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99章 格斗术

第九十九章 格斗术

这一下摔的虽然很疼,却也没有伤着言武俊,他一摔之下,立即便爬了起来,这一下变起突兀,他也是没有想到自己如何会在一个照面之下便中了寒晓的这一击。他并没有认为寒晓有多厉害,只不过是以为自己轻敌所致,猝不及防之下才被寒晓有机可乘。

爬起之后,言武俊嘿嘿笑道:“不错,你小子还有两下子,刚才那一下不算,我们再来打过,不过这次你小子可没有那么幸运了。你小子小心点,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将身上的银白貂皮华袍轻轻地脱了下来,用力一摔,丢给在场外帮他助威的粉丝团,自有人接过帮他拿着。

言武俊伸了伸腰,踢了踢腿,双手十指交叉压了压,关节之间发出了“格格”响声,接着他耸了耸肩膀,转了转头部,同样的也发出了骨骼之间活动松动的“格格”响。做了一下热身运动,言武俊一下跳起老高,落地之后方道:“好了,小子,来吧,让少爷看看你还有什么能耐能把本少爷击倒。”

寒晓淡淡笑道:“活动完了吗,要不要再给你一会,继续活动一下,不然到时又要赖林某不给你作准备。”

言武俊冷笑道:“谁赖还不知道呢。看招。”言毕便如风般地冲了上去,双掌如闪电一般同时劈出了十七掌,掌掌不离寒晓的身上要害穴位。寒晓有心给他施展一下,倒也想看看他究竟有什么本事。

言武俊劈出了一十七掌,而寒晓也退后六步,几乎是言武俊每劈出三掌他便退后一步,而每一次的后退都是左一闪右一避之后才退的,在众人眼里,他是无法招架才不得不退,但若是明眼之人,一观便知他的每后退一步其实都是那般休闲自得,没有一丝勉强,言武俊的每一掌都是将到他身前一寸之时他这才堪堪闪了开去。

但这些在那些不谙武技深奥之术的大部分围观的学子们的眼里,寒晓却是节节败退,而言武俊却是步步紧逼,显见大占上风故穷追不舍。

“阎王一出手,打倒赖皮狗!”言武俊的粉丝团们看到场上的情形,均以为言武俊已逼得寒晓毫无还手之力,不禁又大声地哄彩起来。

而在场上的言武俊却是自个儿心知肚明,有苦说不出来。他这一轮如雷火霹雳般的十七掌倾力进攻,实是运足了内力一口气完成,若是平时,对手不论是中了哪一掌,他便可趁机后着连绵而出,将对方击倒于掌下。但此次对寒晓的进攻,每一掌甫近寒晓身前之时,均是被寒晓以毫厘之差闪避而过,寒晓是或左或右,或上或后,每一次闪避往往在千钧一发之际,总是不让言武俊进攻得呈。而言武俊的每一次空劈皆是掌力劈尽而空,着着势尽,实际上,在击出十三掌之后,言武俊的后四掌已是空具花架,实无半分威力。寒晓的节节退避却似是跟他玩那老鼠玩病猫的游戏一般。

待得第十七掌劈到一半,言武俊突然收掌后跃,退后距寒晓一丈之外,胸腹间微微起伏,实已是力尽之时,但他面上却装得甚是平静,似乎带着不屑,予人以不屑如此攻击之感。

“言大少太心软啦,为何不趁此一掌劈倒了那小子?”场外观战之人不知详情,一见言武俊抽身后退,面露不屑,以为是言武俊故意相让,但又大声起哄。

寒晓却是面带淡笑,刚才他当然知道言武俊的情况,但他并不趁机反攻。此时见言武俊力尽而退,他只上前一步,淡然而立,全身未见有一丝变化,仿佛刚才没有发生过什么一般,气定神闲,泰然处之。

过了半晌,言武俊方才将那股失去平衡的真气调和,心想,“这小子是真个不知还是在扮猪吃老虎呢?如若他刚才趁机攻击,我定然会相形见掘,胜败难料,但他却似无事之人一般,难道他是自负托大,不屑为之?不过嘿嘿,你小子既不趁机反击,此时我的真气已调匀,你要再想寻些时机,却也难能。”当下双掌微压,冲上两步,呼的一响,右掌击向寒晓左肩,左掌微收,待机而动。

寒晓还是并未还击,只是他的手已开始动了,右手成立掌状,轻轻一挡,切向言武俊右掌腕内侧脉门,身体站在后方未作一丝移动,拍的一响,便已将言武俊的右掌引向一边。

言武俊此招乃是虚招,因此对寒晓拦截的那一掌只是一击即收,左掌却从底下咻地拍出,在空中转了个弯,突然改变方向,击向寒晓腹下丹田之处,这一招正是他言家“阎罗掌”的精妙五式之一的“西山借鬼”,掌势在敌人中上方时突然转向下方,攻向敌人预料不到之处,实是令敌人防不胜防。

寒晓哪会如此轻易上他的当,身体在原处仍是未变,腹部突然一收,身形微躬,言武俊这一招“西山借鬼”便即落空,左掌掌力在离寒晓腹前五寸之处力尽而滞。

言武俊嘿嘿一笑,并未收掌,右足猛地一蹬,外荡的右掌赫然自外划了个圈,自右上方改了方向斜切寒晓胸前心门穴,而整个身体如疾风一般向前窜出,左掌变压为撩,化掌为指,点向寒晓胸前膻中大穴。虽是末势之变,但“膻中穴”乃是人体最为脆弱的三**死穴之一,如被他点中一样会造成重创。这一招却是“阎罗掌”的五大绝招之一下“夜叉探魂”。

但见寒晓此时似乎招式已用老,他若后退,却是身形后躬,重心已在前面,自已不能,若出掌抵挡,却应慢得半拍,上方和前胸之击必有一处中招。眼见他必定要折在言武俊这招的“夜叉探魂”之下,苏洛和顾萦菡都不禁惊呼出声,苏洛大叫:“小心!”而言武俊的粉丝团则是大声叫好起来。

便在此时,只见寒晓突然象是无风自飘的纸人一般,身体未见任何动作,“呼”的一下,赫然后移了两尺有余,微躬的身体这才慢慢挺直起来。自然言武俊的这一必杀技“夜叉探魂”便即落空。

言武俊见他连自己这一招必杀之技亦能避开,心中大惊,知道此人必是一个高手无疑,武功应在自己之上。但此时他却是骑虎难下,欲罢不能。当下也不作细想,又再扑了上去,漫天的掌影不断地攻向寒晓。但寒晓却是一味的闪躲,一直未作还击,而观他模样,应付言武俊这号称京都阎王手的外家武术高手那是轻松不过,游刃有余。

。兄弟们提点意见或建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