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7章 魔教之战(上)

第二十七章 魔教之战(上)

梁宇循声看去,一个身材魁梧、四十岁左右的西域大汉,脸腮虬髯满布,看上去十分的彪悍,正是这近一个月来他与华灵云一直跟踪的那达法王。

梁宇不愠不火,平静的道:“待会自要领教。”

堤都看着轻轻的点了点头,心道:这方老儿的弟子养气功夫都不错。眼向那龙五龙六一扫,眉头微皱,问道:“昆仑洛英洛老儿、北山风连浪是你们的什么人?”

龙五龙六看了寒晓一眼,见他未作表示,遂也不答话,静静的站在寒晓左右,似是刚才的问话跟本就与他们无关。

堤都吃了个闷葫芦,也不见他面部有什么反应,木然道:“很好,很好。”也不知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寒晓微向前迈出一步,看着堤都淡淡地问道:“不知堤三法王今日劳师动众的远自千里之外的西域来找寒某却是所为何事?寒某一介书生,自问从未与你等结过任何仇怨,可以说,今日之前,我与堤三法王应是素未谋面吧?”

堤都道:“老僧此来是要把你请回西域。”

寒晓大惊:“我与你魔教有仇吗?为何要把寒某抓到西域去?”

这是让他如何也想不明白的,这西域魔教一众十四名高手劳师动众,自千里之外的西域来到中原大京国,目的竟然是为了抓自己?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这事真是让他抓破脑袋也想不通!。

堤都摇摇头道:“这个老僧也不知,我们的任务就是将你抓回去,死活不论。”

“好一个死活不论!这是谁下的命令?”闻他之言,寒晓冷笑道。

“老僧不可说。”堤都一口将他的问话堵死了。

寒晓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名堂来,干脆不问了。冷冷的道:“要想抓住寒某,那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你尽管划下道来,让寒某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

堤都点了点头道:“不错,如果不是你自愿跟我们走,依目前的形式来看,华云阁既已掺合此事,说明你们京国武林已非常关注这件事,我们是很难走出这京国,咱们来打个赌如何?”

堤都知道自己目前尚占优劣,要想成功的完成此行的任务,就必须利用自己的优势。以目前的情形看,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必须抓住寒晓,到时人在自己手上,京国武林正派人士投鼠忌器,也不敢对自己怎样;二是运用目前的实力优势,在京国武林正派人士赶来之前用计引寒晓入瓮,让他输了心甘情愿的跟自己走。于是提出了打赌一法。

寒晓此时需要的是时间,只要拖得一时三刻,待慕容啸天与虚灵道长等正派武林人士赶来,则目前敌强我弱的局势当可扭转。所以他们现在就只能用一个“拖”字诀,尽可能地拖延时间。

想到此点,寒晓点了点头道:“你先说出要打什么赌?如何个赌法?如果可行可以考虑一下。”

堤都法王道:“我们各派出五名对手来,双方共斗五场,五局三胜制,如若我们输了,我们立时打道回府回返西域;如若你们输了你就乖乖的跟我走。如何?”

寒晓应道:“好,就如此决定。”

堤都法王道:“那好,现在就开始吧。”、

说着对着后面的魔教教徒吩咐了几句,那达法王就从后面闪了出来。大声道:“我们这边的第一场由我那达来,你们派谁出战?”

那梁宇与华灵云对望了一眼,闪身上前,朗声道:“让梁某来领教阁下的高招。”

那达冷笑道:“原来是你这大言不惭的小子,好,就让那爷来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少他娘的整天在那里吹牛。”

梁宇淡然道:“是不是吹牛,待会自见分晓。”

那达嘿嘿冷笑,也不说话,右掌于胸前微画了一个小圆,捏了个法诀,突然如闪电般的向梁宇拍来。

梁宇淡淡一笑,喝道:“好个‘小无相功’,就让梁某来看看你有多大的斤两。”右掌运点足“风灵诀”,不闪不避的迎了上去。

这两人对决的第一招就来了个硬碰硬。

两人的手掌在空中发出了“吱吱吱”掌刀刺破空气之声。周围的空气一瞬之间涌动外挤,站在十米之外的众人都感到有一股强大的气压冲了过来,那二十多名礼三班学生不禁被那气压冲得往后退了三两步。

