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67 手链

0067 手链

谢玄翻看了一边书架上的书籍,对于丹霞派的炼丹法门就了解的七七八八了,出乎他的意料,这丹霞派的炼丹之法倒是有其独到之处,宗派名叫“丹霞”,并非是单单因为坐落在丹霞峰之上,这丹霞派的炼丹之法,也是以朝霞入药,采那朝阳出生的一缕蓬勃生气,化入丹药,更加增添丹药的阳刚之性,对于一些属性偏阳刚的丹药,有独特的效果。

比如说有一种朝露丹的丹药,如同朝露润泽万物,可以迅速恢复武修的真气,对于八品武御之下的武修,都有显著的效果,如果是丹霞派用其特殊的手法炼制出来的话,那么着朝露丹除了恢复真气之外,更有另一种特效,能够激发人体潜能,短时间内提高人体真气上限!

虽然最终也不过提升一两分的上限,但是对于武修来讲,多一份真气就多一份自保能力,可以说这种丹药的珍贵程度,仅次于能够让人突破关卡桎梏的丹药,甚至不在谢家的那粒狮虎丹之下!

然而这种手法将会大大增加药材的消耗量,所以整个丹霞派一整年也不过就能炼制出来三颗朝露丹罢了,都是攒到一起,在每年的洛丹盛会上拍卖出售,由于洛丹盛会是洛丹派举办的,所以洛丹派要从中抽取一成的费用,即使如此,也能屡屡卖出天价,是丹霞派最丰厚的利润来源之一。

悄悄把这个炼丹方法记在心里,谢玄放下手中的书籍,开始搜查起房间来。

整个房间之中,陈设都是硬朗风格,几乎没有什么弯弯绕绕,桌椅也都是形状最为简单的种类,地面是花岗岩铺成,墙壁也是硬实的青砖,谢玄敲敲打打,发现全都是坚硬无比,没等查验过几块地方,手都敲肿了。

“谢大哥,用这个吧。”星瑶善解人意,从一旁给他递过来一根木棒。

谢玄摇了摇头,用木棒终究是没有亲手敲打那么敏感,这地面墙壁这么坚硬,如果有什么暗门之类的,恐怕也容易漏过去,还是用自己的手比较保险。

继续敲打、查验,谢玄一丝不苟,神情极为专注,丝毫也没有因为自己的手指关节红肿而稍有懈怠。

星瑶在身后看着谢玄,看着他那认真的举动,不由得紧紧地咬住了下唇,眼中满是心疼。

又过了半个时辰,谢玄的手都红肿得不像样子了,然而却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发现,如果今天最终还是没有什么发现,那么就再难找到什么线索了,无论凶手是不是星君,只要经过今天一晚上的准备,就算有什么证据,也一定会被销毁的。

此时已经将近半夜,天空并不晴朗,星月暗淡,只有室内的烛火摇曳,勉强照亮了房间,然而角落里却是一片阴影。

“难道真的没有希望了?”谢玄不甘心地再次看了整个房间一眼。

目光漫无目的地扫视着,从那种硬木床,到桌椅,到书架,到墙角的阴影,到兵器架子,然后,再一次回到那张**来。

“咦,那是什么?”谢玄的目光突然定格在床底下,在那漆黑的阴影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闪着光芒。

急急走了几步,俯身探入床下,同时把烛火也靠近那里,床底下的情景就一目了然了,仔细看去,原来是一颗明珠。

“这颗明珠,是从何而来,诸位长老们可知晓吗?”谢玄把明珠托在手掌之中,向众长老们展示着。

“咦?这个不是老掌门的东西吗,他总是随身携带一串手链,我们也不知道那手链的来历,不过这颗明珠就是镶嵌在手链上的,不知道怎么会掉落到这里来的。”一位长老开口说道。

“那串手链是我的,是父亲小时候送给我的,后来我不喜欢炼丹,痴迷于武道,整天舞刀弄枪,有一次把手链给弄坏了,本想随手扔掉,谁知道父亲他捡了起来,穿上绳子,一直随身携带在身边,他说,看到这串手链,就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我。”星瑶轻声说道,眼神暗淡忧伤。

这么一说,谢玄更觉得不合理了:“那么,手链上的明珠怎么会掉落在地上呢,按理说星峰掌门应该十分珍惜那串手链啊,就算掉了也一定会及时发现,出现这种情况,唯一的解释就是,当时星峰掌门病重,无法动弹,所以明知道明珠掉落在地上,也没有力气去捡。”

“这跟不可能了。”黎长老摇头道:“如果是这样,那么他大可以让我们去捡啊,我们这些长老可一直守在他身边的,老掌门一直也没有丧失语言能力,有什么事情他直接开口就好了,就算是临死前一刻,还在和我们讨论洛丹盛会的事情,然后是突然暴毙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谢玄沉吟着,一边用手摩挲着手里的明珠,烛光下,明珠泛着瑰丽的光芒,看样子是一颗上好的珍珠,珠子表面光滑圆润,没有一点瑕疵,当然也不会留下什么印记,本来谢玄以为这或许是星峰掌门留下来的线索,不过看样子这个可能性不大了,因为上面什么痕迹都没有,而且星峰掌门临死前一刻还能够开口说话,真要有什么线索,就会直接说出来了。

三日必死丸,效用就是透支人体潜力,燃烧所有精血,当事人外表看起来反而会健旺许多,所以星峰掌门一直临死前还能够说话如常,这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而之后丹药的效力挖空了星峰的精血,所以他暴毙而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么,现在的疑点是,这颗珠子是怎么来到床底下的呢?

