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31章 梦?

第三十一章 梦?

华灵云一探寒晓的脉搏,见他的脉搏已经十分微弱,似断似续,时涩时滑。

华灵云刚才已喂了两颗药丸给寒晓吃过,也不知当时他在初受重伤之时是否吃了下去,自已当时伤心欲绝却是没有注意过。即使是吃了下去,看来效果并不大,寒晓仍在昏迷之中。

自怀中再取出那瓶丹药来,从中倒出两颗要给寒晓服下。这是华山华云阁特制的疗伤药,平时效用是极大的,但寒晓在所受之伤如此之重的情况下,是否有效?她不敢保证,心有戚戚。

药放到寒晓嘴边时,她却犯难了,因为昏迷中的寒晓根本就无法将药服下。

“该怎么办?他吞不下去。”华灵云看了江芷若、秋若盈一眼,为难地道。

三女面面相觑,这的确是一个大大的难题!

最后还是秋若盈提出了一个建议:“不如用嘴对嘴喂给他吧,这样他定吞得下去。”

“主意不错,但由谁来喂?芷若妹子,不如你来喂他吧,你跟他最好了。”华灵云大含深意的道。

江芷若顿时满面嫣红,脖子根和耳朵都红透了。这个平时看上去活泼开朗、大胆开放的小姑娘也有不好意思之时!

“这……羞死人了,还是华姐姐你来吧,小寒子最喜欢你了,该由你来喂他,他知道了一定高兴的不得了。”江芷若难得的露出了一丝腼腆。一张小脸蛋儿嫣红如霞。

想到喂他时嘴对嘴的羞人情景,华灵云亦不禁满面的娇羞,久久说不出话来。

“我来。”秋若盈的大胆自荐,让华灵云、江芷若两人为之侧目,眼睛都睁得大大的,犹若铜铃!

“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为这世俗的礼教不好意思,再不喂他吃下去恐怕他就要死了。”秋若盈一脸的肃穆。

华灵云、江芷若两人对望一眼,均从对方脸上读出了愧疚。

从华灵云手中接过药丸,塞进寒晓的嘴里,秋若盈红如樱桃的小嘴轻轻地印在了寒晓的嘴上,一口津液渡了进去,“咕噜”一声,药丸已滑进了寒晓的咽喉之中。

站起身来,秋若盈虽说的轻松,却也已是一脸的霞红,犹若那满山开遍的杜鹃。

华灵云再无顾忌,将寒晓扶将坐起,盘膝坐在他后面,双掌运足“玄灵诀”真气,轻轻地印在寒晓的背心之上。

真气一入寒晓体内,却令华灵云大吃一惊!

