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82章 太师赵央

第八十二章 太师赵央

寒晓与天庆皇帝的这一次深谈,竖立了京国历史新的里程碑,被后来的京国历史誉为“盛世之谈”。

寒晓回到元帅府,将天庆皇帝收自己为义子之事与家人说了,一家人自是欢喜不已。老爷子抚须笑呵呵的,母亲林氏则是感谢神恩。最激动的当数父亲寒成忠,感谢圣恩之后当即吩咐元帅府张灯结彩,全府都把刚贴得几天的新年喜庆的大红纸、红灯笼全部换成全新的,又叫了管家去购置酬神之物,叫家丁们在府外大肆燃放礼炮烟花,同时给家丁婢女以及元帅府的护卫们再次发放了一个一个大大的红包。一时之间,喜气洋洋的元帅府更为热闹起来,比之当初寒晓甫出世时还要热闹几分。

寒晓成为皇帝义子,寒府的身份、地位更是不可同日而语。寒晓的母亲林氏本为皇族枝系,声益本隆,借此举更是一日之间一跃成为声势最隆的皇族枝系;而寒家一下便变成了皇亲国戚,在朝中的地位更是愈显重要,成为一时之最。

次日圣旨颁下之后,文武百官无不纷纷前来道贺、巴结,元帅府成了文武百官们人人争相迎拍的对象。

送走第四批官员之后,已是入暮时分,寒成忠以为这日不会有人再来了,刚松得一口气,突然一个家丁从外面冲进来报说,外面赵太师携其孙前来道贺。寒成忠一愣,暗想:“我平时与太师除了政治上之事,平素是互不往来,想不到这赵央此时也来凑这热闹。”忙说道:“快快前去迎接。”说着便向外走去。

到得府门之外,只见赵央着一身紫红大袍站在门外,身边站着一青年,年约二十五六岁,当是其孙赵淳。见寒成忠亲自出迎,赵央满脸堆笑,哈哈笑道:“寒大将军,恭喜恭喜呀,贵公子成了圣上的义子,寒元帅也便成了皇亲国戚了,真是可喜可贺。赵央一听此消息,真是替令公子和贵府高兴呀,便即带了劣孙赵淳前来道贺,失礼之处,还望寒将军莫怪呀。”

寒成忠笑道:“赵太师大架光临寒舍,我元帅府真是蓬壁生辉呀,那是寒某之幸甚,欢迎还来不及呢,又怎敢怪赵太师您呀。”

赵央笑道:“寒元帅太客气了。淳儿呀,还不过来参见寒将军寒叔叔。”那青年正是赵淳,此时行上一步,躬身行礼道:“赵淳见过寒叔叔。”

寒成忠笑道:“赵贤侄免礼,赵贤侄长得可真是一表人才呀,赵太师得此贤孙,当真是好福气。”赵淳恭谨地道:“寒叔叔太看得起晚辈了,实在令晚辈汗颜。”

寒成忠哈哈笑道:“当得起当得起,赵太师、赵贤侄里面请。”赵央道:“寒将军先请。”两人互相礼让着进了元帅府。

到得中厅,寒老爷子也闻讯出来了。这两位两任太师客气了一番,然后分宾落座。赵太师眼睛左右扫了一圈,向寒成忠问道:“寒将军,怎不见令公子呢,他不在府上吗?”

寒成忠笑道:“犬子今天忙了一天了,来了许多官员道贺,刚送走了一批,犬子已回去休息了,成忠已经叫人去喊了,一会就到。”赵太师点了点头,几人便随便扯了起来。

过得一盏茶的功夫,寒晓才匆匆地从厅外进来。赵央一见,忙站了起来,行礼道:“赵央参见王子殿下。”

寒晓回礼道:“赵太师太客气了,不必多礼,寒晓不过是承父皇错爱,收为义子,这王子之称,实不敢当。”

赵央道:“话可不是如此说,圣上乃是一国之君,圣上的义子自是王子,再说圣上不是说了吗,封王子为扶圣王,殿下不必推谦,殿下之称,乃是实至名归之举。”说话之时感其言语甚诚恳。

寒晓也不想与他深究,便由得他。此时那赵淳亦上前见礼道:“赵淳参见殿下。”

寒晓笑道:“赵兄不必多礼。多年不见,赵兄出落得更是英姿勃勃了。”

“殿下取笑了。赵淳不才,薄柳之姿,何敢在殿下面前称英姿两字。”这赵淳装得甚是谦虚。

赵央恭声道:“王子殿下得蒙圣上仁厚之爱,以后还望对劣孙赵淳多多关照。”

寒晓笑道:“赵兄自小便才识渊博,与众不同,况且有赵太师照顾着,难道还用寒晓关照吗?”

赵央尴尬地道:“殿下取笑了,微臣虽是一朝太师,但又怎敢循私。”寒晓笑道:“那太师之意是要寒晓来循这私了。”

赵央冷汗涔涔而出,他从未想过这寒晓竟是如此厉害的角色,在这种时候也敢给他这个当朝一品大员一个下马威,但偏偏他又是皇帝义子,赐封扶圣王,自己自是奈何他不得,言词凿凿,竟是一点面子也不留给自己。

还好寒老爷子出来替他解了围,笑道:“小晓呀,怎可跟赵太师开如此玩笑,怎么说赵太师乃是当朝一品大员,又是你的长辈,不可无礼。”

寒晓见目的已达到,见好就收,笑道:“赵太师不必在意,寒晓是跟你开玩笑来的,寒晓是个顽劣之人,平时懒散惯了,喜欢搞些轻松的气氛,赵太师就当寒晓在开玩笑吧。”

赵央连忙培笑应道:“是,是,原来王子殿下是跟微臣在开玩笑,可吓死微臣了。”

赵央又客气了一会,见无法讨得好去,便带着孙子赵淳灰溜溜地走了。

见这赵太师走了之后,老爷子方才问道:“小晓,你故意在此为难于这个赵央,有何用意?”他知道自己的孙子向来是一个头脑清醒之人,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去给一个当朝一品大员下这么一个马威。

寒晓笑道:“还是爷爷你厉害呀,一眼便看出孙儿是故意的。”又道:“不错,孙儿是故意这么说,故意给这赵太师一个下马威的,为的便是让他收起小觑之心,给他一个警告,为几天之后朝堂之上让他不敢乱说话。”

老你爷子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孙子是这个目的。寒成忠只知道自己的这个宝贝儿子在做着一个改革计划,具体是什么却是不知,于是问道:“晓儿,你几日后便入朝堂参政了吗?这是怎么回事,能与爹爹说说吗?”

寒晓这才把面见天庆皇帝时所呈交的改革计划跟爷爷及父亲说了。老爷子及寒成忠听罢,也是一时之间呆住了,这个改革计划实是太匪夷所思了,而且涉及之广,简直可以说是贯穿了整个京国的要害,关系到京国国之根基及盛大发展问题,果然是震惊朝野的惊天之作。

看书惘小说首发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