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猴子负伤

猴子负伤

暗黑的天已经变得昏暗的蓝,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还有着几片微橙的红云。

朝霞预言着有雨——一场猝不及防的枪林弹雨。

几个逃出来的老乡跑到了团城,向雷子枫和程悦博说了情况:

大半夜的,大批鬼子冲进了村子里,抢走了粮食和牛羊,只要老乡们稍有反抗,鬼子直接抬起刺刀就往他们身上招呼……

雷子枫一拍桌子站起来,怒不可言。吓得跑来求救的几个老乡瑟瑟发抖。其他人也是一肚子火气,猴子蹲在板凳儿上:“雷爷,我带人去毙、毙了小、小鬼子!”

“老乡,鬼子大约来了多少人?”上官于飞看着雷子枫一脸怒意,忙着问到。

几个老乡被上官于飞这么一问,有些懵。面面相觑一阵,其中一个老乡哆嗦的回答:“反正……反正就是好多人……”

雷子枫无奈的抿唇,然后转头吩咐猴子:“猴子,你和石头多带些人过去。把鬼子全部给我灭了!”

“好嘞,雷爷。”说罢,猴子拉着石敢当就准备出发,却被程悦博喊住:“猴子,待会儿别急着赶回来,先守在村子里一阵,防着鬼子再来。”

等猴子和石敢当带着人出发了,几个老乡也跟着离开,给猴子他们带路。雷子枫和程悦博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雷子枫看着阿福,抬了抬下巴示意阿福将门关上。

本来光线就不强 ,再把门给关上,办公室里彻底黑压压一片。上官于飞拿出火折子点燃了蜡烛。四个人坐在办公桌前,沉默了一阵。

雷子枫先说话了:“老程,你在想什么?”

“这不合逻辑,村子离团城那么近,鬼子到底想干什么?”闪跳的烛光印照着程悦博的侧脸,把沉思的人勾勒的更加深沉。

“这么说很可能是个陷阱?”上官于飞听他们这么一分析,心慌又疑惑,质问道。

雷子枫看了上官于飞一眼:“很有可能。但这事儿我们不能不管。你快联系总部,我们的计划估计得提前了。”

“好的。”上官于飞点点头,然后起身离开,快步向着电讯室走去。

“阿福,带上你那队人,还是按原计划,你们那队人掩护撤退。”等上官于飞离开后,雷子枫开始安排其他事宜。看到阿福点头回应,雷子枫又转头看向程悦博,“计划行事,你负责诱敌,我去鬼见愁埋伏。”

“一切小心。”程悦博点点头,起身准备行动,走到门口的时候,顿住了脚步,转头看着雷子枫笑了笑。有些兄弟之间的诀别之意。

“老程!”见程悦博走出办公室,雷子枫赶忙喊了一声,等程悦博站住再次转头,雷子枫像平日里露着一脸痞笑,“你还欠我顿酒,这仗打完,给我补上!”

“哈哈!”程悦博仰天一笑,回以一个坚定的眼神,离开。

阿福看着这一幕,嘴角有着极难察觉的温暖的笑意,却被视死如归的决绝所掩盖的不留痕迹:“雷爷,我也出发了。”

“阿福,自己小心。”

走到门口,听到雷子枫的叮嘱,阿福只是点了点头,整理了一下拴着枪的布带子,大步向前。

血红得鲜艳,壮丽却又残忍。鬼子落荒而逃,石敢当趁胜追击。猴子拉不住跟着石敢当冲锋,追击鬼子的兄弟们,只得跟着一起走。再一方面,猴子潜意识里,也有着把那些欺负百姓的鬼子赶尽杀绝的狠意。

猴子算不上一个冷静的人,只是雷子枫向来信他有分寸,所以猴子出马,雷爷放心。只是猴子却因一时的意气而没有竭力的制止大家,导致了此刻的困局。

猴子他们一行人追着鬼子到了鬼见愁,遭到了鬼子的伏击。

鬼见愁,向来是雷子枫最喜欢摆阵的地方。不对,不仅仅是雷子枫,刘建功也善用这里的地形,程悦博同样仔细早就过这地界。只是没想到,此刻这个地方却被鬼子占了先机,用来困住猴子和八路。这种情况不免让人觉得有些讽刺。

还好猴子跟着雷子枫,又或者程悦博来此勘察过多次,鬼见愁大致的情况,猴子还是知道的,两边山崖倾盆大雨般扫射的子弹,“噗噗噗”地钻进战士们的身体里面,或夺走了年轻的生命,或引出了鲜血和痛呼,撕裂早晨本应宁静的朝阳。

这一刻才发现,如血的不见得就是残阳。即时生机勃勃,也同样有着流血牺牲。就如这些鲜活的生命,凋零在最灿烂的季节。猴子拉着身边的战士躲避,钻进了他们之前预留出来的山洞。然而,在危险系数微微降低的瞬间,身边的战友早已少了大半。看向山洞外面,堆叠的尸首下面,血沿着不平地面的凹槽汇成了一股小溪,仲夏艳阳的炙烤,竟阻止不了粘稠的血液疯狂的流淌。

“啊!”猴子血红着眼眶怒吼了一声,不顾枪林弹雨地冲了出去。

“猴子!”石敢当想拉住猴子,速度却及不上猴子的快,扑了个空。

猴子一边躲避着,即使这样的躲避很是徒劳,一边从腰间扯出信号弹。由于猴子身处峡谷之中,为了保证让团城里的人能够发现他们发出的信号,猴子连续发出三次信号,再迅速躲避回去。

李小虎和陈桥赶紧迎过来,本想开口询问,猴子却一头栽下去,两人赶紧将他扶住。这一扶,手上的触感满是温湿。

猴子深色的外衣,透不出血色,然而肩背上手臂上狰狞的弹孔却明显得很。

“猴爷,猴爷…”李小虎慌忙叫着,猴子只是微张着双眼看看面前的两个人,又转头看看石敢当,费力地张口说道:“石头,小虎,猴子我求、求你们个事儿,突出去通……通知雷爷,这儿有、有埋伏……雷爷……爷要来鬼见愁……埋伏,别让雷爷中……中了鬼子的圈套。”

石敢当红着眼眶蹲下来,手放在猴子肩上:“猴子,撑住!你放心,我一定把这里的情况报告给团长!”

李小虎揉了揉通红的眼睛,使劲朝猴子点头:“猴爷,我李小虎就算是拼了性命,也把这个消息带给团长!”

猴子点头:“一定……一定告诉雷爷……别……”

“猴子,别说话了。”陈桥简单给猴子的伤口止了血。

石敢当和李小虎窜到洞口,伺机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