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13章 妹妹婆婆

第六卷 第213章 妹妹婆婆

工藤彩子不禁又是浑身一热,听着从他的嘴里传来的那一声邪异的笑声,她内心竟然涌起了一阵异样之感。

她不禁大是惊诧,她自小跟家族中的一个长辈修习媚术,可以说早就把自己练得心若止水,便是大祸临头也不会让内心轻易荡起波澜,因为自古以来所谓的媚术,除了要求修习者的声音、容貌乃至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要具有天生媚性之外,最主要的便是要求个人的心性修为,心性越坚者所修习的媚术便能发挥出越大的威力,她是被誉为那位长者的唯一继承人,但是今日在这个叫木一的青年人面前,她却屡次出现这种把持不住之情状,当真是令她甚为不解,却也感到甚不服气。这青年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甚至她连他的气感都感觉不到,但是为什么他就那么随随便便的两句话就能让自己心神荡漾、如此把持不住呢?

此时此际却没有时间让她多想,因为家族的长者们正在那里等着呢。她暗暗潜运心经,将那一份绮念强自压了下去。脚步加快了些,不一会便到了九鼎之前,站定向五老行了一礼脆声道:“此人叫久寺木一,自中南部方向而来,一行十三人,带有一女眷。”

那络腮胡子管家手一挥,工藤彩子便一扯寒晓的一边衣袖道:“过来,老祖宗们要给你检验。”

寒晓轻声邪笑道:“检验什么,是不是检验我是不是童阳之身?不如你来验吧!”

工藤彩子不敢跟他扯,也不作声,将他拉到那黄袍老者在前便闪过了一边。

寒晓此时对这个家族是充满了兴趣,他可不想象其他人那样轻易地给那老者一验完就放走。他一站定便嘻嘻笑道:“几位老人家这么老了还来这里淋露水,你们工藤家族的后辈们真不是人呀,不过既然请了木一来到这里,那定然是有大事要宣布的了,不知几位老人家想将家中的几位曾玄孙女嫁与我为妻妾呢。”

说话之时他的龙阳真气已然暗运,中间那白发老者手指微动之时他便感到一股阴柔的能量向自己身上涌来。

寒晓真气运行,以刚劲为主,那股阴柔的能量一到了他的真气布防范围内便迅速地被他吸收了去。与此同时,他的嘴上却没有稍停:“这个白发白眉白须的老人家今天真是精神,木一看你天庭饱满、皮肤滑腻,虽已是上百岁之人,却还保养得如此之好,能不能教一教小子这养生养颜之道呢?”

那股阴柔之劲一被他吸收,便迅速在他的体内化转,不过寒晓吸收这股阴柔之劲后不禁大吃一惊,原来这股阴柔的劲气若是不注意时便似于无,但是一旦被他吸入体内之后便突然膨胀起来,就象是一颗定时炸弹突然在他的体内爆炸了开来一般。

那是一股来自于自然的巨大的神秘能量,绝非是这名老者身上发出的真气。还好寒晓早有准备,他的龙阳真气已然大成,对付这股巨大的异能量还是游刃有余的,他用真气从外部切断了那能量的再次输入,一个呼吸之间已然将那股异能量全部虑为自己的体内真气。这股能量不是来自于那老者的真气,那必然是来自于他手上那一个氲黄色的玉斑指。

“这玉斑指看起来不甚起眼,为何却有如此大的能量?真是奇哉怪也!”寒晓对他那玉斑指更为好奇起来。

这老者突然感到他自玉斑指上发出的能量突然如石沉大海般的不见了,不禁大惊失色,他发出此能量的目的是为了探测某一样物事,只要这物事在此人身上停留过,他便能通过玉斑指传出的能量波动感应出来,但是一直以来那股能量都是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的,但是现在似乎突然被人从中截断了,更为怪异的是,那股被截断的能量似乎也凭空消失了。

寒晓快速消化了那股能量,在那老者惊愕之间又说道:“老人家,你手上戴的那个斑指好漂亮呀,能不能够借给小子欣赏一下呢?”

