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程落醒来

程落醒来

青城,七三一部队。一间亮堂的小屋里。

一个里着军装,外面套着白大褂的男子,为山本宇肩上和手上的伤口换药。

旁边一个身着黑衣,却妖冶的女子靠坐在桌上。女子熟悉且流利地拆分着手里的狙击枪——毛瑟kar98k。

“你准备行动了?”揭下一记粘连着血肉的绷带,山本宇的声音有些轻颤。

黑衣女子动了动右腿:“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也该行动了。”

山本宇没有搭腔,直到伤口再次包扎好。山本宇穿好衣服,走到黑衣女子面前,挑起她的下颚,大拇指撩过她嘴皮的疤痕:“秋子,你在怕!”

荻野秋子把头偏到一边,躲开山本宇的钳制。平静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我没有!”

“没有?就你的能力,会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山本宇轻笑,微微带了些讽刺,“你姐姐的死,对你的影响很大?”

荻野惠子抬起头瞪着山本宇。

“你磨练多年,早就超过了惠子。杀你姐姐的人,并不见得是你的对手!”山本宇没有理会荻野秋子的不满,转身背对荻野秋子继续说:“至于你的仇,我不管。但是我需要团城的情报,这次任务,你得把布防交给我。如果顺利,我要雷子枫的脑袋!”

荻野秋子竟心安不少,眼神里射出阴狠的光:“放心!对了,‘银狐’也在团城。”

“银狐?”山本宇疑惑。

“八路地下党的一个高层,如果能抓到她,我们应该可以得到很多东西。”

“这很难说。就说程悦川吧,他投靠皇军这些年,皇军却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报酬。”山本宇反驳道。

荻野秋子没有回话。她不否认,银狐很不好对付。而且现在银狐生死未明,还是死了的好。何苦凭添些麻烦。

“山本,那程悦川的余党,你打算怎么处理?”

“慢慢看吧。剩下的都是些走狗,没什么威胁。”

“樱花开了……”

在做完一系列检查只有,程落舒坦地喝着鸡汤。听玲珑说,是段小宝家未来媳妇儿来看他,顺便送了些东西过来。段小宝非让玲珑把这只鸡杀了,给猴子他们煮汤喝。

可能是因为程落醒了,猴子高兴坏了,一个劲儿地赞叹那锅鸡汤,不知不觉中就把程落打击的无地自容。

“好喝不?”

“要不要再喝点儿?”

“我得让雷爷好好表扬表扬段小宝!”猴子乐颠乐颠地笑着,“没这只鸡,你还不定睡到啥时候呢!”

程落看看猴子,再看看手里那碗汤,很有些食难下咽的感觉。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好吧,程落承认她真是因为闻到了鸡汤的香味才……才醒过来。但是她亲爱的哥哥啊,有必要这样一直提醒她嘛?而且,阿福还站那儿呢!

何芷兰也微微掩面而笑,她也是因为程落醒来而高兴!只是,何芷兰真是因为看着猴子这样,才笑了出来。何芷兰断然:猴子真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阿福看着程落盯着那碗汤,一脸为难的样子,也低头笑了笑。而后抬起头:“猴子,有事跟你说!”

“啥?”猴子转过头看着阿福,有些不满,他妹子才醒过来呢,这阿福是有什么事情,非得现在说,“什么事儿啊?”

看猴子站在原地不动,阿福大步走到猴子面前,推着猴子往外走。

“干,干啥?阿福,你这是要干啥?”猴子一面挣扎,一面茫然地问着。

程落、何芷兰两个人都疑惑地看着阿福。

阿福没回答猴子,继续推着猴子走到门口。打开病房门,阿福一把将猴子推出去,训了猴子一句:“站这儿好好呆着!”

然后果断锁上病房门。外面传来一阵拍门声,和猴子骂人的声音:“喂,阿福。给你猴爷爷把门开了,我说你是不是吃撑着了?开门!”

