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40章 江南行

第四十章 江南行

寒晓醒来之后第三天,寒老爷子已先行返回京都。行前自是交待寒晓到江芷若、秋若盈家中之时要守礼知尊,莫要话人予柄,早日回返家中等等之话,寒晓一一应了。

上得岳阳码头,五人买了两匹马,雇了一辆马车,这才向离此最近的江芷若的家而去。

寒晓一行五人,一车两骑经过数日行程,这一日终于踏入了江南渔水之乡。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进入江南之地,寒晓不禁想起了这一首描述江南美景的诗句。

一路行来,丘峦起伏,这里的丘峦与黄河以北的丘峦相较,更富于诗情画意。那看去毛茸茸的丘峦,绿中夹着黄的茅竹、松柏和水杉,在初冬里尤显朗清。

凭窗远眺,远方连绵的山峦由远而近,层次分明,由淡及深,黄绿之色亦渐清晰、明朗、润泽,仿若水墨丹青一般令人心醉。

沿途经过的村庄、田野,处处可见青碧的水塘,水塘中往有人工喷泉,令塘中水儿活了起来,塘中之鱼肥美而活跃。清风拂过,塘中的白茭莲儿迎风飘动,煞是迷人。水面阵阵涟漪泛起,催化水中山影,尤显山青水媚。

那一方方田畴,此时正是秋收刚过之季,田地之中尚残留着丰收的痕迹。听着江芷若说到春时那田园里那黄色的菜花、淡雅的紫藤花、白色的马兰花在风中竞相开放之美景,寒晓及秋若盈不禁神往。

不一日,一行五人终于来到的江芷若的家乡,美丽而富饶的人间天堂、著名的渔水之乡—杭州。

杭州,地处京杭大运河南端,是有名的七大古都之一,自然神秀,山水旖旎,素有“人间天堂”之美誉。

杭州西湖是最有名的湖光山色美景之一,也是杭州被誉为“人间天堂”的重要原因。著名诗人苏东坡曾云:“天下西湖三十六,就中最好是杭州。”

杭州西湖以其秀媚、淡雅又富有灵性而被骚人墨客吟颂千秋,然仍使人感叹“古今难画亦难诗”,可见杭州西湖之美实是画诗难表。

西湖有许多美丽而著名的景点,如断桥残雪、平湖秋月、柳浪闻莺、双峰插云、苏堤春晓、三潭印月、花港观鱼、南屏晚钟、雷峰夕照、曲院风荷等等。

后人曾分别有诗为赞,其中对于江南雪之诗寒晓还记之甚为清楚:“江南雪,轻素剪云端。琼树忽惊春意早,梅花偏觉晓香寒。冷影褫清欢。蟾玉迥,清夜好重看。谢女联诗衾翠幕,子猷乘兴泛平澜。空惜舞英残。”如今想来,甚是向往,可惜此时只是初冬季节,要看这江南之雪是有些不大可能。

晌午时分,一行五人终于到达江府。

江府座落于杭州西街,门前一对大狮镇守,张牙舞爪,眼若铜铃,甚是威武。漆红大门宽可六人并排而入,府第红墙璃瓦,气势磅礴,甚是宏伟,显见是一大户人家。

到得门前,守门的家丁一声吆喝:“小姐回来了。”早有家丁丫鬟冲出迎接。见得马车停下,忙上前侍候着。

“小姐回来了,一路上颠簸拂尘,怕是累坏了吧。”一个乳娘打扮的妇人伸手搀扶着几人下了马车,对江芷若说道。

“环娘,可想死小芷了。”江芷若下得马车即扑入那叫环娘的妇人怀中撒娇。看来她与这妇人的感情甚好。

“让环娘看看,我们的小芷若是胖了还是瘦了。”环娘捧起江芷若的小脸蛋儿怜爱的道。

“哎哟哟,怎的瘦成这样了?这天杀的书院不让我们家小芷若吃饱吗?心疼死环娘了。”环娘轻抚江芷若的脸蛋儿心疼地昵喃着。

“都是想环娘想的来着,一想到环娘小芷就吃不香、睡不好,所以就瘦了呗。”江芷若调皮的道。

“瞧你这丫头嘴儿甜的,就会哄环娘开心。”环娘笑呵呵的道。

眼睛一瞥寒晓、秋若盈两人,“哎哟哟,好俊的哥儿姊儿呀,是你的同学麽?还不快给环娘介绍介绍,别失了理数。”这环娘嘴巴好似停不下来一般,依依呀呀的说个不停,显得甚为健谈。

