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47章 传世佳肴

第四十七章 传世佳肴

“切磋厨艺?”朱福镇憨厚的脸上露出喜色,本自暗淡的两只小眼迸射出兴奋之光。却又有一些疑惑,心想这么个公子哥儿真的还会做菜么。

寒晓心道这朱大哥果真是一心只在“厨”字上呀,一提到“厨”字便于平时判若两人,难怪他做的菜那样好吃。点点头道:“不错,小弟想与朱大哥切磋一下厨艺。不过事先声明,小弟对于这做菜之事却是生疏得紧,材料刀工之事却是要劳烦朱大哥相助。”

朱福镇兴奋的道:“那是小事,公子只管吩咐一声,所需准备定按公子所说的备妥。却不知公子要咋与俺切磋呢?”

寒晓笑道:“小弟闲时偶从古书中学到一道菜的做法,所述之美令小弟垂涎已久,无奈苦无材料,今日到得西湖,突然想起了这道菜所需的主材料大多来自于杭州西湖,因此便生此大胆想法。

“你我二人各做一道菜请大家品评,看谁做的更让大家满意。大哥你看咋样?”

与这山东汉子说话,不知不觉也参了一两句山东方言进来,感觉挺有趣,而却让朱福镇倍感亲切。憨笑道:“就按公子说的。”

听到寒晓要与朱大厨切磋下厨做菜,江芷若拉住他低声问道:“小寒子,你会做菜吗?究竟行不行啊,不行可别逞能,输了可是要丢面子的。”

寒晓笑道:“有什么丢面子的,我又不是大厨师,与杭州第一厨比拼切磋厨艺就是输了有什么打紧了,谁会说我,再说这又不公开。”

江芷若噘嘴道:“到时输了可别不高兴。”

众人来到楼外楼的大厨房,不禁暗叫一声不得了。这楼外楼的厨房看上去长宽都足有四丈,内中各样厨具一应俱全。

此时已过午,厨房中倒不甚见忙碌,只有七八个助厨、切菜工在那忙着准备晚上的材料,对众人进来似若未见。

寒晓暗赞道:这才是专业的队伍。

朱福镇道:“公子要做什么菜式、准备些什么材料,但请吩咐,俺最拿手的菜还是杭州的菜系,俺还是做这个宋嫂鱼羹。”

寒晓笑道:“请恕小弟卖个关子,这菜名嘛先不说,小弟见你这里有春芽龙井这一道菜,想你这里做有冰窖吧?”这是当时的习惯,一般一个大的酒楼都会做有冰窖以用作冰镇一些生冷易变质的材料。

朱福镇道:“楼外楼这么大的生意当然做有冰窖,不然如何能保证那千奇百怪的客人的口味需求。”

寒晓道:“那就劳烦朱大哥帮小弟准备西湖大河虾四斤(注当时的四斤约等同于现在的两斤),龙井新芽茶一小抓,鸡蛋清一只,还有绍酒、生粉、葱、猪油等材料。”

又道:“大河虾请去壳挤肉,用清水反复搅洗至虾仁雪白,滤干水后盛入碟内放盐和蛋清搅拌至粘时加入生粉拌匀腌等到着。其它的事小弟自己来做。”

不一会,所需准备材料均已到了寒晓的面前。只见寒晓将龙井新芽茶用滚水约一小杯泡开,过得一会,滗出茶叶约大半两样。

寒晓拿起那铁锅,轻轻一拈量,还好,甚是顺手。他自重生以来虽甚少进厨房,但前世之时吃的多,见的多了,这一世又生在大元帅府,各种菜式倒是很少未得尝过的,自己也会几样拿手好菜。

加之近来龙阳经修习日深,于自然之道领悟更多,感觉世间万物皆尽包含在龙阳经所述之中,一草、一木、一土、一石,皆有其自然道理。

锅、铲一拿在手上,龙阳真气溢开,便觉得这厨房之中的一炉一灶,一碗一碟尽属自然,尽合自然之道。于是乎空然间有如神助,架锅、起火、取材、煨炒均是一气呵成,不带一丝拖泥。

手时而锅铲翻飞,时而筷子迅划,众人看来,犹如看一场华美的舞蹈,先不论他做的菜怎样,仅是看他的动作,已是一种享受。

片刻之间,只见他起锅、熄火,装碟,然后“咣铛”一声放下锅、铲,一碟热气腾腾的菜出现在众人面前。

但见那碟中虾仁玉白,鲜嫩;芽叶碧绿,清香,色泽雅丽,似是一件精美的工艺品。光是看那卖相,众人已是垂涎三尺,食欲大增。

那边朱福镇亦已起锅装蛊,一蛊色泽鲜艳,凝若瑶浆的宋嫂鱼羹出现在众人面前。

寒晓道:“我们这里都是自己人,尝过说了也不算,为示公平,我建议我们请外面的客人一齐来品评如何?”

