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69 矛盾激化

0069 矛盾激化

“找到了,真的找到了,就是这本书!”

黎长老又惊又喜,将手中书籍翻到的那一页给众人展示,众长老也一一上前观看,这些长老都是精研丹药之道的人,一看之下,就明白过来,书中也一页介绍的就是回光返照丹的效用,而且明确地指出来,服用这种丹药的人,有极大的几率在断气之后再复活一次,而出现这一情况的原理,和方才谢玄所说的,一点都不差!

“谢公子,老朽算是真的服了你啦,你年纪轻轻,对于丹药之道竟然涉猎如此之广,就连老朽和这些同门,都远不及你,无论是老掌门是因为服用回光返照丹而死,还是他短暂复活的事情,都是你先一步查知,如果不是你,我们恐怕就永远都蒙在鼓里啦。”

谢玄显露出真材实料,让这些长老们由衷地叹服。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其实谢玄外表虽然年轻,内里灵魂其实是个活了两百年的老妖怪,前一世他曾经精心研究过一阵子丹药,后来虽然因为资质所限而放弃了,但是多年来阅读过无数宗门秘典,见过无数天材地宝,也亲身服用过无数各种效用的丹药,有的丹药其珍贵程度,甚至倾尽整个丹霞派也及不上其万一!

潜移默化之中,谢玄有着极高的丹药造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哪里哪里,诸位长老过誉了,晚辈也只是自幼喜欢看书,涉猎稍稍广泛了一些,可能对于这个回光返照丹印象比较深刻,所以对于这方面更为敏感一些,要论起丹药方面,我还没有入门呢。”虽然谢玄的丹药造诣确实比他们都要高明,但他可没有丝毫想要表露出来的想法,只是把这一切都推脱到了好运气和碰巧上面

与人打交道,显露出正好的实力即可,把所有的底牌都露出来,那是白痴的行为。

“诸位,现在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吧,既然证明了这一点,那么父亲临死前的留言,是不是也是真的呢?”星瑶清冷的面容上古井无波,白嫩的手指理了理耳边的青丝,气质淡雅如兰翩然出尘,然而声音却冷冽地出奇。

听星瑶这么一说,众人也都回过神来,下意识地看向了星君的方向。

回春、假的、儿子,害我,不甘心,三日、必死,通过星峰临死前这一番留言,所有的嫌疑都集中在了星君的身上。

从刚才众人提议翻书开始,星君脖颈上就不停地有汗珠流了下来,现在,他的整个后背已经被打湿了,他勉强笑了笑道:“诸位,我知道你们都怀疑我,我现在说什么都不会有用了,不过我还是要说,这些都是推测,就算父亲真的是因为三日必死丸而死的,就算他真的曾死而复生过,但是这些都是谢玄的推测而已,没有一点儿实际上的证据,仅凭推测,你们就想要定我的罪吗?”

气氛沉默了一瞬,黎长老点头道:“不错,一切都只是推测,无论这些推测有多大的可能性,但是星峰掌门临死前的留言,都没有人可以证明起真实性,我们也不能够单凭这个就定少掌门的罪。”

“就是,还是黎长老明事理。”星君松了一口气,又嚣张了起来,“我看啊,一切都是那个李一凡搞的鬼,他财迷心窍偷了父亲的遗物,然后事情曝光了,为了少受责罚,就编出了这么个故事,哼,这种人就该废掉经脉,逐出丹霞派!”

“少掌门,不要啊,我说的话句句是真,不是胡乱编造啊!”听到星君的话,李一凡顿时大声哀嚎起来。

谢玄皱了皱眉,这李一凡或许财迷心窍,但是所说的话应该不是假的,当时被他煞气所逼,很难有说假话的能力,星君张口就要废掉他的经脉,在谢玄看来就是想要毁灭证据,同时也是迁怒于李一凡了。

正想着要不要给李一凡求情,那个李一凡忽然大喝一声:“星君,你是掌门,我只是一个仆役弟子,我本不想这么做,是你逼我的!”

说着,李一凡从怀里拿出了一样东西,星瑶顿时惊呼一声,“那是我的手链,是爹爹一直带在身上的那条手链!”

