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07 寻衅

0007 寻衅

谢玄现在的心情怎么说呢?还是蛮郁闷的。

“晦气,真他玛晦气!又是这王八蛋?”

满脸的晦气显露出心里的不爽,这个暗中窥探甚至对他散发杀意的蓝影,他只是瞄了一眼就认出来了。

这个人叫做陈传,掌管着族里内外事务,是谢家的大管事,可以说在这家族里,除了家主谢承武外就属他最为位高权重,家族内许多决策都要经他点头才能执行,甚至某些时候说话比家主还要管用。

按理来说,一个家族内的大管事几乎掐着族里各种营生,再怎么说也不可能由外姓人来担任的,但这事儿没办法,就算是家主谢承武再怎么不乐意,也只能忍着,奈何不得啊!

因为在他之上,本族还有个太上皇,谢家的老爷子,谢振威在为陈传撑腰,说着什么陈传文武双全,良才不可多得,故而予以重用云云。

名义上是这么个说法,实际上谢家所有人都知道,这全都是屁话,谁要真当了真,那才真的是脑子有病。

真正的原因是,陈传……他或许并不叫陈传,这名字很不名副其实,他真正的名字应该叫谢传,谢承传也行啊。

是的,谢家的老爷子,谢振威年少时喜欢拈花惹草,风流成性,除了包括谢承乾,谢承武在内的九个弟兄,在外头还不知道有多少个种呢,而陈传就是私生子之一,还是最得老爷子喜爱的一个。

世家之内,围绕着争权夺利,什么乌烟瘴气的事情都可能发生,兄弟阋墙更是司空见惯的事儿,而这陈传要干的就是这种事情,对家主之位觊觎甚深,不过虽然谢振威对陈传处处维护,但到底还没昏庸到了废了长子家主之位,却去立一个私生子的份上。

因此,陈传就很不乐意了,既然你老头子不给我,那爷就自己去争取,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但这夺位不是一件小事儿,得有个章程,该从何而起呢?

本身陈传是摸不着方向的,但也不知他从何处竟得知了萧碧云的身份,于是乎,就将注意打到了萧碧云的身上。

没有错,陈传是冲着萧碧云而来的,确切的说,是为了萧家的武道心法。

身为大唐国第一流的世家,萧家的武道功法不论从品阶,威力上都远比焚火诀强胜太多了,而在这以武立道的世界里,一门高阶功法足以支撑起一个庞大的世家,一旦陈传得到萧家的法诀,别说夺取这谢家家主之位,就算是让整个家族朝前迈进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严格来说,不管从什么方向来想,作为一个有野心的人物,陈传这想法倒是很有实施的可行性的。

但是,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将注意打在萧碧云头上啊,甚至为了铲除绊脚石,还对他谢某人产生了杀意。

谢玄冷然的笑了,前世陈传对他诸般设计,好几次整得只剩半条命,只是他福大命大,才能侥幸化险为夷,饶是如此,母亲萧碧云和他都吃尽了苦头,这份仇恨岂能放手?

前世,谢承武将亲生女儿谢道韫嫁入蓟阳敖家后,实力大增下,谢振威也压制不住了,陈传终究没斗过谢承武,身死其手!

不过,这不是陈传的厄运,而是天大的运气,若是他没因此而死的话,落在武道已成的谢玄手上,势必要将他抽筋剥皮,折磨得淋漓痛快。

“玄儿,你真的没事了吗?”萧碧云拉着谢玄的手,对儿子的伤势还是有些不放心。

“娘,我是真的没事了,你要是不放心的话,来!你亲自给我把把脉吧!”谢玄振臂扩胸,以示躯体强健,萧碧云白了他一眼,伸出两根白皙的手指给儿子号脉。

刹那之间,一股隐晦的真气透体而入,如春风细雨,润物无声。

这股真气绵绵如丝,晦涩模糊,气息含而不露,别说寻常武修难以察觉,即便是九品武宗稍不留意,都可能忽略了。

谢玄眼神闪了闪,他早就知道母亲其实是会武功的,这实际上不奇怪,阜阳萧家的大小姐,若说不懂武道的话,那倒是很奇怪了。

只是萧碧云身有内伤,不能运转真气罢了。

只得一刹那的气息感应,谢玄点了点头,对母亲的修为已经了然于心了。

七品武师!

萧碧云是一位七品武师。

阜阳萧家就是阜阳萧家,一流世家远非这在岳安城内当土霸王的谢家所能相提并论。

至少谢玄知道,整个谢家,七品武师屈指可数,大猫小猫两三只,家主谢承武是一个,还有一位叫做谢云的太上长老,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那就真的是鬼才知道了,大管事陈传也只是一位六品武士罢了。

而萧家呢?七品武师不敢说车载斗量,起码把脚趾,手指头扳光也是数不清的。

这般想着,一丝气息轻盈的绕过萧碧云的真气,较诸后者更为隐晦的气息,循着她的手指而入,在萧碧云给他号脉的工夫,谢玄自然不能就怎么闲着,开始查探起母亲的伤势来。

只是短短两三个呼吸间,谢玄手指颤了颤,眉头挑了起来,一缕缕煞气萦绕于眉间,顿然使得本是清秀的容颜变得极为威严起来。

一股怒气在心中升腾而起,谢玄是真的怒了,母亲的伤势远比想象中要严重得多。

萧天宗!

你真的该死——!

他真的很怀疑,萧天宗是否真的是母亲的父亲,否则的话,为何一点父女之情都不念,出手如斯之狠辣?

这般严重的伤势,除非谢玄能立即恢复前世的修为,这才能催动天地巨力,为萧碧云洗髓易筋,脱胎换骨,达致破而后立,重塑内外循环天地的目的。

但是,时间上来不及,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损耗,要想恢复前世修为还不知要到猴年马月,他等得及,但母亲还能等得及吗?

以母亲伤势的恶化程度,恐怕就算没有谢承乾死亡的打击,她也未必能熬得过一两年工夫了!

再想想,一定有办法!

谢玄冷静下来,眼神闪烁着,片刻后,忽的轻轻一拍脑袋,哈哈大笑了起来。

糊涂了,真是糊涂了,因为太着急蒙蔽了心智,竟然忘记了还有丹药这回事……

他这突然大笑,倒是令萧碧云吓了一跳,捧着心口刚要说话,院外一声爆喝如雷霆裂开:“谢玄,你这贱种吃了豹子胆了,我沈虎的妹妹也是你能欺辱的,滚出来受死!”

请各位多多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