朱福镇道:“中,这公平。”言罢吩咐店中之人将两样菜肴端了出去。

来到一楼大厅,那掌柜朗声道:“各位兄弟姊妹叔伯们请了,今日我楼外楼新烹饪了一道菜肴,与原来楼外楼极为驰名的宋嫂鱼羹一道请众位品评,看哪样菜肴更合大家的口味。”

说着吩咐店小二将那两样菜放于一张桌子之上。每桌邀一个客人上前品评。

听说楼外楼有新菜式出场,一时间楼外楼沸腾起来。二楼三楼的顾客亦尽皆下来凑热闹。

“我先来。”一个中年男子抢先上来,尝了一口朱福镇烹制的宋嫂鱼羹,赞道:“味美之极,滑而不淡,稠而不沾,甜而不腻。果然是极品。”

接着挟起另一碟中一颗虾仁,放入口中,咀嚼两下,突然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厅中上百客人见他之样,自有人问道:“怎样?味道怎么样?”似恨不得亲自上去取而代之,这也太撩人心骚了。

那中年人一言不发,眼望众人,似是在说,你们上来试试便知。

有人自忍不住抢将上去,亦是先尝了那宋嫂鱼羹,再挟了一颗虾仁放于口中咀嚼两下,又露出与前面那中年人同样的表情来。

无语更是挠人心。那每一桌派出的代表哪里还呆得住,自按顺序上前一一尝了,一时间尽皆愕在当场,上前品评的数十人竟然没有一个说得出话来。

朱福镇见此情状,不禁更为好奇,忍不住行上前去,挟了一粒虾仁并着一根龙井嫩芽放入口中,顿时露出与众人一般的表情。

厅中百余名客人此时都屏住呼吸看着这个杭州第一厨,想听他如何评品这道菜。

良久,朱福镇方道:“香、嫩、纯、软,滋味独特,食后口清,胃开,回味无穷,实是人间美味不过如此,为什么先前俺就没有想到这样配合烹饪呢?寒公子,俺认输了。”

又头问道:“公子,这道菜叫啥名?”

寒晓道:“就取两样主料为名,就叫龙井虾仁吧。”

客人中尝过这道菜的有人问道:“朱大厨,你们什么时候推出这道菜呀,真是太好吃啦,你们推出我一定带我妻儿一起来吃。”

“是呀是呀,几时推出?”一时间喧哗一片。

那掌柜的看着寒晓,满脸乞求之情。

寒晓对他点了点头,他立时象捡到了金子一般对众客人说道:“我们楼外楼会在三天之后推出这一道‘龙井虾仁’菜肴,希望到时各位都能够来品尝。谢谢大家!”

在一片喧哗声中,寒晓等人再次上了三楼。那掌柜和朱福镇两人屁颠屁颠的紧随其后。

进得厢阁,朱福镇兴奋的道:“寒公子,你真的会教俺做这道菜吗?”那掌柜的亦是一脸希翼地等着寒晓的回答,否则刚才自己应承了客人,到时不能兑现,自己岂不是左右不是人?

寒晓笑道:“小弟今日提出这切磋之意,本就有意将这道菜的菜谱从楼外楼始令之传诸于世。

“古人说得好,‘独悦乐不如众悦乐’,一道爽口的美味佳肴自当让天下人都能品尝得到那才不负其美味。

“我京国推崇的乃是道家思想,小弟感知甚深,修善自身,推己及人,待会小弟自会将这龙井虾仁烹饪之法授予朱大哥你。”

那朱福镇及掌柜见他答应,自是千恩万谢不在话下。

这道龙井虾仁取材简单,烹制本就不难,加上朱福镇独对烹饪的热衷及过人天赋,不到半个时辰,这一道前世中清朝时期才出现的菜肴在京国自寒晓之手传诸于世。

寒晓见朱福镇已完全领会,长自松了一口气。心想终于又完成了一件小事,这道菜终于也可以跨越时空了。

其实这道龙井虾仁是前世之时寒晓甚为喜欢的杭州菜之一,当时到杭州之时他还专门请教了杭州的大厨,学了这道菜的烹饪方法,不想今日摆上用场的竟是在这异世京国,在此他倒成了这道菜的创始人了。想来心里不禁有些得意,心道咱也过了一回大厨之瘾。

众人出得楼外楼之时已是傍晚时分,走时那楼外楼掌柜及朱福镇自是恭恭敬敬的为他们送行,心中对寒晓的感激那是难以言表。临走之时自又提醒众人小心那冯经伦前来寻仇。

出了楼外楼,江芷若兴奋的道:“小寒子,你还真行呀,还会做菜呢,回府后你也做这一道龙井虾仁给我们尝尝。”

寒晓笑道:“美人之命,小生敢不从尔?回府之后我定再显身手,让你们都一饱口福。”

一路上倒是未碰见那冯经伦带人来找麻烦,但江风行却心知这小子绝不会就此善罢干休,麻烦上门只不过是早晚之事,这他倒是不惧,就怕到时被他老爹责骂。

到得江府,管家正在门外等候,一见几人回来,忙迎将上来,焦急的道:“哎呦我的二公子呀,你可是终于回来了,你们出去游玩可是惹了什么麻烦了,杭州府十多名官差都找上门来了,正在厅里候着呢。老爷交待了,问二公子一声,如果事态严重的请二公子先躲上一躲。”

江风行心里格登一下,心道麻烦还是上门来了,但愿爹爹看在寒兄弟的面上不要过份责罚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