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68 复活

0068 复活

不错,根据李一凡所讲述的,当时他贪心大起,伸手摸向了那串手链,然而就在此时,一只手猛地抓住了李一凡的手腕!

当时的李一凡吓坏了,身体一抖,下意识地顺着手腕向上看去,终于找到了这只手的主人,而一看之下,李一凡更是魂飞魄散。

正是星峰!

本来已经断气的星峰,此时忽然坐起,双眼呆滞,伸手紧紧地握住李一凡的手腕,嘴里还不停地喃喃自语着什么东西,而李一凡看到已经死于的尸体忽然动了起来,而且正抓着自己,一颗心已经差点跳出了胸腔,他张大了嘴,想要吼叫,然而由于太过害怕,竟然叫不出声来,心里面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逃!

李一凡猛地一挣,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从星峰的铁爪中脱困而出,然而,他忘记了,手中还握着那串手链呢。

被李一凡从手中挣脱,星峰忽然怪叫一声,闪电般再次伸手,这次是抓到了那串手链。李一凡急欲逃走,根本没有发觉自己还抓着手链呢,猛地向外一带,那串手链忽然就“哗”地一声散落开来,而上面那颗明亮的珍珠,在地上滚动了几下,就滚落到了床底下。当时李一凡哪里有心思去捡,逃跑都恐怕太慢呢。

这,就是那颗明珠到了床底下,现在又躺在谢玄手中的原因了。

当然,故事还没完,当时李一凡吓得魂飞魄散,全身也没有力气逃跑了,连忙就像现在这样跪地大声求饶,一会说自己是财迷心窍,该死之极,一会说掌门你安息吧,千万不要拉我给你陪葬,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掌嘴。

然而过了一会,李一凡发现,星峰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

抬头一看,只见星峰正拿着手里的残破手链,口中轻声道:“星瑶,星瑶。”连声叫着,仿佛没有发现李一凡的存在。

本来,这个时候李一凡应该趁机离去的,然而人的思想总是很奇怪的,他看到星峰诡异的举动,反而挪不动步子了,似乎是潜意识里,想要弄清楚星峰现在的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奇心会杀死猫,会让女人误了终身,同样会让男人做出不可理喻的事情来,偏偏,好奇心又是谁都难以避免的。

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星峰的举动,只见他看着手链痴痴地叫了一会星瑶的名字,然后忽然抬起头来,露出痛苦的神色,对着李一凡说了一句不完整的话。

“回春、假的、儿子,害我,不甘心,三日、必死……”

再之后的话,李一凡就没有听清楚了,或许也根本就没有了,星峰重新又栽倒在地上,呼吸再次停止,这次李一凡学乖了,谨慎地在一旁等待了好久,发现星峰的身体一点动静都没有了,一颗提着的心终于放下。

而处于贪财还有对当日的事情保密的想法,李一凡将坏掉的手链藏了起来,又将星峰的遗体摆成原来的样子,把星峰弄褶皱的床单铺平,等待几位长老重新回到了卧室里,装成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之后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至于床底下那颗明珠,李一凡根本就没有看见,而且当时他心中惴惴,又哪里有心思去观察四周?

“李一凡!你确定当时老掌门说的是这几个词语,一点都没有错?”李一凡讲述完毕,还没有等谢玄再发问,黎长老已经冲了上来,揪着他的衣襟大声喝问。

“小人,小人所说,句句属实,绝不敢……不敢欺瞒各位长老,更不敢欺瞒谢公子。”李一凡向谢玄的方向看了一眼,顿时又打了个哆嗦,谢玄方才放出的煞气太厚重了,让他不由自主地就将那天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他说了第一句就开始后悔了,但是人的心理就是这样,只要有了一个开头,后面的就容易多了。

过程中,他本来几次想要说谎圆过去,但是被谢玄双眼一瞪,立刻就失去了编造瞎话的能力,只能把真话都说了出来。

在李一凡心里,谢玄比当日的星峰还要可怕,星峰的诈尸只是诡异,当时他还能够想要逃跑,而谢玄的眼神就是真正慑人了,他连想要逃跑的念头都没有了。他当然不知道,谢玄这是歼灭无数绝顶高手,纵横睥睨天下,所形成的煞气威压,对于真正的高手或许不显,但是对于李一凡这种武学修为低微的小菜鸟,还是很有用的。

“回春、假的、儿子,害我,不甘心,三日、必死……”

所有人脑海中都回荡着这句话,然后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了星君的方向,眼中都充满了满满的怀疑。

虽然只是只言片语,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任何一个知情人,都会形成这样的联想:他所吃的回春丹是假的,儿子——只可能是星君了,害了他,用三日必死丸代替了回春丹。

“胡说八道,全都是胡说八道。”星君疯狂地叫喊起来,“哈,我知道了,这个什么李一凡,一定是被谢玄和星瑶收买了,编出这么一大篇谎话来,就是想要诬陷我吗,白日做梦!只有白痴才会真的相信你们的话,什么死人复活,这么可能啊,要编瞎话也要编的像样点儿啊。”

场面陷入了沉默,只有星君一个人的疯狂笑声。

良久,黎长老沉吟着说:“谢公子,此事确实令人难以置信,星峰掌门是我和诸位同门一起看着断气的,怎么可能又复活过来呢,而且这个普通弟子的话,也不足以作为证据,所以……”

