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02 重生了

0002 重生了

阵阵锥心刺骨的剧痛中,萧惊禅的意识逐渐回归,只觉得浑身乏力,使不出半点的劲来,就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还活着?我没有死。”

萧惊禅诧异极了,他记得很清楚,引脉入体最终以失败告终,彻彻底底的失败了,这失败却非是计划出了纰漏,实际上在当时他已经成功引脉入体,长达八百丈的灵脉直接容纳进躯体内了,但也就是在这点上出了问题。

什么问题?

肉身不够强横!

尽管萧惊禅以魔道功法淬炼肉体近两百年光景,一副身躯固然还没有达到不朽不坏的境地,可是也打磨得不逊色一般的神兵利器,但什么东西都要有个对比,或许对比起其他修炼者,萧惊禅肉身已经足够坚硬,但八百丈灵脉蕴含的灵气何等庞大?足足需要群峰千里,险峰万丈才能生生镇压得住,因此灵脉入体还没有坚持过一刹那,他就彻底的杯具了。

萧惊禅记得自己是在狂暴的灵气潮汐中,肉身直接撕成了粉碎,只怕连渣滓都不会剩下了,但现在是怎么回事?

疑惑啊!

此刻,萧惊禅相当疑惑,他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但是没有用,浑身的气力都似被榨干了。

他习惯性的运转真气,念到气动,丹田内一股气息喷薄而出,然而萧惊禅却是心头一震。

话说,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吧?

萧惊禅心中苦笑不已,在他的感应中,两百年凝炼而成的庞大真元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不!也不能说全部消失了,只是相对于剩下的这部分真气,消失的部分至少占据了九成九以上,如若将他两百年的修为比喻为汪洋大海的话,那么现在就是一条小河,甚至只是一道小溪流……

对比之下,渺小得不值一提!

接着感应下去,甚至还察觉到,无论经脉,穴窍,肉体硬度,甚至对元力的感应都大幅度削弱,面对如此诡异的变化,绕是萧惊禅经验丰富,此刻也是束手无策。

啪!

门被推开,就在此时,一个轻巧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小玄儿,娘把药端来了,来!你张开嘴喝一口,喝了药就能好起来了。”

萧惊禅感到这个人在床边坐下,闻着一股浓郁的汤药味儿,紧接着药匙送到了唇边,一股苦涩的药味在嘴里化开,那味道真如黄莲一般,苦不堪言。

只是,萧惊禅此时根本顾不得嘴里苦涩的滋味,他已经被这句话惊得呆住了。

“小玄儿!”

有多少年没有听得这个称呼了?

多少年?

一百年,还是两百年,记忆早已经尘封,久远得连他自己都快要忘记了,忘记他本来的名字。

我是谁?

我是萧惊禅?

不,那不是我的名字!

我是谢玄!

我真正的名字,叫做谢玄。

千年第一魔修,唯一道主萧惊禅,名动九重天,绝世无双,冠盖天下。

但是,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本名并不叫萧惊禅,这个名字仅仅是青年时代亡命天涯时的化名罢了,然则到得后来,名动苍穹,声威愈重,他真正的名字却反是无人可知了。

这固然是一个讽刺,但萧惊禅却并不想去多做解释,因为到了那个时候,血亲挚爱,故人知己不是早已逝去,就是了无影踪,放眼天地之间,已是孑然一身,对他而言,放弃原来的名字,倒也未尝不是一个解脱。

而如今,这个近两百年未被唤起的名字,竟然又在耳边响起。

“娘亲,娘亲,娘亲!”

萧惊禅突然激动得心都在颤抖:“没有错,是娘亲的声音,是娘亲的气息!我不会记错的,我永远不会记错的。”

也不知怎的,体内仿佛瞬间涌入了一股巨力,身体蓦然一振,萧惊禅竟直挺挺的翻身坐了起来,啪!一声脆响,装药的瓷碗跌落地面,碎得四分五裂。

触目所及,是一位衣着朴素的美丽妇人,气质显得极为雍容大度,但脸容上带着丝丝疲倦,眼眸里更是露出几分焦虑,疼爱的神色。

萧惊禅这突然的坐起,掀翻了药汤,打碎了瓷碗,先是令妇人吓了一跳,随即就‘啊’的惊呼一声,声音里带着不尽欢呼雀跃之意,“玄儿,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萧惊禅愣愣的看着,心意内却有一股情感激荡着,这是已经掩埋了近两百年的感情,自从青年时代的连番惨变后,他本以为这种感情已经永远离他而去,但现在已然再次复苏,他就这样愣愣的看着,直到妇人瞧他不说话,难掩焦急,急切的再度呼唤起来,萧惊禅终于如梦初醒。

不!

不是如梦初醒!

因为这并不是梦。

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也许,以前他所经历的一切才是一场噩梦,而现在,他终于清醒过来。

“娘,我没事了。”

萧惊禅紧紧握住了母亲的手,感受着这份真切而温暖的气息,突然平静了下来。

是的,真的是娘亲,是我萧惊禅——

不!

萧惊禅的存在只属于过去,而在当下,她只是我谢玄的娘亲。

我不是什么千年第一魔修,唯一道主萧惊禅。

我仅仅是谢玄,仅此而已。

…………

“玄儿,你知道这次有多么危险么?若不是你道韫堂姐帮忙的话,娘恐怕你——,你怎么就这么任性呢,你是要为娘的担心死不成?”

瞧得母亲一脸疲惫,默默垂泪的样子,谢玄连忙伸出手去,擦拭着母亲眼角的泪痕,连忙道:“对不起,娘,让您担心了!诶,娘您别哭啊!”

与此同时,他也终于记起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谢玄的母亲叫做萧碧云,打他小时候开始,萧碧云身体就一直不大好,对此萧碧云一直称只是小病罢了!

过去谢玄也一直认为只是小病,但到得后来,他才明白这根本不是什么病,萧碧云是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伤她的不是别人,正是萧碧云的亲生父亲,也就是他谢玄的外公萧天宗。

当然,在这个方面,不论是谢玄还是萧天宗都有个共同点——绝不承认对方的身份。

谢玄绝不会认同萧天宗外公的身份,而萧天宗肯定也不愿意承认有这样一个令他蒙羞的外孙。

请各位多多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