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56章 被男人称为最苦的差事

第五十六章 被男人称为最苦的差事

在后院中,看着精神饱满的寒晓和在江风行、江芷若搀扶下已能缓缓行走的江老爷子,江扬远内心的激动犹如黄河水泛滥一般难以平静。埋藏于内心十多年的阴霾此时已是一扫而光。

江扬远不禁仰天长啸,啸声响彻天地,屋檐上的灰尘被震得簌簌而落。这啸声自江府为中心传出,远在两里之外的人都听得见这发自内心的欢啸声。与闻之人尽皆奇怪,暗想江府发生了什么大喜事了,竟然有人狂啸欢喜至斯?

自有好事之人前去打听,不到半日,这周围之人皆知瘫了十多年的江家老爷子顽疾去尽、康复如初。一日之间这消息便传遍了整个杭州西城。由于江家向来待人极好,修桥铺路之事也做了不少,甚得人缘,一时间前来道贺之人那是络绎不绝,令得江府一下子热闹起来。

江扬远一问之下,才知道是自己那声长啸惹出来的,不禁莞尔。暗道:“未想到一声欢啸也带来如此大的麻烦!”不过这十多年来的心头大石终于放下,内心欢喜,对于这麻烦的接待之事倒也是乐此不疲,整日里笑哈哈的,忙了个不亦乐乎。

江风行肩承着照顾寒晓等人的任务,自是乐得清闲。因过两天寒晓等人便要走了,江芷若提议去逛街购物。这一提议自然得到了秋若盈举双手赞成。

逛街购物自古以来都是女孩子的最爱。平时不管是多么纤弱的女孩子或是多么懒惰成性的女孩,对这逛街之事都是最为热衷的。往往是越逛越精神,仿似有用不完的精力一般。因此寒晓一听说要去逛街,内心暗暗叫苦不已,心道:“惨了惨了,今日老子要做苦力了。”

但又不能扫了两位美女的兴,因而自是装出高兴模样,脸上笑着内心却是苦着的答应了。龙五龙六自不待言,反正是寒晓到哪里他们便跟到哪里,从无一句怨言。

江风行领着路在前,秋、江两女吱吱喳喳的东问西问个不停。寒晓则稍稍落后,苦笑着对龙五龙六道:“龙五哥龙六哥,你们相信吗,今日你们会发现,这世上最苦之事莫过于陪女孩子逛街。”

龙六诧异道:“少帅,不会吧,逛街是件多么轻松遐意的事,怎么会是份苦差事呢?”

寒晓想到前世之时陪女朋友逛街的那种苦,全身不禁打了一个寒噤。见龙六问了,苦笑道:“龙六哥你还未交过女朋友吧?”

“女朋友?”龙六大惑。寒晓暗道:“又搬了一个新名词出来,汗,还得解释一通。”笑道:“就是女性朋友,也即是男人心仪的女孩子。”

龙六恍然大悟,笑道:“属下哪有时间去想那些呀,属下到现在为止,连女孩子的手都未曾碰过呢。属下的师傅交待了,这几年要专心做事,不可心有旁骛。以免影响修为。”

寒晓笑道:“那就不急,不过有机会小弟帮你物色一个,或是你看有中意的跟小弟说一声,小弟教你如何泡妞。”

“泡妞?什么意思,少帅,你怎的有这么多让人听不懂的新鲜名词?”龙六又是大惑,龙五亦是一脸不解地看着寒晓。

寒晓内心狂汗,这段时间以来自与三女行那阴阳双修之法后,自己的前世之事虽隔了十多年,但却是犹在昨日。这前世的流行术语总在脑海中涌现,于是乎说话之时便不知不觉的冲口而出,连自己也无法控制,也无法解释得清,想来甚是郁闷。

见龙五龙六都是迷惑的看着自己,只得再度解释道:“这‘泡妞’嘛又叫泡马子,古书中有记载的。这‘泡’字就是追的意思,妞和马子都是女朋友之意。前面跟你们解释过了。男的追女的叫做泡妞,又叫做泡马子,女的追男的,也就是找男朋友,那叫做吊凯子。

“这凯子之意,本为傻瓜。但你们可想过,男女相恋之时,有哪个男的不是傻得可怜,完全听女的话。叫你向东你绝不敢往西,叫你坐着你绝不敢躺着,更勿论上街买东西了,难道还有女孩子出银子不成?当然还得是男的出银子,而且还是出得心甘情愿才算,出了银子还得做苦力,跟在女的屁股后面拿东西,女孩子走到哪,男的便得跟到哪。此时的男孩子,在别人眼里,那完完全全就像是一个大傻瓜,那与凯子又有甚分别了,你们说是也不是?”

龙五龙六听他这番论调,简直是听所未听、闻所未闻,不禁大感兴趣,尤其是龙六,更是细问起来。寒晓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展开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将前世里的一些男女恋爱之事吹了个天花乱坠,铁树花开。听得龙五龙六两人那是如痴如醉。到得后来,连江风行三人亦凑过来听。一时间加上江风行的自命风流以及江芷若的好奇闲不住的嘴儿,这男女互追之事从寒晓之口徐徐道来,比之天下任何一个故事都能吸引这三男两女,五人自是听得津津有味。

江风行听得兴起,不禁问道:“寒兄弟,这些事你都是从古书上看来的么?哪里有这样的书呀,介绍一下给兄弟看看。”

寒晓狂汗,暗道:“我哪里有什么书呀。”嘴上却道:“这些都是野史记载的,大多都是孤本,而且是兄弟很久以前看的,现在连书名都记不得啦,我看二哥是没有这眼福了。再说了那些书其实都闷得紧,你别看我说得好听,那都是加上我自己的想象,再加以修饰才有这样的效果,你们以为那么容易呀。”

“哦,原来如此。”江风行失望的道,见了江风行失望的表情,寒晓笑道:“二哥,如果你想知道,又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来问小弟呀,小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定让你听到满意为止。如何,这样够兄弟了吧?”

