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12 我可怜你还来不及呢

魔道至尊 0012 我可怜你还来不及呢 名 3G 网首发

如果要问重生以来,谢玄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他可以很明确的回答你,那就是更加的雷厉风行了,想到了那就去做,还等什么?没什么好等的,这里面包含了两个原因,一是前世就因为优柔寡断,磨磨蹭蹭,待得拥有足够复仇的力量时,敌人不是死得差不多了,就是销声匿迹很多年,鬼影子都见不到一个了!

这是很憋气的一件事儿。

就像是鼓足了浑身的力气,使出了浑身解数,自己憋得头晕脑胀,脸色发青,力量凝聚到了极致,终于,打出了惊天动地的一拳,但是这一拳打出却发现敌人竟然不见了,浑身的力量全都打在了空气里。

这是何等憋气的事儿?不单让人遗憾,更是足以让人郁闷数十年,稍微心气差点儿的,只怕就要这样郁闷出病来,饶是谢玄心神坚韧,武道意志坚韧不拔,心意如铁,可他在几十年后回想起来,仍然还是有种吐血的冲动。

遗憾啊遗憾,这种郁闷的滋味尝过一次就足够了,没有人想再尝试第二次,为了不将这遗憾延续到今生,谢玄打定了主意,绝不再心慈手软,只要逮住了机会,有仇当场就要报了,就算没有机会,创造机会都要将这仇给报复回来,否则的话,世事变化,谁知道下次还有没有报仇的机会是吧?

就像萧情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我萧三从来不记仇,因为,有仇我当场就报了!

谢玄以为然,这仇恨既然当场就报复回来了,自是不会记仇的,怪不得萧情做什么事情都远远比他要开心得多,也轻松惬意得多,没有仇恨束缚的人,你根本不知道她的格局,器量有多么的宽广啊!

当然,这绝不代表谢玄或是萧情行事就会莽撞起来,如果仇敌实力远远强于他们,根本没有一丝击败的希望,暂时的隐忍倒也无妨。

不让仇恨,敌手束缚住前进的脚步,这是第一个因素。

这第二个因素,就更简单了,因为谢玄没有时间,短短的时间内,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了,这种种事情凑在一块儿,剪不断理还乱,若还是磨磨蹭蹭的话,只怕到得最终将会成为一团乱麻,如此一来,当然要施之以雷霆手段。

闲话休提,却说谢玄想到前世向那几个所谓的堂兄讨要银两不得,反遭毒打一顿,他冷笑一声,当下走出了小院,这是要去找麻烦去了。

作为岳安城里排得上字号的家族,谢家的府邸占地数百亩,修建的倒是未必有多么华丽奢侈,毕竟单论实力,谢家也就是个三流世家罢了,也就是最近百年里才崛起的家族,真要摆阔装饰奢侈,也没那种财力,不过华丽不足,但这府邸只是说宽敞的话,那倒真是足够大了。

因此转悠了半晌,谢玄突然发现自己迷路了,是的,他迷路了!谢玄揉着额头微微苦笑起来,他在家族里地位低微,前世根本就没办法进入家族核心内,以至于对这家族地形都不太熟悉,迷路那也是理所当然。

不过人虽然没有找到,谢玄这晃荡了半晌,倒是琢磨出来一些东西了,很不对劲啊!撺掇他上山的堂兄堂弟,堂姐堂妹们杂七杂八的有十余个之多,不过为首的有两人,一个叫做谢平,一个叫做谢安,光听名字就知道了,这两人是一对兄弟,他们是家族里一位旁系族叔的儿子!

这位旁系的族叔叫做谢东城,似乎也是大管事陈传手底下的人,再联想到谢平,谢安当日撺掇他上山的诡异举动,这事儿越理越清,说他背后没有陈传的影子,谁信啊?

有趣!谢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背后有这样一个人算计着他,他不单没觉得有一丁点害怕,反而觉得相当有趣,武修之道,本就是战斗之道,争斗之道!生死之间,争锋而对,这才能于大恐怖,大无畏之间获得明悟,进而突破自身窠臼,既然这陈传想要跟他斗一斗,谢玄也只能满足他的愿望了。

就是这对手稍微弱了一些,虽说现在的谢玄也很弱,弱得可怜,但他的经验,见识,眼光仍在,武道意志更非是轮回所能磨灭,有着这些的存在,想要迅速将修为提上来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对陈传这样一个六品武士,连武师都没有达到的修士,他自然是不甚在意。

想来陈传这位掌控谢家内外事务,位高权重的大管事,对他谢玄也是不怎么在乎的,甚至还可能认为随时能将他捏在掌心内,一巴掌就给拍死。

如果有一天他突然出现在陈传面前,然后将陈传的脖子拧下来,这会是什么一种情况?

