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57章 挤兑

第五十七章 挤兑

不一刻,到得秋记钱庄杭州分记,远远便看见钱庄外面人潮涌动,人们自觉地排成了三条长龙,每一条长龙都有约百人左右,从钱庄里面而起一直延伸到外面大街之上。

寒晓拦住一个刚刚排在队伍后面的中年人问道:“大哥,你们这是干什么呀,这么多人都来排队。”

那中年人叹道:“我们都不想呀,昨日从河南开封传来的消息,说秋记钱庄大掌柜秋千山病重,秋记起了内哄,现在正闹得紧呢,大家都担心万一出了什么状况,那存在钱庄的钱不就打了水漂了吗?于是今天一大早,最先听到消息的人都先赶来钱庄取出存银了,我是刚刚才知道的,这不,赶快跑来了。”

寒晓等人听罢无不大吃一惊,秋若盈更是忧心如焚。如果按这种情况延续下去,恐怕不到几天时间,全京国的秋记钱庄都要出现挤兑现象。如若造成此后果,那不但是秋记立即要停业,而且京国的钱银流通也将受到波及,势必会引起经济混乱。

寒晓说了声:“我们先进去看看再说。”说罢当先向钱庄里面挤去。龙五龙六抢先一步,在前面开路,挤出一条路来给寒晓四人。

进得钱庄柜台前,秋若盈对里面的伙计说道:“你们这里的掌柜是丰规吧,你去跟他说,就说是大小姐来了。”那伙计见她们几人均是气势不凡,不敢怠慢,忙应了一声,进去通报。

不一会,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老者急匆匆地走了出来。一见秋若盈,似是见到了救星似的,激动地道:“大小姐,你可来得太好了,丰叔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啦。”

秋若盈这时却是非常的冷静,说道:“丰叔,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进去再说。”丰规赶紧带路进了钱庄内里。

待众人坐定,秋若盈这才问道:“丰叔,你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丰规道:“昨日河南传来消息说,大掌柜的抱了恙,二掌柜趁大小姐不在,阴谋夺权,联合了飞记钱庄的东家想把大掌柜的挤下来,具体情况丰叔也不甚清楚。这事也不知是被谁泄漏了出去,这一大早钱庄一开门,就有一大堆储户来提现银,现在钱庄的现银差不多去了两成了,再不想办法遏制,恐怕撑不了几天。”

秋若盈眉头一皱,道:“不用说,这定是二叔的诡计,丰叔不用慌,银子照兑给储户,我们钱记讲信用的,不管储户出于什么原因,但那毕竟是他们自己的血汗钱银,我们没有理由不给他们提取,还有几天的时间,我们再另外想办法。”

丰规道:“有大小姐在此坐镇,丰叔自是放心,但我怕其他分记也出现同样的情况,那可就不妙了,如若全京国同时出现秋记钱庄挤兑的情况,我看不用十天,秋记就难以支撑下去。”

秋若盈也是甚是忧虑,柳眉深锁,一时也想不出应对之法。不禁期待地看了寒晓一眼。

寒晓沉思了一会,对秋若盈道:“此事非同小可,如若处理不当,不但对你们秋记会造成灭顶之灾,就是对整个京国的货币流通也会造成巨大的影响。我立时修书一封,上报京都,其他事稍后再说。不过若盈你但请放宽心,此事有我呢,一定会帮你解决的。”说着便吩咐丰规给他准备笔墨纸砚,丰规看了秋若盈一眼,见她点了点头,忙去拿了。

寒晓微一沉吟,提笔一挥而就,折好封上,从怀中取出一个印鉴盖了上去,然后交给龙五道:“龙五哥,你立即赶去杭州府驿站,着他们以最快的速度送去京都,告诉他们这是特密加急信件,不得有误。龙六哥,你立即赶往杭州府衙,请冯大人速来此处,就说我有事与他相商。”龙五龙六两人尽皆领命而去。

办完这两件事,寒晓才道:“丰叔,麻烦你把事情的始末与我说一遍。”

丰规看了秋若盈一眼,疑惑而小心地问道:“大小姐,这位公子是……”秋若盈道:“这位是寒公子,是我的朋友,他有什么话问你你尽管说,你就把他当成是我的代表吧。”

丰规心中暗道:“看这寒公子做事当机立断,雷厉风行,绝非平常之人,瞧大小姐对他的态度,说不定将来还是大小姐的夫婿。只是不知他是什么身份。”心中这念头只不过是在他脑海中一闪而逝,听了秋若盈之言,于是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仔细述说给寒晓等人听。

