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山本奸计

山本奸计

又过去了几天,雷子枫的事情还没有任何着落。猴子急得在一旁直跳跳,阿福也是无奈至极。

最好的消息,莫过于收到一份电报,都是些代号暗码,据程悦博解读后,告诉大家:央让程落以侦查员的身份,转调至独立三团。

然而只是瞬间的欣喜,雷子枫还在鬼子手里,眼下他们都有更重要,而且麻烦的事情要去解决。

程悦博做出一件让大家跌破眼镜的事情,他问了上官于飞截取电报时的频率,直接给鬼子发了电报,大概意思是要以人换人,用以山本佐为首的战俘,换雷子枫和两个弟兄。

上官于飞觉得不可思议,先不说鬼子同不同意。鬼子能不能看懂他们的电文还是一大问题。程悦博无奈的笑笑,摇摇头:“我发了两份电文,一份用的是早前我军已经淘汰的电报密码,另一份则是鬼子已淘汰的电报密码。而且我们能破译鬼子的电文,鬼子也可以破译我们的。都不是什么太深奥的东西,山本佐是山本宇的弟弟,即使他不在意其他的战俘,他总还是在意山本佐的。”

上官于飞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政委,你怎么会懂得那么多密码?”

“哈哈,工作需要。”程悦博看着上官于飞一脸的惊讶,不免笑了笑。

不多时,电台便发出声响,程悦博直接坐下戴上耳机。认真听着,手中的笔飞快地与纸张摩擦着。上官于飞看着程悦博写下的东西,吸了口冷气。

鬼子提出的要求:山本佐可以换下两个战士,然雷子枫,要程悦博和阿福去换。

程悦博嘲讽地笑笑:“鬼子的口气还真大!”

“政委,这事儿现在要怎么办?”关心则乱,上官于飞几乎全无对策。

“这个事情还不是他们说了能算的,敌不动我不懂。慌了阵脚全盘皆输。还有,不能让阿福知道。”程悦博便和上官于飞说着,边发了另一封电报。

山本宇拿着电文怒气冲冲,将电文纸揉成一团后扔得老远:八路竟然如此嚣张,我就不信你们敢对我的弟弟做什么!

“将军。”一个鬼子军人走进指挥部,站在山本宇身后。

“什么事?”

“报告将军,医生们已经根据将军的命令,给三个战俘注射了药物。”站在山本宇身后的人低头躬身,一副虔诚的姿态。

“我们的损失如何?”

鬼子军人面露难色:“我们……损失惨痛,七个医生在八路的偷袭中牺牲了,现在731部队只剩下最后的四位医生。还有去打团城的人,回来的只有不到三分之一,而且大部分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刀伤。”

“刀伤?”山本宇疑惑,转身面对来汇报战况的士兵。

“据回来的人说,八路是抬着大刀跟他们拼杀。近距离作战导致我们措手不及,所以才会战败。”

山本宇冷笑:“败了就是败了,不要找这些借口!去,告诉医生,每日三餐把他们喂饱了,瘾大一点我才好操作。”

“嗨!”汇报的士兵一点头,退了出去。他不由地露出一脸残酷地笑意,赶往青城。

山本宇说的每日三餐当然不是吃饭,接到了上头的命令,又抱着极其强烈的仇恨心态,731部队剩余的几个人发了狠地想着法儿,往雷子枫等人身上招呼。

早前收集储藏的鸦(呱)片(呱)烟,没日没夜地在关押雷子枫等人的囚室里熏着,雷子枫他们并不知道是什么,只觉得整个屋子烟雾缭绕,让人觉得昏昏欲睡。

提炼出来为数不多的一些高浓度毒(啦啦)品,是不是就往雷子枫他们的静脉血管里灌进去。

第一百一十六章

猴子定不住了,跑去问程悦博。程悦博看着猴子,也没法儿劝。其实交换人质这法子,真是超烂。但是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们并不知道雷子枫被关押在什么地方,根本没法救人。

程悦博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件事情上,鬼子越难说话,雷子枫他们就越是安全。如果鬼子简简单单就同意了交换人质的要求,那么雷子枫他们才是真的危险了。

“政委,雷爷多呆、呆在鬼子手里一天,就越危险。那些鬼子心狠手、手辣的……”猴子急得快哭出来了,就差给程悦博跪下了。

程悦博把猴子按坐在椅子上:“你别慌,雷子枫我们肯定会救,但是不能自乱阵脚!”

“政委,我、我猴子的命是雷爷、雷爷给的,要不您跟鬼、鬼子商量一下,让我去换、换雷爷!”猴子的声音里带着浓重的哭腔,偏过头,猴子抬手抹了一把眼泪。

这样的猴子,让程悦博有些招架不住:“猴子!说什么呢?”

