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41章 见家长

第四十一章 见家长

进得厅内,众人分主次落座。丫鬟奉上去尘之茶,盈盈退去。

江扬远吩咐管家安排了给众人歇息的厢房,这才道:“寒贤侄几位一路周车劳顿,颠簸风尘,辛苦了,这杭州你们可是第一次来的吧?”

寒晓茗了一口茶,道:“不辛苦,多谢江伯父关心。小侄等果然都是第一次来到杭州,这一路行来山峦秀丽、乡村渔火,好不挠人。

“这江南水乡,相比北方的尘燥风干,果不相同,置身其中,令人顿时生出悠然闲得之感,入得江南数日,小侄都生出在此长住之念了。这次到来,倒要叨扰伯父几日,把这杭州美景尽数游玩一番才不虚此行。”

心内却暗道:前世之时这杭州也不少来过,不知与现在相比,有什么不同呢?

江扬远笑道:“这江南天气果然不同于北方,贤侄等难得到一回杭州,这是叔叔的地方,自当尽一下地主之宜,几日时间哪里够了,须当多留些时日才行,我让芷若和风行带你们好好的去游玩一番。

“这杭州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名胜古迹自是不少,包管你们玩了以后留连忘返。这叨扰二字,贤侄以后再也休提。你们是芷若的朋友,这儿就是你们的家,莫要客气。”

寒晓见他说的亲近,问道:“小侄从来都不知道客气是什么东西,伯父,你知道客气是什么吗?”

说罢两人对视大笑起来,一时间气氛顿显轻松。

这江扬远共有两子一女,江芷若最小,江风行排行第二,上面还有一个哥哥江风贤,主要负责打理江家的生意。

这江家虽是武林世家,但主要还是靠经营一些生意来维持。在江南一带,江家的生意涉及甚广,有造船、瓷器、造纸、印刷等当时比较发达的手工作坊生意,可说在整个江浙一带都算得上是大商贾,是大户人家。这些一路上江芷若曾较详细地跟寒晓提过。

笑罢,寒晓又道:“那小侄等在这里先谢过二哥了。”说着向那江风行打了一揖。

这江老二似是性甚贪玩之人,见其父安排了这等美差给他,高兴得不得了。见寒晓行礼,兴奋的道:“寒兄弟不必客气,小兄对其它方面不敢说,但说到玩却最是精通,包管让你们在这里玩得尽兴,乐不思蜀。”

江杨氏斥道:“寒小哥儿还请不要见笑,我家这个风行呀对正事就是提不起兴趣,早些时候叫他帮助他大哥打理些生意,他就是提不起精神来。安排他去帮忙,你猜他去做甚么?成日里只顾跟那些雇员们聊天,要不就是在那睡觉,对这风行,我们还真是头疼呀。”

江风行抗议道:“娘亲,你们这就不懂了。这叫联络感情,与员工打成一片。你看他们哪一个不是跟孩儿好得不得了?”

江芷若驳道:“二哥看你得意那个样,他们那是看你这二公子的身份,不好与你怎样,你以为还真的跟你来真的来着?你就别臭美了。”

江风行脸一红,讪讪道:“小妹呀,你又来臭你二哥,二哥知道你那嘴巴子厉害着呢,能不能在寒兄弟他们面前给二哥留些面子。”

江芷若嘴一嘟,道:“怕什么,小寒子他们又不是外人。”看来她已把自己当成寒晓的“内人”了。

江扬远道:“好了,客人面前,你们两兄妹也来斗嘴,多没礼貌呀。”

满含深意的看了寒晓一眼,问道:“贤侄是哪里人氏,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呢,能与叔叔说说吗?”

寒晓心道:入正题了,见家长仪式正式开始。遂道:“小侄是京都人氏,父母、爷爷奶奶都还健在,家父是寒成忠。”

江扬远大吃一惊,一时间嘴张得极大,说不出话来。

“威武大将军、兵马大元帅寒成忠?你爷爷是前任太师寒老爷子?”江扬远一愕之后不禁肃然起敬。

在京国提到这两个名字,知道的无不尊敬。尤其是寒成忠,十多年前出征抗击胡人入侵,立下了不世奇功,让京国百姓得以安居乐业,稍有良知之人无不感激涕零。听闻这少年竟是他的公子,怎不令他惊喜肃敬。

见寒晓点了点头应声“是”,江扬远又道:“贤侄莫非就是那近来相传,两岁之时就提出了官办字花、风筝传息之法、献中庸予传之京国而造福天下万民的那个寒晓?”

