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5章 飞起来了?

第五章 飞起来了?

在众人惊诧、不屑的眼神中,只见寒晓从那袋子中拿出了一张外形有些象传说中的凤凰神鸟样子的簿簿的宣纸。

那簿纸正固定在由一些细小的竹枝捆成似鸟形状的模型上,那似凤凰神鸟样子的簿簿宣纸用各种十分鲜艳的颜色描绘着,看上去就是一只活生生的神鸟凤凰。

那竹枝上绑着一根细细的丝绳,丝绳的另外一端却是握在了寒晓的手中,寒晓手中的丝绳十分整齐的缠绕在一个圆形转轮上,绕了厚厚的一层。

寒晓打了一个手势,丫鬟小玲儿即站在那里迎风将那凤凰模型高高举起,那婀娜的身姿、曼妙的身材、娇美红润的脸庞加上那色彩鲜艳的凤凰神鸟模样的彩纸在微风中轻轻飘荡,当真是一幅极美的美人戏嘻图。

众人的表情从侍才的惊诧、不屑,到此时看到的这一幅美人戏嘻美景,再加上那宣纸钩画出的活灵活现的神鸟凤凰,对寒晓的行为虽然一无所知,但此时倒也充满了期待。

只见寒晓将手中那连着凤凰模型缠绕着细细丝线的转轮调整好位子,在众人充满期待的目光中向小玲儿打了个眼神,同时用右手轻轻一扯,小玲儿瞬时将那举着模型的小手放开。

那凤凰模型正迎着风轻轻的在空中飘荡,只见寒晓一手持转轮,一手拉着丝绳,慢慢的后退,不时的调整操作着手中的转轮和丝绳,那凤凰模型在他的操作之下缓缓的升上了天空。

“飞起来了?”在众人的一阵哗然声中,寒晓操纵的凤凰模型竟然飞起来了,而且越飞越高!

在蔚蓝的天空下,那凤凰模型在迎风缓缓飞翔,那鲜艳的彩色在阳光下折射出动人的五彩斑斓的光线,几条簿簿的彩纸做成的凤凰尾巴在风中哗哗飘扬,整个就象一只鸟中之王的凤凰在天空中翱翔,周身还似发出了神圣的光芒。

在蔚蓝的天空、白纱一样的白色云朵的映衬下,这神鸟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安祥,那么的神圣。这样一幅美伦美奂的绝美画卷,深深地震憾了在场的所有观众、参赛队员及一众评审的心。

在经过几分钟的如死一般沉静之后,观众突然发出如雷呜般的掌声和欢呼声,掌声、欢呼声经久不绝,连几里之外的人都听得到。

观众中人潮涌动,小孩子们欢声如雷,有跳的,有叫的。

而大人们更有一些迷信的人竟纷纷下跪朝拜起来,口中喃喃祈求,祈求神鸟凤凰的保佑;

参赛的队员目瞪口呆,其中有佩服、有羡慕、有嫉妒、有迷茫,也有不知是否装出来的不屑等等;

众评审则是眼中充满了激动,尤其是工部的那位张大人,眼里散发出狂喜的眼神,时而忧虑、时而欢喜,也不知他心中作何想法。

欢呼声一直在寒晓将那神鸟凤凰模型回收之后才终于慢慢平息下来,在一片寂静之中等待着寒晓向众人介绍这如神迹一般的东西究竟是何物。

人人都伸长了脖子盯着这个看上去有三四岁,实际只有两岁的奇异小孩,且看他如何个说法。

其实寒晓做的只不过是一个风筝罢了,在前世里他不知做了多少个了。

虽然很久没有做了,但凭借着他的聪明才智,再加上这一年来的努力,他对事物的把握更为深透,画功精进极多。

再加上前世的b大理工、中文系双学位毕业生,对化学有着很深的造诣,这次为参加比赛他特定着人帮他找了一些物事,加入到了颜料之中,令得那些鲜艳的彩色才能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那奇异的如圣光的一般的光芒。

寒晓知道这个世界目前还是没有风筝的,因此他在当初得到林昆的相邀之后就想着要做出什么样的东西来参与才比较合适这小孩子的口味,而又不能过于惊世骇俗,所以他就选了这个容易做而别人又没有见过的风筝。

