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58章 唬你没商量

第五十八章 唬你没商量

寒晓道:“冯大人,你说说看,一个地方官的基本职责是什么?”冯和权道:“那自是维护一方稳定,让一方百姓能安心地生活、耕作、贸易,使地方维持平稳的发展。”

寒晓道:“冯大人说的不错,这稳定乃是压倒一切的大事。至于能不能发展那倒还排在其次。地方不稳,则国将不宁。这影响到国体稳定的大事,如若发生在冯大人管辖的杭州境内,冯大人你说你是不是会有大麻烦呢?”

冯和权听得只觉得黄脊梁上直冒起一股寒气,颤道:“那下官自是责无旁贷。还请少帅明言,以教下官。”

寒晓缓缓说道:“一个地方是否稳定,经济的稳定最为重要;而经济要稳定,则钱币的流通有序占着绝对的指导作用。现如今,在杭州地头上,秋记钱庄发生了挤兑如此重大之事,对杭州钱币流通势必造成无比巨大的影响。

“秋记钱庄将被迫停业,作为京国最大的商业钱庄停业,百姓将失去对储蓄行业的信心。如此一来,则其他的钱庄势必被累及,百姓有银不敢存入钱庄,钱庄行业将会步入萧条,此其一;

“秋记钱庄挤兑事件,势必造成大量的流通钱币的增加。百姓把握手中存银的能力差,取银之后会不经意迅速使用掉,造成买方市场加大,出现供求失衡,此其二;

“随着供求关系失衡的出现,钱银会集中到少部分商贾手中,商贾就会再以聚集的钱银购进大量的货物。而百姓已购买了大量的生活必需品,此时已没有了购买能力。如此一来则形成有货无市之状。到时杭州必将发生经济停滞不前、流通不畅、万铺罗雀之象,此其三;

“即使即使有部分百姓善于理财,未肆意购买生活必需品,但由于手中有银无处存放而必会收于宅中,这势必引起偷盗之风横行,治安案件将会节节上升,造成民心不安,社会不稳,此其四……”

寒晓一直例举了挤兑事件的十大弊病,他自是缓缓道出,而冯和权却是越听越心惊,冷汗涔涔冒出,整张脸儿吓得灰白如纸。照寒晓所说,这秋记钱庄的挤兑势必造成杭州经济的大动荡,民心浮动、社会动乱、人心汪汪。若是朝廷追究下来,他这个杭州知府也不用当了,直接回老家种红薯得了,自己的荣华富贵、纸醉金迷的生活将一去不复返,却叫他怎能不惊、如何不惧?

冯和权战战兢兢地道:“却不知下官将如何处之,请少帅示下,下官感激涕零。”此事若是旁人说来,他老冯自是一笑置之,但这话出自于这个兵马大元帅之子、前任太师之孙、当今风头最盛的少年的口中,他又怎敢不信。

寒晓心道:“你奶奶的,终于唬住你这个老狐狸了。”见目的已达,寒晓方才懒洋洋地道:“这方法么,本少帅倒是有的,却不知冯大人肯不肯为之,敢不敢行之了。”

冯和权谄笑道:“请少帅示下,下官无敢不从。”心中却想:“该不会是叫我拿银子出来相助钱庄吧?这姓寒的小子古灵精怪的,不知是否真有办法。”

寒晓懒洋洋地道:“本少帅已修书一封着驿站用八百里加急送往京都呈交圣上,如若不出意外,十日之内当有消息传来,但这远水救不了近火,当此之时,只要冯大人出面,并于明日出一道榜文,修书送附近各个州县,依计行之,此事当可迎刃而解。

冯和权感激地道:“还请少帅示下。”寒晓道:“请大人出去对百姓们说,流传之事纯属子虚乌有,秋记钱庄及是朝廷扶持的民办官助的商业钱庄,绝对不会出现停业倒闭之事,这在京国是绝对不允许的,如若出了什么事,造成储户受到损失的,朝廷会一力承担。”

“这……”冯和权不禁十分为难,既不敢答应又不敢反对,这个责任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杭州知府能够负得起的,没有朝廷来文,要他莽然去公布这么一个消息的确是难为他了,一时间他是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一张脸时红时青,冷汗不断。

寒晓见他犹豫不决,便自腰间取出一块牌来,道:“冯大人,本少帅知道这样很令你为难,你且看看这个。”

