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6章 目标竟是他

第二十六章 目标竟是他

这些西域人共四人,打扮甚为怪异,他们前靠在距岳麓书院这帮学生们烧烤举行活动之处约五十米处就停了下来,然后席地而坐,也不说话。这样并没有影响到这边学生们的活动。

“下面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有请我们这次秋游烧烤活动的发起者、组委会会长寒晓同学来为我们表演一个节目,大家说好不好?”杨云再次发挥他的组织煽动能力,把寒晓推向了浪口尖端。

“好!”六十多人异口同声地高呼。

“寒晓,寒晓,寒晓……”,同学们齐喊着寒晓的名字,将活动首次推向了**。

寒晓向杨云偷偷做了个“小子,算你狠”的手势,龙行虎步走到了中间。

“咳咳”两声,清了清嗓子,朗声道:“刚才徐夫子所讲的故事实是让同学们领略了一个国家在乱世之时朝廷**、昏庸无能给人民带来的无尽苦难。”

“而今我们这些莘莘学子们在我大京国英明君主的治理下,人民安居乐业,国富民强,基本上达到了‘居者有其屋,耕者有其田,鳏寡孤独者皆有所养’的太平小康年代。”

“所谓‘齐风韶韵,盛世太平’,现在正可用这八个字来概括我们大京国此时的繁荣昌盛之世。同学们,这是我们的幸福啊!我们生活在和平年代,处处处在父母家人的呵护下,父慈子孝,平安快乐,这是多么令人羡慕的事啊,我们该知足了。”

“俗话说‘福兮祸之所伏’,越是在和平年代、越是活在盛世之中,我们就更应该要有‘居安思危’的思相准备。我们要看到,西域突厥、大食、大宛等异族一直以来对我大京国是虎视眈眈,恨不得有朝一日铁骑踏破我贺兰山,侵我国土、占我大好河山、杀我国民、掠我国财、掳我妇女,以满足其狼子野心。”

“所以,我们要时刻准备着,以我们有用的身躯,堪用的才识去发展壮大我们的国家,民富则国强,国强则敌胆可震!我们大京国只有不断的壮大,不断的强大,才能永保我们的太平盛世。”

“‘人活一口气,佛争一柱香’,同学们,大家要争气啊!‘天生我材必有用’,大爱要相信自己,要不断的充实自己,自我激励、自我锤练,国家和人民处处都会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我祝同学们早日插上梦想的翅膀,放飞你的梦想,不日成就各自的不朽功业。”

“下面,我给大家唱一首歌,这是我观察生活自编自谱的(备注:纯属yy,实为剽窃前世也!)一首歌,此歌通俗易懂,易朗朗上口,大家听我唱一遍就知道了。这首歌歌名就叫‘步步高’,祝同学们早日荣登华榜,步步高升,位极人臣,为国家和人民出力。”

说完,寒晓抬起头来,充满**的唱道:“没有人问我过得好不好,现实与目标,哪个更重要,一时一朝,一路奔跑,烦恼一点也没有少,总有人象我辛苦走这遭,孤独与喝彩,其实都需要,成败得失,谁能预料,热血注定要燃烧,世间自有公道,付出总有回报,说到不如做到,要做就做最好,步步高!”

一首前世朗朗上口的“步步高”唱完,六十多个师生面面相觑。

这歌词是通俗易懂了,但是这曲调?却是众人听所未听、闻所未闻的,这二十世纪最为脍炙人口的歌曲,对他们来说却是一种新鲜事物,一种让他们一时无法了解、无法接受的新鲜事物。

“好,好一首平民化的好歌!”

秋若盈首先带头鼓掌叫起好来,处在迷惑、茫然却又感新奇等种种复杂心态之中的一众学生们顿时反应过来,顷刻之间,掌声如雷,经久不绝!

这一首平民化通俗歌曲,也将成为这个世界的第一首通俗歌曲,由此也掀起了这个世界通俗歌曲的吹捧浪潮,数年之后,竟成了一种新兴的行业,传遍大江南北,其影响之巨,波及之广,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街头巷尾,上至八十老翁,下至三岁孩童均能哼上几句。由此可见其影响之大可见一斑。这也是寒晓始料不及的。

此时前方又陆续来了两拨西域人,一拨四人,一拨五人。到了第一拨西域人停留之处,三拨人聚在一起低语了一阵,在一个番僧打扮的西域和尚带领下,一行十四人直向寒晓他们这帮学生所聚之地而来。

众师生被这帮打扮怪异的西域人所惊,齐转头回看,一时之间四下里俱都寂静下来,只听见那十多个西域人“涮涮涮涮”的脚步声。

徐夫子一见这十数个西域人来的突兀,心里暗惊,但身为师长,他不得不挺身而出,一时间也不犹豫,迈步上前,迎将上去,拱手问道:“余岳麓书院夫子徐立言,不知各位有何见教?”

