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34章 惊闻噩耗

第三十四章 惊闻噩耗

一声怒吼声传来,寒晓听出是龙五的声音,心中不禁大急,对秋若盈、江芷若两女说了声“你们两人慢慢赶过来,我先赶去帮忙。”说着放下两女,双足一蹬,身形掠出,一条淡淡的人影如轻烟一般消失在两女的视线中。

只见一片山坳下,龙五独战那达三人,另外两名道士打扮的青年一人独战一个魔教教徒。

龙五似已受了重伤,身手步伐已有些滞慢蹒跚,但仍拼命地阻击。那达等三人不时想从他的身侧冲过去,但多次配合均未果,因为他们暂时无法应对龙五那拼命的打法。

看情形,如若那达三人不是想前往追截寒晓等人,而是合力先对付龙五,此时龙五应该早已败落。

寒晓在远处眼光一扫,已知战况。那两个青年道士对战的两名魔教教徒双方实力应是相差不远,短时之内不会有危险,反观龙五这边却是情况危急。

那达三人冲不出龙五的拦阻,不禁怒起,对龙五的进攻一波强比一波,龙五在身体受伤之下已有不支之象。

那达瞅准龙五一个空门,大吼一声,一招小无相功中的“了断尘缘”狂击而出,直奔龙五胸口要害而去。

而另外两个魔教法王一左一右攻到,龙五应暇不及,显看便要伤在那达掌下。

说时迟,那时快,寒晓全身真气运至极至,身形如闪电般掠到,大喝一声,左掌一记太极旋劲拍向龙五右侧一人,右掌掌刀成半弧状击向那达的必救之处,正是“小天星掌”中的一招“沾星吐月”。

右侧一人乍闻声响,寒晓掌力已到,未及攻击龙五,右掌反手甩出,与寒晓掌力反方向接实。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那人右臂已被寒晓掌力击断,惨叫一声蹬蹬后退,左手扶右肩,面呈痛苦状。

那达见寒晓那掌的威势,已然大惊,心道:这小子先前被堤都击成重伤,怎地不到几个时辰便似没事了一般?

此时此情却不容他多想,寒晓右掌已然攻到。

那达沉吼一声,攻向龙五的右掌陡然改变方向,迎向寒晓击到的右掌。

虽是在仓促之下突转方向,但力度丝毫未见稍减,瞬间便已与寒晓的掌力接实。

“嘭”的一声闷响,那达虽已舍弃龙五改接寒晓这一掌,但由于重心突然改变,实难掌握得好,加上寒晓经与华灵云进行阴阳双修之后功力大进,又是正面出力,那达“噔……”连退十多步方才站稳,气血翻腾,体内真气乱窜,内腑已然受伤。可见寒晓这一掌的威力之巨。

龙五见寒晓无事返回,似已无事一般,霎时精神大振。没有了右路及前路的威胁,他大吼一声,全力迎向左侧攻来的那个魔教法王,一时间两掌接实。

“波”的一声巨响,那人被他突然激起的内劲反噬,闷哼一声,倒退五六步,翻倒在地。

“公子,你没事了?”龙五激动的道。

寒晓的伤势是他一直放心不下的。先前寒晓所受的伤他很清楚,当时即使有灵丹妙药并施救及时也会有性命之忧,而此时的寒晓觉似是完全未受伤一般,怎不让他激动、不让他惊喜!

这些说来话长,但也只不过在火石电光之间,那达败退,另外两个法王受伤退下,龙五惊喜出声,这一切只不过是在眨眼之间。

那达本自咐寒晓必已重伤在身,只要追上他即可手到擒来。此时见寒晓不但无事,功力更似是大增,不禁心中大骇。

那达一看这形势,目标是不可能达成了,若再不撤退说不定会损失惨重。于是大声的叽哩咕噜说了几句。

另外两人听后,急攻几下,趁隙退出,五人脚步毫不停留,转身退去,眨眼之间已不见了踪影。

寒晓关心龙五的伤势,也不追击,任由他们离去。

龙五一见寒晓已然无事返回,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体内那股气一懈,突然“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瘫倒下去。

寒晓忙伸手扶住,惊问:“龙五哥,你怎么样了?”

龙五抹了一下嘴边的鲜血,强笑道:“公子放心,这点伤还要不了我老龙的命。”说话之时脸色已非常苍白。

寒晓扶着龙五的手,突感体内气机窜动,潜意识的想到什么,暗叫不好:难道自己对男人也感受兴趣不成?

