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16章 五行迷魂阵(上)

第六卷 第216章 五行迷魂阵(上)

那白须老者此次真的被他给‘激’怒了,其实当时他们之所以离开中原的实际原因可以说甚少人知道。他们投降之后,其实当时的明德帝表面上接受了他们的招降,但是暗地里却对他们记恨在心,正在秘密布置对付他们傅国。但是经那一战之后,傅国的确是元气大伤,若是暗中与明德帝较劲,相信不用多久,他们便可能会全部身首异处。当时傅国掌握着一个重大的秘密,那便是五龙珠的秘密,当时五珠之一的五行属土的炎龙珠便掌握在他们的手里,而似乎明德帝也知道了这个秘密,加快了对付他们傅家的步伐,在面对危机之时,他们一商量,便决定举族逃迁,为了逃避明德帝的追捕,他们走了水路,经过了数月的海上航行,终于到达了矮人国。

若说他们有什么过错,那便是不该生出当中原皇帝之心,以及不该带走了那镇压中原的炎龙珠。也许是巧合吧,就在他们举族迁逃的第三天,南方傅国、华国、虚国三国境内外内便发生了地震,此事前书已有叙述。

此时被寒晓说出这些气人的话来,竟然把他们说成了缩头乌龟一般,怎不让他气愤,另外那名老者早就忍耐不住了,但在白须老者面前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白须老者深吸了一口气,令自己平静了下来,缓缓道:“二弟、五妹,这小子嚣张得紧,让他尝尝我们傅家五行**阵的厉害吧。”说着他已向前走去。看他是一步一步地走过去,看似缓缓而行,实则一步足了两三丈远,只三四步之间便到了广场的中央。而另外那一名老者和那叫依依的‘女’子紧跟着他冲了上来。

与寒晓打斗的两名老者一见他们过来了,立即退了开去。当然,主要还是寒晓停止了对他们的戏耍,自从知道他们是三百多年前的傅国后裔之后,他有一种强烈的战斗**,他听说过以前的傅国的武学独树一帜,阵法之学更是独步天下,若是以单独哪一家或是哪一‘门’哪一派而论,当时的傅家可以说是举世无对手的。

站定身子,虽然刚破了傅家的补天阵,又与傅家二老斗了一百多回合,此时的寒晓却还是气不喘脸不红,便似是本来就站在那里一般,气定神闲,飘逸潇洒,便是面对加起来都有五百岁的傅家五老,他还是面不改‘色’,那种休闲,那种自在,令得所有人都对他佩服不已。

工藤彩子在场外看着此时的寒晓,心中思‘潮’起伏,对这个年轻人不禁产生了一种仰慕之情,此时在她的眼里,寒晓便似是一个天神一般的存在那里。

傅家五老一到齐,便按着五行之法占据了位置。白须老者站了金位,叫依依的‘女’子站了水位,其余三人则分别按木位、土位、火位站定,将寒晓围在了正中间。

白须老者手中拿的是一支银笛,木位上的老者拿着一根拐杖,土位上的老者左手握着一个碟子大的盾牌,右手拿着一个月牙形的尺长的武器,好像是烤黄的动物骨头做成的,又象是一种奇怪的矿石;火位上的老者手中抓着一根两尺的约三四公分直径的铁棍;那个叫依依的‘女’子则是一条五彩颜‘色’的丈长菱丝条。

“哈哈哈,难道这便是傅家闻名天下的五行大阵吗?今天小可倒要领教一二。”他看到五人按五行方位站位,虽没有见过这当年傅家名闻天下的大阵,便也作了个猜测。他听华清木老人说过,傅家有三大奇阵,其中补天阵对于行军打仗极具威力,而五行大阵则是对付武功好手的最佳阵式,对方不论武功多高、内力多强,一进入这个五行大阵之后便似河流入了大海,完全看不到起到什么作用。听华清木说,此阵他也没有见过,只是族书记载之中曾有提到过。还有一阵是什么,却是无人得知。

“小子,看来你对我傅家还‘挺’了解的,你究竟是何方神圣?这个时候总该说出来了吧?你千方百计的挑起老夫的怒火,目的不就是要引我们傅家五位老古董出手吗?”白须老者倒也不是笨人,与其说他是被寒晓‘激’着出手,不如说是出动应战,他虽被‘激’得怒起,却也还是保持着头脑清醒。

寒晓哈哈哈笑道:“你的祖先从何而来,我便从何处来,只不过你们这傅家的血统现在应该已经不是纯正的血统了吧?三百多年的岁月磨合,我看除了你们五位老人家之外,其余的均带着四五分矮人国的影子。”此时他也不再隐瞒,只是自己的真正身份,他却是不说出来。