那番僧旁边突然闪出一人,手轻轻的一拨,喝道:“哪里来的酸溜溜的老头,滚一边去。”

徐夫子“噔噔噔”倒退几步,收势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气喘吁吁,脸胀的通红。

众学生见这西域人来势汹汹,二话不说就将徐夫子推倒在地,均大吃一惊,互相看了一眼,不知如何应对。

寒晓迈步冲出,喝道:“呔,尔等番外之民究竟是何人?太也蛮横,不问青红皂白就伤了我岳麓书院徐夫子,胆子倒不小,竟敢到我大京国境内撒野来了?”

说罢已将徐夫子扶起,给他把一把脉,知道他并未受伤,这才稍稍放心,将徐夫子交给两个赶过来的同学照顾,随即闪身拦在了那番僧前面。

那番僧停下脚步,枯槁的眼中看不到一丝生命的意象,木然的看着寒晓,良久才道:“你就是寒晓?”那声音没有一点的生气,象是从地底传来,又似是从僵尸的嘴里吐出,沙哑而阴森。

寒晓一惊,暗道:这番僧如何识得老子?老子可是不认得他这僵尸一般的人物。当下忙摄住心神,淡淡地道:“不错,大师如何识得在下?”

那番僧本来枯槁如死尸一般的眼中陡地射出了两道如星茫一般的寒光,嘿嘿笑道:“找的就是你。”

那笑声似是从地狱而来,阴森森惨戚戚,恐怖致极。他的笑没有带动脸上一点肌肉的挪动,好似那张脸本就不是他的一样。

那番僧挥一挥手,他身后两个西域汉子猛地窜出扑向寒晓。

突听空中传来一声叱喝,一柄两尺长剑横在那两个西域汉子前面,剑花一抖,“涮涮”两声,分袭两人身上要害。两名西域汉子猝不及防,不得不同时两腿向前一蹬,飘然后退。

寒晓眼中一亮,内心狂跳,喜道:“灵云,是你呀!!”

剑光息处,一袭纯白裙裾的少女亭然玉立,那恬静淡然的自然气势,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这少女静静的站着,与天地似乎已融为一体,就象是垣古以来她就已站在了那里。

这不是这十多天来寒晓心中一直魂牵梦绕的华云阁女弟子华灵云还有谁来?!

寒晓按捺住内心的狂喜,笑嘻嘻的道:“灵云,你怎么来了?十数日不见,你清减了,但却是越发的漂亮了!”

华灵云淡淡一笑,宛若空谷幽兰般的淡然恬静。

轻道:“寒兄弟取笑了,灵云愧不敢当。这十多日来我与梁师兄一直跟踪这帮魔教众人,他们到哪,我自是跟到哪。”

这时,那华云阁四弟子梁宇已闪身拦在了华灵云及那两名西域汉子之间,严阵以待,丝毫不敢大意。

而左方不远处的树林中亦突然窜出两条人影,两三个起落之间便已至近前,却原来是龙五龙六两人。

两人向寒晓行了一礼:“见过公子!”

礼毕也不说话,一左一右站在了寒晓身边。

而礼三班的二十九名男同学也自发地集中过来,一时之间,两边人马形成了对峙局面,一边三十四人,一边十四人。

寒晓这边虽有人数优势,但这二十多名学生除了少数几人外,其余的均为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在面对这西域魔教高手之时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形式堪忧啊!寒晓脸上不禁显出一些忧虑来。

华灵云见寒晓担忧的样子,柔声道:“寒兄弟不必担心,慕容前辈及武当的虚灵道长等人也正赶来,只要我们能支持半个时辰必可扭转局势。”

寒晓点点头道:“我们只有尽力了,看来这西域魔教竟然是为小弟而来,也不知小弟哪里招惹了他们?若然今日因小弟之事令灵云你及一众同学们有何闪失,那小弟真是万死不能辞其疚了。”

华灵云首次见他这么正经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对他的印象不禁大为改观,安慰道:“同为大京国儿女,共御外敌乃是我辈应为之事,寒兄弟倒也不必太介怀。”

说罢,转过身来对着那番僧道:“和尚,想来你就是魔教霍拉堤教主御前排行第三的堤都法王了?”

那番僧木无表情的道:“小娃儿,你认得老僧?观你刚才出招,当是华云阁方南雨的‘风灵剑法’吧,那方南雨是你何人?”

华灵云见他直呼师傅名诲,也不气恼,仍是淡淡地道:“那是家师。”

这堤都法王点了点头:“方南雨的确眼光不错,收了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作了徒弟,看你姿质不错,‘风灵剑法’倒也有了五六成火候。”

说完看了梁宇一眼道:“这位也是方南雨的徒弟麽?沉稳有余、灵气不足,方南雨的‘风灵诀’你学了几成?”

梁宇听他次提到师傅的名诲,却也不气,脸上仍是一股严肃的表情,这时见问,冷冷地道:“就是只学到三四成,已足够打发你们这帮化外蛮夷了。”

堤都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冷哼:“大言不惭,待会看我把你打的爬下给爷爷我叩头。”

。欲知后事如何,请登录,更多新章节等着你。支持原创,

本書首发于看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