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6章 卖 道?

第六章 卖 道?

林昆兴奋地看着寒晓,激动得竟然说不出话来。

这个老大带给他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也太大了,从以前的“京都小神童”的称号,到今天以无可挑剔的优势取得京都儿童个人设计大赛第一名,简直是堪称完美!

自己有这么一个老大,跟了这么一个老大,对自己而言实际上是一种骄傲。

这小子也从不把自己当成什么大人物,象什么“不想当将军的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士兵”的激进思想,在他看来,全都放他妈的狗屁去了,他以这个老大为荣。

这小子,天生的一付做小弟的命,一付甘于做小弟的命。

一众人一走出人群,林昆立即冲上去大力地抱住寒晓,大声道:“老大,我爱死你了,我发誓,这辈子我跟定你了。”

寒晓突然感到全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讪讪道:“你小子不会是有龙阳之辟吧?快点放开老子。”说着一把推开了他。

林昆小脸一红,嘿嘿笑道:“一时冲动,一时冲动,老大你别放在心上。”

寒晓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心理暗道:“这小子,真是晕对你了,激动说成了冲动,变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也不点破,遂道:“那就好,真是吓了老子一大跳了,以后不论如何,你小子绝对不能再这样抱着老子,否则,嘿嘿……”说着挥了一挥小拳头,向林昆做了一个揍死你不会手软的手势。

林昆怯怯地道:“老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刚才是太冲动了,啊,不不,是太激动了,情不自禁,情不自禁,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误会,误会,老大您放过我吧,嘿嘿……”

寒晓这才放过了他,但随即一想,阴阴笑道:“要放过你也容易,听说你是京都小小百事通,谅来你对京都那是十分熟悉的吧,趁现在时辰尚早,就罚你带我去游一游京都。”

林昆以为是什么惩罚,一听说是这回事,小胸膛一挺,大声道:“老大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让老大高兴而来,尽兴而归!”

寒晓笑骂道:“还算你小子识趣,走吧,若不能让老子尽兴,有你小子好看的。”

林昆高昂起头,一提手中缰绳,座下坐骑亦昂起头来,威风凛凛的向前行去。

此时也不过是未时刚过,寒晓倒不怕误了时辰回府,只要不是到天黑才回府,家人倒也不会责怪。

以这个世界的教育观念而言,他家人对他来说是最最放松的了,除了大是大非上对他有所要求外,平时对他甚是放松,几乎没有什么大的约束,所以他这两年来一直能够率性而为,基本上不用人监督。

当然,这主要还是建立在他非同一般人的基础上,不然,又有哪个家庭能这样放任自己的宝贝小孩那样自由?

一行人缓缓前行,不一时便到了京都最繁华的街道——西安街(本书中所有的历史及地名、实景匀与现实无关,读者请不必深究)。

此时的西安街当真是热闹非凡,车水马龙,商业发达,街道两旁个体商贩如过江之鲫,摊商林立,叫器声、叫卖声、讨价还价声不绝,好一幅繁华景象!

街道两边一间间店铺人来人往,进进出出的公子哥儿、太太小姐们络绎不绝,颇有些寒晓前世时繁华都市的热闹景象。

寒晓好似回到了前世,那种熟悉的、热闹的气息,让他置身其中,那感觉既熟悉而又陌生。

这是他这两年来第一次真正的融入到这个繁荣的世界中,让他再次找回了那久违的真实的感觉,回想两年来自己的生活,一直在一堆堆的书籍中埋首苦读,不断的吸收着这个世界的陌生知识,此时方真正的感觉到自己适应了这个世界,回想这两年来的点点滴滴,一切仿似在梦中。

林昆带着他穿梭在拥挤的大街上,这里买一串冰糖葫芦,那里买一个木头小人仔儿,这头买了一串羊肉串,那头吃了一个烧烤野味,玩得不亦乐乎。

这让寒晓仿佛再次回到了前世的童年,先前的那种如梦般的感觉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满足、轻松、写意、无忧无虑的充实感觉。

