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50章 顽疾

第五十章 顽疾

以后数日,江风行、江芷若陪着寒晓、秋若盈等人将杭州城的美景尽玩了个遍,自也把杭州有名的大大小小的美食、小吃尽尝遍。

而寒晓交待江风行暗中派人侦办之事亦已差不多完成,寒晓打算再呆上两三日便告别前往秋家继续“见家长”之行。

这晚众人游玩归来,用了晚膳,也都累了,尽皆早早上榻歇息。

寒晓在榻上运了一会功,感觉自与华灵云等人合体及与华灵云真正的阴阳双修之后,龙阳真气是一日强过一日,吸收大自然的气机时过滤得更为细腻,许多以前没有必要进行转化的自然之气已能自行过滤排斥在体外,行功之效日见事半功倍。

收功之后,寒晓感觉对周围的万物生机是那样的有感应,觉得自己与它们本就为一体,他仿佛感受得到屋外草木的呼吸,以及他们血液流动的微妙搏动。那种奇妙之感,与活物予人之感是完全不同。寒晓亦不禁沉浸其中,神游物外。

寒晓正沉浸其中,感到神清气爽之时,突然听到到江家后院有异动,有几人正在忙忙碌碌,进进出出,似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因为相距甚远,寒晓却是不能听到他们说些什么。

寒晓不禁感到好生奇怪,这江府一直以来都是平平淡淡的,不象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的预兆呀,难道是突发之事?

担心会发生什么事,寒晓起身穿衣出门,喊了龙五龙六一起自往江家后院去。

到得后院门前,刚巧看见江风贤急匆匆地从院内出来,寒晓忙拦住问道:“大哥,出什么事了?”

江风贤一脸忧虑的道:“老爷子病情突然恶化,着管家去请了徐大夫,现在还不见来,大哥我心里着急,所以想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寒晓惊道:“老爷子有病么,怎的从未见芷若提过?得的什么病,严重吗?”

江风贤内心甚急,也不及跟他细说,道:“详情容后再述,老爷子就在后院,寒兄弟你们先进去,小兄我去催一下管家。”说罢急匆匆的赶出去了。

寒晓三人往内院走去。到得最后的那几间厢房,但听得一间房里传来江扬远焦急的声音:“这青平也真是的,请个徐大夫也请这么久,真是急煞人呀。”

进得房门,只见江扬远正在榻前走来走去,状甚焦虑。江风行、江芷若均在榻前,一脸的焦色。

榻上躺着一个老者,虽是十分枯瘦,但一张脸儿却甚是干净,房中亦是收拾得很是整齐。

那老者此时全身正在不时的抽搐,状甚痛苦。寒晓一见,觉得似乎与前世见过的中风症状极为相似。于是走上前去,道:“江伯父,这大夫还未来,小侄还略懂一点医理,让小侄来看看。”

江扬远此时亦是束手无策,见他前来,象是溺水之人见了救命稻草一般急道:“贤侄你快快给老爷子看看,这十多年来叔叔还未见老爷子这般过。真是急煞我了。”

寒晓也不说话,上得前去,轻轻抓起老爷子的脉搏,一股真气缓缓输出。依寒晓所想,这中风之疾应是血液上输入头部之时由于血管闭塞而供应不上所致。于是他的真气首先从手阳明大肠经、手少阳三焦经、手少阳小肠经等手三阳常经探测。

一探之下,果然发现手少阳三焦经自关冲穴而起,经中渚穴而至阳池、三阳络、天井、肩髎、天髎诸穴均有不同程度的闭塞,而手阳明大肠经、手太阳小肠经两条常经亦不同程度出现闭塞的情况。

寒晓感觉到自己龙阳真气到达江老爷子头部肩髎、天髎两穴之时,体内真气突然活跃起来,那种感觉就象当初为龙五疗伤之时一样。寒晓大喜,正要进一步催动真气给老爷子作更深入的探测,门外突然传来江风贤的声音:“徐大夫请来了。”

