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日本投降

日本投降

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谭乐怡风风火火地冲到程落的房间了,把半个身子吊在床边的程落叫醒。程落顶着惺忪的睡眼到处看看,又看向谭乐怡,揉揉眼睛幽怨地问:“干什么?”

“全国已经开始了全面反攻,要将鬼子彻底轰出去!总部决定攻打青城和官县,程伯伯让我们去一二九师做联络侦查员。”谭乐怡的手抬到鼻前扇了扇,一屋子的酒味让她很不适应。

程落捂着嘴巴打个哈欠,走到洗脸架前边洗漱边说:“我们俩都去?团里怎么办?”

“有程伯伯在,你瞎担心什么?”谭乐怡把窗子推开,让外面的新鲜空气纷纷涌进来,“你动作快一点!”

程落摇了摇因宿醉而沉痛的脑袋,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了些什么事情,然而整个剧情在她和猴子喝酒后没多久,就戛然而止。想不起来,索性不继续想了,加快手上的动作,然后和谭乐怡一起出发。

绕着雷子枫给谭乐怡交代的路线,赶往一二九师的路程远了很多,但却安全。七月底、八月初的艳阳让人抓狂,程落和谭乐怡两人快马加鞭,然而马上的人却是一副汗流浃背的模样。还没完全散尽的酒劲儿和此刻的艳阳交相呼应,让程落有些想吐。

团城里,独立三团里里外外都忙起来。雷子枫、程悦博和上官于飞几个人在忙着战略布置,阿福、猴子带着石敢当、郑凡、韩城几个人去军营里鼓动战士们。到城门口的时候,恰好看到程落和谭乐怡她们离开。

看到程落,阿福便想起昨晚他要离开那会儿,何芷兰跟他说过的话:

“如果你还在乎,那就不要留下遗憾吧。这个狼烟四起的时候,谁又敢确定下一刻自己是否还能活着,下一刻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她劫后余生,奔波千里赶回来……哎,算了……”

阿福还不懂为什么兰姨欲言又止,其实他知道兰姨想跟他说什么。

不过此刻的事情似乎呼应了何芷兰的“预言”一般,全团内外都进入了备战状态……

一个小战士的问话,打断了阿福的思绪。阿福微叹了一口气,对自己的走神很是无奈。还没等阿福想好怎么回答小战士的问题,石敢当便插上了话。阿福看了石敢当一眼,没有打断石敢当的话。只是从人群中间默默退了出来。

而后猴子、郑凡他们也都和战士们聊了起来。士气被鼓舞,大家都跃跃欲试的样子。阿福靠在墙边看着面前一片欢腾,又再向城门外看去的时候,是一片安静的模样,一马平川,连风都没有。

阿福顿时心生苍凉,等他决定想要去抓住的时候,却已经错失了这个机会。这一次,又是什么时候还能见到她……不,应该是,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呢?

右手后移,触到裹着M1903的皮毛。

忙碌的时间,总会过得很快。甚至总会觉得时间不够用。雷子枫和程悦博连续开了几个通宵,都趴在办公室的桌子上睡着了。

为了保证独立三团和一二九师之间交流的消息的安全,重要通讯都是经由猴子和程落当面传达。

于是,上官于飞将团部办公室的门关上后,看到屁颠屁颠跑来的猴子,便抬起手来对猴子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咋?雷爷昨晚又没睡?”猴子一大早就出城去,刚刚和程落互通了消息才到团部。所以,也不太清楚雷子枫又熬了一个通宵的事情。

上官于飞点点头,看了看办公室的大门,又看向猴子:“怎么样?”

“也没啥,不是什么大事儿,我就晚点儿再、再过来。”猴子朝着上官于飞笑着。于是猴子去找了司徒睿斓。从司徒语静离开后,司徒睿斓的情绪就一直很低落。

然而,就在备战如火如荼的时候。

八月十六日凌晨时分,一二九师收到了中央传来的消息:日本天皇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

杜国华司令宣布这一条消息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一片欢腾。程落和谭乐怡站在杜司令身后,相视而笑。不过这个时候,没有人会注意到她们俩为什么那么淡然。只有少数的几个人了解,刚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这两个丫头疯了一般在营帐内欢呼。大半夜的,要不是因为此刻处于备战阶段,大家几乎都没有休息,估计整个一二九师都要以为军营里闹鬼了。

“来,程落!”杜国华看着面前万人欢呼的场面,笑得欣慰,也红了眼眶。转身拍了拍程落的肩膀,“这个消息让你亲自告诉你大伯!”

“好嘞!”程落拿过杜国华递过来的电文纸,转身就要走,却被谭乐怡拉住。等程落转头看向谭乐怡的时候,谭乐怡却面对着杜国华:“杜司令,我也一起去吧。”

杜国华笑起来:“好好好,一起去!去吧,路上小心点!”

官县日军总部,山本佐还在劝说山本宇。

山本宇收到天皇宣布投降的消息,是在八月十四日。那一天正午,日本天皇向全国广播了接受波茨坦公告、实行无条件投降的诏书。上头也给山本宇发了电报申明,只是山本宇的抵触情绪异常,即使山本佐向上峰报告过情况,上峰严厉的批评命令却也没有让山本宇改变心意。

“明天宣布这个消息,愿意回国的,由你带着他们撤出飞狐岭!”山本宇听厌了山本佐的劝说,径自的离开指挥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