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3章 骗你我是笨拉丁

第十三章 骗你我是笨拉丁

顾炎文脸上露出颇为为难的神色,在他而言,一个是皇帝有命,他不敢不为;一个是事主有求,事出有因,于情于理当应允之。

再说事主又是皇帝极为推崇之人,自己是遵皇命还是依事主所求呢?此时当真令他左右为难。

王星宇见他为难,眉头一皱,道:“此事的确是让顾老为难了,一边是圣意难违,一边是事出有因,情有可原,当如何取舍?取之舍之都不甚妥当。顾老,不若如此,我们取个折衷之法如何?”

顾炎文皱眉道:“折衷之法,却如何折衷法?”

王星宇道:“一个顾老可不违圣意而寒公子又不致于受扰之法。”

顾炎文顿时眼露喜色:“快说来听听。”

王星宇整了整思路道:“我们不防如此,这寒公子之事还是要传出去的,但由于目前寒公子还在我岳麓书院学习,暴露了他的身份对他目前的学习十分不利,我们唯有想办法不让寒公子的身份暴露即可,如此岂不是两全其美之法?”

顾炎文抚须道:“这的确是一个好的折衷之法,但要如何才能不暴露了寒公子的身份呢?”

王星宇道:“天下之大,同名同姓之人多于恒河之沙,若有人问起就说此寒非彼寒即可,不必去刻意掩饰,关键是寒公子要把握适度,不自暴身份。但有一点须得大家注意。”说着以眼色向顾炎文示意。

顾炎文自是知道他的意图,而这还是由自己说出来的为好,不然这在场诸人难保没有人不泄漏出去的,尤其是这岳阳知府李阳却是不一定听他王星宇的。

于是顾炎文赞同道:“不错,有一点是须要大家共同遵守的,那就是今日之事,在场诸人不得泄漏一字半句。否则,大伙都是知道这圣上对寒公子是极为推崇的,到时若误了寒公子之事,也即是误了圣上之事。”

“圣上以后倚重寒公子之处定然极多,若是各位因一时呈嘴舌之快泄漏了今日之事,让寒公子出了任何问题,大家都是知晓有何后果的了,在此顾某也不多说。”

说罢眼光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目光所到之处,众人皆感到一股寒意象冰针刺体一般刺进了自个儿的心脏,不禁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这一众人皆不是普通之辈,都知晓兹事体大,稍有不逊,说不定自己位置不保不说,甚至有可能人头落地。于是乎在场诸人均拍胸立誓,在此不再一一言表。

及后众人重新落座,经过一番交谈,寒晓才知道本来那顾炎文顾老只是想要见一下那个发明了那个神奇“扬声机”的人。

未曾想当王星宇一把这发明者的名字说与他听,他就急急追问寒晓的身份,当得知这寒晓乃是前任丞相寒礼问之孙时他是惊喜若狂,好象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于是才出现了前面一幕。

寒晓与顾炎文顾老谈起《中庸》之道,两人均是不禁唏嘘,两人一探讨起来竟是浑然忘记了旁边还有别的人在,说到见解相融之时不禁相拥一起,而有时见解不同时,却又争得面红耳赤,就象是两个小孩子似的。让众人都看得摇头不已,众人均想:这难道就是那“天下第一师”吗?

言谈甚欢,时间过得自是飞快,不知不觉已是亥时时分,与顾炎文定好京都相见之约后,寒晓即告别了众人回寝室去了。

往日此时寒晓早已躺在**修习他的龙阳经了,但今晚上由于与顾炎文相谈甚欢,两人年龄虽相差了近一甲子,但却结成了忘年之交,说来很有些可笑。

走在书院的回廊上,听着四周静静的夜中传来的“吱吱吱吱”的蛐蛐的叫声,感受着君山那深秋带着丝丝凉意的微风拂过自己的脸颊,一阵阵清心凉爽的感觉自心底传来,十分的遐意。