“难道你便是此行潜入矮人国腹地、‘乱’了矮人国、摧毁其兵工场的那个带头的少年人?”白须老者不动声‘色’地问道。

寒晓笑道:“这个倒不是,我入矮人国另有他事,他们的事可不关我的事,老先生把这个罪名强加到小可的头上小可可担当不起。”他可不想给他的部队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既然对方已经找到他的头上,不如便来个顺水推舟,让他们把注意力放到自己的身上,那么大部队则可以更快的潜逸。

寒晓又笑道:“不知几位老先生如何称呼?”他利用谈话之机观察他们的阵式,他发现,只要自己的身体一有移动,对方就会小小的调整方位,看来早已然把自己锁定了。

白须老者淡然道:“老夫傅乘亘。”那个刚跟他一起加入战圈的老者道:“老夫傅乘古。”大胡子老者道:“老夫傅乘未。”刀弧胡子老者道:“老夫傅乘有。”那‘女’子媚笑道:“小‘女’子傅依依。”

寒晓哈哈大笑道:“原来傅家虽历经三百多年,却还是那么自信和狂妄,‘亘古未有,唏嘘!’。这名字取得当真是有趣得紧。”

那傅依依媚笑道:“是吗?取得虽狂,却总比你这小家伙连个真姓名都不敢留的好。”

寒晓缓缓地从身上取出一把长约一尺的薄刀来,这刀似刀非刀,薄如蝉翼,几乎可以从刀的一边看到另一边,这是他叫张小刀专‘门’为他制作的一支兵刃,他一直都没有用过。只见他轻轻一抖,小刀便发出了“嘶嘶”的声音。他平时最擅长的便是掌法,虽然从小只学过小天星掌这一套算是一般的掌法,但是他接触过的掌法,没有没有五百也有三百,他觉得已经没有任何掌法值得让他去深研,因为在他的龙阳真气之下,那些掌法已然没有任何的秘密可言,意由心生,掌随意动,他对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可任意掌握,在遭遇外力侵袭之时,已不需要任何招式,随着对方的招式动作身体可作出所需要作出的任何招式,或许那便是金大侠笔下的有招胜无招的境界吧。

不过面对这傅家五老,他倒也不也托大,他知道人家成名三百多年的五行阵绝非‘浪’得虚名,若是空手与他们对决,有时难免会有所顾忌。

当下他也不再多说,也不取以静制动之势,所谓艺高人胆大,若不能一窥对方阵法奥秘要想取胜恐非易事。薄刀闪出一道白光,他已一刀向木位上的傅乘古手上的拐杖削去。

刀出无声,有光无气!

傅乘古手中拐杖一翻,不守反攻,拐杖伸直,直向他左肩肩井‘穴’点去,用的是以攻代守之法。兵器书上有云:一无寸短,一寸险。他的拐杖足了五尺来长,比寒晓手中的小刀长出近四尺,以两方空间上的位置而言,他在兵刃上便占了上风。

但世事无绝对,傅乘古的想法在此情况之下寒晓便是不撤身后退也必定要回刀自保。哪知却不然,只见寒晓前扑的身体突然没有任何征兆地右移了半尺,避过了他点来的那一拐,而他手中的小刀却是原势不变,仍然向傅乘古原来持杖的位置削去。傅乘古手中拐杖点出之时身体亦是前倾,原来持杖之位此时却变成了‘胸’腹间要害之处,若是被寒晓这一刀削实,以寒晓的功力,非得把他削成两截不可。

便在此时,土位上的傅乘有突然将手中的月牙形兵刃从他的右方击到,月牙兵刃形成了一层铲状的气团,在击之际发出了“咕咕”的声音。攻击的方向正是寒晓的右边腰腹之处。

寒晓正是要把他们的阵式带动起来,当下收刀回刺,刀尖对处正是那傅乘有的兵刃中心。

“叮”的一声响,两股真气对碰,便只发出这一声脆响。寒晓感到手上有一股吸力传来,竟似要把自己的兵刃吸过去一般,微微一愕之下便知这傅乘有手中的月牙形兵刃仍是一种带磁‘性’的材料做成,且磁‘性’极强,对金属具有极强的吸力。

他倒也不慌,手上一股柔劲突然传出,经小刀迅速地输入到对方的兵刃之中,刀上顿时生出了一股把弹之力,他十分轻松地收回了兵刃。

这时他正前方处在金位的傅乘亘突然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