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12章 探讨性问题

第六卷 第212章 探讨性问题

看到这些,寒晓对这个神秘的工藤家族是越来越感兴趣了。他也想不到,这矮人国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地方。他按大致的方位估算了一下,这里应该是处在南北两片陆的小海峡之间的一个小岛,由于其独特的地理条件以及此岛上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从而才形成了这种的奇特现象。

似乎这个小岛不是很大,在前面两人的引领下,走不到一刻钟,便来到一座小山前,小山底下建着一片房舍,看上去就象是一个小城镇。此时已然入夜,小城镇的每一家每一户的屋檐下及门前都挂着或红或绿的灯笼,令这一片不过平方公里大小的房舍显得极为明亮而显眼。

不过这些都不是让寒晓感到惊奇之处,虽是在夜里,但是他仍然能够一眼就看出这片房屋建筑的风格,但见处处均是亭台楼阁,飞檐榭角,竟然是青一色的中原式的建筑。不过他心下虽惊奇,却并未表露出来,卓风逸老成持重,自然也不会轻易露出内心的想法来。不过寒晓心念电转之间便有了主意。

工藤彩子自从进入到岛上之后,行走之时便总是落后于寒晓一步之遥,目的便是为了方便观察寒晓脸上的变化。尤其是到达这里之后。不过让她略为失望的是寒晓只是脸上微现愕然之后便开口向她询问起来:“彩子小姐,你们这里的房屋好特别啊,与外面的建筑有许多的不同之处,不过看上去显得更为宏伟壮观,这是哪里的建筑工地格式?似乎有点象京国南方一带的建筑,木一虽然没有到过京国,但是听人说起过京国南方建筑的样子,这里的建筑跟我听说过的一模一样。我知道了,原来彩子小姐的家族都是京国人。”他最后一句话说得极为大声,装成恍然大悟之样。

“你怎么知……怎么乱说!”彩子大惊之下大怒道。

不过她这一句话却无异于此地无银三百两,寒晓笑道:“啊,是是,是我乱说,彩子小姐不秘惊怒。”完了只是笑着未再作声。

随着引路之人走进了一座雄伟的大宅之中,向前走了一会儿,穿过一个连廊,向右拐过一道门户,见到前面有一处数十级的阶梯,阶梯下面的右方是一蔸巨大的铁树,阶梯上方左边则是一棵盘根错节的大榕树,不过说它是一棵又不尽然,因为那些树根都已缠在了一起,已然看不出是一棵还是由多棵缠长而成的。

爬上那数十级阶梯,放眼望去,寒晓却又一惊,原来此时这大宅之中有一个前后房屋之间有一个很大的广场,此时广场上竟然站满了人,他粗略算了一下,大概有两三百人。这些人都是十几个一组,每个人都是戴着斗笠,如此一来,令他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不同之处,原来被工藤家族请回来的这些人中,他们两人只不过是其中的一拨罢了,象他这样被带回来的年轻人,大概有二三十人之多。

在广场的前方,并排摆放了九个要高达成人胸部的青铜鼎,此时九个青铜鼎中均自在冒着袅袅檀香烟雾。再往前去,便是向上三十三级台阶,前面似乎象是一个祖宗祠堂,祠堂里面此时却是黑麻麻的没有一点灯火,与广场上灯火通明相比,显得有些诡异。

在那九个青铜鼎的前面,摆放着五张黑色的方椅,方椅上坐着五个老人,中间那个着一身黄色绣龙的华丽衣服,发、须、眉均白,但是脸上却几乎没有一丝皱纹,脸色红润,他的左方紧挨着的是一个身着绿衫的女子,看不出年龄,似乎是四五十岁,又似乎是三十多岁,因为她的头发是黑的,脸上的皮肤白皙,没有一丝衰老之象,看上去就象是一个美妇人,眉宇之间带着笑,显得极尽妩媚。寒晓远远看到她心里便斥道:“一个老妖精!”

