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9章 恰同学少年(一)

第九章 恰同学少年(一)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晃眼间,这年寒晓已经十五岁了。

在这十三年里,京国发生了几件大事。

第一件就是寒晓提出的“官办字花”全面开花,目前已在全国较发达的一百多个城镇得以推广,“官办字花”推出后,不但顺利取缔了民间私办字花,有效遏制了民间疯狂的“私花”赌风,同时在这十多年来,全国共产生了四百多个因购买“官办字花”而得以一夜暴富的“花民”。

全国经济蓬勃发展,百姓生活水平蒸蒸日上,当真是国富民强,加之朝廷通过“官办字花”筹措了大批的社会福利资金,使得举国上下形成一个“居者有其屋,耕者有其田,鳏寡孤独者皆有所养”小康社会格局;

第二件是边疆邻国履有侵犯之意,但由于工部从寒晓处获得了“风筝”技术,发明了一种战事消息传递的办法,消息传递速度比之以前的所谓八百里加急传递不知快了多少倍。

加上京国日益强大,国富民强,边疆相邻诸国在有一两个不信邪的试图强自发动战事被京**队迅速而轻易的击退并惨遭反攻之后,余国再也不敢轻掳虎须了;

第三件是寒晓托他爷爷寒老爷子将《中庸》一书上传京国皇帝,奏请在全国范围所有书院内进行教学推广。

皇帝对此事十分重视,不但允准寒老爷子所奏,同时还成立了专门的《中庸》研究院,将《中庸》之道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并印制成册,将该书做成家喻户晓的流传范本,中庸之道终于在经过几百年的沉寂之后再次得以重放异彩。

可以说,京国这十多年来是风平浪静、一片祥和景象,但是否如表面那样平静那就不得而知了。

而寒晓现在已是一个翩翩少年了,经过这十多年来对这个世界的学习、研究及适应,他已经完全融入这个世界之中,而他所修习的《龙阳经》目前已经进入了第二部分的奕道篇。

在第一部分的修习过程中,他仅是修习前面两个阶段的心篇及物篇,就用了六年的时间,而最后一个阶段的“引气”篇,他则是花了四年的时间才略有小成,仅这第一部分的修习,就花去了他整整十年的时间。由此可见此经书的难练程度了。

但自从他的“引气”篇得以大成后,他的经脉已经完全改造成功,此时他的经胳已比原来不知宽了多少倍,受强度也比之以前强了千百倍,此时他的体内容量可用浩如烟海来形容,现在他需要的就是要不断的吸收能量,从而过滤、转化为自己的内力修为。

这几年来他通过对奕道篇的不断研修,目前已有小成,从大自然吸收的能量转化成的内力正一天天壮大,此时的他已能内气外放,通身坚韧无比,给他的感觉就是自己似乎即将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了,此时他若运足内力,一两千斤重的物体他也可轻松举起。

现在寒晓是湘省岳麓书院的学生。岳麓书院是京国最有名的四大书院之一,它是专门为国子监输送人才的地方。

有人统计过,自岳麓书院成立以来,共为国子监输送人才达一千余人,其中目前在全国各地及京都任着高职的官员中有一小半以上曾是岳麓书院的学生。

可以说,岳麓书院是京国官员和社会人才的摇篮,是所有学子登上成功、大展宏图,从而在人生大道上平步青云的、一展抱负的最理想的地方。

也正因如此,寒晓才选择了岳麓书院。当然,他选择这岳麓书院并非是要以此作为踏脚石,求从此登上青云之路,以他的家世,他要步入仕途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

但寒晓目标并不仅是要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官员,他前世就是一个地级市的政府第一秘书长,已是一个正处级干部了,他前世的人生目标是坐上国务院总理的职位。

既然前世的理想已不可能实现了,那这一世的机会他是再也不想放过了。

这一世他的目标是做一个最伟大的宰相,然后为国家开疆辟土,引领大京国走上世界超级大国之列,名留青史。

而要想实现这一目标,则必须要有自己的班底,并要自己从低起步,也就是要有一批从底层开始在政治上能够拥护他、支持他的未来官员,以便让他未来的施政能够政令下行,并在官场上得以得心就手、游刃有余。

