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66 调查

0066 调查

“凶手,就在我们中间!”

虽说这个推论已经很明显了,大家心里也隐隐约约明白了,但是谢玄如此大声宣布出来,还是引起了一阵**。

“谢公子,当时老掌门病重,我们这些长老们寸步不离,几乎没有人单独和掌门呆在一起过,就算凶手真的在我们中间,那么他又是如何加害老掌门的呢,”黎长老轻咳了一声,问出了众人心中同样存在的疑惑。

“关于这一点,我也不好过早地下结论,不过方才已经有一位长老提出了一种可能性吧,不是说星峰掌门死前三天,曾经服用过一枚回春丹吗,那回春丹疗伤效果在下品丹药中还算不错了,就算无法医治星峰掌门的病症,也应该有所缓解才是,然而星峰掌门竟然三天后就突然病情恶化,暴毙而亡,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尤其是,和那三日必死丸的效果几乎一样……”

说着,谢玄朝星君看去,伸手在额头上拍了拍:“那回春丹是谁拿给星峰掌门的来着,我记得好像是,恩,是谁来着,我记不太清了。”

星君一张本来还算不错的脸涨成了猪肝色,难看之极,咬牙道:“谢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谢玄双眼一翻,冷笑道:“星君掌门,我的意思已经再清楚不过了,何必装傻呢,这些人中,你的嫌疑最大,不是吗?”

“谢玄,说话也要拿出证据来,不要随便诬陷好人!”星君提高了声音。

“不错,当然要拿出证据来,所以我正想要去星君掌门的住所去搜查,以便还你一个清白,想来星君掌门应该不会反对吧?”谢玄阴险地笑着。

“你……我……”星君伸手指着谢玄,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谢玄眨了眨眼睛道:“好啦,星君掌门也不必感谢我,都是为了早日还你一个清白嘛,省得老有人风言风语,大家这就一起去星君掌门的住所,好好搜查一番吧。”

众长老互相看了几眼,都是一脸无语状,这个谢玄也太能气人了,明明就是在怀疑星君,要去搜查证据,非得说什么“还你一个清白”,还什么有人风言风语,那个人不就是你嘛!

不过现在的所有线索和嫌疑确实都指向星君,几位长老心中也起了怀疑,虽然星君谋害他亲生父亲这种可能性确实让人无法置信,但是大家对去星君的房间搜索一番这种提议,也是支持的。

星君本来还想要出言反对,但是看到诸位长老都是一脸默认的表情,他也就只好把话吞进了肚子里,他就算再蠢也明白,此时如果他还故意反对,那就更增加他的嫌疑了。

“哼,就让你搜查,看你能够查出来什么东西。”星君暗暗冷笑。

“如果没有人反对,那就请诸位带我到星君掌门的住所之处吧。”谢玄摸了摸鼻子,“我可不认识路啊。”

在那位黎长老的带领下,众人一起来到了星君的住所之外。

星君现在的住所,就是丹霞派掌门专用的房屋,虽然丹霞派是个小宗派,但是以丹药立派,别的不说,这钱财倒是少不了的,每年只要卖出十几颗丹药,就足够整个丹霞派所有人开销了,而且还绰绰有余!

眼前的这座房子,雕梁画栋,飞檐斗拱,极尽奢华之能事,屋顶琉璃生辉,脚下玉石铺地,走进去是一个大宽广厅,比起房屋外表的华贵,看上去倒是简朴了一些,没有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摆设,只在大厅靠墙的位置摆放了几张太师椅还有几张小几。

然而谢玄一眼就看了出来,这些桌椅都是上好的龙纹木所造,每一张都顶的上普通人家一年的收入,而大厅墙壁上那几张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字画,也绝对都是价值连城的名家手笔。

“大厅如此宽广,看样子是没有什么可以查探的了,我们进卧室看看吧。”

谢玄在厅中一扫,发现没有任何可以藏匿东西的地方,直接就往卧室走去,然而走了两步,他又回过头来,不好意思地问:“那个,星君的卧室怎么走。”

看到谢玄的窘态,星瑶微微一笑,给他解释起来。

这座房子原本就是星峰的住所,而星君也自然从小就居住在这里,房子里有三间卧室,分别由星峰、星君还有星瑶居住,后来星瑶去了应天书院,星峰前些日子也去世了,这三间卧室就都属于星君一个人的了。

