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4章 暴露狂

第十四章 暴露狂

看着四人的一脸吃堑相,寒晓心里一阵得意,眼里露出了狡黠的目光,阴阴笑道:“不错,正是问关于你们四人的事。”

、李直诧异的道:“我们四个有什么好问的,老大,你不会诓我们吧?”

寒晓奸笑道:“你们不相信也无防,那我就不说了。”说着自倒在**不再理他们,装着眯起眼睛睡起觉来。

匡青一把他从**拽了起来,这小子天生神力,在寒晓未运功的情况下,一下就象是拿个玩具人偶一样把他给“拿”起来了。

寒晓也不挣扎,任他胡弄,匡青放下了他,他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照样闭着。

杨云实在忍不住了,嘻笑道:“老大,我们都知道你英明神武,高大威猛,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风度翩翩,为人高贵大方,忠肝义胆,义薄云天,你简直是我们年轻一代的偶像,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是我们指路的明灯,在老大您的英明领导之下,我等一干人一定能够青云直上,进国子监,进瀚林院,进入朝堂,我们的前途全靠您了,老大,您大人有大量,您就饶了我们吧。”

袁志尚“呸”了一声作恶心状:“老三,我鄙视你。为达目的,阿谀奉承,放弃原则,无耻之致,以后你不要告诉别人你是我兄弟。”

转过身来故作严肃的道:“老大,为了兄弟们,你还是招了吧。”

看到四人一脸的期盼,寒晓这才故作不愤的道:“好,看在兄弟们情意款款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们吧。”

在刚才与他们的嘻闹之中他就已想好了说辞,这时稍稍整理了一下,一脸遗憾的道:“听说你们前几天瞒着我干了一件大事,今天可是有人找上门来了。”

四人皆是一惊,急问道:“难道那厮竟闹到知府李阳那里了?难道没有王法了?”

寒晓道:“那倒没有,那厮不就是一个司吏目未入流的小官吗,自个做错的事情哪里还敢泄露半句,岂不是自个搬起石头砸自个的脚吗?”

“给他一百个胆他也是不敢的,只不过是他那有钱老爹在他回来后见他伤成那样,问他原因,他黑白上下的颠倒一番,倒说成自个有理了,他那老子气愤不过,就跑到知府李阳那里告了状,说我们岳麓书院的学生在得然居吃酒闹事,还把他去管事的宝贝儿子给打伤了。”

四人一脸气愤的道:“该死的这厮,自己醉酒闹事找我们麻烦也就算了,亏他还有脸去颠倒黑白来着,当真无耻之极,那后来怎样了?”

原来,前几天书院放假,刚好那天寒晓有事没有与他们一起,四人就到岳阳城去玩了,在得然居吃饭时碰到了正在那里喝酒的岳阳的一个司吏目小官王达。

王达这小子与这杨云等四人却是认识的,曾在岳阳学堂共过同学,但今年一起考试时那王达却没有考上岳麓书院。

这小子老爹是岳阳的一个大财主,见他读书不成就捐了一个小官给他做,这小子在得然居看到四人,心里不舒服,加之酒又喝多了,竟敢公然辱骂他们,说他们岳麓书院的学生都是猪猡。

被四人顶了几句后这王达竟然大失常态,呼喝一帮猪朋狗友对杨云四人大打出手,但这一帮公子哥儿却不是四人的对手。

尤其是匡青本就是将门之后,加之力大无穷,三两下就把他们全放倒了,对惹事的主儿王达自是多下了几个重手,那王达受伤倒是挺重,但四人下手也都有分寸,倒也没有把他打成内伤。

哪知王达这小子回去后竟然颠倒是非胡吹一通,他老爹心疼儿子,也没有细问就向那与他关系一向不错的岳阳知府李阳告了私状。

而李阳知道,岳麓书院的学生主动闹的事,这可能性较小,因为他知道这岳麓书院纪律极严,对犯错的学生处罚极重,一般的学生都不敢轻易闹事,而且他知道那王星宇极为护短,如果自己没有把事情弄清的话去找他麻烦很难。

碰巧这天顾炎文过岳阳,并受岳麓书院之邀前往来讲学,李阳也就陪同过来了。

这李阳也不是易与之辈,来之前早就派人把此事查得清清楚楚,过来提及此事不过是装装样子,实则是给那王星宇卖了个人情。在刚才谈及之时,三言两语早已把此事化解得干干净净。

寒晓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言及那几个是他的同学,那李阳更是趁机大骂那王达混杖,而后竟把杨云等四人夸成天上有地下无的英雄,以此来讨好寒晓。