随着龙阳真气的展开,他也随即释然。心中同时一喜。原来他发现了龙阳真气的另一个功能!

他的龙阳真气透过手指缓缓传入龙五体内,似一条蛟龙一般在龙五的体内经脉游走。那感觉就似是蛟龙在水中遨游。

不一刻,龙阳真气便把龙五的全身经脉走了个遍,几处因伤受损而形成堵塞的经脉也全都被他找了出来。

好神奇的龙阳真气!寒晓有些不相信自己的判断,于是指着龙五胸前偏下的“俞府穴”问道:“龙五哥你是否感到这里疼痛?”

龙五点头微弱地道:“是,公子怎知?”

寒晓颔首道:“那是手厥阴心包经受损。”

接着又指着他的腹下“大赫穴”道:“这里也疼痛?”

见龙五又点点关头,道:“那是足少阳胆经受损了。”连问了几处,龙五均给予了肯定,寒晓这才相信了龙阳真气的这一新的功能。(注:本书所述经脉之论,因作者所知有限,其中难免会有错误之处,还请书友勿深究。)

寒晓不禁大喜,自己的龙阳真气神奇若斯,自己岂不是拥有神医的神断之能了?不知道这龙阳真气能不能医治这些伤呢?

想到就做。他试着运气冲击那些受阻的经脉,结果却令他喜忧参半,有高兴也有失望。

一些受阻程度较小的经脉他还能勉强冲开,但是那些如刚才胸部的手厥阴心包经及腹下的足少阳胆经受损较严重的地方他却是没有办法冲开。

想起一些神医的治疗手法,他估计要配合一些药物或是针灸治疗才会有效果。

但是他给龙五冲开了那些受阻程度较小的经脉后,龙五已较先前好转不少,加上服用了华灵云给的华云阁特效疗伤圣药,脸色渐渐红润,已能站起来自行走路。

寒晓这才有时间去注意那两个道士兵打扮的青年。打揖问道:“在下寒晓,不知两位道长如何称呼?”

其中一个年纪稍长的道士单掌擎胸道:“无量寿佛,原来是寒公子,贫道武当门下松青子,这位是我师弟松灵子。”

寒晓再次拱手道:“原来两位是虚灵前辈门下高徒,失敬失敬。”

松青子回了礼,看着龙五道:“道友想必是昆仑洛英洛老前辈的门下高徒吧,道友好厉害的‘络手印’。”

龙五见他看出,也不隐瞒:“家师正是洛英,在下龙五。”

几人见过礼,寒晓这才问起前方的战况。

龙五道:“有慕容前辈和武当虚灵前辈及门下三位高徒相助,谅是不会有甚闪失。不过……”。

说着看了寒晓一眼,欲言又止,表情有些凄然。

寒晓大惊,猛的抓住龙五的双肩:“出什么事了?”

龙五重伤未愈之下哪经得起他的这一抓,脸上顿现痛苦之状,斗大的汗珠瞬间渗出:“公子……”

寒晓这才知道自己激动之下用力过猛了,忙放开抓住他肩膀的双手:“龙五哥,对不起,我心里着急,弄痛你了。”

龙五这才松了一口气,叹道:“在两位前辈及武当几位高徒赶来之前,你的那班同学不知是何原因突然情绪失控,不听劝告冲出去与魔教众人拼命,结果……”

“结果怎样?”激动之下寒晓又抓住他的肩膀,突然间醒悟又匆忙放开,焦急之情溢于言表。虽然龙五说不知道是何原因令得他们班的同学突然情绪失控,但寒晓却知道那都是由于他的原因,他的同学才会情绪失控的。

“战死四人,重伤七人,轻伤十八人……”说到这里龙五再也说不下去了。脸色铁青,神情悲凄,又带着深深的惋惜、心痛。

寒晓脑子“轰”的一声,当即昏厥。

龙五忙将他扶住,惊道:“少帅……”,心急之下他又忘了掩饰寒晓的真实身份。

惊慌间忙用拇指按住他的人中穴,轻按几下,寒晓悠悠醒转过来。

呆了片刻,寒晓突然间站起冲出,双手高起,仰天长啸。

啸声悲切云天,在山峦之间回荡,久久不绝。

长啸之后,寒晓也不跟龙五几人打招呼,身形一闪,突然如闪电一般向前冲出,瞬间便失去了踪影。

龙五大骇道:“不好,公子情绪失控,只怕要出事,我们快走。”说着拖着重伤未愈的身躯向前追去。

。支持原创,想看更多新章节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