很有趣啊,谢玄饶有兴致的想着,已经有了付诸实施的冲动,这样想着的时候,他也顺势停住了脚步,这不是他自己愿意停下的,而是前面突然让人挡住了去路,这拦路者是位身材高大,体魄健硕,壮得跟牦牛有得一比的仆从,伸手拦住谢玄去路,然后就是一声大喝:“站住,这里不允许人通过,快滚!”

谢玄伸手朝旁边一指,哪里正有两个锦衣华服的青年,架拥着一个侍女打扮,年龄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女,只看了一眼,谢玄就笑了:“不让人通过?那他们为什么能过去呢?”

谢玄笑得很开心,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这句话很好的形容了谢玄现在的心情,不过,这是一段孽缘罢了!原因很简单,这两个青年正是遍寻不着的谢平,谢安,谢玄他本是随便一指,指过之后自己也愣了愣,不由得啼笑皆非,想不到自己费尽心机想去找他们的时候,连鬼影子都摸不着,可刚想放弃的时候呢,他们却自己出现了。

很多时候,世事就是这么的离奇,不过也正因为其意外性,才永远不乏惊奇。

谢平,谢安此时就很吃惊,他们现在做的事儿可是很不光彩的啊,一下子被人瞧见了,顿时吓了一跳,不过又仔细盯了一眼,这来人竟然是谢玄,那个任由他们欺负也不敢反抗的谢玄,这吊起来的心顿时就放下去了,随即恶狠狠的瞪了过来,骂骂咧咧道:“玛德,吓了本少爷一跳,原来是你这个王八蛋,没事儿不待在你老娘怀里,滚这来着死啊!草!“

谢平狠狠咒骂了一声,而脾气暴躁的谢安就直接多了,直接伸手朝谢玄一指,狠狠吐了口唾沫:“杂碎,本少爷的雅兴都给你搅扰了,李花,给我狠狠的打,留他一口气就行了。”

“玄少爷,快跑,去找小姐来救我!”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竟是那被谢平,谢安架住的少女,此时这少女面色惶急,不断的挣扎着,但她一个纤纤弱女子,哪里能够由谢平,谢安手里挣脱?

谢玄眉头皱了起来,他认出来了,这个少女叫做小宁,是专门服侍谢道韫的侍女,虽说名义上是婢女的身份,但她跟谢道韫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感情极为亲近,或许是由于谢道韫的关系,小宁对谢玄还是蛮尊敬的,而今即便被谢平,谢安抓住了,却不顾自己的安危,提醒谢玄快跑!

“跑个屁?凭他谢玄还能逃得脱本少爷的手掌心?简直是笑话……。”

谢安对此不屑一顾,虽说最近几天貌似听说沈虎栽在了谢玄的手上,生生被后者给杀死了,但那又有什么关系?沈虎不过区区三品武徒罢了,而李花,他是一位四品武士!

两者之间看似只有一线之隔,但在战力上的差距却是一倍以上,绝对不是什么单纯的叠加,哪怕初入四品的武修都能对抗两到三名达到三品极限的武徒!

差距,就是这么明显,因此,谢安根本没将谢玄放在眼里。

话说有其主就有其仆,李花也没将谢玄放在眼里,这位身高九尺,体格壮如熊,名字却偏偏叫做李花的家伙一伸出手,蒲团大的手掌直朝谢玄按去,哗啦啦气劲鼓荡下,在他宽大的衣袍下,那伸出来的肉掌竟然暴涨了好几分,变得无比的粗大,就像一只硕大无朋的熊掌。

这一手正是李花的得意绝技,大力熊掌!

凭借这门功夫,李花不知捏碎了多少武者的头颅和手脚,此时他手往下一翻,就朝谢玄的胳膊按了下去,千斤巨力如巨石滚荡轰然落下。

“小子别怪老子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不长眼睛,得罪了我家少爷!”

李花狞笑着。

谢玄同样也在叹息:“我怎么会怪你呢,我可怜你还来不及呢!”

叹息声中,已然一指点出,哧!如疾风骤起,点在了李花掌心之上!

希望各位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