寒晓是一年级的学生,他们的寝室就在下院往后三四百米处,他们住的是较大的集体寝室,一个寝室住了三十人,正好是他们班全部男生的数量,因此倒也没有别的班级的学生参插其中。

那时是没有上下铺的,每人一个床位,倒是比现在的高低铺好上一些,不用担心上下铺同学睡觉翻身时把对方吵醒。

走进寝室,寒晓就感觉倒有点不对劲了,以往这个时候,这寝室里是绝对不会这么安静的,难道这些同学今天吃错药了,寒晓心想。

但浦一走进去,他就知道自己想错了。

他刚一进到寝室里面,立即有几个身影向他扑来,下意识的反应,寒晓小天星掌力轻轻一转,右掌轻轻一带,扑来的几人立即被他带离地面,几人同时摔在了一起。

“啊啊”声中,几声痛苦的呻吟声传来,寒晓立即知道是他的几位死党搞的鬼,听那声音,应该是杨云、匡青、李直、袁志尚等“青云直上”四人。

此时寝室的灯火早已熄灭,借着由外面传来的微微月光,寝室中的情景灰朦朦的依稀可辨。

但寒晓却是看的清清楚楚,想来是他修习龙阳经的缘故。

四人从地上“依依呀呀”的爬起,大声叫道:“老大,不用这么狠吧?”“哎哟”,刚爬起来,几人又痛的呻吟了几声。

寒晓斥笑道:“这是你们咎由自取,谁叫你们偷袭来着,不要你们手断脚断已是对得起你们了。说吧,半夜三更的,想怎么样?”

袁志尚嘿嘿笑道:“老大,有几件事,今晚你得老实交待,不然你甭想睡觉了。”

杨云抓住寒晓的手道:“我代表全寝室三十位室友郑重地问你,你不一定要回答,但不答一定不得睡觉。”

“第一,今晚与你在一起的院花江芷若和你是什么关系?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牵手?亲嘴?还是上了床了?”

“停停停停,首先,我声明我与那女孩一点关系都没有,其次,请你注意你的用词,你冤枉我可以,请不要冤枉人家女孩子,人家可是清白女儿家,给你这样一说,她以后还用去嫁人吗?最后,想到再说。”寒晓忙打断了杨云的问话道。

“切,谁相信你?一点关系没有?说与鬼听都没有鬼信呀,我们都看见了,她抓着你的手那亲妮的样子,打死我也不相信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你还是老实交待了吧,免得我们用‘狮子吼’来轮流攻击你。”

杨云等人哪有那么容易放过他,步步紧逼。

说到他们几人的“狮子吼”寒晓是领教过的,几个“八卦公”在你面前轮流讲个不停,一个讲个一刻钟的时间,这个讲完到另一个上,让你烦不胜烦,自己只有运起龙阳经才能抵制,真的让他头痛不已。

见他出了绝招,忙道:“真的没有关系,骗你我是笨拉丁行了吧?要有什么也是那丫头一厢情愿的事情,与我无关。”心里暗道:骗你丫的,反正你们也不知笨拉丁是谁,嘿嘿!这笨拉丁到体是谁?

又纠缠了一会,众人这才放过了他,杨云继续问道:“这第二件吗,就是院长大人喊你去干什么去了,不会是那老狐狸有什么特别嗜好吧?”

说罢几人一脸暧昧的看着他,看得寒晓全身的鸡皮疙瘩全都跑了出来,这几个活宝,当真是什么事都想得出来,什么话都说得出呀,这四人不应叫“青云直上”四大少,而应叫“**无耻”四人组才对。

寒晓自是不能实言以告,眼珠一转,道:“其实院长大人叫我去并不是要问我的事,而是问关于你们四人的事。”

四人同时惊道:“问关于我们的事?”

,看书贵在投票和收藏,小丁感谢你的支持!

看書罔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