江风行喜道:“好,这可是你说的,不要后悔?”寒晓肃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绝无反悔。”江风行这才满心欢喜的放过了他。

六人一路谈笑,不知不觉便已到了闹市区。杭州果然不愧为“人间天堂”之称,不但是风景秀丽,名享天下,其商业发展亦是令人惊叹。街道宽大而平整,片石彻成的街道走在上面令人有种古朴之感。街道两旁商铺林立,小摊贩更是数不胜数。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商铺、摊贩虽多,却尽皆摆得整整齐齐,漂漂亮亮,让人看着舒服。

以手工业而论,杭州最著名的当数丝绸,杭州丝绸名闻天下,以手工精细、手感细腻、滑肤柔软、经久耐用、透气性好等优点而享誉全国,与苏州的女工、针绣齐名天下。

秋若盈、江芷若两女一进入闹市区便如村里的孩子进了城一般,兴奋的东穿西窜,对什么都感兴趣。而女孩子购物自是最爱讨价还价,往往是一文钱的差价她也能跟你扯上半天,让你非得少给她不可。然后自是高高兴兴叫男人给银子,拿在手中把玩一番,但都是不到两口茶的功夫就会被别的东西吸引,于是先前买的便交到了男人的手上,男人便成了付银的总管兼载货的苦力了。

逛了不到一个时辰,各种各样的小玩艺、手工制品、丝绸、刺绣、胭脂水粉、珠宝头饰等等便买了一大堆。四个男人肩上、手上全都挂满了,就差那张脸因为挂不了东西尚能保存了几寸净土。四个大男人跟在江秋两女的身后,活像四个打扮得古里古怪的戏子,弄得过往行人不断驻足观看。

龙六接过秋若盈递过来的一个大风筝,无奈地看了寒晓一眼,苦笑道:“少帅,属下终于明白你先前讲过的话了,真的应验了。这陪女孩子逛街的确是一份苦差事,是天底下最苦的差事。”

寒晓嘿嘿笑道:“龙六哥,还早着呢,你看这日头还未到中天,这苦差事才刚刚开始呢,后面还有得你受的。”

龙六脸色涮的变成惨白,叫苦道:“我的妈呀,不会吧,这才刚刚开始?”心里叫苦不已,暗暗发誓以后绝对不陪女朋友去逛街,打死也不去。

后来还是秋若盈见到四人的滑稽之样,想了个办法,叫江风行去雇了一架手推车把买来的东西全都装在了车上,这四个苦命的男人才得以暂时解脱。

但果如寒晓所说的,这些苦差事只不过是才刚刚开始罢了,后面的一个多时辰里,两女仍在不断地买东西,兀在不停地东窜西穿,如似她们有用之不尽的精力一般。到得后来,连那架手推车都装不下了,四个男人再次被沦为苦力,身上又挂满了乱七八糟的货物,四人叫苦不跌。

一直到在寒晓的坚持下说要去吃中餐了,秋江两女这才悻悻地跟着他们进了一家酒居。

放下身上的一大堆东西,四个男人尽皆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那种感觉比干了三天三夜的苦力而突然得到休息还要舒服。四人对望了一眼,尽皆相对苦笑,江风行三人也终于体验到寒晓先前的“陪女孩子逛街是世上最苦的差事”的真理。

寒晓四人得到解放,自是不会那么快再去领那罪受,于是便在那酒居慢慢的点了酒菜,悠闲的饮酒品茶,以此来消磨时间,以求晚一些去领罪。席间两女自是坐不住,不断的催促四人快些用膳,然后再去逛街购物,仿似她们一点都不觉得累一般。四人心中叫苦不已。

寒晓眼睛一眨,向江风行打了个眼色,江风行会意,借口上茅厕,便出去了,久久不见回来。这下,两女无法,只好耐着性子等下去。

直到过了近半个时辰,江风行才慢悠悠地踱了回来。江芷若嗔道:“二哥,怎的去了这么久,茅厕里面有美女看吗?”

江风行讪讪道:“嘿嘿,肠胃不好,拉了几次,现在舒服多了。”末了才问秋若盈道:“秋小姐,你们秋记今日有什么庆祝活动吗?刚才我看到秋记钱庄杭州分记前面好热闹啊,排了几条长龙。”

秋若盈的心突然格登一下,有一种不祥之感,摇头道:“没有呀,我家钱庄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此种情况,小妹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说着脸上显出焦虑。说来她来到这杭州也有一段时间了,因为没有什么大事,加上这些时日来江府又出了那些事,她还未曾去杭州分记看过。

寒晓也感觉到不寻常,便道:“既如此,我们还是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吧。”

六人赶紧结账,将东西寄存在酒居,在江风行的带路下向秋记钱庄杭州分记赶去。

看書惘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