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阿福生气

独立三团狙击战

“阿福哥!阿福哥!”

窗外的呼声让程落不满地皱了皱眉头,赶忙看了阿福一眼。或许是真的太累了,阿福并没有被这几声叫喊吵到。程落轻声走到窗前。

守在废楼的陈桥,或许是警觉性太高了一点。外面一点儿风吹草动都观察得仔细。刚才观察到一些情况,自己又不确定。所以出于警惕,陈桥还是跑来报告阿福。

如果阿福不巡逻,一般都会站在这里。但是今天,陈桥却没看到阿福,不免叫了几声。却看到旁边那扇窗子打开,程落伸出脑袋对陈桥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而后小声问:“出什么事了嘛?”

陈桥一惊:“你醒了?”

“小声一点!”程落不满陈桥的音量,龇牙咧嘴地说,“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阿福哥说,如果有情况让我赶快报告他。”陈桥终于放低了音量。

程落颦眉,想了想说:“你在这里安安静静站着,等我一下!”

陈桥点点头,毕竟现在找不到阿福,程落又比自己有经验得多。

程落轻轻拉起窗户,又仔细观察了阿福,确定他睡得很熟。翻出放在病房储物柜里的衣服,躲到屏风后面,直接套上。

再一次确定了阿福还在熟睡,轻轻拿了床边上,倚墙放着的m1903。翻过窗子跃出去,轻巧落地。

陈桥张大嘴看着程落,瞬间就跟着猴子结巴起来:“程、程、程落,你这、这是为什么、要从这、这里出来啊?”

程落把窗户掩上,却被陈桥逗得笑起来:“我乐意!跟我说一下,这几天,到底出了什么事?”

“阿福哥在里面?”陈桥看到程落背着的那杆枪,并没有回答程落的问题,停下脚步问道。上次被阿福训的事情,陈桥还记着呢。倒也不是记仇,不过这事儿,阿福哥既然有那样的反应,他倒还真得当回事。

“你怎么那么啰嗦!”程落拖着陈桥往前走,“多大点事儿,我处理不了啊?”

“您老是伤员!”陈桥拉住程落。程落平时和大家都闹腾,陈桥有点儿半开玩笑的说。

程落转身看着陈桥,指着刚刚跳出来的那扇窗户:“他再不休息,也成病号了!我都睡了五六天,骨头都睡硬了。动一动又不会死!”

陈桥沉默了,想起阿福这几天为了这事儿不眠不休,倒也赞同程落说的。尔后和程落并肩走着,给她讲着这些天的事。两人快步赶往废楼。

“荻野秋子?”程落挑眉,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呵,这狐牙峰还真热闹。”

“你知道?”听程落说到荻野秋子的名字,陈桥转头看着她。

“交过几次手,这女人……”程落欲言又止,继而笑起来,“不过长得挺漂亮的。”

陈桥无奈,鄙视地看看程落:“这可是要命的事情!”

程落无所谓笑笑。正巧经过南门,程落斜眼看了看,表情却严肃了。

进城的一个麻布衣服的村妇,引起了程落的注意。程落用手肘戳了戳陈桥,指着那个村妇:“说曹操,曹操到。拦住她!”

陈桥疑惑,一个村妇而已。

“她是荻野秋子!”程落严肃说道,继而快步走过去。大街上人来人往,即使她背着狙击枪,还是有顾忌,这一声枪响,惊动全城。街上的人乱起来,倒是给了荻野秋子可乘之机。

陈桥先跑过去,招呼几个战士拦下村妇。然而自从八路进驻团城以后,即撤去了鬼子的那一套搜身拦路的做派。人拦下了,大家却有些不知所措。

“这位官爷,我进城探亲……”村妇看着站在最前面的陈桥,颔首羞涩地模样。余光扫着四周,心下算计着怎么抽身。却瞥到了站在不远处,双手环在胸前,一脸冷笑的程落。村妇的话语戛然而止。不再解释,村妇打扮的荻野秋子,扯起那件让她难受的外套,露出一身黑色劲装。裹在外套里的手枪掉进手里。

“闪开!”程落抢步上前推开暴露在荻野秋子枪口下面的陈桥,顺势将m1903换到手里。却不是要开枪。

利用枪本身的惯性,枪托扫至荻野秋子面部。荻野秋子整个人往后一仰,已经扣动扳机的手枪也失了准心,往城门顶上招呼了去。荻野秋子趁着躲开枪托这会儿,往后撤了两步。再站直身子的时候,程落已经太稳了狙击枪,对准荻野秋子。

南门口传来百姓慌张**的声音。

荻野秋子完全没有紧张的模样,慢慢抬起手里的枪,嫣然一笑。却让周围看着的人都一阵冷颤。荻野秋子轻启朱唇:“银狐,你输了!”

程落淡然,并未动静。

“要我提醒你吗?你忘了上膛!”荻野秋子握枪的手慢慢抬平,妖冶地笑容里带着狠绝。

程落抿嘴,有些不可思议:这都能被你识破?好吧,这次算你赢!

