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53散05

第七卷 53 散05

寒晓微笑着看了她一眼,突然伸手将她拦腰抱起,道声:“得罪了。”便即纵身飞掠而起。

但觉得入手处纤腰如凝,柔软如锦,一股奇特的幽香自她的身上传入鼻孔,令人迷醉,而自后紧抱她娇躯,令得她的酥胸紧紧的靠在他的左胸之上,那一份**的绵软竟令得他心神荡漾,神为之夺。飞掠空中,忍不住偷偷瞥向了她,却见她此时也正睁着大大的眼睛凝视着他,眼神似带嗔羞之意,鼻端以上露在轻纱之外的脸颊已然略带潮红。

不过他终究常人,背背一娇,抱揽一美,那是多少人求之不得、梦寐以求的艳事,此时予他更多的却是豪气。心中虽已异感横生,脸上之笑却更浓。在空中深吸了一口气,先天真气展了开去,抱着两人虽不能悬空飞起,但以轻功之术提纵,却是再轻易不过之事,几个起落之间便已登上了左峰,在一块突起的平岩上驻下脚来。

一股寒冰般的冷气拂来,手中和后背均是一阵轻颤,这才意识到两女一个失了功力,一个是满脑睿智,却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哪里禁止得住卡瓦格博峰上的极寒。

当下不再犹豫,捂着虚月蓉的手便紧了些,刚好提身而起,突然一缕奇异的香气入鼻,顿时感到全身一软,先天真气差点泄漏。心下一惊,知道一时大意,竟然中了套。

果不其然,紧接着他便听得不远处传来了快乐散仙**荡的笑声:“

小弟弟,任你再厉害,也敌不过姐姐的神仙倒,为了捉你,姐姐可是把一生积蓄的神仙倒都用光了,这方圆五十丈之内,只要你沾着一处,不到片刻,神仙倒便即因你的体温影响而泛出,就算是大罗神仙,也得倒下。”

寒晓哈哈大笑道:“那也未必。”长身而起,身形呼地向峰下飞掠而去。

快乐散仙长身飞来,向下望去,只看见一个黑点一晃之下,便已消失在白蒙蒙的雾气之中。喃喃道:“难道他没有中招?刚才明明看到他身体一晃悠,那是中了神仙倒的征兆,不对,也许是他在这里呆的时间太短,神仙倒的药力没有蒸发出太多来,他吸入的量太少,加之武道修至天道之境已然比我们这些修真者要强大许多,所以能够免力支撑,嘿嘿,他一定撑不了多久,若是待会儿发作起来,无端的便宜了那两个丫头。”当下飞身便向下落去,一时间但见三色彩带飘荡,如仙人一般飞掠而下。

其实寒晓也知道快乐散仙的神仙倒一定是一种极为霸道的迷药,否则以他的龙阳真气,早就百毒不侵,区区迷药如何能迷得倒他。

千丈高峰,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他便已飞掠到了山下。不过他所取的方向却是游人罕至的方向,一片片茂密的矮林绿海一眼望不到头。

他不知道快乐散仙会不会追来,但是这迷药迷得他身体有些难受,此时他是以先天真气强自压着,却已有强制不住之象,他必须得找一个地方想办法把这迷药逼出来。当下不再犹豫,运起先天真气,专往密林深山之处掠去。此时他虽然不是在高空飞行着,但若是有人看瞧见,估计也会吓得不轻,疑为神仙中人。

只见他专往低矮林之中飞掠,足尖在矮林树木的叶子上轻轻一踏便向前滑出十多丈,不到半个时辰便已远离了游人常出没之处。找了一个容易观察周围的小山洞这才停了下来。

不过刚才他一直专注于压制体内欲飞窜而散布全身的迷药药力,同时还得抱好虚月蓉及施展轻身飞掠之术,没有注意到两女的状况,此时一停下来,立即发现不对了,首先发现的是背后的方灵素双手正紧紧的却显得甚是无力的搂着他的颈脖,喘着粗气,他一停下来她的脸颊便贴上了他的脸耳,滑腻滚烫的肌肤就象是发着高烧四十度以上的那种感觉。他奔驰了近一个时辰身上已然出了一身大汗,再加上药力的作用,他已然觉得很热了,但是方灵素的身体似乎比他的还要热,似乎已经全身衣裳都湿透了,滚烫的肌肤与他后背已经湿透的衣衫之下的肌肤似乎没有了间隔一般,丰满的胸前两峰紧紧的顶着他的背肌,此时一停下来之后才发现她双手搂着自己的颈脖,身体却在不断的磨蹭着,就象是**的女子一般,令得他突然之间也觉得极为躁热起来。

**?

寒晓脑子闪过这词的瞬间,当即面色大变,下一刻,他的眼睛便落到了腋下夹着的虚月蓉身上,只见她粉脸肌肤赤红如潮,眼中已然情焰浓炽,呼吸急促,两手却是无力的抱着他的蜂腰,身体在他的身上轻轻蠕动着,这不是中了媚药的症状是什么?看来那快乐散仙所谓的神仙倒是一种强烈的媚药,这魔头已然成精,媚术本已是少有男子能抵挡,其所制的媚药不用说一定是极为厉害的了。

“神仙倒神仙倒,看来真的是神仙也难抵啊。”见到两女之样,他体内被压制的媚药呼地便窜了出来,忙一咬住舌头,运起真气将那股绮念强压了下去。

再看虚月蓉,对这女孩不禁更是佩服,只见她中药虽深却还能紧守着最后的一道关卡,贝玉一般的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强忍着,眼眸虽已有些迷离,却仍存着一丝清明,显然此女的意志力极强。

反倒是方灵素却似乎已经完全的迷离,身体不停的磨着他,嘴里已然开始在小声的呻吟着,那一声声呻吟就象是魔鬼一般冲激着寒晓的大脑。

他也知道有很多媚药只有男女**之法才能解除,也不知道快乐散仙的神仙倒会不会也属于此类。想到此点,他的绮念又欲窜起,又再暗自咬牙,闪身窜进了那个山洞之中。

这是一个半山腰的一个小山洞,洞并不算深,进到里面不到五丈便到了尽头,洞顶有数个小洞能透进阳光,使得洞中有了一丝光线。

找了个平整的地方将虚月蓉放了下来,伸指连点,封住了她身上几处穴位,虚月蓉这才平静了下来。