江芷若拉过寒晓、秋若盈介绍:“这是小芷的朋友寒晓,这位是小芷的好姊妹秋若盈。”

又介绍那妇人道:“这是我乳娘环娘,她最是疼我,人可好了。”说着又撒娇地抱着环娘的手臂,笑意盈盈。

寒晓、秋若盈上前见了礼,环娘笑呵呵的左瞅右看,上下打量,看得寒晓都有些头皮发麻,这环娘才道:“哎哟,你看我这老婆子胡涂的,客人来了尽在这大门外叨唠,岂不怠慢?寒哥儿、秋小姐大家快快请进府来了吧。”

早有家丁接过马缰,丫鬟接过行礼,将几人迎进府来。龙五龙要付车资,一个管家模样的汉子将他拦住,抢着付了。龙五无奈只好随后跟了进去。

入得府来,进门两侧各站了四名丫鬟,见了五人进来,纷纷躬身行礼:“小姐好,尊客好。”迎接场面甚是隆重。

到得前厅外,一声欢呼声传来“小妹回来了”,一条人影冲了出来,到了江芷若面前紧紧地将好抱起,兴奋不已。随后走出一对中年男女。

寒晓抬眼看去,只见那先前冲出之人是一个青年,看年纪约莫二十一、二岁,眉青目秀,甚是俊朗。那一对中年男女,男的神清骨秀,女的丰韵卓越,甚是不凡。想必就是江芷若的父母了。

江芷若见到那美妇人,立时撑开那青年的手臂,早已扑将上前,搂着她的脖子,娇声道:“娘亲,可想死女儿了。”想到先前所经历之事,不禁潸然泪下。

美妇人怜爱的轻轻拍拍她的后背,轻抚她的长发,嗔道:“瞧你这丫头,都这么大了还哭鼻子,也不怕客人笑话。”想是也甚想念女儿,说着亦不禁眼角微现泪影。

江芷若流了一会儿泪,好得多了,此时见她说了话,调皮地看了寒晓一眼道:“女儿才不怕呢,都是自己人嘛。”说着一想不对,一时间小脸不禁红了。

“自己人?”美妇人大有深意的看了寒晓一眼,“好俊的哥儿”心中暗道。那是越看越顺眼,越看越爱,正是“丈母娘相女婿,越看越爱”。

寒晓被她看的不好意思,忙上前见礼:“这两位想必是伯父伯母了,小侄寒晓给两位请安。”秋若盈亦跟着上前见了礼。

江芷若忙予引见。那中年男子正是以一手混元手成名的江扬远,那美妇人是她母亲江杨氏。那青年是她二哥江风行。

这混元手是一种至刚至阳的武功,当年江成天(即江芷若的祖父)以此功夫在泰山之役中也为正邪之争出了不少力。

这江家也是武林世家,但这混元手只适合男子修习,女子除非是体质奇特,否则就是修习了亦不会有大的进展。因而江芷若虽学了,但功力却是不深。

江扬远回礼道:“寒贤侄、秋小姐都莫要客气,来到杭州,江府就是你们的家,你们就把这当成你们的家吧,千万不要拘谨才是。”

打量了龙五龙六一眼道:“这两位小兄弟如何称呼?”

寒晓道:“这是小侄的随从。龙五哥龙六哥,过来见个礼吧。”说着给二人引见。

江扬远道;“观两位步履沉稳,气机外溢,想是学武之人吧。”

龙五谦逊的道:“学过一些粗浅功夫,难登大雅之堂,怎敢与江大侠相比。”

江扬远道:“龙兄弟谦虚了。”又道:“你们看我,光顾着说话呢,怠慢了。各位快快请进。”说着将几人引进了厅中。

。支持原创,欲知后事如何,请登录,更多新章节等着你。

本書首发于看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