“所以,你们也认为这个人是被我买通的,是吗。”谢玄叹了口气,“事实上,这个李一凡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而且我也没有觉得他的话就足以证明星君掌门就是凶手,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讲,他的话倒是还算可信。”

“可信?死人复活是可信?你以为这里的人都是白痴不成?”星君接着不屑地冷笑道。

另一位长老摇头苦笑道:“请恕老朽无知,我听到这些话,也只觉得荒诞不经,谢公子不知道有何高见,请详细为我们解释一下吧,我相信谢公子不会无的放矢的。”

“好,我相信诸位心中都有些疑惑,那我就从头说起,我对这件事情的判断。”

谢玄自信地一笑,朗声说了起来:“首先,是我在床底下发现那枚珠子起,那个时候我就有了一些模糊的想法和推测,诸位长老恐怕都认为那是星峰掌门临死前和你们那一番挣扎,所导致的,然而诸位都是经验丰富的前辈,如果当时那串手链真的当场就扯坏了,不可能没有一个人发现,而我们得到的情况是,所有人都只能说出可能两个字,这就值得怀疑了。”

“如果手链不是那个时候弄坏的,就只能是诸位长老都不在的时候被弄坏的,而什么时候诸位长老都会不在呢,只有星峰掌门断气之后的一段时间,而通过询问,我刚才已经得知了,那个时候只有一个仆役弟子和星峰掌门在一起,那么事实已经呼之欲出了,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弟子因为某种原因而弄坏了手链,并且事后没有告诉你们。”

说到这里,谢玄也苦笑了一下,“说句实话,在见到这个弟子之前,我也无法想象,他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弄坏了手链呢,至于星峰掌门复活这件事情,听他说起的时候我也一样惊讶,只不过从我的角度合理推测,发现这个可能性还是有的,不,不只是有,而且非常大!”

“或许大家不明白,已经断气的人怎么可能会复活?刚开始,我也和大家一样疑惑,但是我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那就是,回光返照丹的药力在作怪,正是因为回光返照丹,星峰掌门才会断气,然后又复活了一段时间。”

“谢玄大哥,我还是不太明白,你能够再说得详细一点吗?”星瑶嘟了嘟粉嫩的红唇,纯真地点着嘴角,露出细嫩巧致又活泼可人的脸庞,侧着头问道。。

“这个就要涉及到丹药的问题了,星瑶你恐怕无法理解。”谢玄笑了笑道:“诸位长老们应该都知道,回光返照丹的效用是透支人体潜能,消耗精血,从而使人体短时间内得到亢奋的效果,然而精血消耗一空之后,此人就会由于精血耗尽而死亡;然而,当人活着的时候,丹药的药力只是消耗人体精血,而不会腐蚀一丝一毫的肉体,所以星峰掌门死亡的时候,他身体应该还是完整的,只是由于没有了任何能量的供给,所以才会断气而亡,对吗?”

“谢公子说的不错,”一个长老点了点头,“这种丹药药力霸道之极,能够短时间内就耗尽人体精血,掌门也是因此而死亡,这一点我们已经论证过了,可是掌门他为什么会死而复生,这一点实在是无法解释了”

谢玄悠悠道:“关于这一点,其实也很好解释的,人体精血消耗一空,自然难免死亡,然而根据丹药的特性,当没有精血可以提供它消耗的时候,它就开始腐蚀肉体了,当它腐蚀肉体的时候,会有一小部分能量重新转变成人体精血,所以如果星峰掌门因此而活过来的话,也并不是不可解释的事情。”

“腐蚀肉体,转化精血?”

长老们都露出了半信半疑的神色,黎长老也捋着胡须,沉吟了半晌,缓缓道:“这种事情,我似乎在哪本古籍上见到过,不过记不太清了,诸位请容我翻翻书,可好?”

“也好也好,此时干系重大,容不得半点马虎。”众人纷纷赞同。

“黎长老,我也和你一起翻翻书吧,多一个人也快一些。”谢玄提议道。

正好星峰的卧室里就有一个书架,二人就先在这个书架上开始翻找起来,一个从左边查找,一个从右边查找,夜静的出奇,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两人,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只有烛火调动,噼啪作响。

就连一直以来专横跋扈的星君,也面露紧张之色,汗水悄然流了下来。

书籍纸张被翻动的声音不住响起,黎长老本来就有所印象,而谢玄则更是记得清楚,所以两人翻书的速度极快,有的书只要扫视一眼,就知道这里面没有想要的东西,然后放到了一边,开始下一本书的查找。

很快,两人从左右两边分别查找到了中间的一排,只剩下最后一本书了。

“谢公子,如果这一本书还不行的话,就要去我丹霞派的典藏室里去翻查了,典藏室里藏书不下千本,没有几天恐怕是翻查不完啊。”黎长老苦笑。

“那就只能祈祷这一本书里有这方面的内容喽。”谢玄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谢公子你翻,还是老朽来翻看?”那黎长老出言询问。

“黎长老先请。”谢玄依旧老神在在地耸肩。

黎长老神色郑重地拿过这本书,一页页地仔细翻看,最后一本,容不得他不仔细。良久,黎长老忽然一挑花白的眉毛,大叫道:“有了!”

所有人的视线瞬间汇集到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