话音刚落,江风贤已携了一个老者进来。但见那老者一张脸儿有些惨白,气喘吁吁,两脚还在轻轻发抖,显是被江风贤拉着急赶而来。

这徐大夫虽然赶得气喘不已,却也未见有甚不满之色,进得房内,提了药箱快行几步,到得榻前。

寒晓见大夫到了,这时也已收功,他也想瞧瞧自己探测的是否准确无误。

那徐大夫放下药箱,当即拿起江老爷子的脉搏仔细地把起脉来。过得半晌,方才放下,也不言语,从药箱中取出银针在江老爷子的曲池、尺泽、三阳络、天井、肩髎、天髎、神门、少冲等三十六个穴位迅速地炙上,几十根银针炙完,这徐大夫已是满头大汗。

擦了擦头脸上的汗水,徐大夫长吁了一口气,道:“总算赶得及时,再晚半个时辰可就神仙难救了。”

江扬远见他炙完针,这才焦急地问道:“徐大夫,我老父亲怎样,有危险吗?”

徐大夫道:“幸好赶得及时,现在江老爷子已无大碍,性命算是保住了。待会我开一个方子,江老爷着人照方子去捡几副药回来煎了给江老爷子服下。

“接下来小人再分五天来给老爷子施针,到时自可痊愈恢复如前。不过老爷子身上多处经脉受损,而且十分严重,要想治好,以小老儿的浅薄医术,却是无能为力了。”

江扬远此时方才松了一口气,道:“如此已是十分感谢徐大夫了,家父这是十多二十年的顽疾,期间包括徐大夫在内已看了不少大夫,均无办法,江某又怎敢怪责于徐大夫呢。”

两人客气了几句,徐大夫走到案几之前拿起纸笔写了一个方子,江扬远立时吩咐江风行前去捡药。江风行自领命而去。

寒晓此时方问道:“徐大夫,请问老爷子可是手三阳受阻而导致心脉供血不上而引起的中风呢?尤其是手少阳三焦经闭塞尤为严重?”

徐大夫眼睛一亮,道:“原来公子也懂得医理。不错,江老爷子的症状果然是手三阳经脉闭塞,想来是长期摄入了大量的带阳热之食物所致。”当下问道:“江老爷,恕小人大胆问一句,江老爷子的日常饮食如何?”

江扬远道:“家父虽长期瘫痪在榻,但一直以来胃口极好,尤爱食海河鲜食。江某见这入冬之后西湖鱼虾都是瘦且肉滑而韧,平日里常吩咐给他做些虾末粥、鱼汤来给他吃。家父每餐均能喝上两碗。”

徐大夫抚须道:“如此便对了,河虾乃是富含阳热之物,江老爷子因长期食用,体内便蓄集了大量的阳热之气,从而倒致经脉阻滞。久而久之,血脉运行便缓慢,最后导致中风。这阳热之食,小人劝江老爷还是尽量少给老爷子食用才好。”

江扬远捶胸道:“这都怪我江某啊,本来依家父口味想多给他老人家吃些他喜欢吃的食物,哪知到头来却反而害了他。”说罢后悔不已。

徐大夫道:“江老爷不必自责。这医理本就少有外门之人得知,江老爷只不过是好心做了坏事,现老爷子也没有什么事了,往后注意就是了。待会小老儿把老爷子平时饮食该注意的细节一一列举出来,江老爷以后就依照小老儿列举的平时注意也就行了。”

江扬远感激的道:“那就多谢徐大夫了。”

寒晓道:“徐大夫,待才小可见你针炙之术颇为精湛,小可想到了一个方法有可能能治愈老爷子这顽疾之法。不过须得依仗徐大夫的精湛的针炙之术。“

徐大夫、江扬远及在场诸人闻言无不是又惊又喜,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寒晓。

看書网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