因而此事早已不了了之了,估计这李阳回去后还会找那两父子的麻烦呢。

寒晓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实际已将此事处理妥当,此时不过是找个借口隐瞒他今晚去院长室的真正原因,此时见四人问了,遂顺水推舟地把功劳揽到了自己身上。

于是装着严肃的道:“幸好我与王院长关系尚可,他知道我是你们的同窗好友,因此帮忙顶了下来,也不让那岳阳知府找你们的麻烦了,今日过去,不过是找我循例问了个话,了解一点情况罢了,完了与王院长下了几盘棋,回来晚了一点。”

“就这样?没了?吓死我们了。”“青云直上”四人齐抚了抚胸口,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倒也不再追问那具体经过,当然对这老大更是千恩万谢,不在言下。

寝室里的都是年轻人,没有睡那么早的,几人的吵闹声早就把大家刚涌起的睡意一扫而光了,众人又不禁论起今日顾炎文的讲课,也有人谈论哪个哪个班的美女最靓,一时之间,这寂夜中平静的房舍里一下又再热闹起来。

写到这里,不得不介绍一下京国的教育制度,这京国不同于历史上的各个朝代,重男轻女是肯定有一些的,但女子一样可以读书,虽然不能入仕,但也还有许多的事业选择机会,女子只要有本事,一样可以在外抛头露面,这京国一样有许多女强人。

因此书院中倒有不少女学生,约占到书院学生的二到三成,不过由于这岳麓书院乃是湘省最为有名的书院,招生严格不说,那收费也是很高的,毕竟这是许多学子青云梦、富贵梦的踏板。

因而,平常百姓人家也不舍得花那么多钱去培养一个以后要嫁出去又不能入仕途的女儿,所以在这里的女学生大多是官宦、商贾、富贵人家之女居多,当然也有少数的一般百姓人家的女儿。

寝室热闹的气氛一直到有巡夜的老师过来后才平息下来。

寒晓躺在**,想了想今日的事情,他还是没有猜得透皇帝的真正意图。于是干脆也不再想它,想来皇帝也不会害自己吧?

在**修习了一下龙阳经,竟发现进入“自弈自道”这层以后不但是自己身上的内力、气机还是现在从外界吸收的自然之能量,自己竟然都可以自行支配,想怎么用、怎么调整都是易如反掌。

发现这个秘密以后,寒晓是惊喜若狂,以前自己只能是吸收能量,转化为内力,这过程却不由自己说了算,只能是慢慢地来,速度、多少都不由自己支配,现在不但可以自行支配,还可把两种能量互相调整,同时都可以使用。

如果说他以前达到内气外放的境界,则现在他则是达到了可控制内力及外部能量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这怎不让寒晓惊喜若狂?

这就是说他以后的内力、能量再也不愁有用尽之时了,他的内力和外界能量互相交融,可交互使用,随心所欲,随手可得,用之不遏,取之不尽,这才是真正的“自弈自道”的含意。

一夜无话,第二天,顾炎文老学究及李阳等一众官员就乘着船离开了,从此,书院的生活又恢复正常。

但书院学生对于《中庸》一典的学习热潮却被掀了起来。

同时,书院中及社会上开始流传寒晓两岁时的神奇故事,同学们自是对寒晓进行一番严刑逼供,问他是否就是故事里面的主角,寒晓当然是斥口否认,再加上王星宇院长这老狐狸的暗中配合,众人一想这书院中的寒晓好象也没有传说中那寒晓的神奇之样,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而作为这故事的主角及知情人的书院的几位领导,也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日早上,天刚放亮。

这天是书院的休息日,男孩们自古以来就有睡懒觉的习惯,尤其是今天不用上学,这寝室里此时是静悄悄,个个都还在蒙头大睡,寒晓昨晚修习龙阳经很晚才睡,所以这时也还没有醒来。

突然,男生寝室外传来了一阵极其清脆的女生声,“小寒子,你起来了吗?”

这一句“小寒子”令得睡梦中的寒晓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自动献身,这小子正在做着春梦呢,被这一声吵醒,大叫道:“谁他妈的一大早扰人春梦?还让不让人活了?”

听到女生的声音,这一群沉睡的少年们似是听到神的召唤般“哗啦啦”全都醒起来了,一个个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不知是谁大叫道:“有美女啊,大家快起来看呀!”一时间竟有人衣服也顾不得穿就跑到门口去瞄,只听“哇,暴露狂呀!”的一声尖叫传来,却原来是外面的美女看见了暴露的男孩失声惊叫起来。

整个寝室之中突然传来一阵哄然大笑之声,令这深秋早晨的寂静一下全被打破,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感谢各位大大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