突然前方一阵喧哗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只见前方不远处正有一堆人密密麻麻的围在了一起,正在观看着什么。

众人议论纷纷,不时的有人在那里指指点点,有讥笑的、有迷惑不解的、有感兴趣的,也有不屑的,各种各式各样的表情都有之。

林昆拉着寒晓,两人十分艰难地挤了进去。

只见人群之中空出了一片空地,中间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老道士,那老道手里拿着一个酒葫芦,不时就着葫口狠狠的猛呷一口酒。

但明眼的一下就可看出他只不过是让那酒在嘴里浸了一回,却并不舍得当真大口喝下去,那样子就好象这酒就是他的宝贝**一般。

这老道面前摆着一张白布,那白布上用朱色及黑色两种颜色画了一个圆圈,那圆圈中间用朱黑两色又画了一条直线将圆圈从正中间分开,圆圈下方写了两个字“卖道”。

这奇怪的老道其实并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吸引的只不过是他奇怪行为,让人看不懂的行为。

围观的观众中有一个问道:“哎我说老道,你这是卖你自己吗?‘卖道’,那岂不是卖你这道人?”

众人皆哄然大笑,个个都抱着一付看好戏的表情盯着那老道,看他如何回答。

那老道倒也并非默然不理,而是搔头摆首的道:“非也非也,此道非彼道。”说罢又拿起那酒葫芦对着呷了一口,深深吸了一口气,十分享受的样子。

林昆看得一头迷雾,也不知这老道究竟是在卖些什么,他迷惑地问寒晓道:“老大,你知道这老道在卖些什么东西吗?”

但见寒晓正凝视着那一幅朱黑相间的奇怪“卖道”图,并没有回答林昆的提问,皱着眉头似在沉思,双眸中似也露出了迷茫的眼神。

林昆看他一向视若神人的老大此时也想不出这老道究竟在干什么,不禁对这老道更感兴趣了。

他仔细地看着那一幅图案,故作沉思状,一付若有所得的道:“老道,我知道了,你这是穷得没酒喝了,要卖了你的道观来买酒喝,对吧?”

众人又是一阵哗然,有的人竟也跟着起哄起来。虽然林昆说的是胡乱猜测的想法,但众人都猜不出,也就估且当做有道理来论了。

那奇怪老道摇摇头道:“胡闹,胡闹,真是胡闹。”说吧叹息一声,似是对于没有人能猜出自己的意图而深感遗憾。说完,又呷了一口酒,就再也不说一句话。

寒晓若有所思地问旁边一位老者道:“老人家,你知道这老道是怎么回事吗?”

那老者摇摇头道:“老朽也不知,这老道忒也奇怪,这一个月来天天这个时候就会来这里摆设这摊位,老朽也是很是好奇,也想知晓他究竟要卖的什么东西”

“可惜这一个月来提问的、回答的答案不下数百种,这老道就是摇头否认,真不懂他究竟要做什么。”说罢也是叹了一口气,显是也感到甚是遗憾。

寒晓又沉思了一会,轻轻吟道:“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

“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

“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说罢,淡淡的看着这老道,似是要把他看穿一般。

老道那见他吟到前面两句时就已眼眸一闪,待寒晓吟到中间之时他那本就无神的双眼中突然之间透射出两道精光,仔细盯着这个小孩儿,眼中充满了似是沉睡已久的狂喜,那沉静已久的心底的无奈似乎就要倾泻而出,代之的是狂热、是期待、是希翼。

强压住心中的激动,老道眼中再次射出两道精光,看着寒晓道:“那小朋友,你能告诉老道,贫道这是在售的何物吗?”

寒晓知道自己所猜的不错,于是平静的迎着那老道的眼光淡淡的道:“若小子所料不差,道长在摆售的应该是‘中庸’。”

求收藏、求推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