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48章 江家大少

第四十八章 江家大少

江风行道:“没有什么大事,那些官差说了些什么?”

江管家道:“就是他们什么都不说老爷这才着老奴在此等候于二公子,说先问个明白,免得到时乱了阵脚。”

江风行道:“没有什么事,是那冯公子无礼在先,我们中只不是给了冯经伦那小子一点小小的教训。”

江管家惊道:“你们打了冯知府的公子,这事还说不大?我看二公子还是先避一避的好。”

江风行冷笑道:“没这个必要,我倒要看看这姓冯的小子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管家,我们进去再说。”

那江管家无奈,只好由得他。道了声“老奴先去禀报老爷”,先行去报信去了。

进得大厅,只见十多个捕快正坐在厅中喝茶等候,江扬远在堂上坐着,也在喝着茶。

见江风行几人回来,一个捕头模样打扮的中年人拦了上来,问道:“谁是江二公子江风行?”

江风行抢步上前道:“我是,不知官差大哥有什么事找小弟呢?”

那中年人道:“我是杭州府总捕头周旺,奉知府大人之命前来捉拿今日在西湖楼外楼分居之上打伤冯公子的嫌犯。不知今日是谁动手打的冯公子和他的随从?周某要请他回去协助调查。”

龙五上前一步,淡淡的道:“那冯经伦是我龙某打的,怎么,打一个调戏妇女的人渣还要被抓起来吗?”

那捕头见他气势不凡,不知是何来头,问道:“敢问阁下是何人?哪里来的?”

龙五淡淡的道:“我是何人还轮不到周捕头来管,我看你还是回去吧,龙某不会跟你回去的,那冯和权若想找我,让他自己来见我。”

“大胆狂徒,知府大人的名诲也是你这等人能直呼的吗?”边上一个捕快大声喝斥。人也欺近过来。

江扬远见状忙过来制止,道:“周捕头请了,能否给江某个面子,这几位都是江某的客人,我看这事就算了吧?”

从龙五的话中江扬远已明白定是那冯经伦见色起异,落在寒晓等人的手中,龙五龙六两人虽说是寒晓的随从,但瞧他们的气势,江扬远猜想他们身份定然非同一般,搞不好还是大内侍卫。于是劝那周旺见好就收。

周旺道:“江老爷,不是我姓周的不给你面子,但知府大人有令,周某不敢不从,江老爷还是不要为难在下了。”

龙六冷笑道:“就凭你们这十多人也想请我们去知府衙门吗?太不自量力了吧。”

“让我来拈量你有多大斤两。”一个捕快越众而出,伸手直向龙六抓来。

龙六见寒晓淡然不动,于是放了心。见那捕快抓来,也不闪避,待那人的手将要碰到他肩膀之时才用右手食中两指轻轻一夹,拿住他手上的脉门,反手一扭,即将那人的手臂扭到身后,传来“呀呀”大叫。

那十多个捕快看到前面那人轻易被制住,均一拥而上向龙六扑过来。

龙六冷笑一声,挟着前面那人的手并未放开,左手捉住后上最先扑上的那名捕快,一拉一扭一推,登时将那人扭过过来,喝了一声“去”,那人便似是身上装了弹簧一般向来路弹去。“嘭嘭嘭嘭”四声闷响,弹出去接连撞倒四人。

龙六左脚飞快踢出,几乎是同时踢在两边冲过来的两名捕快膝盖之上,那两人重心猛的一失,头前脚后平平向后飞去,又是“嘭嘭”两声,撞倒后面两人,四人同时摔倒在地。

此时后面又有三人伸手抓来,龙六左手左一拉、右一扭,顷刻之间便将那三人扭搅在一起,呀呦直叫,动弹不得。

这些个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抓、击、扭、推、缠、带一连串动作干净利落,未有一丝拖泥带水,不过一句话功夫,这冲上来的十二人尽数被他击倒的击倒、制住的制住,力道之巧、方位拿捏之准,无不令人惊叹。

周旺见状自是大惊失色,他带来的这十三人固然武功不怎样,但也都是经过训练的,平常之辈这些人一人对付两三个人不在话下,但在龙六手下不过是一句话的功失尽皆吃了瘪,这龙六究竟是何来路,武功竟厉害至斯?