别看星君年纪轻轻,却已经纳了两名小妾,星君自己当然还是住在原来的卧室,而这两名小妾就分别居住在原来星峰和星瑶的卧室里,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鸠占鹊巢了;星瑶昨晚回来,看到这种情况,也没有说什么,直接就住到空闲的丹霞派弟子房间去了。

经过星瑶指点,谢玄先是进入了星君自己的卧室,一进去立刻就感到香气扑鼻,放眼望去,红罗纱帐的牙床,一张红月木的梳妆台,一扇华美的屏风,墙上挂满了各种小装饰品,如果不是星瑶事先说了,谢玄还以为这是星君小妾的房间呢。

“这房间,咳咳,星君掌门的爱好真是与众不同啊,与众不同。”谢玄忍着笑说道。

“你懂什么,这是流行,邻国楚国的贵族都这么打扮,你懂吗,乡巴佬。”出乎谢玄意料,星君并没有表现出被人看到小秘密的窘迫神态,而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神色间对谢玄相当不屑。

“楚国?”谢玄愣了一下,然后哑然失笑,前世他纵横整个中土,楚国他也去过一次,那里的风俗确实与众不同,崇尚奢靡,生活**,最为著名的是,那里的男人很多都有个怪癖——喜好男风!

这些事情谢玄当然没有必要指出,他只是不置可否地说道:“楚国的高雅风俗,我这个乡巴佬自然是不懂的,不过偶然间曾听闻楚国贵族颇为喜好男风,难道说星君掌门也是此道中人?那可真是让谢玄大开眼界了。”

“胡说八道,你才喜好男风,你们全家都喜好男风!”

星君本来正一脸不屑的神色,颇为自傲地仰着头,然而谢玄不动声色的一句话,立刻让星君暴跳如雷。

“呵呵,那倒是我错怪星君掌门啦,不过如此……如此精致的房间,难怪让人想歪了啊。”谢玄毫无诚意地道歉,然后走到卧室里面,开始仔细地查验起来。

**、地板、墙壁,还有梳妆台上,谢玄逐一细细勘察,用手指关节轻轻敲打,看是否有什么地方是中空的,用以藏匿物品。

“笃笃笃,笃笃笃。”

谢玄一丝不苟,花费了半个时辰才将整个卧室都敲打完毕,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才走出了卧室,对众人道:“这间卧室没有什么问题,去下一间吧。”

“我说,你是白费功夫了,我自己的房间都没有什么问题,小妾的房间又能有什么问题?再说了,有谁会将证据藏在自己的屋子里?也只有你这种白痴才会这么想。”星君懒洋洋地倚靠在门边,嘲笑道。

“所以啊,我早就说过了,只是帮星君掌门洗脱嫌疑而已,我一直是在帮你啊,星君掌门应当感谢我才对。”听到星君的冷嘲热讽,谢玄没有一点动怒,反而是笑嘻嘻地说道。

“这个滚刀肉!”星君吐了一口吐沫,心中暗骂。

无论如何,调查还是要继续,谢玄既然已经承担下这个差事,当然是要一马当先,而诸位长老更像是来捧场助威的,一个个老神在在,看着谢玄检查,自己却一动不动,等谢玄检查完毕,这些人就露出笑脸,上来慰问。

谢玄心中腹诽,然而他也知道这些长老们的难处,如果查出来是星君谋害父亲,那清理门户他们自然责无旁贷,而如果查无所获,今后星君还是要当丹霞派的掌门的,他们和掌门之间的关系,总不能闹得太僵。

让谢玄来调查此事,除了是看中了他的聪明才智之外,更多是就是这方面的考虑了。

谢玄有着两百年的灵魂,心智成熟之极,对于这种事情一眼就看透了,如果不是因为星瑶的关系,他才不愿意来蹚浑水呢,给人当枪使,那可不是谢玄的性格。

很快,又检查完毕一名小妾的房间,那名小妾的房间比星君的房间更像是男人所居住的,没有什么多余的摆设,只有一张很朴素的床,一张普通杨木的梳妆台。经过星瑶在一旁耳语,谢玄才知道,这本来是星瑶的房间,只不过她去了应天书院之后,就一直没有住过了,星峰在世的时候,房间还是给星瑶留着的,星君的小妾也不敢来此居住。星峰去世之后,这个房间就换了主人,只不过什么设施都没来得及置换,一切都是本来的模样,据说那名小妾还为此颇为不满。

