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8章 魔教之战(下)

第二十八章 魔教之战(下)

此人看不出年龄,似乎在四十岁上下,身高足有近两米,手握一支狼牙捧,身着一件灰色袍子,一张瘦长的马脸,鹰勾鼻,“冖”型大嘴,眼睛闪烁着绿色的光芒,象是野狼的眼睛,整个人散发着凶狠的狼的野性,带着一股阴森森的气势。

此人正是魔教十三法王中的排行第六的狼惊,真是人如其名!

龙六嘻嘻笑道:“未想到你爷爷一上来就能屠狼,实是妙极!”

狼惊“傑傑”笑道:“口出狂言的小子,让你狼爷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说罢手中狼牙捧一挥,似泰山压顶一般砸向龙六。

狼牙捧在空中发出了冲破空气的呼啸声,气势十分惊人。

龙六身形一闪,拔地而起,一阵连环踢腿攻向狼惊所必救要害之处,以攻代守,以快对重,正是对阵重兵器时的上佳妙法。

狼惊手中狼牙捧再变招式,躲过龙六的一番攻击之后,双手紧握狼牙大捧,自下方抡起,狼牙捧带着他运足的十成内力直击尚在空中的龙六,试图以这石破天惊的一招将龙六击落。

龙六朗笑一声,空中的身体竟借着狼惊上击的劲力向后上飘退。

狼惊一击无功,招式已用老,新招未出之际,龙六却已攻将上来,凭着轻灵的身法不停的在狼惊周围转,兔起鹊落,轻灵飘逸,就是不与狼惊接实,气的狼惊是哇哇大叫,却也拿他没办法。

这狼惊的优势本就是他雄厚的内力及其天生神力,这龙六却似是看出了这点,只与他展开游击战,东击一掌,西踢一腿,将与狼惊接实之时却又闪开,不断地消耗着狼惊的内力。

狼惊看着自己象是被龙六当猴子一样耍,心里那个气呀,恨的他咬牙切齿,但偏偏又想不出应对之法,他心里便快要被气炸了!

突然怒吼一声,狼惊改变了战术,身体象饿狼一样跳起前跃,狼牙捧带着厉啸直击龙六,一股无比强大的气势向龙六直袭而来,龙六都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这正是龙六一直在等待的机会!当狼惊沉不住气,舍己长示敌于短时就是他的最好时机!

这时,龙六反攻了。

身形在一瞬之间似鸿雁一般贴地飞起,未再借助任何外力,堪堪躲过了狼惊的强大一击。将落未落之时,足尖轻轻一掠地面,身体再次腾空,犹如雄鹰一般向狼惊落地之处掠去。这正是北山风连浪闻名天下的轻功身法“苍鹰飞渡”!

华灵云击掌喝道:“好一个‘苍鹰飞渡’!”

说时迟那时快,龙六在空中已展开攻击,不再是先前的轻点闪避打法,漫天的掌影如落英缤纷一般将狼惊覆盖其中,只见漫天掌影,不见人影何处。空气之中不断传出“啪啪啪啪”的声音,想是两人在激战中有人已然中招。

突然人影一散,正在激战中的两人分开了。漫天的掌影、狼牙捧影、激迸的真气,瞬间尽都消失,龙六腾空两个空翻落于地上,狼惊“噔噔”后退两步,手抚前胸不停地喘气,突然“卟”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面色惨白,已然受了重伤。

这一场显而易见,龙六蠃了。

一众学生一阵欢呼,相拥庆祝,叫好声经久不绝。

龙六虽蠃了,但这狼惊给他的感觉实是太强,自己利用身法优势连续击中他二十余掌,几乎每一掌都感觉击在了钢板之上,反弹力道将他手都震麻了。最后自己运足十成功力连连六掌击在了他的左胸同一部位这才凑功。自己也被其反弹力道震的气血翻滚,受了一点内伤。

两边赌战,寒晓这边目前是一平一胜,优势稍显。

龙六一下来,龙五已掠到了前面,淡淡的道:“我来向大师讨教几招。”

堤都见己方一平一负落了下风,却也并不紧张,见龙五叫战,遂上前一步,合掌道:“老僧候教,阁下如何称呼?”