看着那一两千人热切期待的目光,寒晓目光微微一扫众人,朗声道:“本人寒晓,我今天拿来参赛的这个东西乃是我自己设计和动手制作的,我给它安了一个名字,就叫‘风筝’。”

“所谓‘风筝’,取之迎风争上之意,我希望放风筝活动以后能成为我们小朋友们及少年朋友们玩乐、锻炼身体的一项有益的运动。本人将会将这风筝制作的技巧及方法交由工部掌握,大家若有兴趣可于日后向工部讨教。”

寒晓虽然才两岁,但“三阳神功”已练至第二层,此时虽在一两千之众的观众面前说了这一番话,但他的声音还是远远传出,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风筝?这神奇的东西原来叫风筝呀,真是太美妙了,以后我们也可以拥有这样神奇的东西了,真是太好了。”寒晓的一番话再次把观众的情绪推向了**,欢呼之声再次如潮般响起。

至此,这次的京都的儿童个人设计大赛以无可争议的结果结束了评审,寒晓以近乎完美的表现获得了第一名,而赵淳作为发起人,只得了一个区区第二名。

在领奖时,赵淳冷冷的对寒晓说道:“小子,咱们走着瞧,我赵淳是绝不会就这样输给你的。”说完也不理自己千方百计才请来的评审团诸人扬长而去。

发奖完后寒晓对那工部张大人说道:“大人,如您对我的这个小孩子的小小技术感兴趣的话,那请您派人明日晌午到这个地方找我,我会向他们传授最基本的技术和技巧,然后由你们把这些技术和技巧向有兴趣的百姓传授,怎样?”说着递过一张纸条给他。

工部张大人微笑道:“小朋友,你怎么知道我会感性趣呢?”

寒晓淡淡的道:“就凭小子看到的大人的眼神。”

工部张大人尧有兴趣看着这个小屁孩,对他的“儿童“老成甚觉好玩,于是笑问道:“哦,那我倒要听听了,你如何从我的眼神中看得出来我对这项技术感性趣了呢?”

寒晓淡淡的道:“大人刚看到我所发明的风筝时,先是感到惊奇的眼神,这是一个对于这方面有着很高造诣的人看到一个自己未见过而第一次看见时应有的表现;”

“然后,大人现出的是惊喜的眼神,那是大人‘见猎习喜’的表现;随后大人现出了忧虑的眼神,那是大人想到了这项技术可能会对某些方面有用,但一时之间又想不出来的表现;”

“最后,大人现出了欢喜的眼神,那是大人想到了这项可能可用于哪一方面了。大人,我说的可对吗?”

张大人一下懵了,这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孩说的话吗(他从表面上去看寒晓应该是三四岁,他哪里知道寒晓才有两岁呢),不但说话条理清晰,更甚者竟然能从一个人的眼神中分析出一个人的心里的想法。

这究竟是个什么怪物?是谁家的小孩?竟然利害至此?这人长大以后不知道会变成什么厉害人物,这人如果与自己作对,自己会怎么样?

这张大人一想到此,不禁冒出了一身冷汗。他再也不敢小看了眼前这个“三四岁”的“小屁孩”了。

深吸了一口气,张大人假作镇定,也不回答寒晓的提问,而是反问道:“如若你认为如此,那你说一下我会把这项技术运用到什么地方呢?”

寒晓心里暗笑,“这老小子,明明被猜中了心思,还要死硬挣,嘿嘿,象你这种菜鸟,老子要对付你还不是手到擒来。”

心里如此想,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继续淡淡的道:“张大人,你真的要我说吗?”

那张大人强压住心里的紧张,故作镇定的道:“当然是愿闻其详。”

心里却是忐忑。

寒晓微笑道:“那好,大人您附耳过来。”说罢附在那张大人耳边轻轻的说了几个字,接着微笑转身而去,再也不回头再望那张大人一眼。

边走边道:“大人,明天可要准时啊,过时不候。”

而那张大人却象一座雕像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久久回不过神来,直到寒晓远去,他才把寒晓侍才递给他的小纸条打开一看,喃喃道:“原来是他,原来是他。”

等他从自言自语中醒来,寒晓等人早已在众人的一片欢呼声中消失在远方人群之中了。

本書首发于看書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