌,鼎立唯一魔道,手掌天下权,矗立巅峰,失去了太多,也得到了太多,连不该得到的都得到了!

今夜若身陨于此,他将带走一切,不会留下任何武道传承,至于这唯一峰下灵脉更是无须多言,引脉入体,无论成败与否,这灵脉都难逃崩坏的结局。

月上中天,时间只留一线!

现在,已是萧惊禅两百一十六年生命的最后一线,他仰天长笑,回荡天际,笑得眼泪都在瞳孔内打转。

“横断九万里,纵横一百年,孤坐唯一峰,又是一百年!……够啦!够啦!哈哈哈!哈哈哈!”

屈指一弹,气机牵引,磅礴的气息涌入唯一峰下灵脉内,轰然巨响中,一条长达八百丈的金色灵脉如蛟龙腾空,掀翻了巨大的山峰,昂然而起!

山河俱动,天地变色。

曾经的天刑峰,现在的唯一峰,崩塌碎裂!

呵呵,新书上传,稳定更新,请各位兄弟姐妹多多支持,谢谢~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