周旺拔出腰间佩刀,正要上前,龙五突然从腰间掏出一块腰牌,轻轻一丢,直向他缓缓飞来。

周旺见状忙运劲于右掌将那腰牌接住。但觉入手时一股力道自腰牌上传来,全身猛地一振,霎时一张脸涨得通红。暗道:好强的内力。

翻过手中腰牌仔细一看,突然间面色大变,头上冷汗涔涔冒出,当即单膝跪下,举起那腰牌,颤呼:“卑职杭州府捕头周旺叩见大人。卑职不知是大人在此,冒犯了大人,还请大人降罪。”说着头也不敢抬起,冷汗犹自不断冒出。

龙五拿回那腰牌,收入腰间,淡淡的道:“今日之事我不想追究,你回去回嘱咐你那主子,行事不要太过张扬,否则,苦果自食。”

周旺也不敢抬头望他,颤声道:“是,卑职一定将大人的话带到,多谢大人不罪之恩,卑职告退。”说着躬身站起,往门口退去,并打了个手势,退出厅门后方才转身而去。

龙六在龙五亮出腰牌之时便知没有来玩了,早已将那被制住的四人放了,周旺一走,众捕快亦战战兢兢的跟着退走。

江扬远见了这龙六的武技,再看到周旺见了龙五那块腰牌之后禁若寒蝉的反应,心中更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心道这龙五龙六定然是大内侍卫无疑,而且官位还必定不小。

江扬远拱手笑道:“龙六兄弟,好俊的身手。”

龙六笑道:“江大侠见笑了,只不过是几个会些粗浅功夫的小捕快,龙六一时技痒,在江大侠面前献丑了。”

江扬远哈哈笑道:“龙六兄弟过谦了,看龙六兄弟出手,力道、方位无不恰到好处,绝无一丝多余,这莫非便是北山风前辈的‘狼擒’三十六式吗?”

龙六道:“江大侠好利的眼睛,不错,家师正是北山风氏。”

江扬远笑道:“江某有幸目睹这三十年来未现江湖的绝技,当真是眼福不浅。不过,龙兄弟也太见外了吧,这大侠大侠的,老哥我可是担当不起。”

龙六道:“不敢。”说着瞥了寒晓一眼,意示身份不可乱。

江扬远见他如此,心中会意,也不再深求,于他们的身份亦不追问。

江扬远向江风行问起今日之事,江风行一一说了,江扬远听罢叹道:“这冯和权对其子宠溺至斯,早晚会自食恶果。”却也没有责骂江风行,这于江风行而言,倒是头一回享受这待遇。

正说话间,突然外面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是不是我们家的小公主回来了。”

话声刚落,便见一青年阔步跨入,一进厅门便即大笑道:“真是我们家公主回来了,今儿上午我接到消息,当即放下手中之事,快马加鞭从海盐赶了回来。芷若,可有记挂大哥。”

寒晓循声望去,只见那青年约莫三十岁上下,方面大耳,浓眉大眼,双目有神,面露坚毅之相,予人一种说不出的信赖之感。

这青年见厅中还有这么多人在,一愕之下笑道:“还有客人在呢,芷若,是你的朋友么?快给大哥介绍介绍。”说着先与众人拱手见礼,这才上前向江扬远道了声安。

江芷若冲了上来,牵住他的手撒娇着:“大哥,芷若可是天天都想着你哟,你可有惦记着小妹呢?我看是没有吧,大哥心里一定是整天只想着田家大小姐了。”

这青年正是江家大少江风贤,闻听江芷若之言,不禁老脸一红,讪道:“小妹你又来取笑大哥,还不快快给大哥介绍一下你的朋友们。”

江芷若这才拉着他到了寒晓面前,介绍道:“这是我朋友寒晓。”

又指着江风贤道:“小寒子,这是我大哥江风贤,人称江南五指。”

“江南五指?”寒晓愕问道,心道好奇怪的外号。

看書王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