原来秋千山的钱庄也算是祖业,秋千山之下还有一个兄弟秋千岳。这秋千岳因是庶出,因此当年秋若盈的祖父将祖业交到给了秋家长子、正出的秋千山。而秋千岳只是在祖业中占了两成的家产。

在秋记中秋千岳只是一个小小的分记掌柜,在伙计们的嘴中大家都叫他二掌柜,但他却对这个“二”字甚是不满,总想把这个“二”字变成“大”字,于是明里他对秋千山这个大哥是恭恭敬敬,暗地里却是想方设法取而代之。

秋千山没有子嗣,而秋千岳有一个儿子,因此秋千岳便以此为由在族中到处游说,说秋家祖业应传子不传女,不然以后秋若盈持掌了祖业,出嫁之后祖业就会落到外姓人的手中。这个理由自然极具煽动力,房族中的不少长者被他蛊惑而支持他。

但在秋家,大掌柜秋千山乃是正出,他手上占有秋记三成的份额,加上秋若盈手中的三成,拥有绝对的权力。而秋千岳及房族中那些长辈持有的秋记份额并不能与之抗衡。

于是秋千岳便联合飞记钱庄,以扩大秋记业务需要为借口,要求秋千山同意给飞记注资。这个提议自然遭到秋千山的否决。

前段时间,秋千山偶染疾病,身体抱恙,对秋记的业务自是放松了管理。秋千岳便乘此机会瞒着秋千山私自同意让飞记注资进来,并提出按注资比例持有秋记份额。在秋千山得知消息之时木已成舟,秋千岳趁机召集房族中的一些长者逼秋千山让出大掌柜之位。

而此时秋若盈又不在,秋千岳等人手上又掌握着近四成的秋记钱庄的份额,加上飞记的注资,秋千岳自以为时机成熟,步步紧逼,想一举拿下秋记。秋千山由于身体不佳,无力与他们争辩,干脆闭门不见。秋千岳并未就此善罢干休,到处游说各记掌柜,想让他们支持自己接掌秋记。

此事在开封秋记钱庄总记已闹得沸沸扬扬,更有谣言传出说秋记即将倒闭,不几日便自以开封为中心向外传开,所到之处储户无不闻讯提兑现银,造成目前此种挤兑的现象。

听闻父亲身体抱恙,秋若盈自是忧心忡忡,再加上二叔的胡闹,她十分担心父亲,恨不得立即赶回开封去守在父亲身边与父亲并肩作战。但杭州这边的问题又必须要解决,这让她甚是为难。

寒晓安慰道:“若盈你不必忧心,伯父吉人自有天相,我们尽快把这边的事情处理清楚,然后我陪你立时赶往开封。”秋若盈惴惴不安地道:“也只有如此了。”

过了约大半个时辰,杭州知府冯和权匆匆赶来,见了秋记钱庄前面排成的几条长龙,亦是大吃一惊,急忙进去与寒晓等人相见。

看到会客厅中一个年轻的公子悠闲地坐着品着茶,忙谄笑道:“看公子仪表不凡,想必就是寒少帅了,下官杭州知府冯和权,见过寒少帅。”

寒晓淡淡应道:“冯大人客气了,小可正是寒晓。冯大人,令公子还好吧?”

冯和权头上冷汗直冒,陪笑道:“下官教子无方,那日酒后胡言乱语,冲撞了少帅的朋友,真是罪该万死,下官在此代犬子给少帅赔罪了。还望少帅大人有大量,不要予以计较,下官感激不尽。”

“哦,这件事本少帅早就忘了,只是那日见了冯公子的丰仪,心中甚是有些想念,见了冯大人就不禁问起了。”话机一转道:“相信冯大人进来时也见到外面的情况了,不知冯大人有何想法。”

冯和权为难地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些人都急用银子吗?或是钱庄有什么活动了。”

寒晓淡淡地道:“冯大人,难道你不知道吗,这是挤兑。”

“挤兑?少帅的意思是说他们要把存银全都取走?”冯和权诧道:“这又是为何?”

寒晓将来龙去脉粗略与他说了,然后说道:“冯大人,你知道此事会有什么后果吗?”

冯和权想了想道:“恐怕秋记钱庄会承受不住而停业。”

寒晓道:“仅此而已吗?”冯和权道:“还请少帅指教。”

寒晓淡淡的道:“冯大人,你将会有大麻烦了。”

冯和权大吃一惊道:“请少帅教下官。”

。疯狂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