这武林中声名甚响、向来颇为冷静的江扬远此时亦不禁有些激动。这传说中的神奇人物竟然到了他的府上,而且还是他女儿的朋友,还有可能是他未来的女婿,这如何不让他不激动。

寒晓淡淡的道:“那些民间流传之事都是有些夸大了,小侄只不过是尽了一些绵薄之力,哪有传说的那样神奇。”

这一句话无异是承认了他的身份。当然,对这未来的岳父大人,他又怎可隐瞒。

与闻厅中诸人,除了江芷若、秋若盈等人,无不愕定当场。这传说中的神奇人物,竟然就是面前这一个少年。众人无不惊叹。

一愕之后的江扬远、江杨氏自是笑的合不拢嘴。这样一个少年将来会是他们的女婿,这是先前如何也让他们想不到的。

寒晓等人来之前,他们也收到了江芷若传回的家书,知道女儿要带一个朋友回来给他们看。

这“看”字自是意义非凡,实则为“相”字,相女婿之意也。他们虽早有准备,但今日所闻所遇之事无不让他们惊喜莫名。因而自是笑逐颜开,嘴儿难拢。

江风行走上前来,奇怪地打量着寒晓,道:“寒兄弟,我怎么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你有什么不同的,除了人长得俊一些,皮肤比我好一些,没有什么特别的呀?”

江芷若忙冲上前去把他拉走:“二哥,你这是干什么呀,这样看着人家小寒子,你看,小寒子都被你看得不好意思了。”江风行这才悻悻退下。

不过这一段小插曲倒是把众人给逗乐了,众人的谈话一时也轻松起来。自然,这一出“见家长”、“相女婿”之戏也以双方皆大欢喜收场。

五人一路风尘仆仆,自是累了,用过饭后,自有家丁带他们下去歇息。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寒晓尚在睡梦之中,门外突然传来“啪啪啪啪”的拍门之声。江芷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小寒子,该起床了,今天我们去西湖玩儿。”

寒晓昨晚其实因为想一些事情,很晚才睡下。此时还睡得迷迷糊糊的做着春梦呢。

听见拍门声,寒晓在梦中应道:“让我再睡一会,天还未亮呢。”

江芷若不理他,又“啪啪”地拍了两下,说道:“再不起来我进来了。”

寒晓迷糊应道:“门又没锁,自己进来。”

“吱吖”一声门被推开,着一身黄色裙衫的江芷若冲了进来。

江芷若见他未睡醒,猛的掀起被子,大喊道:“懒虫起床啦!”随即惊叫一声,掩面转过身去,叫道:“小寒子你耍流氓。”|

原来寒晓睡觉之时习惯只穿一条内裤。此时被子一掀开,一具男人的身体完全暴露在江芷若的面前。

而那条宽大的内裤下,小寒晓此时却是一柱擎天,正高高地昂着头。

江芷若又怎知每个正常的男人在早晨醒过来时都是生理**最为旺盛之时,这一柱擎天乃是正常男人的见证。江芷若一见之下怎不羞得满脸通红。不过说也奇怪,这小妞却并没有跑出去。

寒晓被她掀开被子,倒也清醒过来,心道这算什么,以前我们寝室中有好几个同学还习惯**呢。再说了,你又不是没有见过。

想着,看了看江芷若那婀娜迷人的身影。那身段凹凸有致,曲线玲珑。

瞬时本想压制下来的小寒晓更加膨胀起来,体内龙阳真气无比的活跃,于是不禁道:“芷若,你过来一下。”

江芷若虽然羞涩,却也不忍逆他之意。侧身倒退着走到床旁道:“快快穿上衣服,羞死人了。”

寒晓突然伸手抱住她把她拉倒于**。江芷若嘤咛一声,不敢作声,突感一张滚熨的嘴唇已印在她的樱桃小嘴上,一只似乎带着魔力的手正隔着衣衫攀上了那酥软的玉女山峰,瞬间她感到全身酥麻,不禁呻吟出声。

“不要!”,欲拒还迎的声音更激起了寒晓的**,尤其对于这个曾与他有过合体之缘的少女。

寒晓烫热的手伸进她的衣裳,穿过肚兜轻轻占据她那丰满的酥胸。温暖、酥软而富有弹性的胸脯带来的**之感正逐渐侵袭着寒晓的灵识、神经,一时间两人均意乱情迷,什么礼教之言早已抛之九霄云外。

寒晓翻身而起,将身躯压在她的身上,伸手便要将她的衣裙解开。

。支持原创,欲知后事如何,请登录,更多新章节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