“当时,星峰掌门不止是说了那几个字,而且,而且……”李一凡咬了咬牙,终于说了出来:“星峰掌门还用指力在手链上刻画了几个字,请长老们过目。”

“先给我看看!”抢在众长老之前,星瑶急急地抢过了手链,呆呆地看了半晌,她扬了扬如丝缎一般的青丝秀发,然后青葱般的白嫩手指从滑腻的脸庞上滑下来,露出一副哀伤的表情,悠悠地叹了口气,说道:“果然是我的那个手链,而且上面的字,也应该是父亲所刻无误了。”

“待老朽看过再说。”黎长老从星瑶手中接过了手链,细细观看,过程之中谢玄将手中那粒明珠镶嵌到上面,果然严丝合缝,一点儿都不差。

良久,黎长老长长地吐出来一口气,说道:“果然是老掌门的印记,他生前喜欢在丹霞绝壁上书写刻画,他的笔迹我熟悉得很,这手链上面用指力刻下了几个字,绝对是他的笔迹,别人轻易是模仿不来的。”

星君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非常难看。

“那么,手链上面,都刻着什么字呢?”谢玄仿佛还嫌场面不够乱,又添了一把火。

黎长老缓缓道:“只有四个字,我、儿、害、我!”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星君的身上,再不移开。

星君挤出一个很难看的笑容:“或许,或许是爹爹他老人家临死之前糊涂了,瞎刻的也说不定啊,再说,就算他清醒着,又是怎么肯定是我害的他呢?”

“这个再明显不过了吧。”谢玄悠悠道:“星峰掌门病重那几天或许只服用过一枚丹药,就是本来用于疗伤的回春丹,而那枚回春丹是星君掌门你拿去给他的,也只有你能够中途掉包而不被人发觉,星峰掌门一声浸**炼制丹药,在那种情况下立刻就反应过来他是服用了三日必死丸,只要他当时还能够思考,简单地联想一下,就能够得出是你害了他这个结论了。”

顿了顿,谢玄又叹气道:“可怜啊,星峰掌门直到死,也不明白他的亲生儿子怎么会加害于他,他死得不甘心啊!”

星君咬了咬牙,脸色顿时狰狞起来:“谢玄,你和我有那么大仇怨吗,你非得把我往死路上逼,好,要我承认也可以,你拿出一个真正的证据来,说到底,你们现在所说的都是推测,就算手链上的那四个字,也不能排除别人模仿父亲笔迹所刻的可能性,黎长老,你说是吗?”

“这个……”黎长老沉吟了一番,无奈点头道:“不错,只有这四个字,确实也不能完全证明什么,毕竟笔迹终究是有模仿的可能的,只不过少掌门你现在是最大的嫌疑人,接下来的日子,如果事情没有查清楚,那么就请少掌门你不要私自走动,保证身边有人看护才行。”

“这算什么,这不就是软禁吗,没有自由,走到哪里都有人监视,连下山都不让了吧,那样的日子,还有什么乐趣可言!”星君不满地叫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仅如此,还有你的掌门之位,由于洛丹盛会将近,丹霞派不能没有掌门出席,不如暂且委任星瑶为代掌门,暂时处理丹霞派的事物。”黎长老又说道。

“什么,你要连我的掌门之位也剥夺了!”星君俊美而阴柔的面容上面带着狰狞,让人心里一阵发寒,他扭曲着脸庞,声音尖利地大叫了起来。

黎长老摇头:“不是剥夺,只是让星瑶暂代……”

“这有什么区别!”星君打断了他的话,“让这个贱人暂代掌门,恐怕没两天就会把我弄死了,我才不会坐以待毙!”

“星君,这些事恐怕由不得你吧,既然我们这些长老已经决定了,你反抗也没有用了,还是好好听话吧。”黎长老一直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然而星君两次三番地顶撞,此时他也不由得出现了一丝怒气,声音冷硬了下来,话语间不称少掌门了,而是直接叫星君的名字。

“长老们都决定了?”星君忽然冷冷一笑,“老头子,你别以为你一个人就能够代表所有长老了,你不妨问问他们,他们真的都同意了吗?”

黎长老皱了皱眉,道:“星君,你不必执迷不悟,你有弑父的嫌疑,我想所有长老都会支持我的决定的。”

“哦,真的是这样吗?”仿佛是豁出去了,星君的神色反而轻松了起来,他大声喝道:“周云,杨建一,柳城,你们三位也要看着我被剥夺掌门之位吗,别忘了我默许你们挪用了丹霞派多少银子,如果我失势了,嘿嘿,你们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咳咳,少掌门胡说什么,我们哪里有挪用什么银子,不过黎长老关于剥夺你掌门之位的决议,确实有些欠妥,我是不会同意的,这点请掌门你放心。”

一声轻咳,人群中走出了一位长老,也不知道是星君所点名的那三位中的哪一位,而紧随其后,又有两位长老走了出来,站到星君的身旁,看样子是要与他共同进退了。

“周云,杨建一,柳城,你们三个当真是和这个小畜生沆瀣一气了吗?”黎长老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黎长老千万别这么说,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你要力挺星瑶,而我们支持星君,星瑶她毕竟是个女人,而且也不是老掌门亲生的,名不正言不顺,让她当掌门,你是飞黄腾达了,我们这些人可就惨啦,被一个小丫头压在底下,我周云第一个不服气!”