这老者此时对面前的这个青年的惊愕简直到了极点,因为他面前的这个青年一直在不断地说话,那股能量被戴断和神秘消失似乎并不是他之所为,按着他的理念,一个人的武功不论有多高,内力多么深厚,也是绝对不能无声无息地将他从斑指中发出去的那股能量处理掉。这是令他大惑不解之处。

“难道是玄阳功或是玄冰功?”这老者突然想到这两种功法,不禁为自己的猜想感到震惊,不过他又旋即否定了这种想法,因为据他所知,这两种功法很难练得到极至,因为这两种功法还存在着一些缺陷,便是把这两种功法练到了极至,也绝对不能这样无声无息地化解掉自己从玉斑指发出去的那股天气间至精之气。

原来这个玉斑指是传说之中女娲娘娘在补天的时候用来测量补天石能量和硬度的宝物,叫做度斑,它对于天然宝物自身的能量有着高度的敏感性,因此任何蕴涵着天地自然巨大能量的宝物在一个人的身上呆过之后,一年之内它都能够测度得出,而且还能分出属性来。但是这天地至宝自然需要巨大的能量才能掌控得了,这老者虽然家传武学已臻化境,但竟然还是无法驾驭这度斑,必须得借助他身后的九个青铜鼎来汇聚天地之气来助他才得,同时他的那其他四个兄弟和妹子都随侍左右,以备急需时助上一臂之力。

老人两只一直闭着的眼睛突然睁了开来,但见精光闪烁,两束仿佛来自光之源的光芒自他的眼中飞射而出,直向站在他面前不远处的寒晓。

寒晓却仍是笑嘻嘻地站在那里,清澄的眼神直迎着他那凌厉的眼神,似乎老者这两束慑人的光芒对他一点作用也没有,这老者在他面前便似是不存在一般。

“小子,你究竟是何方神圣?”老者见他一点没有畏惧自己的慑人的眼光。他们家族都是以修心为主的,这老者修习的时慑心之术,其修为实已达登峰造极之境,近百年来,从来就没有人能够在他的眼神之下没有一丝惧色、没有一点波动的。

寒晓笑嘻嘻道:“我不就是久寺木一咯,哪里是什么神圣了,不过几位老人家才真正的称得上是神圣啊,尤其是这位是妹妹还是姐姐还是姑姑或是婆婆的美女,远看你最多二十岁。”说着眼睛半眯着望向那个坐在白须老者旁边的女子。

这女子呵呵笑道:“是吗?小兄弟你真会说话。”那笑容说不出的妩媚温柔。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皱纹,这一笑竟然就象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的娇笑一般。

寒晓暗斥了一声“老妖怪”又嘻嘻笑道:“到了近处一看,嘿嘿,也只不过是二十多岁样,现在听到您的声音,大概也就是二十岁样,看你手上的皮肤也二十岁,脸上的皮肤也是二十之样,嘿嘿,您真是会保养啊!”

这女子笑得更甜了:“小弟弟,你真是姐姐的知己啊,你看你的那张嘴儿,都流出蜜糖汁出来了。”

寒晓笑道:“我说的是实话嘛。”这女子笑道:“那小弟弟你猜猜看,我竟然有多少岁呢?”

寒晓笑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女子一愕道:“我没有听见啊,你有说过吗?”

寒晓笑道:“说得很清楚了,远看二十,近看二十,声音二十,手皮肤二十,脸皮肤二十,这些加起来,您老人家怎么着也有上百岁了吧?”

这女子脸色刷地变得紫色:“小子你……”,可以看到,她的头发被寒晓气得竖起来了。

“你什么你,就是再给你年轻上八十岁你也不会是二十岁吧?我平生最恨的便是那些自以为是、上了年纪还卖弄风情的老妖精了。”寒晓邪笑道。

这女子“嚯”地站了起来,脸上似乎在冒着火,大怒道:“我要劈了你这小子。”

寒晓嘿嘿笑道:“只怕你早已然行将就木,想劈了我,那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这女子此时已然被他气得火冒三丈,长袖一扬便想冲去前去。那名白须老者手一抬,淡然道:“依依,怎的如此激动?你忘了万物由心,心生万相之诀了?”

这女子原来叫做依依,寒晓一听差一点连隔夜吃的饭都吐了出来,如此一个老妖怪,偏偏取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名字,实在是令人恶心之极。

这女子一听老者之言,眉宇突然一清,突然淡淡地笑道:“这个小兄弟真有趣,我只是想跟他开个玩笑,哪里会真的生他的气了。”说着便坐了下去,笑盈盈地看着寒晓,似乎想把他看个透心一般。

她不生气了寒晓一时倒也拿她没辙,本来是想激怒她闹起来也好趁机看看这些人是什么来头,他艺高人胆大,倒也没有畏惧之意。

听到她的说话,寒晓亦笑道:“是啊,其实小弟弟也是跟这个妹妹婆婆开玩笑的,说妹妹婆婆你有一百岁,说出去也没有人信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