其他三个老人都是年达古稀以上,身着刺莽大青衫,人人的脸上都是冰冰冷冷的,苦着脸,似乎这里每一个人都欠了他们三五百两银子似的。他们的两边还各站着四个身着大红衣服的壮汉。

看到他们这些人的装扮,寒晓再一次印证了自己的想法。因为这五位老人穿的都是中原人的服饰,就连他们左右站着的那八名壮汉穿的大红血服也是中原人的服饰,寒晓嘴唇微动,以传音入密之法跟卓风逸说道:“卓大哥,这些人是中原人,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变成了矮人国的护国神族,待会儿你不要说话,没有我的吩咐,切记不可轻举妄动。”

这时,一个身着青色衣衫、留着络腮胡子的中年人走到那五位老人的前面,极为恭敬地向他们行了一礼,然后转过身来,大声道:“把这些人都带上来。”当然他说的是矮人国的语言。

那些被他们“请”回来的人中大部分人都在大声的吆喝着,对此极为不服,有些还被绑住了手,看来是被强行抓回来的。看来这帮人抓他们回来并非象他们请寒晓过来时说的“怀疑跟京国人一路的”那么简单。

“各小组上来把带回来的人的资料说一下,然后把他们带到老祖宗之前,听从吩咐。”络腮胡子中年人大声道。

寒晓他们这组属于最后回来的一组,他们是按照先后的顺序做的事。

两名黑衣人带着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人走上前去,其中一人道:“负六组回报,此人自称是中部的前田家族,叫前田一担,一行十六人,男的十四名,女的两名,行迹可疑,请总管指示。”

那名络腮胡子原来是一人总管,只见他手一挥,大声道:“带他到老祖宗前面一站。”

那两名黑衣人应了一声,将那前田一担押到了那五个老人的面前,距离他们约两丈处一站,这时那名须发眉皆白的黄袍老人却开始闭目养神起来,络腮胡子总管看到老祖宗没有发话,又叫他们把这前田一担押了下去,并大声道:“取纹银三百两以作补偿,将他们送回去。”

那前田一担一听,脸上露出了喜色。因为在矮人国,银两奇缺,一般都是以小额银票及一些碎银流通的多,三百两的银子可以是一笔很大的财富了。他本来对被抓来这里彼有怨言,此时却得到这么一笔横财,便高高兴兴地走了。

而后面的那些人处理的办法亦是一样,那些年轻人的反应大都是一样的,也有那么两三人是非常居傲的,想必是家中十分富有,对于那三百两现银的补偿不屑一顾,但是在这五名老人面前,他们却似乎感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上前之时还是吆喝嚣张之样,但是一到了那五名老人的面前便变得乖巧如小猫一般,一声不敢吭,当真是令人惊奇不已。

起初寒晓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看了五六个人之后,寒晓注意观看那五名老人的动作,这几人除了那人老妖精对每一个过去的人会注视上一眼之外,其他老人则似乎都是在闭目养神。同时他注意到了一个小小的动作,那就是当那些年轻人走上去之时,坐在中间的那个老者的左手拇指就会轻轻地动上一动,虽然那动作极细,但寒晓还是看清楚了,因为他的拇指上还戴着一个带着氲氤之黄的玉斑指,他的左手虽然是垂在下面,但是那斑指还是显得极为显眼。注意到这个情况之后,寒晓便专注地看他的那个手指起来。

这一仔细观察果然让他看出了一个奥妙来,原来那些年轻人走到他的面前一站之时,便可见到那白发老者手中的玉便会轻轻地动一下,一股淡淡地肉眼几乎看不到的光芒在那玉斑指中闪耀,那光芒虽极为细微,但以寒晓的目力,他还是看见了,那是一股浅黄色的光芒,却并不是十分刺眼的那一种,那光芒跟那个玉斑指一般,都是氲黄之色。

终于前面的那些人都经过了这一场莫名其妙的检验,前面的那些年轻人一个一个的被送走了。广场中此时便剩下了寒晓一人。

工藤彩子在那名络腮胡子总管一招手之后便扯了扯他的衣服,道:“木一君,到你了,若是无甚问题,彩子待会儿就送你返回客栈。”

刚才寒晓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前方的那五个老人,一时之间倒也忘记了有她的存在,此时这里温度适中,加上四周都有房屋拦住了吹拂进来的风,这广场上的风是甚少流动的。工藤彩子此时便在他的身边距他不足一尺,她的身上溢出一股似兰似菊的香味,当真是好闻至极,不过寒晓知道,那是一股清雅无比的处子体香。再加上工藤彩子跟他说话之时距他极近,当真是吐气如兰,一口暖暖的香气扑面而来,令人说不出的**!

寒晓心中不禁一荡,轻声邪笑道:“彩子妹妹,今晚木一就不回去了,不如今晚上我就留下来跟彩子妹妹探讨一下性的问题如何?”

本書源自看書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