冯和权抬头一看之下,吓得脸都绿了,忙下跪叩拜,战兢着高呼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再也不敢抬起头来。众人见状,自是随之下跪参拜。

原来此牌乃是当今天庆皇帝为了表彰寒晓的功劳而御赐给他的金牌,上面刻有“如朕亲临”四字,见到此牌如见皇帝,拥有极高的权力。因此寒晓虽没有官职在身,但有了这一块皇帝御赐的金牌在手,在京国横着走也没有人敢管他。

寒晓淡淡的道:“圣上赐本少帅这块金牌,本少帅平时是不轻易用的,只是现处非常时期,为了国家社稷的安稳,不得已才用了。圣上当时赐本少帅金牌之时,曾传下话来,凡本少帅遇到有危国家社稷之事,持此金牌可便宜行事。冯大人,你听明白了么?”

冯和权颤声应道:“卑职明白了,请少帅示下。”寒晓道:“那你就照本少帅说的去做吧。”冯和权道:“是,卑职遵命。”当下寒晓便拟好了稿子,交给他看着背熟了,交待他出去照着跟外面的百姓述告。

接着冯和权便照着寒晓拟好的稿子到外面向排着长龙的百姓们说了,果然收到了奇效,百姓们见有官府的澄清和保证,不到半个时辰,便纷纷散去。杭州秋记钱庄挤兑事件就这样给寒晓三言两语之间解决了。

由于时间紧迫,寒晓等人未再停留,当即赶回江府辞别,江扬远吩咐江风贤安排好马匹车辕,寒晓、秋若盈、龙五龙六四人立时驱车赶往河南开封。

寒晓四人一路行去,每到一个有秋记钱庄之处,凡有挤兑现象的便使用同样的手段平息,加上杭州府的消息也已传出,一路上倒是没有再遇上棘手之事。

过得四日,朝廷的文也下了,按照寒晓的提议发往京国各地,秋记钱庄的挤兑危机从外围得以遏制。

四人日夜兼程,途中甚少休息,不一日终于到达开封。

开封是一座人文与自然景观交相辉映的古城。具有“古城风貌浓郁、北方水城独特”的特色。开封城下叠压着五座城池,其叠压层次之多、规模之大,在中国几千年文明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在都城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开封史有“一苏二杭三汴州”之说。开封分布着包公湖、龙亭湖、西北湖、铁塔湖、阳光湖等诸多湖泊,是著名的“北方水城”,享有“一城宋韵半城水”的盛誉。

开封是一座承东启西、联南贯北、区位优势独特的古城。自古以来战略地位便十分重要,是中原逐鹿的重要战场。又是一座文化底蕴丰厚古城。作为“菊花之乡”的开封,有“汴菊甲天下”的美誉。每到菊花盛开时节,开封都吸引了大批游客前来观赏。因此开封的经济也是十分繁荣,是京国重要的重要名城。

但寒晓四人心忧秋千山的病情及秋记钱庄的内患,并没有心思去欣赏这古城的雄伟壮丽及极尽繁华之状,马不停蹄,到得开封城,未作休息,直往秋若盈家的府邸赶去。

秋府不愧为京国第一大钱庄东家的府邸,占地极大,怕不有五六十亩,红墙碧瓦,雕梁画栋,建筑雄伟,甚是大气,远远望去,整个秋府就象是一个龟壳,扑伏在开封这北方水城之上,财气聚焦,气势恢宏,尽显王者风范。

到得府邸前,自有家丁婢女牵了马提了行礼,将四人迎入府内。秋若盈心系父亲病情,匆匆问了两句,知道父亲并没有病情加重之象,这才稍稍放心,便带着寒晓三人直往内院而去。

早有婢女先行去禀报夫人,因此,刚进得院内,一中年美妇姗姗迎出,秋若盈一见那美妇人,立时冲了上去,紧紧抱住,未语泪先落,一声“娘”字出口,泪珠儿淆淆而下,瞬时之间,已是泣不成声。

美妇人强忍即将冲眶而出的眼泪,轻拥着秋若盈,安慰道:“好了好了,好盈儿,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乖,别哭了,有客人在呢,别让人家笑话了。”安慰了一阵,秋若盈情绪渐自平复。秋若盈这才问道:“娘,爹爹没事吧,病得严不严重,这几日可急死盈儿了。”

,大大们有票的砸票,有花的送花,无花的给个炸弹炸一下小丁,让小丁清醒些也无防!

本書首发于看書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