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得从书院学生抓起,因为此时的学子是最为纯洁的,也是最好结交的,但一旦进入国子监之后,那就不大好说了。

一是国家此时已对国子监的学子进行针对性的培养,学子们没有更多的时间再作他想;

二是到了国子监以后,学子们已接触到了更多的社会、更多的人,国子监中的政治斗争已是甚为激烈,在这种斗争中学子们是很难再保持其纯洁性的,到时要想才培养自己的班底,那就难上加难了。

而要在全国范围内给寒晓选一所有潜质的书院,无疑是非岳麓书院莫属。

所以,寒晓就到这里来了。

岳麓书院座落在八百里洞庭湖的君山之上,与名动天下的岳阳楼仅一水之隔。

书院占地不宽,但是延伸极长,依君山七十二小峰而建,其中亭阁楼台、飞檐雕舍、小桥流水、假山活池比比皆是,各栋建筑错落有至,腾挪跌宕,参差不齐,前后层次分明,节节高升,这些都是典型的苏州园林建筑格局。

书院有师生共计近一千余人,其中老师及教职工一百余人。

书院又分上、中、下三院,分别代表不同的学生级别,上院是三年级的书院学生,中、下院分别是二年级、一年级的学生。

但京国的教育制度与现代是完全不同的,要进书院有很大的难度,尤其进岳麓书院这样的名书院,更是难上加难。

书院的教学与古代的教学法相差不大,基本上也是数、书、礼、乐、骑射等几大学科,这些学科内容各异,涉及面广,在这里就不再一一赘述。

寒晓再次站在君山之上,俯视君山,自是另外一番滋味,遥想十多年前的那一场无端风暴,如今犹是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日,自己因君山而陨,今天到此却是要以此为基,成就自己前世未完成的事业,想来有些讽刺,但又何偿不是冥冥中早已注定?

远观洞庭湖那“远浦归帆”、“平沙落雁”、“渔村夕照”、“江天幕雪”以及日景、云影、雪影、山影、塔影、帆影、渔影、鸥影、雁影等帆湖美景,寒晓却又不禁陶醉其中。

但思及自己的神奇遭遇,不禁想到滕子京的那首词:“湖水连天,天连水,秋来分澄清,君山自是小蓬洲,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帝子有灵能鼓瑟,凄然依旧伤情。微闻兰芷芳馨,典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想起前世的亲人、爱人、朋友们,不知他们安好否?父母是否安在?他们是否为自己的无声离开而神伤过度?

以自己所知,这辈子自己是再也回不了前世了,在父母、爱人、朋友的心中,自己早就死了,人终其一生,做什么才是最有意义的呢?

既然人生充满了不可预知的变数,自己为什么不放开胸怀,尽情地享受人生呢?不然自己死后,哪里还有什么意义?死后还不是一抔黄土?

管他做甚,要做就做,想做就做,没有不可能,更没有不能,如果做什么事都想了结果怎么样,那做人还有什么意思?

“道法自然,率性而为之”,寒晓突然想到《龙阳经》中的这两句,心神之间突然豁然开朗,一瞬间想通了先前的困惑,那奕道篇突然进入了第二层“自弈自道”。

晃如他忽然仿佛与大自然杂糅了在一起,不分你与我、不论动与静、不理生与死,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遐意,那么的平和,达到了“道是自然来?疑者皆自来”的境界。

寒晓正自沉寂在功法蓦然间精进了一层的巨大喜悦之中,细细运转着体内的先天真气,发现原来吸收在体内的大自然的有些无法转化的能量正一点一滴的自行转化为自身的内力,不象以前那样需要自己运功对才能将之转化。

正静想感受着,突然后面传来了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小寒兄,原来你在这呀,让我一阵好找。”

寒晓转过身来,但见后面走来了一个少女。

。支持的兄弟姐妹们投一票吧!

本書源自看書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