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52章 理由

第五十二章 理由

厢房内,寒晓吩咐江风贤将江老爷子身上的衣衫除掉,扶其坐起,对徐大夫说道:“徐大夫,待会你等我吩咐,我一念到穴位名称你便下针,因是真气与针炙的配合,你记住下针之时要比你平时施针时的力度要轻,深度约比平时下针穴位的深度稍浅一分,具体情形到时我们据实情再作调整。”

见徐大夫已明白,寒晓默运龙阳真气,脸上瞬间现出一片圣洁的光泽,进入忘我之境。

江风贤、徐大夫只见寒晓突然“呔”的一声吐气开声,接着双掌便飞快地在江成天身上穴位拍打起来。

“前胸”,“后背”,“平躺”,“侧身”,“俯卧”,随着寒晓不断的发出口令,江风贤亦不断翻转着江成天的身体。

而随着寒晓双掌不断的翻飞拍打,江成天的身体皮肤渐渐转为粉红色,全身冒出了腾腾热气,其身体机能被寒晓从双掌拍打注入的龙阳真气慢慢激活。

“徐大夫准备了,现在我要通他手厥阴心包经。”寒晓突然一声轻喝,抓起江成天的双手,龙阳真气自中指尖端“中冲”穴而起,缓缓注入。

片刻之后,只听寒晓喝道:“徐大夫,‘内关穴’。”徐大夫应声手沾银针迅速刺出,银针应声而入,刺入江成天手上“内关穴”深六分。

寒晓在徐大夫的银针刺穴相助之下,再次吐气开声,低叱一声“呔”,龙阳真气平匀冲去。

“郄门”、“曲泽”、“天泉”,随着寒晓口令不断传出,途径大夫声到针落,配合得甚是默契。

“最后一穴,‘天池穴’,此穴最为重要,徐大夫下针之深当在半寸以下少三分为妥。”寒晓对此穴特定交待,徐大夫自是依此炙之。

不到一个时辰,便将手厥阴心包经上人除了中冲、劳宫两穴外的七个穴位尽皆炙上了银针。

寒晓此时面色凝重,全神贯注,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分心,全身龙阳真气已全部动员,毫无间断地连继冲击着江成天的手厥阴心包经脉。

又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寒晓突然道:“徐大夫,拔针。”

徐大夫立即娴熟地将刺在江成天身上的七根银针一眨眼之间拔完。

寒晓全身冒出了蒸蒸热气,淡淡的金黄色的光环将他的全身笼罩其中,突然“嘿”的一响,寒晓撤掌收功,身上的光环亦渐渐消失。吩咐江风贤为老爷子盖上被子,便盘膝坐地调息。

江风贤抬眼望去,只见寒晓头上豆大的汗珠淌满了脸,脸色极为苍白。见他已盘膝坐地调息,也不也再问,替爷爷盖上被子,静静伫立原地不敢打扰。

过了约莫一刻钟时间,寒晓轻轻睁开双眼,脸上亦已恢复了一点点血色,但人还是显得甚是虚弱,显是用功过度所致。

江风贤、徐大夫均忍不住同时问道:“公子(寒兄弟),老爷子(爷爷)怎样了?”

寒晓长呼了一口气,缓缓站起来,道:“幸不辱命,手厥阴心包经算是打通了,明日再帮他打通其它经脉。”

“成功了?太好了。”江风贤不禁欢呼起来,激动的冲过去抱住寒晓说不出话来。

听到房内江风贤的欢叫声,江扬远在外面问道:“风贤,情况如何了?”

说来寒晓三人在里面已呆了两三个时辰了,外面众人的紧张却是不下于房中三人。

寒晓轻轻推开江风贤,对房外说道:“伯父,你们可以进来了。”

话声刚落,江扬远即推门抢先进来,后面江杨氏、江风行、江芷若、秋若盈等人鱼贯而入。

江扬远问道:“寒贤侄,情况如何?”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激动,声带微微颤抖。

寒晓道:“伯父不必担心,今日的治疗效果很好,已打通了爷爷的手厥阴心包经,明日再为他打通其他经脉。”

江扬远冲到榻前,只见老父脸上原本干瘪的皮肤此时已带着一丝红润,睡得甚为安祥,他内心的激动实是难以用言语形容,一时间不禁老泪纵横。

秋若盈见寒晓脸色很是苍白,关心地道:“晓弟,你没事吗?”

寒晓柔声笑道:“没什么事,只是功力消耗过多,待会回房调息一下就好了。”

江扬远自也看出寒晓为替父亲打通经脉消耗了大量的真气,此时实应好好回房调息才是。

于是歉意道:“贤侄呀,真是太感谢你了,你也辛苦了,叫芷若扶你回房休息吧。”

寒晓笑道:“老爷子也是小侄的爷爷,为爷爷耗一些真气也是我这做小辈当做之事,是应该的,没什么事的,小侄回去调息一番就可恢复如常了。”

话虽如此说,其实由于首次为江成天施治,前面拍打江成天全身穴道激活其体内机能时就已耗去了他一半的真气,加之在冲脉的过程中须要全神贯注,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自外界吸收自然之气来补充消耗掉的真气。打通了江成天的一条经脉之后,他的全身真气几已消耗殆尽,刚才那一刻钟的调息只不过是恢复了一点点。

与徐大夫约好第二天施治的时间,在江芷若、秋若盈的搀扶下返回客房,龙五龙六紧随其后。

寒晓回到了歇息的房间,吩咐龙五龙六在外面看着不给人来打扰他行功。便盘膝于榻上调息起来。

寒晓自修习龙阳经以来,这还是首次清空体内的龙阳真气,在榻上默运龙阳真诀,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才令得周围的自然之气慢慢向他的身体汇聚。

本書首发于看書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