程落瞪大双眼,看着阿福,很是茫然。然而坐在病床边的何芷兰,却稍带暧昧地看了看阿福,又看看程落。走到阿福旁边,低声对阿福交代了一句:“好好照顾她,我和猴子先回去。”

阿福礼貌地颔首:“我会的。”

“兰姨!”程落看着何芷兰的行为,微微带一丝撒娇的语气,无奈得很。

“好好养伤,晚一点再来看你。”何芷兰看了程落一眼。打开门,拦住想要闯进来的猴子:“好了,猴子。我们先回去。”

“那、那落落刚醒,我还、没跟她说几句话呢。”猴子嘟着嘴巴,不乐意了。

阿福挑眉,看了站在门外的猴子一眼,关门。

何芷兰笑着安慰猴子:“好啦,落落醒了,你也该回去休息了。乖乖回去休息,等晚一点,那会儿阿福轮岗,我们再过来。”

听到这句话,猴子跟着何芷兰后面问道:“啊?啥、啥意思?”

门外的声音渐小,阿福才慢慢走到病床边。

程落放下手里的碗,轻轻拉了拉阿福的衣袖,又拍了拍床边儿上空着的一块,示意阿福坐下。阿福看看她的动作,坐在床边。

“你吓死我了!”语气有些责怪,却带着深深地内疚和担忧。

程落拉着阿福的手臂,轻轻把头倚在阿福肩上:“我向来说话算数,我说了我不会有事的。还有,你别老欺负我哥!”

阿福没有搭腔,只是歪了歪脑袋,右腮贴着程落的额头,微微闭着疲惫的双眸。

过了许久,程落坐直身子看着阿福。伸出手指轻轻抚着阿福的眼睛:“兔子!”

阿福困惑地看着程落。

“你多久没好好休息了?”

“我没事。”阿福将程落的手拉下来,握在掌中,轻轻笑起来。

看着阿福满脸倦色,程落颦眉下逐客令:“什么叫没事啊!现在回去,好好睡一觉!”

“真的没事!”阿福语气坚决,眼睛里却满是暖意。抬手揉揉程落那一头青丝。

程落皱着嘴巴皱着鼻子瞪了阿福一眼,强烈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从病**蹦下来。速度快得阿福还来不及阻止她。

“你要干什么?”阿福被程落吓了一跳,站起身一把拉住程落,“医生说你的伤口容易裂!安分一点儿好吗!”

程落挑眉瘪嘴,一副痞子样,推了阿福一把。阿福没站稳,想退一步,却被身后的病床阻拦了脚步,又坐回病**。阿福皱眉,不满地抬头看着居高临下的程落,抿嘴嘴巴一脸严肃。

“你睡觉!”程落才不管阿福的不满,指着病床下命令。

阿福没动静,两人僵持着。

程落拉过墙边上的椅子,装成那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却又调皮地拉着阿福的手晃悠晃悠:“你就睡一会儿嘛,我好好在这坐着,伤口怎么会裂开?”

程落使出浑身解数:生气,耍赖,威胁,撒娇……

阿福终于点头,程落笑得灿烂。这会儿,要不是怕阿福反悔,她真是要站起来蹦两下,欢呼一阵。

躺在**,阿福几欲睡过去,却又固执地睁着眼睛。程落无奈,抬起手覆上阿福的眼睑:“闭着眼睛,好好睡觉!”

感觉到掌心和手指被细细地睫毛扫了几下,有些痒痒的。没几分钟,便听到阿福的呼吸渐渐平稳。估计他应该是睡着了,程落才悄悄将手缩回来,捻了捻被脚。

而睡着的人,不知是不是因为眼前的光感突然改变,眼皮有些不安撩动。

“我在这里呢。”程落慢慢靠近,耳边低语。

疲惫的人又渐渐陷入平静。

程落双肘杵在床沿上,两只手托着脑袋。看着熟睡的人:都累成这样了,还说没事。是有多不安,明明疲惫得要命,还这么警觉。

阿福紧闭的眼睑,让人看不见眼白上那些可怖的血丝。但是下眼皮的深黑和厚重的眼袋,让程落很难受。

过了一阵,程落移开眼眸,失了笑容。有些事情,终究还是要去面对。独立三团狙击战

———————————————————————————————

程落醒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