进去的真气犹如大海沉石一般不见了踪影。寒晓的身体就象是一个浩瀚的海洋,深邃而广阔。

华灵云不信邪地再次加强真气输入,结果还是完全一样。

收起双掌,华灵云稍稍作了一下调息,然后再次印在寒晓的后背灵台穴及神堂穴之上,运足十成的“玄灵诀”内力,如潮水一般涌入寒晓的体内。

这次终于有了一点反应。

寒晓体内一股若有若无的真气正慢慢地聚集起来,顺着华灵云输入的真气缓缓在经络中行进。

慢慢地,被堵塞的经脉一处一处的被两股真气疏通,半个时辰之后,两股真气已能在寒晓体内运行小周天。

运足十成的内力不间断地输出,此时的华灵云早已是强驽之末了,脸上已没有一丝的血色,对于寒晓极度受损的内腑却再也没有能力去疏通。

此时的寒晓除了体内聚集起一小部分真气、通畅了一小部分经脉之外,大部分的被阻经脉仍然没有得到畅通。

也就是说,此时对寒晓的治疗仍没有起到根本性的作用。寒晓仍然没有脱离危险。

正当华灵云力竭将要放弃之时,寒晓的体内却突然发生了神奇的变化。

寒晓本来如若空谷一般的丹田深处突然出现了一股完全不同于前的真气。

这股真气初若涓涓细流,缓缓而出,片刻之后越滚越大,越滚越强,瞬时之间竟然如涛天巨浪一般席卷而来,与华灵云“玄灵诀”的玄坤之气汇合在一起。

华灵云只觉得寒晓的这股真气似乎与自己的真气极为熟悉般,两股真气一接触,竟似是朋友相见般欢快地跳起舞来一般,飞快地搅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寒晓的那股奇异的真气竟散发出一种强大的极阳之气,那股气似有一种奇特的吸引力。

那是一股强烈吸引异性的吸引力。

与寒晓有身体接触的华灵云首当其冲,那股奇异的真气透过她手上的经络瞬间反噬,片刻之间已散布她的全身。

随着那股真气的在她身上的极速游走,华灵云全身出现了极其微妙的变化,她的灵识渐渐迷糊,整个人仿似走进了梦中。

正在旁边焦急的看着华灵云为寒晓疗伤的秋若盈、江芷若两人也突感异样。初尚未觉,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感觉却越来越浓,越来越真。

寒晓身上突然之间散发出一股摄人心神的奇异的气息,瞬间便将毫无准备、渐入异感的两女吞噬,不知不觉间两女的灵识亦渐渐迷糊,感觉走进了梦中。

而处在昏迷之中的寒晓也在做着一个梦。

一个奇怪的春梦,一个发生在他与三个女孩子之间的春梦。

梦中,他走到一座神仙洞府之前,那洞府处在深山之中,周围云雾飘渺,四处巨树长青,灵气四溢。

此时从洞府里面袅袅走出两个丰姿婀娜的仙女,仔细一看,却是江芷若和秋若盈!

两女向他盈盈一揖,一阵清脆柔软的声音缓缓入耳:“相公你终于回来啦,可想死我们姐妹了。”

“相公?”寒晓一阵迷茫。

“一年前相公与我们三姐妹拜堂成亲,洞房花烛夜时,相公气我们三姐妹争风吃醋,一气之下四下云游去了,害的我们姐妹伤心欲绝,以为相公不要我们了。”秋若盈轻轻泣道。

“三姐妹?成亲?洞房花烛时跑了?会是我?我会做这种傻b蠢事?”寒晓更迷惘了。

他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理由会做出秋若盈嘴中讲述的是男人都不可能做得出的蠢事来。

“相公回来就好,三妹何必再提那陈年旧事惹的相公不开心呢?我们还是快快扶相公进洞府休息吧,相公在外餐风露宿了一年,想必受了很多的苦,我们该好好服候好他才对。”江芷若拉着他的手道。

“二姐说的对,相公快快进去,大姐这一年来可是想你想的憔悴了许多,你最是疼大姐了,见了包管你会心疼的不得了。”秋若盈拉住他的另一边手娇道。

“大姐?大姐是谁?不会是灵云吧?”寒晓迷迷糊糊地跟着她们两人进了洞府。

这是一个华丽而宽阔的神仙洞府,洞中仙雾弥漫,鲜花盛开,姹紫嫣红,绿水潺潺,四季如春。

“好一个神仙府邸,这是我的家吗?”寒晓暗赞道。

“相公,你可回来了,可想死我了。”一条人影扑将过来,一个酥软曼妙的身躯紧紧地依在了寒晓身上。

这个酥软的身子在他身上软磨缠绕,令方刚热血的寒晓顿时热血沸腾,小寒晓立刻清醒的抬起头来。

轻轻的捧起那张宜恬宜嗔的迷人脸庞,这不正是自己一直以来魂牵梦萦的华灵云小宝贝还有谁来?

玉人在怀的感觉让寒晓感到越来越真实。

“就当这是在梦中吧。有便宜不占我还是男人吗?”寒晓想道。

,望请多收藏!欲知后事如何,请登录,更多新章节等着你。支持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