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03 堂姐谢道韫

0003 堂姐谢道韫

对于萧天宗来说,谢玄不单令他感到蒙羞,更是整个萧家的耻辱。

这原因嘛,说穿了倒也简单得很。

门不当户不对!

在大唐国这片地界上,阜阳萧家声威鼎盛之极,势力庞大,遍及天下,乃是第一流的世家,而谢家虽然也算是有点势力,但这所谓的势力在这小小的岳安城内唬唬人还成,出了岳安城,谁知道你是谁啊?

真要跟阜阳萧家比较起来,岳安谢家就是个不入流的乡下土老财,寒酸得让人心痛,两者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萤烛皓月,似乎永远都不可能有着交集的。

本来该是这样的。

但世事就是这般荒谬,萧家的公主,尊荣无限的大小姐,萧碧云瞧不起那些世家贵公子,王公贵族,却偏偏看上了岳安城这小地方出身的谢承乾,谢玄的父亲。

甚至,萧碧云更在订婚前夜跟着谢承乾私奔了。

而她订婚的对象,柴家的大公子,柴元戎更是为此发了疯的报复萧家,柴,萧两家的争锋交恶,几乎将整个大唐国掀了个天翻地覆。

在谢玄的记忆中,这两大世家争斗的结果是柴家占据了上风,而萧家在以柴家为首的众多势力联手打压下,接下来的二、三十年里坠落深渊,族内高手不断殒落,境况日渐衰微,最终落得个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局面,以至于数十年后当谢玄武道有成踏足阜阳时,却连半个萧家人都难以遇见了。

不过,萧家并没有因此就彻底消失在历史洪流中,在阜阳被柴家占据近十年后,正当大家都快将阜阳萧家彻彻底底遗忘时,一位叫做萧情的明丽女子一剑东来,仗剑而歌,一夜之间,阜阳城内杀气冲天,血流成河。

这一战轰动了整个大唐,然而在萧三小姐——萧情璀璨夺目的一生中,却仅仅是微不足道的一笔,这只是她在中土世界大放异彩的开端罢了。

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风起云涌,高手层出不穷,中土世界迎来前古未有的精彩变革,天下格局大变,现如今世俗中传为虚无缥缈的先天秘境强者将纷纷现世……

然而在这众多强者争锋之间,却总有萧情的一席之地,且越发的光彩瞩目,若非最终为谢玄所累,或许,这位千古罕见的奇女子将成为武道神话。

…………

关于母亲萧碧云的一切事情,这些自然都是后来谢玄经过多方打听才知晓的,事后即便是他也觉得瞠目结舌,难以置信,想不到素来温婉的母亲,竟然就这么义无反顾的跟老爹私奔了,这份勇气着实让他惊讶。

只是,到得他搞清楚一切后,母亲早已死去多年。

萧碧云的死是在一年后。

本身她就受了内伤,再加上柴萧两家因她而交恶,也是萧家没落的诱因,为此萧碧云一直耿耿于怀,感到十分的内疚。

不过,致使萧碧云郁郁而终的主要因素却是三个月后传来的一条死讯。

谢玄的父亲,谢承乾的死讯!

谢承乾的死成为压垮萧碧云的最后一根稻草,谢玄永远都记得,从谢承乾死讯传出开始,萧碧云脸上就没有了笑容,一病不起,拖了半年之久后,终于郁郁而终。

这也成为谢玄心中永远的痛,一直到两百年后,临死的一刻,仍是无法释怀。

不过,既然天降机缘,令他重回少年时代,这样的痛苦,他自然不愿意再承受一遍。

言归正传——

谢玄此番之所以浑身剧痛的躺在**,就是因为萧碧云的‘病’。

萧碧云的特殊身份,根本不容泄露半分出去,稍微泄露出去一丝半点,立即就将引来灭顶之灾,萧家不会放过她这个‘罪人’,而柴家更是容不下令他们蒙羞的萧碧云。

因此,自萧碧云随着谢承乾来到岳安谢家,这十六年来因为来历不明的缘故,不知遭遇了多少冷落与流言恶语。

甚至,有些恶毒的小人说三道四,说什么萧碧云出身不干净,青楼女子云云中伤于她,为此谢玄少年时代不知打了多少场架,但他灵脉潜质平庸,修为低微,没少受小人的欺负,其中不乏谢家本族弟兄。

虽然谢承乾在谢家地位并不低,但他在十数年前,不知因何缘故破门而去,自此之后音讯全无,直到传回死讯。

谢承乾在时,尚且有人对萧碧云出身来历指指点点,风言风语,他这突然离去后,谢玄母子失去了谢承乾的照拂,在谢家的待遇便是较诸一些下人尚且不如。

为了筹集母亲治病的银两,在几个族中兄弟的鼓动下,谢玄竟异想天开妄图猎杀一头妖兽。

谁知妖兽尚未看见,却遭遇了狼群。

而在此时,那几个一起上山的族中兄弟为求保命,竟威胁他独自一人将狼群引开……

这件事几乎令谢玄丧命,所以他印象极深,记得最终在他将葬身狼腹时,是堂姐谢道韫引人前来相救了他,饶是如此,仍然令得遍体鳞伤。

一边安慰着母亲,谢玄也一边想着谢道韫的事情,在整个谢家本族中,只有这位堂姐对他们最好,替少年时代的谢玄挡了不少的麻烦。

谢道韫是岳安城出了名的才女,善良美丽,温柔大方,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女子,无可否认的讲,也是给少年谢玄心中最为美好的回忆。

可惜的是,谢道韫的命运并不好,要不了多久,谢家为了攀附蓟阳敖家,以联姻之名将谢道韫嫁给了敖家七公子傲无双!

蓟阳敖家虽然无法同柴家,萧家这种大唐国内排得上字号的老牌世家相提并论,但也远非谢家所能比拟,因此在许多人眼里,这联姻自然是谢家占尽了便宜。

而在某种程度上,也确然如此,在与敖家联姻短短的数年内,谢家就将迎来一个势力急剧扩张的时期,由一个三流世家大踏步迈入中等世家内。

不过,没有人能想到,在外人面前素来以温文儒雅形象示人的敖无双,实际上却是个心理扭曲,以折磨人取乐的变态恶魔。

在嫁给敖无双半年后,谢道韫就因无法忍受折磨,吞金而死。

这些都是到了数十年后,谢玄才偶然得知,当时一怒拔剑杀入敖家,虽血染天河却仍是难消心头之恨,只因当时敖无双早已死去。

“娘才没哭呢!”萧碧云脸色微红,抹了一把脸,抱了抱谢玄道:“小玄儿,你先歇息一会儿,娘再去为你煎药去。”

“娘,不用了!我没事儿。”谢玄伸了伸胳膊,却不禁拉动了伤口,痛得咧了咧嘴。

“还说没事呢,这都痛成这样了,听话,快躺下。”萧碧云轻声责备了一句,扶着谢玄躺下。

谢玄苦笑一声,只得如她所愿,萧碧云这才露出一丝笑容,脚步轻移出了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