“政委。”阿福知道猴子来找程悦博,赶紧过来看看。进了办公室就看见猴子哭得伤心,心里歉疚又加深几分。阿福走到猴子身边,拍了拍猴子的背,“猴子,雷爷不会有事的。”

猴子本来想把头扭到一边儿,却还是看了阿福一眼。他虽然气阿福把雷爷丢在青城,但毕竟那么多年兄弟,他相信阿福不是那种会抛弃兄弟的人。猴子瘪着嘴,朝阿福点点头,没说话。只是又抬起袖子,擦掉脸上那些泪。

办公室里的气氛异常沉闷。静的出奇,甚至稍稍仔细就能听到三人的呼吸。

雷子枫,你这个臭小子到底怎么样了?就你那臭臭的样子,鬼子还挺稀罕你。

程悦博心里也是不安,只是在这个时候,他一定得沉住气。他也了解鬼子的一些脾气,说到这交换人质,其实也是一赌。说的明白,就是为了拖延时间。其实阿福他们并不知道,程悦博早已派出几个人,去青城和官县探查雷子枫他们的行径。

或许是多年的工作习惯,确实也让程悦博养成了一些臭毛病。他来到独立三团这一段时间,还是做了一些事情。团里奇缺侦查能手,程悦博暗自选中以猴子为首的七八个战士,都分别进行了单独的“训练”。然而这次没有让猴子出任务,是怕猴子因为雷子枫而慌了手脚。

猴子这个人,太重义气,太重兄弟感情。其他的事,他定能比别人做得好。只是猴子这人,一扯上情谊这两个字,就很难让人放心。程悦博看了猴子一眼,抿嘴轻轻摇摇头:这方面和落落一个样,还真是亲兄妹!

夜幕降临,上海滩一片歌舞升平。车水马龙,觥筹交错……这个城市全不像这个沉闷压抑时代的产物。然而就是这样波澜不惊的地方,却是暗流汹涌,危机四伏。

月被浮云遮住了一些,虽然圆满却暗淡无光,似是一轮死月。映照着另一幕剧的上演,却看不清剧情,看不到结局。甚至连戏子都隐在云端,让人摸不清门路。而每一段儿刀光剑影,却都扣人心弦,引人入胜。

一个小茶馆,在夜幕降临那一刻,几个风尘仆仆地人走了进来,柜台前的账房便朝着店小二使了个眼色,店小二微微点了一下头,关门歇业。

“如果他真有悔过之心,我们应该要给他机会的!”茶馆里,还留着昏黄的灯光。一个女孩站在桌前,所有的头发束在脑后,而长长的青丝因弯着腰,双手杵着桌子而从颈间飘落,垂在胸前。女孩儿紧皱着眉头,绞尽脑汁想让面前的人同意她的观点。

一位不惑之年的长者一拍桌子,似是满腔怒意,却又压制着,还下意识地看看窗外有没有人注意到。然后压低声音地说:“程落,你这是发什么疯?苏慕天做了多少坏事,你知道吗?”

“但是……但是……不是,赵老师,刚刚你也听到了,鬼子现在要抓他,原因就是……鬼子说,苏慕天其实是国。民。党的卧底,既然我们现在还是盟军……”程落还在辩解,但言语里却都是无力。其实,说出来的话,她自己都知道是借口。

坐在一边儿的短发女子实在是忍不住了,打断了程落的话:“程落,你还有没有判断能力?你……”短发女子还想说什么,却因为看到程落目光里乞求的意思,而硬生生停了下来。

其他人全当这是因为气愤和无奈,也就没有深究什么。

“好了,程落。这件事情就这么定,如果你要胡来,那就给我滚回去。”赵老师语气严肃,他其实很疑惑,程落为什么突然这么大反应,但现在压住这丫头在是最重要的,“你要知道,这个地方就是勾心斗角,陷阱重重。每一个决定都要深思熟虑,容不得你乱来!”

程落眉宇间都是痛楚的神情,抿着唇。想了一阵,才费力地点点头:“好,赵老师,我听你的。”

“都回去睡觉,明天晚上行动!”赵老师说完,便起身离开。

短发女子看着大家都离开,才看着程落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程落,我才加入你们几天,我都能分辨这是非,难道你不行吗?”

“乐怡,我……”程落看着短发女子,咬着嘴唇。扶着桌子的双手紧握成拳,“我下不了手。而且……如果这事儿是真的,我……”

谭乐怡无奈苦笑:“他是罪人!不能姑息!不管这事儿真不真,你要知道,他是罪人!”

程落一张小脸都快皱到一起了,不难看出她是多纠结无助:“我困了,先睡吧。”

谭乐怡无奈,关了灯,赶上程落。她想安慰,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有些事情,没有经历过,永远不知道是怎样的感受,再安慰或许只是徒增烦恼罢了。既然这样,还不如不说。

所以,谭乐怡只是静静跟着程落,不言,不语。独立三团狙击战

———————————————————————————————

正文山本奸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