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00章 乍泄

第一00章 乍泄(完美100章请支持)

两人又纠战了良久,寒晓见言武俊的招式已是不断重复使用着了,方才笑道:“言大公子,没有新招了吗?那可就到我来了。”说时刚好言武俊一招“小鬼难缠”从他右边攻来,两掌一左一右,虽是久战未停,却也还是带着呼呼风声,威势仍在。

寒晓身体突然微微一侧,左手咻地顺着他的右掌攻击方向一捞,也不理他的左掌击来,顺势一抓一压一扭,身体突然平平后跃,但听拍的一响,言武俊前进的身体便失了重心,平平的脸朝下背向上被摔在地上,硬是被寒晓给拉了过来。

“好棒啊,林公子好棒啊!”苏洛又是大声叫起好来。而言武俊粉丝团一阵哗然。如果说先前第一照面时言武俊被击倒是出于轻敌,那此次却是没有办法解释了,显然,这个黑小子是个高手!

寒晓一将言武俊摔在地上便立即放开了他。言武俊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胀得通红,此时的他已是急红了眼,大吼一声又冲了上来。这次却是手脚并用了。

寒晓嘿嘿一笑,看着他的来势也不知怎么刷刷两下便已把他踢翻在地,“嘭嘭”两声,言武俊来了一个“平沙落雁式”扑倒在地,吃了个狗啃泥。

“好啊,饿狗扑食(屎),言大公子太帅啦!”苏洛大声叫喊讥讽着,没有一丝女孩子之样。言武俊的粉丝团们则是对她怒目以对,但她却是浑不在意,还是大声地叫喊着。那些人好像对她也是甚为忌惮,虽是对她怒目圆瞪,却也不敢对她吆喝。

如此这般,言武俊连续被摔了数次,竟然没有一次是寒晓的一合之对。而寒晓的打法让围观之人是大开眼界,那动作简练而实用,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一拉一扣间,让人觉得那么的赏心悦目,实是打斗的经典。却不知这乃是寒晓结合前世的格斗擒拿术与小天星独创出来的晓子兵团特有的格斗术。

言武俊此时已象是丧家之犬,极是狼狈,却是输红了眼,兀是不服输,最后还是言武俊的那几个粉丝团实在是看不过眼,冲了上来将他给拉住了,硬是把他给拖了下去,这场实力悬殊的对抗这才结束。

寒晓也不说什么大气话,见言武俊被拉了下去,当即哈哈大笑着携顾萦菡和苏洛扬长而去。

在众多围观同学目光的注视下,寒晓与顾苏两女渐渐远去。苏洛一边走着一边兴奋地说道:“林顾问,你的那套功法好棒啊,是什么功夫呀,能不能教教我呀?”

寒晓笑道:“那是我们军队专用的格斗擒拿之术,你若想学,教教你也无妨,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耐心,吃不吃得那个苦头啦。”

苏洛“哼”了一声道:“我是出了名的有耐心和能吃苦的,你可别小看我了,你可是答应我了,那什么时候能够教我呀?”

寒晓笑道:“没有那么快,等一段时间吧,我过一段时间会来国子监待一段时间的,到时我一定教你。”苏洛道:“那就一言为定了,反悔的是小狗。”

寒晓笑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绝无反悔之举,你就放心吧。”

苏洛高兴地笑道:“那就太好啦,等我学会了这套格斗术,我看谁还敢说我象男孩子。”

顾萦菡呵呵笑道:“我看你学会了以后整日里喊打喊杀的,那岂不是更象男孩子啦?还怪别人去说你?你还是多注意自己的形象吧,嘴长在别人脸上,你怎么能不给人家说话呢?”

苏洛嘴一噘,道:“菡姐姐,你又来取笑我,我不理你啦。”顾萦菡笑道:“喏,这撒娇的样子那才象个女孩子嘛,你说是不是呀林公子?”那“林公子”三字她故意加重了语句,说完笑盈盈的看着寒晓。

寒晓嘿嘿笑道:“说的是说的是,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苏小姐爽朗无拘无束的性格,得自天然,不作粉饰,那样很是令人感到舒服。”

苏洛暗暗欢喜,笑呵呵地对着顾萦菡说道:“菡姐姐,你看见了吧,我这男孩子性格还是有人会欣赏的。”

顾萦菡“哼”了一声道:“林公子,那意思是说象我这样的性格就让你觉得不自然了?我就是故作修饰啦?”此女果然言辞犀利,嘴不饶人。

寒晓笑道:“顾小姐说的哪里话,怎么会呢,两位美女是各有所长,春兰秋菊,各胜擅场,不同的性格有不同的可爱之处,这怎么能比呢。”

苏洛笑道:“菡姐姐,你不会是吃醋了吧?呵呵,我和这林顾问可没有你们两人相识的那般浪漫啊,那象你们两个,一个才子,一个佳人,那才真的是浪漫呀,真是羡煞多少旁人呀!”

顾萦菡粉脸一红,斥道:“臭丫头,你又来旧事重提,小心我揭你的老底。”苏洛一惊,告饶道:“菡姐姐口下留情吧,小妹不说还不行吗?”

寒晓笑问:“什么老底呀,这么神秘?”顾萦菡嗔道:“要你管,女孩子的事你也来问,也不害羞。”

寒晓笑道:“这有什么呀,天下之事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吗?不说就算,我可是要回家了,谢谢两位小姐今天的热情款待,下次等小可来到国子监了再请两位吃一餐大餐。”

听说寒晓要走了,顾萦菡脸色有些黯然,悠悠道:“那就后会有期!”苏洛却是很是干脆,笑道:“林顾问,你记得啊,你来国子监可要记得来教我练那格斗擒拿之术的,还有你还欠我们两人一顿大餐,来了记得补上啊!”

寒晓笑道:“一定记得的,那就再见了!”说完也不再停留,直往外面行去。

回到元帅府之时,天已经黑了,寒晓心想:“很久不见爷爷和娘亲了,不知他们身体好不好?还是先去看一下娘亲吧,不然呆会又要被她唠叨了。”想罢便往内院走去。

走到后院之时,见来往的婢女好象比平时忙了,他进去之时,刚好看到几个人匆匆的出来了。寒晓暗想:“刚才进来之时没有听管家说过了女客呀,怎么她们这般忙碌?”想不明白,只好向母亲的卧房行去。

到了一个小姐厢房之时,只见灯亮着,寒晓心道:“这个房间是官家小姐的寝室,我寒府只有我一脉单传,以前只有来了女客时才拿来作待客之用,难道今天真的有女客来了?是谁呀?”

行到那厢房之时,寒晓稍停了一下,想大声问一下,但想想不妥,便转身欲继续往母亲卧室走去。

“啊,救命呀!”厢房里面突然传来呼救之声,寒晓一惊,第一反应便是里面之人遇到了危险,当下也不作细想,咻地窜出,撞开房门冲了进去。

“啊,你想干什么……”一声惊慌失措的女声传来。

看到里面的情景,寒晓瞬时惊呆了。

。长期求收藏、推荐、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