仔细观察整个房间,想到这里是星瑶原来的卧室,谢玄心中了然,星瑶虽然天生丽质,美若天仙,但是性子刚强,反倒是更像个男儿多一些,这个房间里的布置朴实无华,确实也贴近她的性格

走出房间的时候,星瑶连连回头,仿佛仍对这个房间恋恋不舍,对于住过多年的房间,这也是人之常情,谢玄心中暗暗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扳倒星君,让星瑶拿回属于他自己的东西。

当然,前提是,能够找到证明星君弑父的证据。

星君有一句话说的很对,没有人会傻到将证据藏匿到自己的房间里的,而且到底有没有证据还不一定呢,或许所有的证据早已湮灭,想要从房间里就找出确凿的证据,实在是很不现实的一件事情。

然而,谢玄深切地明白一个道理,有些事情无论有多么不可能,都要去试一试,说不定就会有特殊的发现,如果你连试一试的胆量都没有,那么这一辈子的成就也就那样子了。绝顶高手和普通人的区别,不在于天赋的差距,只在于一点,那就是永不放弃!

举个例子,一件天材地宝出世,无数高手前去抢夺,普通人就会想,反正我也不可能从他们手中夺到宝物,说不定还会赔上了性命,于是早早地放弃,还自以为是明智之举,看到有些同等水平的人仍然不肯放弃,心中嘲笑不已,殊不知连试一试都不敢就放弃的人,他们今后一生恐怕也没有什么大发展了。

言归正传,谢玄走进了最后一件卧室,也就是原先属于星峰掌门的卧室,由于这间屋子刚死过人,星君虽然把它送给了另一名小妾,但是那名小妾嫌弃这房间晦气,并没有搬过来居住,仍然住在普通的弟子房间。

所以,这间卧室和星峰去世的时候,几乎是一模一样。

仔细看去,房间四周只是白色的墙壁,没有任何点缀,很简单的陈设,几张桌椅,一张胡杨木的硬床,一边的墙脚有一个兵器架子,上面摆放着各种兵器,另一角墙壁则是一个书架,上面的书籍大都是有关于炼丹的方面。

整个屋子,都给人一种冷硬、严谨的感觉。

随手翻开几本书籍,漫无目的地翻看着,身后的长老们有几个想要出言阻止,毕竟这些书籍都是丹霞派的不传之秘,不过那位黎长老摆了摆手,轻声道:“没事,让他看去吧,短短时间内他也学不到什么。”

这些长老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丹药一途博大精深,他们穷极几十年也没有学到多少,所以各种丹药才珍贵无比,让各大势力拼命争抢,别说短短的时间,就算几天,恐怕也看不懂什么东西。

他们哪里知道,谢玄本身就是一个颇为熟练的炼丹师,前世他走上魔修的武学道路,以各种禁术来推动修为精进,为了不被禁术反噬经脉,各种辅助禁术修炼的丹药更是必备的。修炼魔道功法,用禁术来燃烧自身精血来精进修为。但是人体自身的经脉大多承受不住禁术的反噬,如果贸然进行修炼,轻者重伤残废,严重者当场身死!

所以,在修炼某一门禁术的时候,必须要有相应的丹药来护住经脉。也正因为如此,一个成功的魔修必须有一名炼丹师的挚友,或者自身就是炼丹师。

而前世的谢玄,自身就是一名炼丹师,只不过由于精神力的限制,只是一名低阶炼丹师罢了,然而他两百年的经历可不是白白浪费的,虽然没有特意放到丹药之道上,但是谢玄为了搜集各种天材地宝,用以交给挚友顾青城,让他帮忙炼制谢玄需求的丹药,而顾青城也从不避讳,都是当着他的面前炼制丹药。长年累月下来,积累的无数的技巧和经验,如果不是精神力的限制,恐怕在丹药一途上,谢玄也能够成为一名大宗师了。

所以,这些长老们觉得谢玄看不懂这些书籍,然而谢玄却还在嫌这几本炼丹书籍不够深奥,甚至于对其中某些说法和技巧嗤之以鼻,如果让这些长老们知道了他的想法,恐怕要齐齐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