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55章 再竞奇功

第五十五章 再竞奇功

到得大厅,只见厅中一个体呈福态、面清骨秀的中年人正坐在栏椅上饮着茶,身子不时地挪动,眼睛不断地望着门外,样子有些坐立不安。那中年人旁边站着杭州府总捕头周旺。

江扬远一进厅门,立时拱手作揖道:“冯大人光临寒舍,草民未曾远迎,还请恕罪。”

那中年人正是杭州知府冯和权,闻罢江扬远之言,忙站起身来道:“不敢不敢,本府来的突兀,事前未曾知会,唐突之处,江兄还望莫怪才是。”扫了一眼江风贤又道:“江大掌柜也在呀,真是幸会幸会!”

江风贤也上前见了礼,他在府中虽然只是江家长子,但在外却是江家在江南一带的代言人,与这冯知府常有来往,说来两人算是老相识了。几人客气一番,这才分宾落座。

江扬远道:“冯大人,你大驾光临寒舍怎的不事先通知一声,也好让草民外出迎接。”冯和权笑道:“本府也是临时决定,事前未曾有准备,怎么,江兄莫非不欢迎么?”

这冯和权果然是老狐狸,明里虽这样说,但江扬远一听就知道这句话乃是以退为进之言,实是高明之极。暗骂了一声老狐狸,笑道:“草民哪敢不欢迎,冯大人光临寒舍,那是令寒舍蓬壁生辉,是江府莫大的荣幸,草民开心还来不及呢。”

这江扬远用的“哪敢”一词却是大有学问,明为恭敬,实是说你来了我江某并非想欢迎,而是不得不迎。两句话之间针锋相对,尽显两人老姜本色。

“客气,客气了。”冯和权哈哈笑道。江扬远这话中之意他这老狐狸又怎会听不出来,唯有以大笑来圆场了。

话头一转,冯和权笑着问道:“江贤侄,近来生意还好吧?”随即又嘿嘿笑道:“那自是不用问了,以贤侄江南五指的本事,江家生意那还不是门庭若市、日进斗金。”这老狐狸这下改了称呼套近呼了。

江风贤笑答:“冯大人夸奖,风贤受之有愧,江南五指这浑号,只不过是生意场上的朋友开玩笑随便乱起的,原当不得真的。这杭州境内,若非冯大人管理有方,使得民风纯朴、社会繁荣,造就出这样一个好环境,风贤就是有天大的能耐也难以打理得好这江家得意呀。”这话却是明褒暗贬。所谓的“管理有方”云云,实是讽刺他敛财有法,大凡大的生意这冯和权无不插上一手。

冯和权这人脸皮却是厚比城墙,明明听出江风贤的弦外之音,却当他是真心称赞了自己,哈哈笑道:“这主要还是靠贤侄等众多大贾的支持,才令得杭州有现在这般繁荣,说来也有贤侄一份功劳啊。”

几人闲聊了一会,江扬远才问道:“不知今日冯大人光临寒舍有何指教,莫不是为了小儿朋友那日不慎伤了冯公子之事么?”

冯和权道:“岂敢岂敢,那日之事实是小儿年幼无知,酒后胡言乱语冒犯了风行贤侄的朋友,本府此来实是来向风行贤侄的朋友赔罪来了。是了,风行贤侄的朋友还在府中吗?”

江扬远心道果然所料不错,这冯和权当真是冲着寒贤侄来的。遂答道:“冯大人来得真是不巧,寒公子现正在闭关,他的随从在旁守关,恐怕都不能亲自来拜见冯大人了。”

冯和权眼中精光一闪而逝,脸上露出失望之情,道:“那真是不巧了。既如此那就劳烦江兄代本府转达本府对寒公子的歉意,犬儿酒后失礼之处还望寒公子汪量海涵、不予计较。本府已经狠狠的教训了犬儿,他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犯此错误了。”

江扬远笑道:“冯大人客气了。那日之事草民也听了小儿说了,说来双方都有不是之处,寒公子当时也表态不再追究此事,哪知今日还劳烦冯大人亲自上门致歉,我等都是受之有愧、受宠若惊呀。不过请冯大人放心,大人之言草民待寒公子出了关,定当一字不漏地转达与他。”

冯和权道:“那就先谢过江兄了。周旺,把东西拿过来。”他身后的周旺应了一声,拿出一个小木盒来递给冯和权。冯和权接过捧到江扬远面前道:“江兄,犬儿那天酒后失礼,对寒公子的朋友胡言乱语,这是本府的一点小小心意,还请江兄代为转交给那位姑娘,权当补偿小儿的失礼之罪。”

江风贤暗道:这冯和权倒也狡猾,要送东西讨人情却不直接送给寒兄弟,而是拐了个弯送给秋小姐,这般讨好,亏他想得出来。只见江扬远也不客气,将那木盒接了过来,笑道:”冯大人真是有心呀,草民一定代为转到。”

冯和权见他接下了,似是松了一口气,道:“那真是麻烦江兄了,既然寒公子无遐,那本府就先行告退了,改日再来贵府拜访叨扰。”

江扬远道:“冯大人太客气了,寒舍随时欢迎冯大人再次光临。冯大人请!”说着便与江风贤将冯周两人送出江府。

冯和权走后,江风贤道:“爹爹,你所料果然不错,这冯知府果然是冲着寒兄弟来的。”

江扬远笑道:“像冯和权这样的贪墨之官,哪会有那么好心当真会来赔罪。此次碰到从京城来的人,又巧在他那坏事做尽的儿子冲撞了寒贤侄等人,那他还不是食不知味,睡不安枕?不过来拍须拉马、献媚讨好一番他会放心得下?对了,寒贤侄交待的事情都办妥了么?”

江风贤道:“爹爹请放心,那日二弟传书与孩儿之后孩儿就着手搜罗了,寒兄弟要的东西有那些应该已经足够了。”

江扬远道:“那就好,这次寒贤侄对我们江家施了如此大的恩。又许了我们江家那么大的好处,虽说那是看了你妹妹芷若的面子,但这滴水之恩,都当涌泉相报,何况这么大的恩惠。风贤呀,你以后可得好好为寒贤侄做事啊。”

江风贤恭声道:“爹爹你放心,孩儿一定遏尽所能去做,定不负爹爹及寒兄弟的期望。”

,大大们多多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