一个是西域魔教十三法王中的高手,一个是华云阁阁主的四弟子,两人代表的分别是西域武林和京国武林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

两人的手掌并没有想象中的在空中碰到一起,而是在相距约有半尺左右时停滞,未再能前进一分。

“波”的一声巨响,两掌之间迸发出巨大的掌劲,方圆十步之内霎时劲气狂卷,地上的沙石被卷往空中,一时间飞沙走石,将交战的两人淹在其中。

紧接着又是“波”的一声响,两条人影飞向空中,在空中连续后空翻转一千零八十度,方才落将下来,那达、梁宇两人落地之后均“噔噔噔”后退三步这才站稳。两人均见胸前起伏,脸胀的通红。

这第一回合,两人势均力敌。

两人都暗自惊佩对方的强大的内家真气,均不敢再持小嗣对方之心。

那达法王未作调整,刚一站稳,但见他怒吼一声,身形自原地腾空而起,人在空中,双脚前后一蹬,在空中横飞向前,瞬间便到了梁宇上空,双掌似闪电一般连续击下。

梁宇也是未来得及调整翻涌的内息,匆忙之间连提真气接掌,“嘭嘭嘭……”接连十几声掌劲接实之音连续传进众人耳中,交战中的两人衣衫“涮涮”作响,地上十五步之内沙石被冲击而起,犹如火药爆炸一般向四下迸射,两人真气迸发激起的沙尘满天飞舞,宛如刮起了一股强劲的龙卷风,天地为之变色。

就在这火石电光之间,两人已交换了二十余招。那达法王在空中不断的变化着姿势,而梁宇却是两脚原地不动,招招硬接,连接那达在空中攻出的二十多招。

再战几招,只听梁宇狂吼一声,双掌猛然上击,两人四掌再次于空中对接在一起,“嘭嘭”两声巨响,只见那达法王身形向后翻滚,远远的飞了出去,落地之后却也无法稳住身体,“噔噔噔噔噔”连退五步,而梁宇的双脚却深深的陷入土中。两人同时“卟卟”两声吐出两口鲜血,那达面色苍白,而梁宇则是红极而紫。

华灵云冲了出去,扶住了梁宇,焦急的问道:“四师兄,你怎么样?”

梁宇强自将一口涌到口中的鲜血吞了下去,淡淡的道:“没事,师妹请放心。那达那厮也不比我好到哪去。”

华灵云却看出他受了极重的内伤,如若再战,恐有性命之忧。于是对着堤都道:“大师,这一场不打了,打和如何?”

堤都自是看出两人都受伤不轻,恐无再战之力,于是点点头道:“好,这一场算打平。”

那达吼道:“那爷还可再战,姓梁的小子,咱再来大战三百回合。”

梁宇怒道:“怕你不成?放马过来。”

堤都瞪了那达一眼,那达似是甚怕这三法王堤都,见他眼一瞪,悻悻收回即将到嘴边的话,不敢再言语。

梁宇见他不再发话,也不再讲话激他,他自知自身的情况,此时实无再战之能,若不及时调息疗伤,这伤恐怕以后将更难治疗。于是在华灵云的搀扶下坐到一边调息疗伤。

这第一场双方打成平手,这对华灵云这边非常不利,梁宇恐无再战之力,即使是能够再战,恐怕要想能蠃一场十分困难。

自己这边只剩下自己一人和龙五龙六两人,那寒晓她又不知深浅,连龙五龙六也不知武功如何,自己上去至多可蠃一场,她对那堤都实是没有任何把握。如若自己出场,堤都也出场,则恐怕这一场自己就要输了,输了之后是否还有再战之能现在可说不得准。

正思咐间,寒晓道:“灵云,下一场由龙六上吧。”

似是与她商量,但语句之间隐隐透出了一股上位者的威严,令人不知不觉间自然而然的跟随他的想法。

华灵云不自觉的应道:“好吧。”

龙六见寒晓安排他打这一场,兴奋的冲了出去,大声道:“西域来的秃驴,你们安排谁来受死?快快叫他过来,让你爷爷早日将他送往西方极乐去见如来佛祖。”

“口无遮拦的狂妄小子,让你狼爷爷来收拾你。”一阵似狼嚎一般的声音传来,声到人到,但见从魔教众人之中闪出一个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