星君身边那三名长老中的一个,名叫周云的嘿嘿笑道。

“胡说八道,什么各为其主,星君那是弑父啊!一旦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他做的,那就是千刀万剐的罪过啊,你们维护于他,可对得起老掌门吗!”黎长老听到周云颠倒黑白的说辞,更是气得七窍生烟。

事实上,即使最终证明星君没有弑父,单凭他方才当着众人的面说出周云等这三位长老贪墨丹霞派钱财的事情,就证明他根本没有资格做丹霞派的掌门了,黎长老本来只是想要软禁他,以便进一步调查星峰被谋杀的事情,然而此刻他对于星君完完全全地失望了。

“星君,你刚才说他们三个贪墨钱财,想不到啊想不到,你竟然连这种事情也包庇了,你还配做丹霞派的掌门吗!”

“嘿嘿,反正你们也要剥夺我的掌门之位,那么现在就把事情挑明了吧,谁支持星瑶那个贱人,谁又支持我,都表明你们的态度吧,看看哪一派的人多一些,反正我也早就想来一次大清洗了。”星君哈哈大笑。

“星君,你一定要把事情搞到这种程度吗,你这是在分裂丹霞派啊!”有一些不偏不倚,对丹霞派比较忠心的长老站了出来。

“分裂?哈哈,丹霞派早就分裂了,你们还要说什么我搞到这种程度,明明是你们!你们当中有一些人,一直都不服气我当掌门,是不是?我早就知道了,你们在等着星瑶回来,现在她回来了,你们的机会来了,所以抓住我父亲的死来整我,对吧?好啊,那就来吧,我才不怕你们,这个丹霞派,不要不听话的人,不依附于我的人,统统给我滚!”星君张开双手,一脸疯狂的神色。

“少掌门说的没错,我们三个已经站在他这边了,你们要站在哪一边,自己好好掂量掂量啊,要是站错了队伍,那后果可是不太美妙哦。”星君的身边,那个名叫周云的长老,嘿嘿笑道。

“这个星君,原本以为他就是一个草包,没想到还真有几分本事。”谢玄在一旁冷眼旁观,看的清楚,本来星君是谋害星峰的重大嫌疑人,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他,然而他这一手,忽然策反了三名长老,然后将矛盾成功地转移到他和星瑶之间,仿佛这一切都是因为星瑶想要争抢掌门之位一样,看似是直接引发了矛盾,然而却是绝地反击的妙招。

星瑶终于忍不住了,站了出来,冷斥道::“星君,你不把我当妹妹看,这我不在乎,然而你一定要分裂丹霞派,我实在是无法忍受了,父亲尸骨未寒,你就这么干,你于心何忍啊!我星瑶再次发誓,我从来没有想要和你抢丹霞派的掌门,是你,是你非要把我当做敌人,我从应天书院回来的路上,截杀我的淮南五虎是不是你派去的?我就不明白了,我到底哪里让你如此嫉恨啊?”

“嫉恨,是啊,我就是嫉恨你,从小就嫉恨你!”星君冷笑道:“星瑶,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我父亲捡来的弃儿,和我们丹霞派无亲无故的,然后呢,凭什么父亲就那么喜欢你,凭什么他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就连增进修为的丹药也是优先给你,我这个亲生儿子凭什么比不上你一个养女,凭什么!”

“原来如此,原来你是这么想的。”星瑶惨笑道:“如果你想要,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呢,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和你争啊,所有的东西,都是父亲给我的,我原本以为你也心甘情愿给我的,本来,我以为你是一个疼爱我的哥哥,没想到,就因为这个……”

“够了!”星君一声大喝,打断了星瑶的话语,“现在再来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已经到了这种时候,你说什么都不会改变今日的形势,各位长老,就请你们在我和星瑶之间选择一个,作为你们的效忠对象吧,然后,两方分出个胜负,胜的人当掌门,输的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