龙五淡淡应道:“在下龙五。大师请!”说罢拉开架势,两脚不丁不八地摆了一个姿势,右手微微自然前伸,左手轻轻收于身后。

堤都一见龙五摆出的这个姿势,面色立时凝重起来。

在堤都看来,龙五的这个姿势是一个宜攻宜守的架势,两脚自然分开,看似自然无任何特别,但却是一个最好的进可攻、退可守的态势,全身找不到一丝破绽。

堤都连续调整了几个姿势仍然未找到好的进攻方位,于是干脆双眼一闭,养起神来,两人均是一动未动,突然之间,场面一下静了下来,针落声可闻。

过了一会,堤都似是考虑到自己时间不多,心中已想到了办法,陡地双目一睁,枯槁的脸上两道星芒似的寒光迸射而出,喉咙中突然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

“吼……”

二十步外的众人突然感到耳膜一痛,二十多名学生不禁双手捂耳,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有几人忍不住蹲了下去抱头低嚎。

“佛门狮子吼”寒晓暗道。见这二十多名学生的痛苦之状,可想而知首当其冲的龙五所受之力是何等的强大。

龙五所摆的姿势看上去自然,其实他早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全身内力已布满,随时准备迎接堤都攻击。

但他未料这堤都竟然有这佛门狮子吼神功,所有的精神都集中于堤都的行动上,提防他会出什么招,却未能防住这力透华盖的狮子吼,虽能及时运功抵挡,集中的精神却不禁微微一松。

堤都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只要龙五的精神稍有松懈,就定然会露出破绽,有破绽,那就是他进攻的最佳时机。

堤都就是掌控了那稍纵即逝的一刹那,瞬间出手,一记掌刀落处,龙五狼狈接下,后退几步,黯然道:“大师神功,龙某爱教了,甘拜下风。”说完退了下去。

这一场,没有精彩的打斗,但寒晓几人都知道,那才是最凶险的。如龙五不认输,结果不勘设想。

龙五的任务是保护寒晓,目前他也知道,他们需要的是时间,而不是拼命,拖得一刻,他们就多一分胜算。当然,并不是不能拼命,到了该拼命之时这些铁峥峥的汉子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三场下来,一平一胜一负,双方战成平局,仅剩下两场,看似是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其实唯一的一点优劣已离寒晓他们而去。

剩下的这两场,估计堤都是独自一人出战。这边只剩下寒晓和华灵云两人未战,两人能够取胜吗?谁也不敢保证。

华灵云不待寒晓出声已闪身而出。长剑轻握手中,轻舞了一个剑花,脆声道:“大师,华云阁弟子华灵云前来领教。”

说罢剑走轻灵,微微一抖,五朵剑花缓缓飘向堤都法王。

堤都不敢托大,默运“龙象波若功”,手捏法诀,似扇子一般轻轻扇了两扇,那五朵剑花便象风中飘荡的花朵一样被扇了出去,飘荡之间消失无踪。

华灵云剑势再变,一招“风灵剑法”中的“风兮魂兮”接连递出,手中之剑挽出一个又一个的剑花,泛眼之间已形成数十个剑花旋转着飞向堤都,就好象那堤都是一个吸盘一般自动将这数十个剑花吸引过去,煞是好看。如果不是知道两人这是在作生死之搏,众人还以为是在看一场别开生面的魔术表演呢!

但此时众人却是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了,他们知道,在这每一朵美丽的剑花里面以及在那剑花飞向的吸盘中心,暗藏着无数的凶险,每时每刻都可能会有血红色的雾雨洒出,那时,将是有人流血受伤之时,或许还可能会有生命的陨落。

堤都法王手捏法诀,双手作拈花状,两手如拈花般的一拈一放,再拈再放,瞬时之间便已甩出了无数的指劲,而每每都射在了那不断飘来的剑花之上,指到花散,散落无踪。

两人就这样不断的一个在造着一朵朵美丽的花朵,一个在摧毁着一朵朵美丽花朵,看上去当真是一件世上最为残忍之事。

看着一朵朵美丽的花儿飞溅消逝,众人既担心又感概。看上去这哪里还是一场生死之搏?简直就是一个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花开花落谁人怜,聚散离别苦相思呀!

寒晓看着那一朵朵美丽的剑花从诞生到陨落,不过只在须臾之间,也不禁感叹这美好事物生命的短暂。而这一幕幕,在眼前却是那么的真实,那么地摧人哀叹悲心间?

难道人的生命不也是这样的吗?寒晓不禁心有戚戚焉。

,还望收藏。下一章主人公寒晓的处女之战,敬请关注!欲知后事如何,请登录,更多新章节等着你。支持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