“或许,是那个时候掉到床底下的吧。”一名长老忽然开口说道:“还记得老掌门他死的时候吗,忽然双眼凸出,面目狰狞,发出痛苦的大叫,当时我们都吓坏了,赶紧上去抓住他,然而老掌门他挣扎的厉害,想来那个时候回光返照丹的药力就已经腐蚀透了他的内脏吧,所以他的声音非常痛苦,整个人都扭成了一团,我们几个人都按不住他,或许就是那个时候,老掌门挣扎中将手链弄坏了。”

“父亲。”星瑶呢喃着,眼角流下了泪水,而星君则和没事人一样,听到了这些话,一点反应都没有。

绝对是星君干的!谢玄几乎已经可以确定了,但是,还没有证据。

“对了,星峰掌门断气之后呢?”谢玄忽然想到一事,开口问道。

“老掌门断气之后?我们发现老掌门已经没有气息了,然后就都离去了,召集所有的丹霞弟子,发布了这个消息,让他们准备安葬老掌门的各种事务,再之后我们几位长老聚在一起商量丹霞派之后如何发展的问题,毕竟掌门暴毙,如果处理不好,对我们丹霞派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我不是问这个,我是说,当时你们都走了,就没有人再去管星峰掌门的遗体吗?”谢玄急急地问道。

“什……什么意思,老掌门都已经断气了,当然不用人在他身边守着了。”那位长老不解地说道。

“不是我们对老掌门不敬,只不过丹霞派事务繁多,死者已矣,我们就算守在老掌门身边,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啊。”另一名长老也急着解释。

谢玄苦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确认,当时确实没有人在星峰掌门身边吗,就连一个仆役弟子都没有吗?”

“仆役弟子?”长老们都愣了愣,不知道谢玄要知道这些干什么,不过还是有人给他解释道:“是这样的,我们走之前确实吩咐了一个仆役弟子在这里照看老掌门,虽然没什么必要,但是出于妥当的考虑,黎师兄还是这么做了。”

“那个弟子是谁,赶快叫他进来,我有话要问他!”谢玄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仿佛亮了起来。

“好吧,虽然不知道你想问什么,我这就去叫他,他现在应该也在外面。”

那位黎长老一边说着一边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就带着一名相貌普通的弟子走了进来,仔细看去,那名弟子相貌平凡,眼神闪烁,似乎畏畏缩缩的样子,不知道在害怕些什么,或许是见到这么多长老,心中怯场?

虽然不知道谢玄要问些什么,不过黎长老还是对那名弟子说道:“不要害怕,怎么这么没有出息,见到我们几个就把你吓成那样,真给丹霞派丢人,难道我们还能把你吃了不成?”

抬手指了指谢玄,又厉声道:“看见这位谢公子了吗,他是咱们丹霞派的贵客,无论他有什么问题,你都要如实回答,知道吗?”

“好了,黎长老,你这么说话,就真的把他吓坏了。”谢玄笑了笑,走到那名丹霞派弟子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和蔼地道:“你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吗?”

“谢……谢公子,小人……小人李一凡,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不知道。”那弟子浑身抖如筛糠,语无伦次,一句话说了三遍也说不完整,看来真的是吓坏了。

“切,就这种人,你能问出什么,我说,如果你再玩这些无聊的把戏,我可就要回去睡觉了啊,眼看就四更天了。”

星君打了个哈欠,不耐烦地插口。

“星君掌门,稍安勿躁,我可不是在瞎闹,保证马上就能够问出点有用的东西。”谢玄笑了笑,看着还在发抖的李一凡,眼中浮现出一抹自信。

“好啊,那我就等着喽。”星君嗤笑着说道。

“不要抖了,没人会吃了你,不过你如果不说实话,那你的麻烦可就真的打了!”谢玄猛地在李一凡肩膀上狠狠地拍了一记,大声喝道:“李一凡,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李!一!凡!”谢玄一字一句地大喝,目光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凌厉的煞气透体而出,笼罩在了李一凡的身上。

“这么浓郁的煞气!”所有的长老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需要杀过多少人才能够积累出来的煞气啊!

“我……我……”那李一凡支吾了两声,忽然扑通跪倒在地,使劲地磕着头,大声叫道:“谢公子,你饶了我吧,我说,我都说,是我一时财迷心窍,是我行为不端,才有这种报应,我活该啊——“

李一凡额头顿时就鲜血直流,涕泪齐下,抱着谢玄的大腿,语无伦次地将那天的事情讲述了出来。

原来,那天星峰掌门断了气,众位长老们就都离开了星峰的卧室,准备去商讨如何应对这件事情,而黎长老临走之前,正好在门外碰上这名洒扫的仆役弟子,于是就叫他守在星峰的遗体边上,这李一凡胆小如鼠,要他自己呆在一个死人的边上,实在是怕得要死,然而长老的吩咐,不得不从,所以只要硬着头皮进了这间卧室里。

本来,一个胆小的弟子,一个已经断气的死人,是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的,可是,当时却发生了两件不同寻常的事情。

第一件,李一凡在星峰的遗体边上呆了一阵,心中畏惧稍减,忽然发现,在星峰的身旁,遗落着一个漂亮的手链,上面的珍珠映着阳光,莹莹生辉,当时李一凡不知道怎么就鬼迷心窍,对于这个手链起了贪财之心,然后竟然伸手去抓向这个手链。

本来,就算发生这种事情,也只是一件普通的事件而已,就是一个卑劣的弟子贪财,趁着没人注意,私自偷取了星峰掌门的遗物,然而谁能料到,这个时候发生了另一件事情,一件极为诡异的事情!

已经死去的星峰,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