仔细地观察着荻野秋子扣着扳机的手指。程落也一笑,灿烂似阳,有别于荻野秋子的阴郁狠辣。慢慢放下枪,一摊手,无所谓地表情。

荻野秋子看了周围一眼,看着那些个微颤颤想要对准自己的三八大盖,嘲讽道:“你们那几把枪就放下吧,少丢人现眼的!”

“嘭!”离得蛮远的一个小战士,因为过于紧张,一个不小心扣动了扳机。只不过枪法真是不怎么样,子弹完全不知道飞往什么地方去了。

然而这一声枪响却惹怒了荻野秋子,那抹妖冶的笑容瞬间不知所踪。瞥了一眼准心,扣动扳机。

“帮我拿好了!”枪声响起,程落几乎同时将手中的狙击枪扔向陈桥。就在荻野秋子扣动扳机的瞬间程落侧身擦着子弹的轨迹闪开,夺步便到了荻野秋子跟前,压下那只枪。两人便缠斗起来。

陈桥接住m1903,又朝着身后的战士喊了一声:“不准开枪!”

程落和荻野秋子并非第一次交手。身形、力量和速度都相差无几,难分胜负。然现在,程落清楚自己的伤势,荻野秋子手里又拿着一把枪。这让程落防的有些吃力。

周围的战士枪法不行,看着两个人打得眼花缭乱,而且还有那把手枪,又没法插手帮忙。都楞楞地站在一边儿。

荻野秋子抬脚一踢,往程落腹部招呼。另一记手刀往天灵盖儿劈下来。

程落一记拳已经蓄势待发,却硬生生被逼退,双手于额前向两边分开,一手挡住那一记手刀,一手挡住荻野秋子的侧踢。两只手都被震得发麻。

然荻野秋子那个侧踢,可是使尽全力。被程落挡住,又正巧撞到腿上的伤口,瞬间疼得冷汗涔涔。两人终于在这一回合后,稍稍分开了间隙。

程落抿着嘴唇,喘着粗气。腰上的伤似乎有些麻麻地疼痛感。而荻野秋子也一样粗气连连,腿上的疼痛感几欲让她跪倒在地。

忽而一阵闪光映过来,晃过荻野秋子的面部。

“嘭!”

“嘭!”

荻野秋子匆忙抬起手,连对准都没有,便胡乱开了一枪。而后趁着程落闪躲之际,迅速闪身跑进了南门外那片高可埋人的荒草丛。这一刻,荻野秋子无比感谢程落将她堵在了城门口,堵在这么一个让自己能够轻易逃脱的位置。

程落追了两步不到,便停下了:不对啊,刚才荻野秋子只开了一枪,怎么有两声枪响?

“阿福哥。”陈桥的声音有些怯。

程落倒吸了一口冷气,小心翼翼地转身看过去。

阿福端着一杆三八大盖,应该是站在他身旁的那个小战士的枪。

阿福把枪还了回去,走过来。并没有看程落,只是拿回了陈桥手里的枪,转身便离开。就好像,那里根本没有人,程落根本是空气。

几分钟前。在病房里。

熟睡的阿福被枪声惊醒,猛然坐起。许是因为身子太虚,差点儿又倒回去,便赶快用手撑住身子。另一只手按了按太阳穴。只是惊醒的一瞬间,便是满头虚汗。不得不承认,这几天他的身体极度透支。现在一点气力都没有。

下一刻,阿福便慌了。彻底不对:落落呢?

阿福伸手去拿他睡前,亲手放在床边的枪,却又扑了个空。

阿福颦眉,迅速穿上靴子,却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

紧接着,又听到枪响。让他心慌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双手颤得厉害,整个人几乎都麻痹了,却努力迈步走出去。所有的神识驱使着阿福,必须赶快出去,赶到南城门口。赶快找到程落。

阿福逆着人群跑到这里,看到程落和荻野秋子在打斗。天知道,他慌得心脏都快停跳了。

阿福颦眉,抢过身边小战士的三八大盖,却几次都无法瞄准。一是因为两个人打斗而场面混乱,另一个主要的原因,阿福的心根本静不下来,他根本不敢上膛开枪。直到程落挡开了荻野秋子那一击,两人拉开了点距离,阿福才迅速上膛,扣动扳机。但竟失了准度,子弹擦着城墙,跑得不知踪迹。不过还好,那个女人跑了。这次交手,到此为止。

枪的后挫力,几乎让阿福站不稳。阿福微微闭眼,深深呼吸几下。听到有人叫自己,阿福才缓缓睁开眼睛。看见程落安然无恙,低着头又挑眉看着自己,像个认错的小孩。

阿福吐了口气,撇开眼睛不去看程落。把枪还给身边的小战士,阿福径直走过去,拿回自己的枪,转身。

他现在真的不想理会程落。阿福努力压着心里那团火,却烧得他几欲窒息。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